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次的行動,林凌是要以個人名義參加的,這邊的龍組成員並不會出面。

  • Home
  • Blog
  • 這次的行動,林凌是要以個人名義參加的,這邊的龍組成員並不會出面。

再怎麼說,想要在俄國成功潛伏上那麼幾個成員也不是那麼方便,能不暴露他們當然是最好。

很快,林凌就與這邊的特殊組織匯合了,因爲有之前玫瑰幫忙調和關係,場面倒也沒有多尷尬,互相報了姓名,大家就算認識了。

“你小子看起來沒我們強壯啊,怎麼打起架來那麼厲害?你們國家的人都是這麼表裏不一的嗎?”

說這話的是對方組織裏的一個成員,長得高高壯壯的,像是一座山一樣,之前在林子裏打架的時候,他就捱了林凌不少揍,這會兒大家認識了,這人就有些好奇的說起來了。

林凌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古武功法的力量豈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到的,別看這些人長得人高馬大,當時自己是不願意惹出更大的事情來,沒有下殺手,不然的話,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別想站在這兒了。

“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接下來的行動希望能夠配合順利。”都是打着哈哈把話題插到了關於狩獵特殊生物的事情上。

“哦,年輕人,你看起來很謙虛啊,你確實是很難打,找個機會我們再來打一架吧。”

那些人嘻嘻哈哈的,還是不想放過林凌,想要和他再打一場,似乎是因爲那天林凌把衆人揍了一圈後跑走的事情讓他們印象太過深刻,所以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再來打一場了。

林凌無奈,只好和這些人又打了一架,結果當然是顯而易見的,所有參與打架的人都再一次見識到了林凌的強悍之處。

“怎麼可能啊,我們這麼多人怎麼會打不過你?”那些人再一次打輸了還不服氣,還在那裏嚷嚷着。

林凌攤了攤手:“行了,諸位,你們到底還幹不幹活啊?關於那些特殊生物的事情,你們不着急了嗎?”

“嗐,着急啊,所以這不是找你一起去抓了嗎?”那些人說着,一個個的從地上爬起來,終於開始有了辦正事的心思。

“那些生物們太狡猾了,跑的還很快,林凌,你可得要小心啊,希望我們這次的行動能夠順利吧,對了,有一件事情得提前提醒你,千萬不要被那些特殊生物給咬到。”

林凌聽到這話後愣了一下,問道:“如果被咬到了會怎麼樣?”

之前說話的那個人搖了搖頭,他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回憶。

“我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在之前的行動中,我們有兩個戰友被咬到過,後來他們都被送去了研究生治療,到現在我也還沒有再次看到他們,估計情況是不太好吧。”

林凌的表情也凝重起來,這似乎是一個不太好的消息,不過目前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和那些特殊生物打起來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意外呀,也只能夠儘量避免受傷了。 第四百四十九章利用他

接下來的時間裏也沒有什麼其他事情可做,林凌倒是想要更多的瞭解一下有關特殊生物方面的事情,但是人家對於這塊的防備似乎也挺嚴,不管林凌怎麼問,他們都沒有正面回答,要是林凌再問,他們就又把話題扯到打架上面去。

好吧,林凌也就放棄繼續探聽下去了,早知道人家不會這麼簡單的吧具體情況告訴自己,只是想把自己當一個打手來用吧。

就這麼過了大半天,忽然有一個人衝了進來,對着房間裏的人大聲吼道:“快點,緊急集合!發現狼人的蹤跡了,趕緊出發!”

於是一隊人馬急匆匆的上了車,林凌,你跟在他們的是身後爬上了卡車後座。

車子一路開的飛快,很快就到達了一個不知名的山腳下,一羣人又不停蹄地從車上跳下來就往山上跑。

林凌擡頭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這裏就是那羣特殊生物們的躲藏之處嗎?

他拉住了剛纔通知的那個人,詢問道:“這上面是隻有一隻狼人,還是有其他的特殊生物啊?”

那人看到林凌,愣了一下,反問道:“你是誰呀,你不是我們的人,怎麼會在我們的隊伍裏。”

原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林凌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林凌也懶的和他解釋,只是說道:“我是被你們上頭的人要過來一起參與行動的,別問那麼多了,你就告訴我這裏到底有多少特殊生物就行了。”

旁邊一個和林凌打過架的人一邊趕路一邊插嘴說道:“嗨,你就和他說吧,這人今天是來給我們幫忙的,那些該死的特殊生物,這次最好不要再跑掉了!”

