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時,跑得最慢的楚潔一腳踏在地面的恐龍屍體之上,然後全身蓄力,騰空而起。

  • Home
  • Blog
  • 這時,跑得最慢的楚潔一腳踏在地面的恐龍屍體之上,然後全身蓄力,騰空而起。

明亮的電光劃過,揮出觸手纏住對方雙翼的楚潔對着對方就是一陣電擊。

砰!

夾雜着悲鳴聲,已經騰空四米多高的翼手龍墜落大地,重重的揚起一陣灰塵。而楚潔早已在發現對方墜落之時,就先一步鬆開觸手,一接地就跳向一旁,正好躲開了掉落的翼手龍。

“不愧是楚潔啊。”倒地中的楚電心中閃過一絲念頭。

而這時,剛剛直起身子的楚潔不顧疼痛,跑到對方面前,對着兩腿之間就是一道連環擊,“哼哼,叫你飛!”

“額……這恐怖的習慣是神馬時候養成的啊!”

看着楚潔的動作,嘎嘎突然記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雌性個體喜歡上攻擊那個危險部位,而雄性個體則更喜歡攻擊大腦。(空間中休眠的楚玲困惑的動了動,正翻着空幻記憶實體化的漫畫書的8051歪頭。)

“真是個……好習慣麼?”

“大頭領,繼續趕路嗎?”

楚易看了看正興奮中的楚潔,繞開對方走上前來對嘎嘎問道。嘎嘎擡頭看了看天色,已經半下午了,“今天在這兒周圍休息,明天再走吧,把這山頭翼手龍處理了。”

“哦!”

看着開始忙碌的嘎嘎猿們,嘎嘎開始確認夜晚的安全露營地點。 徐校長早就給了秦苒目標,他要在明年三月份舉辦繼承人儀式。

在這之前,秦苒要進研究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做出成績,有高水平的研究成果才能服眾。

秦苒今年才二十歲,ICNE是國際重要合作項目,這是徐校長按照各項規劃給她找到的最佳路線。

這個項目每年五月份開始報名,徐校長手裡能有一個總決賽的,蓋因他在今年五月份就給秦苒鋪好了路。

為了這個繼承人,他花費了不少心思。

秦苒發完之後,那邊的江院長好久沒有回復。

江院長家裡,坐在他對面的周郢正拿著茶杯,不緊不慢的開口:「秦苒沒有參加實驗室的特訓,所以一心搞研究的研究院教授也不知道她,等她明年五月份參加了ICNE的比賽,大把的老師搶著想要收她做徒弟。」

搞研究的這些人,除了小部分心胸狹隘的,大部分都希望弟子青出於藍,真正能做出來有用的研究。

周郢說完,發現江院長並不答話,反而看著手機發愣。

他喝了一口茶,叫了一聲:「江院長?」

「啊。」江院長似乎是回過神來,他關了一下手機,又重新打開來看了一下。

「你沒事吧?」周郢關切的詢問。

江院長搖頭,遲疑了一下,「我剛剛在跟秦苒聊天。」

「她想幹什麼?」周郢想了想秦苒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操作,坐直,「她不會又不想比賽了吧?」

「那倒不是,」江院長又看了一眼手機,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後,才回,「她好像說她可能要參加明年二月份的決賽?」

然後又把手機遞給江院長,你幫我看看,我有沒有看錯?

