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絕對不是我應該考慮的。

  • Home
  • Blog
  • 這絕對不是我應該考慮的。

慕容吉祥眼神冷漠,「知道嗎?現在蘇沐就在玖澀酒吧前面親自處理這事。這件事情在昨天晚上他給我打過來電話的時候就是應該已經解決掉的,就算是沒有辦法將光華商貿如何,也是應該讓申萬貫閉嘴,將申耀文收拾掉的。但現在卻是這樣的結果,你說我要是被葉總知道這事,葉總心裡會怎麼想,會如何衡量我的辦事能力?」

「這事是我辦的不周到。」任狐狸沒有再解釋,乾脆的認帳。

有時候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你要是非要解釋的話,到頭來反而是最為沒用的。慕容吉祥是個做事極有分寸和果斷的人,他是不喜歡解釋的,他只喜歡看結果。 老公大人,離婚吧! 而現在的結果還用說嗎?事實就是這樣的慘淡,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信不信,很快我的專用電話就會響起。」

叮鈴鈴。

果然就在慕容吉祥話音落下的剎那,辦公桌上擺放著的那部紅色電話刺耳般的響起來,慕容吉祥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接聽后,那邊傳來的是葉惜的聲音。

「葉總。」

「慕容,你那邊據說辦事不順利?」

「葉總,這邊出現點意外,我會很快解決這事的。」慕容吉祥保證道。

「那就好。」葉惜淡然道:「我不希望蘇沐出現任何意外,你要是覺得你辦不成這事,你要是覺得你沒有辦法執掌蝶夢的話,我會讓人替代你的。你應該很清楚,盛世騰龍缺什麼就是不缺人才,你屁股下面的位置不是說只有你才能夠坐著。慕容吉祥,我不希望像是這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是,葉總。」慕容吉祥額頭開始出現汗滴。

葉惜很快就掛掉電話,慕容吉祥卻像是從水中撈出來似的,心中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葉惜還肯責備就說明她心中對自己還是相信的,也是當初要不是葉惜的話,慕容吉祥怎麼能夠擁有現在的成就?在別人眼中看到更多的是慕容吉祥帶給蝶夢如此輝煌,卻是不知道,這樣的輝煌背後其實全都是盛世騰龍在撐腰。

離開盛世騰龍的蝶夢將一文不值。

任狐狸心裡恐懼著。

葉惜就像是坐落在雲端的女皇,竟然是連發生在這裡的事情都能夠了如指掌。慕容吉祥之前所說的那些話,現在看來果然是如此。蝶夢集團採用的完全就是和盛世騰龍一樣的制度,不是說你慕容吉祥要是離開的話,這裡就會出現崩盤。

蝶夢離開誰,都是能夠繼續運轉的。

最要命的是,你壓根就不知道在蝶夢中,到底是誰會在監視著你,誰又是出事後,能夠執掌大權的人。

葉惜的神秘和強大,由此可見。

「咱們現在怎麼辦?」任狐狸低聲問道。

永無止境的懷抱 「怎麼辦?這還用說嗎?備車,我現在就要去見蘇沐。」慕容吉祥起身就向外面走去,既然已經沒有辦成蘇沐的吩咐,那麼如今就是要看怎麼樣彌補這種無能帶來的後果。

任狐狸趕緊去安排。

玖澀酒吧前面。

恐怕就連是周雍都沒有辦法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酒吧會突然間成為眾多雙眼睛聚焦之地。看似是沒有任何地位的酒吧,現在扮演起來的卻是導火索的角色。蘇沐他們還是在這邊站著,但有些人卻是已經捺捺不住。

這人就是申耀文。

憑什麼自己這邊完全佔據上風卻還要這樣畏首畏尾?