之前那個人聽了,也就沒有再繼續追究林凌的出現,反正這一大羣隊伍裏都是自己人,如果林凌真的有問題的話,也不可能好好的站在這兒,於是他就說道:“目前爲止沒有在這座山上發現其他特殊生物的蹤跡,只知道那去個逃跑的狼人跑到這裏來了。”

只有一隻嗎?林凌覺得這樣就問題不大了,一隻而已,挺好對付。

不過,也不能放鬆,還沒有搞清楚爲什麼那個狼人會跑到這座山上,萬一是因爲這座山裏有接應他的同夥呢?那要對付的可見不是一隻狼人了。

不管心裏怎麼想,腳下卻是不能停的,一羣人很快就爬上了半山腰,體力當然也是消耗了不少。

“該死的,這些特殊生物真是太難纏了,他們怎麼還老喜歡往山上跑?”

不管怎麼說,叢林作戰都要比平原麻煩的多,地形複雜了不說,光是消耗的體力都是不能忽視的。

林凌心裏清楚,這恰恰是那些特殊生物所想要的,他們應該是很熟悉山林,在那樣的環境中可以發揮出更大的實力,所以纔會儘量往更高更深的山林深處躲藏。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些生物的智商真的是不低呀。

“別抱怨了,都打起精神來吧,說不定那隻可惡的傢伙就在那兒盯着你們呢。”隊伍中有人說道。

林凌很認可這句話,現在他們正站在山腰處的一塊空地上休息,順便吃一點食物和水。

“氣死我了,這都追了多少天了,老是好不容易追到了,又被它跑掉,我這幾天光是爬山都爬了好幾座了,這傢伙的體力果然是和野獸一樣!”

一旁的人還在嘀嘀咕咕,林凌卻是站了起來。

“你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旁邊的人馬上詢問林凌。

林凌眯了眯眼睛,側耳聽了一下,說道:“我好像聽到了一些不一樣的聲音,那邊……”

他指了指自己左前方的方向,然後說道:“有動物在奔跑,好像很驚慌,這不正常。”

這話一出來,其他人立馬也都警惕起來。

都是執行過任務的特殊組織成員,有些話不用解釋也能夠明白。

比如說,如何從山林中的各種聲音來判斷是否有動物出沒。

像是現在,林凌一提醒,他們就感覺到了,在那個方向傳來了窸窸窣窣的摩擦聲,還有其他的嘈雜聲,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驚嚇到了那些動物一樣。

“是狼人,他可能路過那邊,把那些動物們給驚動了!”

爬了這麼久的山,終於發現狼人的蹤跡了,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震,立刻都衝着那個方向跑了過去。

“嗨,兄弟,你速度快,也能打,你來第一個吧。”這個隊伍的領頭人忽然對着林凌這樣說道。

這人長着一張嚴肅的臉,這話說的很是隨意,但林凌知道,這是有意在針對自己。

不管怎麼說,自己對於他們都是一個外來戶,這些人是真的把自己當打手用了呀,有危險讓自己先上,真是!

不過林凌也沒辦法,如今的情況就是人在屋檐下,如果這是在國內……

好吧,如果是在國內的話,先上的肯定也是林凌,畢竟和自己的戰友們一起執行任務的話,林凌肯定也是身先士卒啊。

在這些特殊組織人員的刻意安排之下,林凌成了打頭陣的,他率先向狼人可能在的方向而去。

不過林凌也不帶怕的,他又不是沒有和那隻狼人面對面過,以當時那隻狼人給他的氣息來說,林凌覺得自己真要和它打起來,應該也是有勝算的。

跑了一小段路後,衆人就發現了比較明顯的狼人蹤跡,這一片的是草木都被動物們踐踏過,特別是那隻狼人的腳印,已經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來了。

林凌心裏一喜,快了,任務早點結束,他也好早點回國!

他很乾脆的開始了自己的探查,然後循着蹤跡一路追了過去。

“嗷嗷嗷嗚!”狼嚎聲響了起來,知道自己被追上了,那隻狼人憤怒的吼叫出來,他看着林凌,兩隻狼眼中露出了兇狠的光芒。

“你跑不掉了,對不起啊,我也不想要這抓你的,不過誰叫你被他們盯上了。”林凌輕聲說道。

他沒有上前,和那狼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現在大隊人馬都沒有趕過來,還在林凌身後呢,他可不想第一個動手,然後吸引這隻狼人的全部火力。

再怎麼樣,也得讓那羣人打配合吧。

哪裏知道,那些我說組織的人也是十分的狡猾,他們在外圍圍了一個包圍圈,卻就是不過來,等着林凌先和那狼人動手。

“你們上啊,我一個人怎麼打!”林凌對着那些人說道。

可是那些人的回答卻是:“你先頂着,我們在外面圍着呢,給你提供支持!”