周教授獃滯的抬頭:「……」

**

京大食堂,幾分鐘之後,秦苒才收到江院長的回復。

江院長:【……】

秦苒看了一眼,又回了句「謝謝江院長」,就把手機隨手放下。

「這個比賽是團隊賽,」飯桌上,南慧瑤還拿著筷子,好奇的詢問秦苒,「你要參加比賽的話,有沒有找好隊友?我有幾個認識的學長……」

秦苒繼續吃著飯,聽著這句話,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南慧瑤三人。

這類中團體賽一般都有2-5人個隊員……

但是徐校長並沒有給她指定的隊員。

她心裡估量著,沒有立馬回答。

一點,一行四人吃完聊完。

褚珩跟邢開兩人也就是在網上吃瓜之後,確認了網上的那個秦苒是他們認識的秦苒,確認之後就要回寢室,寢室還有一大幫的兄弟在等他們的最新戰況。

南慧瑤看向秦苒:「你現在要回實驗室?」

「不是,」秦苒搖頭,她把背後大衣的帽子扣上,又戴上圍巾,只露出一雙眼睛,才慢吞吞道:「我去大門外,有人等我。」

「那行,我正好要去步行街,」南慧瑤手搭上她的肩膀,笑,「那正好。」

四個人兵分兩路,一路回宿舍,一路去校門外。

不到二十分鐘,南慧瑤跟秦苒就到了門外。

今天風冷,又正好是星期一,大門的人比平日里少很多。

南慧瑤也不急著去小吃街,而是陪秦苒在這裡等人。

「苒苒,你等誰啊?」南慧瑤把圍巾往上拉了拉。

秦苒站在路邊,目光隨意的看著單行道,一輛保姆車緩緩開過來,語氣漫不經心:「我叔叔。」

「你叔叔?」南慧瑤點點頭。

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正想著,那輛保姆車在距離兩人不遠處停下。

後門,下來一個穿著水桶羽絨服的人,臉上還掛著黑色口罩。

南慧瑤懵逼的看過去,她指著秦修塵的方向,愣愣的詢問秦苒:「這不就是我男神秦影帝?」

跟在秦修塵身後下來,覺得親媽粉都不會認出來秦修塵的經紀人:「???」

您眼睛是顯微鏡?

這是秦苒同學,秦修塵也非常禮貌的跟南慧瑤打了個招呼,「你好。」

南慧瑤:「……」

啊,她想起來——

《偶像二十四小時》中,秦苒是秦修塵侄女,她說的叔叔肯定就是秦修塵。

自從跟秦苒做了室友,一驚一乍的,秦修塵都能是秦苒叔叔了,秦苒都能進實驗室了,她還能至尊二十星了……

她能面對面見到男神本人,似乎也不是特別意外……

五分鐘后,南慧瑤拿著特簽恍恍惚惚走入步行街,精品店老闆客氣的詢問,「您需要點什麼?」

南慧瑤一個激靈,終於回過神。

**

大門外。

秦修塵的保姆車上。

秦苒坐到後座,將頭頂的帽子扯下,又拿出手機,直接翻出魏大師的號碼,撥過去。

老公大人,離婚吧! 電話響了兩下就被接通。

「老師。」秦苒靠著車窗。

手機那頭,魏大師還在M洲,秦苒提前達到他的預估達到七級之後,他就不太強制她了,音樂這種東西,一般人考勤奮學到中等水準不容易,但越往後越需要天分,有人會卡在一個瓶頸幾十年。

「怎麼突然聯繫我,」魏大師擺手,讓身邊的人先出去,他站在窗外,一笑,「是想通了要來M洲?」

「那倒不是,」秦苒連忙否決,才道:「是我叔叔想要見你。」

魏大師這一個月都在M洲授課,對國內消息不太關注,「親叔叔?」

秦苒看了秦修塵一眼,「是吧。」

重生之軍中才女 「行。」魏大師乾脆利落的應聲。

秦苒掛斷電話,就把秦修塵的聯繫方式發給了魏大師。

然後把魏大師的號碼報給經紀人。

經紀人記好,然後抬頭看秦苒……這就好了?

像魏大師這種殿堂級別的大師,不應該每天行程都很忙?不是在準備演奏會,就是忙著給其他人上課,要不然就是在練習……

「你們明天要去M洲?」秦苒看向秦修塵,她是聽田瀟瀟說的秦修塵接了個M洲的劇本。

秦修塵點頭,「嗯,那邊有個電影,預計要半年。」

製作精良的電影,有些甚至要拍個幾年,半年只是秦修塵個人的參與時間,電影算是英雄主義,多主角,秦修塵這部分的戲份需要半年。

「那正好,」秦苒重新把帽子扣好,「老師他也在M洲。」

她開了車門,拿著背包下車。

下午她沒有什麼實驗,就沒去物理實驗室,而是去圖書館完善自己的論文。

她身後的保姆車,經紀人默默看著秦苒的背影。

然後將目光轉向秦修塵,沉默片刻,感嘆:「小侄女行事作風……深得你們家老爺子之前的真傳。」

**

寧晴的公寓。

容色雍容的林婉敲門。

沒過一會兒,寧晴開了門,「小姑?請進。」

她連忙讓林婉進來。

林婉坐在桌子邊,看向寧晴,這次的笑容比起以往更加和煦,親熱的拉著寧晴的手:「最近網上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