反正都已經將事情做到這步,那麼剩下的事情就該怎麼便怎麼來便是。玩唄,看看誰能玩死誰。

「七叔,我這邊是沒有事情,我看著那個賤男也挺輕鬆的。既然這樣,咱們就給他找點樂子吧。不是說這裡有毒品交易嗎?既然如此的話,作為當事人的展年是不是應該要被帶走那?記著,只帶走展年就成,至於說到林佳伊,嘿嘿,七叔,我知道你對這種人妻是比較感興趣的。」申耀文嘿嘿笑道。 本是你儂我儂,情意綿綿之際,大煞風景的聲音傳了過來

「娘子tǐng漂亮的,知道你暴龍哥哥寂寞,特地的來陪哥哥的吧」

兩人循聲望去,只見二人身後百米處站著一個袒1ùrǔ的大漢,身材足夠跟那高山巨人有的一拼,呲牙咧嘴的盯著白青霞,那對牛眼珠子里透1ù出兇殘的yù望

「暴龍」白青霞臉色不由得一變,手上不由自主的抓緊了一些。

「娘子還認識哥哥?」暴龍哈哈一聲大笑,沖二人大步而來

「卑賤的螻蟻,從俺家娘子身邊滾快」暴龍絲毫沒有預兆,就對蕭寒出拳難

蕭寒還愁找不到人打架,沒想到這暴龍主動送上門來了,這可真是天隨人願了。

「野獸就是野獸,披上人皮也不會變人」蕭寒冷笑一聲,暴龍雖然力大無窮,可他也不是泥捏的

暴龍聞言,眼中閃過一道駭人的凶光,沖向蕭寒的拳頭的力道驟然的增加三分

「心」白青霞見暴龍的拳頭快要臨近面門卻沒有絲毫動作,驚呼一聲,朝暴龍的胳膊猛推出一掌

白青霞的力量雖然也足以開山裂石,但是暴龍絲毫沒有放在心上,拳勢依舊朝蕭寒的口打了下去。

「少林七十二絕技?擒拿手」

蕭寒右手突然動了,度快的就連白青霞也只能看到一絲殘影,朝暴龍的手腕抓了過去

不自量力

暴龍詭異的一笑,另外一隻手閃電抓向白青霞,原來他的目標並不是蕭寒,而是白青霞

白青霞驚呼一聲,連忙撤掌防禦

但是暴龍這一抓是蓄意而為,目的就是打白青霞一個措手不及,任白青霞掌影翻飛,他還是一抓硬生生的突破了進入,抓向白青霞的咽喉

好一隻狡猾的畜生

蕭寒怒了,要是讓暴龍上到白青霞,自己豈不是太沒有用了

「收回你的狗爪子」蕭寒怒吼一聲,三根風針出尖銳的呼嘯聲刺向暴龍的另一隻手腕

暴龍臉色一變,他感覺到三根風針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如果他不撤手,就算達到目的,手腕也會受傷

「愚蠢的人類,既然你想死,哥哥成全你」暴龍閃電的縮回另一隻手,眼中凶光閃動,朝蕭寒的胳膊抓了下去。

「畜生就是畜生,永遠都不可能變人」蕭寒眼中冷芒一閃,手指一轉,作蘭狀,拂向暴龍的手腕

指風如刀,要是切實在了,暴龍就算皮糙rou厚,也要創

兩個呼吸的功夫,蕭寒與暴龍j手已經有三十多下,而白青霞則臉色有些白,被迫出了戰鬥圈子,有些驚魂未定的望著兩人jī烈的碰撞

暴龍是力量型的魔獸,正好蕭寒也喜歡拳拳到rou的戰鬥

雖然兩人在體型上實在是不太相配,但是戰鬥起來,絲毫不弱下風,尤其是蕭寒,好不容易有一個可以放開手腳戰鬥的對手,內心的興奮之情那是溢於言表

而作為他的對手的暴龍就有些鬱悶了,白青霞雖然是主神,但戰鬥力並不弱,除非氣勢全開,他或許還有些忌憚,怎麼他身邊這個氣息跟自己差不多的人類男子,斯斯文文,孱弱的身板里居然蘊含了如此恐怖的能量

難道他也是魔獸?