去他的支持,林凌哪裏會看不出那些人心中打的什麼主意,可他還是沒辦法,只能這麼僵持着。

最後是那狼人先穩不住了,他被這麼多人圍着,變得越來越憤怒,想來逃跑了這麼多天,它現在的情緒也是處於爆發的邊緣了。

“嗷嗷嗷嗚!”

隨着這一聲狼嚎,就算是林凌沒有動手,這隻狼人也還是朝着林凌的方向撲了過來。

“你怎麼就盯上我了呀!”

林凌無奈與之應戰,一人一狼人,兩道身影很快就戰鬥到了一處。

那些圍在外圈的俄國特殊組織成員到也沒有說完全不管,在林凌與能人搏鬥之時,他們也在嘗試着縮小包圍圈,並且將武器對準了狼人。

但是林凌和狼人的動作都太快了,他們的武器始終射擊不出去,如果真的勉強射擊的話,那可能林凌也會被誤傷到,所以這個時候林凌也只能夠無語的繼續打。

交手的過程中,林凌發現這隻狼人的力量十分強大,雖然說沒有隻用出什麼特殊的能力但是光光那巨大的力量,一下拍過來,換了個人的話,就有可能把人拍個半死。

也就是林凌了,他能夠和對方貼身搏鬥了那麼久。

這樣下去不行,雖然說林凌但是它能夠抵抗住狼人的攻擊,但是考慮到狼人那尖銳的牙齒,林凌還是決定要速戰速決,萬一真的被對方給咬到了,那就糟糕了。

從系統中兌換了一些力量,林凌對着狼人全力一擊,終於把這隻狼人給打暈了。

“不錯不錯,幹得漂亮!”

看到戰鬥結束,那羣俄國的特殊組織成員趕緊圍了上來,興高采烈的把狼人捆好,當然不忘誇了林凌一頓。

得了吧,林凌心中暗想,剛纔你們能上來幫忙的話,我還能對你們印象好點,現在誇我也沒用了。

對於想要利用自己的人,林凌真的是一點兒好感都沒有,他現在只想要趕緊回去,一點都不想和這些人廢話。

看到林凌臉上的表情不太好,那些人心中也多少明白一些,厚着臉皮笑了笑,大家一起捆住這隻狼人往回趕。

卻不想,就在這個時候,變故陡生。

下山的路有些窄,人走起來不太方便,可是對於野獸來說,哪裏都是路,它可能從任何一個角度突然的冒出來。

林凌正在趕路,身旁忽然感到有一陣風颳過,緊接着就是一道灰色的身影。

不好,有襲擊!

林凌趕緊反手去擋,他動作晚了一步,已經沒有時間後退保持安全距離了。

手臂上受到了沉重的撞擊,隨後就是一痛,竟然又是一隻狼人!

而且,這隻狼還趁着衆人以爲此行的目的已達成,精神作爲放鬆的時候偷襲了林凌。

一擊得中,那狼人也不戀戰,一下子就又跑得不見了蹤影。

所有人都驚呼起來,隊伍一下子變得有些亂,不少人都去追那隻狼人了,還有一小部分人跑來差看林凌的傷口。

“天啊,你被狼人給咬傷了!”

這真是一個糟糕的消息,被狼人咬傷的後果太過嚴重,必須要趕緊把人送回去治療才行。

林凌很快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傷口處傳來炙熱的感覺,這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傷口,似乎是有什麼在傷口處進行着劇烈的變化。

該不會是有毒吧?

都說也不敢確定這個傷口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他現在也沒了心情,只是去追捕什麼狼人了,想到之前那些人說的被咬傷的人送回去治療之後再也沒見到,他心裏也着急起來。

又是一陣忙忙碌碌,林凌快速的往回趕,他要在傷口變化之前回去接受治療。

就在這層忙碌之中,之前被抓的那隻狼人趁亂逃跑了,那些俄國人自然又是一陣哇亂叫,林凌沒工夫理會他們,自己先趕回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