寧晴嘴邊的笑容一滯,她最近幾天都沒有睡好,心神不寧的,神色也愈的疲憊。

秦苒跟秦影帝在網上那麼火爆,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她更沒有想到,原本只是個搬磚工人的秦漢秋,竟然是秦修塵的兄弟……

看到網上爆出來那一幕的時候,寧晴心臟都是麻的。

「我自然是知道。」寧晴抽回了手,低頭給林婉倒了一杯水,心頭也微微有些發苦。

林婉看著寧晴的樣子,就知道寧晴不清楚秦修塵的身份,她拿起杯子,壓住內心湧出來的懊悔,「秦影帝實際上秦家繼承人,說起秦家你可能很陌生,不只你,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們老爺子跟我說了,秦家雖然現在已經沒落,但也是京城金字塔中間的地位,要論在京城的地位,一百個沈家都比不上秦家。」

「哐當——」

寧晴手中的茶杯滾落在地上。

她愣愣的看著林婉。

難怪上次秦語說秦漢秋給秦苒隨隨便便買了好多珠寶,她那時候還惡意猜測秦漢秋是不是也被現實同化……

**

翌日。

M洲下午四點半。

秦修塵跟經紀人剛出機場,跟隨者導演一行人身後。

金髮碧眼帶領著大家的導演嚴肅囑咐,「這邊是M洲境外,工作人員已經去辦M洲邊界的邊界文件了,大家應該知道M洲的規定,都不要亂跑,否則出了什麼事我們也無能為力。」

其他人均點頭。

M洲停機坪這邊不是國內,只是被幾個勢力佔領,沒有特定的規則,不跟著團隊很容易出事。

在這個亂域,就算是四大家族的人都要遵守規則。

秦修塵一手拉著行李箱,穿著修長筆挺的大衣,在這個地方,他沒有那麼大名氣,可以隨心所欲不需要穿水桶服以防被粉絲認出。

人若犯我 剛走幾步,外面寬闊的大道上,黑色車上下來一個年輕人。

「秦叔叔,」年輕男人直奔秦修塵而來,十分又禮貌的彎腰,「您好,我是汪子楓,是師姐的師弟,魏大師讓我在這兒等您。」

別說秦修塵跟經紀人,就算是跟在兩人身側的導演,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秦,你在M洲有認識的人?」導演震驚的看了秦修塵一眼。

在M洲,除非是駐紮在M洲的勢力跟一些學院或者特殊旅遊團,不然不敢隨意在邊界之外開車。

陰婚難逃 其他人好奇的看向秦修塵。

秦影帝抿了抿唇,他跟導演打了個招呼,約好了M洲中心再見,就跟經紀人一起坐上車。

「真是麻煩您了。」竟然敢在M洲邊境外隨意開車,經紀人對汪子楓發自內心的敬畏。

他先前知道魏大師是M協的特邀講師……

但實在沒有想到,魏大師在M協地位好像還很高,不然他的弟子怎麼敢在M洲跟M洲邊境隨意來回?

因為汪子楓坐在副駕駛,經紀人坐在後面,不由給秦影帝發消息——

【這個魏大師不得了,難怪你說徐家沾了他的光,他的弟子竟然能在M洲這麼自由出入,要是小侄女也能來這邊就好了……】

經紀人不由想起了秦苒。

同時也有些疑惑,田瀟瀟說秦苒是魏大師的首席大弟子,那她怎麼沒來M洲……

四個小時后,晚上八點,汪子楓的車到達M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