人類怎麼可能有如此恐怖的rou身力量?

豈有此理,我暴龍怎麼能輸給一個名不經傳的渺人類?

暴龍的眼珠子迅的紅了起來,身體也開始膨脹,恐怖的能量在體內不斷的流動,最後匯聚到他的一雙粗壯的手臂之上

地行龍的一身本事都在尾巴上,但是也不能忽視四肢的強大力量,要知道地行龍雖然不入龍族,但是他的力量是相當大的,地面的戰鬥力可比土屬xìng巨龍,更何況暴龍還有鐵臂蜥蜴的血統,這種在凶獸中也有著兇殘大力的品種,兩者結合,綜合優化,那所產出的物種是相當可怕的



力量倍增的暴龍一拳將蕭寒砸進了地面數米,形成一個人形的d穴。

白青霞嚇的驚駭不已,待要飛身過去營救,但見一陣狂笑從地底傳出,d穴猛然炸開,蕭寒沖了出來

暴龍早就收起了輕視之心,剛才白青霞飛身要去救蕭寒,他都沒有趁機出手,對手的強大是他遇到的人類中有數強大的幾個之一,他甚至有一種感覺,這個人類比那個莫天恩還要恐怖

謹慎的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眼中凶光更甚了,一定要殺死這個人類,不然他的結局將會悲慘無比

「人類,你jī怒我了,哥哥要拿你的心肝兒下酒」暴龍桀桀一笑,猩紅的舌頭在鋒利的爪子上了一下。

「本少爺有日子沒有吃龍rou了,你雖然是個咋種,在沒有的情況下,勉強湊合吧」蕭寒輕笑一聲,剛才那一拳雖然他被暴龍轟入了地下,但受傷並不重,身懷改造之力的他,無論多麼重的傷勢,只要給他時間,都能很快的復原



暴龍真的怒了,眼前這個人類不但辱罵自己的出身,還要吃了自己,這簡直就是觸痛了他的逆鱗。

人類,我要生吞活剝了你

「青霞,快退後,這隻畜生被我jī怒了」蕭寒面色凝重,沖身後不遠的白青霞喝斥一聲

白青霞本想說,她要跟蕭寒並肩作戰,但是看到蕭寒那一絲嚴厲的眼神,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然後一跺腳飄然向後後退了數百米。

刀來

蕭寒大喝一聲,一把漆黑的巨刀橫握在他的手中

雖然移宮跟這裡的魔獸簽訂了協議,互補傷害,可他並沒有這個顧慮

他是決定要將這個暴龍斬殺於刀下了

一刀在手,蕭寒的氣勢如同芝麻開,節節高了起了,整個人的氣質也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刀就是人,人就是刀

暴龍血紅的眼珠子盯著蕭寒手中的屠龍刀,他感覺到心口一絲冰涼

這是什麼刀,怎麼感覺面對它比面對那人類還要感到壓迫

如今的屠龍刀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屠龍刀了,火龍族的老祖宗就死在他的刀下,刀飲龍血之後,屠龍刀生了質的變化,形龍,血統還不純正,焉能不在屠龍刀嚇震顫呢?

「你這是什麼刀?」

「屠龍刀」蕭寒嘿嘿一笑,他還沒有正面斬殺一條龍,地形龍也算是龍

「刀起?山崩地裂」

蕭寒一聲長嘯,手中的屠龍刀出銳意的鋒芒,黑色的刀身猛然向前一抬,虛空一拉,一斬

一道青色的刀氣化作百米長的刀鋒,駭然1捲起浩d煞氣,滾滾向著暴龍吞沒而去。

暴龍眼中1ù出一絲駭然,但他畢竟經歷過無數次殘酷血腥的戰鬥,殺死無數的對手才成長若斯,豈會輕易的害怕認輸?

