loader

這時,林昊淡然開口:「我打的……」 「哈哈,今天天氣不錯,那什麼,你們先聊著,我出去轉轉!」

  • Home
  • Blog
  • 這時,林昊淡然開口:「我打的……」 「哈哈,今天天氣不錯,那什麼,你們先聊著,我出去轉轉!」

「等等我,好久沒進過學校了,懷念啊!」

「哎喲,肚子疼,可能吃壞肚子了,廁所在哪廁所在哪……」

「不行,人太多,二氧化碳濃度太高,我有點頭暈,得出去透透氣,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

徐陽!

楊霖!

周寒!

便是這些急公好義聞訊跟來的公子哥,根本都還沒正式登場,一看到林昊,便一個個找借口溜之大吉。

或許這樣很沒義氣,但他們也沒什麼選擇!

他們可以看不起林昊,但他們不能無視柳傾城,更加不能無視柳家。

雲州紫禁山莊那次交惡,柳傾城初露身手,並宣布柳家以古武世家身份回歸,那個時候他們就後悔了。

這次過來柳城,他們根本就是為搭上柳家的關係而來。

紫禁山莊那次拍賣會之前,他們對於柳家只存敬,而無畏。

然自從柳家以古武世家身份重歸視線,一切都不同了。

曾經的南柳北唐已經名不副實,而今的格局,重新崛起的柳家卻是比雲州唐家更高一籌。

而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柳家現在的話事人不是別人,真是當日被他們看不起的柳傾城……

所以,暫且忍吧!

惹是惹不起,躲還是沒問題的。

不光是躲,找著各種理由離開,結果一出門幾人就商量起來了。

跟過來的幫手臨陣倒戈,反而在外面商量去怎麼跟林昊拉關係,怎麼通過林昊去接洽柳傾城,辦公室里人群中央,彷彿被狠狠輪了幾巴掌一樣,劉蓉蓉面色一陣青一陣白。

她不是不知道那些傢伙心裡在想什麼,事實上她心裡也在暗暗叫苦,可是……

天殺的,就這樣丟下她一個人,全都當了逃兵,真的合適么?

內心又急又怒,劉蓉蓉現在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

偏偏這個時候,那寶貝弟弟還什麼都不知道一樣,一個勁嚷嚷著要讓林昊好看,要她給他報仇。

「讓林昊好看……」

「讓林昊好看……」

「你他媽是讓我劉蓉蓉好看,是讓整個劉家好看吧?」

心中怒火狂飆。

盛怒之下,一個沒忍住,劉蓉蓉揮手就是一巴掌,怒道:「鬧夠了沒有?

鬧夠了就滾回家去,沒事不許出來!」

靜!

一巴掌抽完,劉蓉蓉頭也不回的走了。

辦公室里一片清冷,許久過後。

「這就完了?」

「非那麼大勁,又是威脅又是自殘的,就這樣?」

「說得那麼唬人,我看那雲州劉家也不過如此嘛!」

「就是,搞得我還以為他們多牛呢,原來也就是嘴上說得厲害!」

「……」

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這個時候,花錢請來的「家長」們儼然已經脫離己方陣營,投入敵營效力。

便在這些包含嘲諷與譏笑的聲浪侵蝕之下,很快,劉成暴怒。

「賤人,你敢打我?」

宅在隨身世界 「還有你、你、你們,你們敢嘲笑我?」

「等著,此仇必報,誓不為人!」

「姓林的,你也給我等著,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記住,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咬牙切齒,恨入骨髓。

近乎一字一頓的說完,劉成恨恨離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身後有人忍不住發笑。

「好狼狽!」

「嗯,看上去像條狗!」

「喪家之犬吧,也不知要去哪裡舔傷口!」

「處心積慮,信誓旦旦,結果最後仇沒報成,反而被叫過來的救兵打了一巴掌,這要換了我,不上吊也跳樓了!」

「……」

便是這麼說著,趁著寧珊珊等人沒注意,人群悄悄溜走。

梁斌也未久留!

雖然劉成導演的戲碼虎頭蛇尾讓他有些失望,不過他的目的還是達成了。

辦公室裡外人走得差不多,他冷冷道:「林昊,記住,你已經被停職了,我會馬上就解聘你的事情提出書面申請。

在最終的結果下來之前,禁止你參與任何學校事務,如無必要,你最好隨時聽候結果,不要離開學校……」

就這樣,說完直接走人。

而後王源周康等人哈哈大笑,紛紛離開。

感覺插不上手,也無停留的必要,簡單打過招呼后,張勇等人也陸續離去。

直到這個時候,反應遲鈍後知後覺的美女警花這才反應過來。

「怎麼回事?」

「這就玩了?」

看著林昊,寧珊珊臉上滿是疑惑。

林昊若無其事坐了下來,喝了口茶,道:「那你要怎樣?」

「我要……」

「不是,那麼大張旗鼓信誓旦旦,怎麼就這麼虎頭蛇尾收場了呢?」

似乎在抱怨好戲沒看成,女警此刻心裡格外不爽。

林昊也沒興趣解釋,淡淡道:「沒你事了,回去上班吧!」

寧珊珊也不動。

目光幽幽看著他,半響,幽怨道:「壞人,過河拆橋,拔吊無情,枉我為你……」

話沒說完,「噗」,林昊直接噴了,噴得寧珊珊滿臉都是。

這下就不幽怨了!

寧珊珊面色冰冷,目中幽怨全都替換成了濃濃的殺氣。

林昊摸了摸鼻子,很沒誠意道:「抱歉,一時沒忍住……」

寧珊珊也沒忍住,伸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十分鐘后,理了理微微有些散亂的頭髮,又整了整衣裝,女警面色高傲,哼哼道:「看你以後還敢這麼對我!

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撓癢的可不是咯吱窩,到時候本警司直接帶上一根雞毛,撓你腳底板……」

說完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哈」大笑出聲。

末了,她神色一正道:「好啦,我回局裡去了。

也別太難過,區區一個校衛,不當了也就不當了,沒什麼大不了,以你的本事,可以做的事情多著呢!

萬一都不知道做些什麼,記得來找我,我幫你想辦法……」

語畢,一聲輕嘆,飄然而去。

看著那意興索然的背影,辦公室里,林昊眉頭緊鎖,久未出聲。

好一陣過去,他才反應過來,啞然失笑。

「難過?」

「我什麼時候難過了,你哪隻眼睛看出我難過?」

「還以為變聰明了,結果,還是一樣的蠢,還是一樣的自以為是!」

「不過……謝謝,寧珊珊,本帝記得你了……」 中午十二點,柳城,環湖路上。

「放開,放開我!」

「劉蓉蓉,你到底想怎麼樣?

不幫我也就算了,你還當眾打了我一巴掌,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姐?」

「……」

劉成一個人踉蹌走著,忽然一輛車開過來停下,而後車裡劉蓉蓉走下來,指使著兩名保鏢拉他上車。

見他目光噬人死命掙扎,劉蓉蓉也沒心軟,冷冷道:「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沒你這麼個蠢材弟弟!」

說罷手一揮,兩名保鏢一用力,劉成被架上車。

此後不久,車裡。

劉蓉蓉淡淡道:「是不是心裡還在埋怨,還在恨我?」

劉成冷哼,扭頭看向窗外,答案不言而喻。

劉蓉蓉也沒在意,又問:「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嗎?」

「為什麼?」劉成冷笑,「別說你打我還是為我好,我才不信。

我看你巴不得我早點死,到時候所有的家產都是你的。」

「你這麼想的?」劉蓉蓉冷冷瞥了一眼,目光譏誚道:「我要希望你早死,我今天就不會特意趕過去,更加不會打你那一巴掌!」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說,若是這件事讓爸爸知道,你挨的就不是一巴掌,你會直接被打斷一條腿,也可能是兩條……」

劉蓉蓉目光看向窗外,有這麼個弟弟,她忽然覺得心好累。

劉成也不是真傻。

此前是被怒火沖昏了頭腦,所以才沒法冷靜思考,而今想來,當時的情況的確透著詭異。

回想起當時徐陽楊霖等人的反應,腦中靈光一閃,他驚道:「姐你的意思是,那個林昊,他,他……」

「沒錯,他不是一般人!」劉蓉蓉嘆了口氣,想了想,又道:「準確的說,他是一般人,但是,他被一個不一般的女人看上了!」

「不一般的女人?」劉成眉頭緊皺,便是連手臂的傷痛都暫時忘卻了。

劉蓉蓉點頭:「的確不一般,看上他的人叫柳傾城。」

「柳傾……什麼,姐你說誰,柳傾城?」下意識想要嘲笑一下,反應過來,劉成立馬頓住,心驚欲死。

見他已經知道厲害,劉蓉蓉便沒再隱瞞,解釋道:「沒錯,就是柳傾城,柳家那個柳傾城。

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知道那玄苦大師特別推崇林昊,然後,柳傾城近乎卑微在討好林昊。

多的我就不說了,你自己心裡好好想想吧,若是心裡還想報復,我也不攔你了……」

便是這麼說著,車裡忽然就安靜下來。

劉成想了些什麼,沒人知道,他有沒有想通,更加沒人知道,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面色漸漸緩和,目中恨意也淡去不少。

沒再說今天的事情,他轉而問道:「姐,跟柳家接洽的事情做得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劉蓉蓉滿臉苦澀,「柳傾城她至今不肯見我!」

「怎麼會這樣,姐你跟她……」

「那都是從前了!」 倔強情人一帶一 劉蓉蓉打斷,一臉苦笑,「從前我們是好姐妹,很多時候她都聽我的。

可自從紫禁山莊那天過後……」

沉默。

許久,她嘆道:「她心裡一定恨死我了吧! 不做你的狐狸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