「龍擺尾」

暴龍迅的化作一頭百米長的巨型地形龍,長滿鋒銳倒刺的尾巴撞上了青色的刀鋒。

尾尖觸碰到刀氣駭1的瞬間,刀光陡然間爆裂開來,如同千百重大1劇烈翻湧一般,帶起地面上的石塊砸向暴龍龐大的身軀

暴龍怒吼一聲,一道土黃色的光暈出現在他的周圍,那些帶著無比銳意的石塊紛紛落下,被他擋在距離身體三米以外的地方,想成一個弧形的石牆

「土系魔法」白青霞驚叫了一聲。

蕭寒眼中也1ù出一絲驚詫,暴龍不但是地形龍和鐵臂蜥蜴的hún血,而且變異擁有的魔法天賦

這一刻起,暴龍可算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魔獸。

「人類,你很強,不過你殺不了我?」暴龍神色無bo,眼珠子雖然殷紅如血,但並無一絲暴戾之意,顯得非常冷靜,雙目中的戰意反而愈加火熱。

蕭寒面色平靜,身軀穩如磐石,兩道凌厲的殺芒從雙目中透射而出,像是兩道血色的閃雷在虛空劈舞。

身隨心動,重逾千鈞的屠龍刀在他手中變得輕若毫,繁雜的手勢在雙手間凝聚,hún若天成

吞天奪地刀法

恐怖的殺芒猶如實質,璀璨的刀光直衝而起,恐怖的刀鋒再一次撞上了暴龍的尾尖

留下一道道的殘影,吞天第二式之是山崩地裂被蕭寒揮到了極致。

雙手不斷舞動,身形展開,身體如若鬼魅,勢如閃電,刀若雷霆

暴龍以rou身加土系防禦魔法對抗蕭寒的屠龍刀,兩者碰撞之間迸濺出絢爛的火光,對撞數十下不分勝負。

怪不得暴龍能夠在shì神階魔獸中戰鬥力排名前十,果然是名不虛傳

「人類,你殺不了我的,我要把你撕碎」屠龍刀畢竟是一件武器,而不是身體的某一部分,而起屠龍刀材料堅固,經得起砍,倒是暴龍,那是自己的尾巴,身體的一部分,長此以往,他必然扛不住

而蕭寒越戰越猛,力道是一次猛過一次,彷彿體內的力氣用不完似的。

真懷疑他是人類,還是魔獸

「暴龍,你敢打老子女人的注意,老子今天非剁碎了你不可」蕭寒怒意滔滔,雙手猛然合十,一聲震天的震顫d漾開來,一柄殺氣瀰漫的血色刀芒竟然從其雙掌間浮現而出,向著暴龍轟殺而去。

「人類,你欺我太甚」暴龍驚駭萬分,這一刀威力絕對過之前的總和

自己不過言語過jī了一些,又沒把你的娘子怎樣,你這樣就要殺我,太過分了

暴龍憋屈不已,心中有些懊悔,吃飽了飯在家裡睡覺不好嗎?非要心血來,想人類,出來散步,還主動招惹了這個煞星

血色殺刀乃是蕭寒一身的殺氣凝聚,近乎於實質化,對決之時,像是天搖地動一般,能量風暴不斷爆出來,腳下的地面更是不斷迸濺出碎石,已經至少比剛才矮下去四五米了。

距離過五百米開外的白青霞都覺得自己臉頰被溢出的能量刮的臉頰生疼,不由的繼續往後退卻。

一個直徑百米的能量團驟然爆裂開來,洶湧澎湃,血紅色的刀影自當中轟然崩裂,暴龍那覆蓋了厚厚的一層土系鎧甲的尾巴尖部也生了爆炸

一噴血雨凌空噴洒開來

呲、呲……

地形龍的血使用劇毒的,還有極強的腐蝕xìng,落地地上很快就將那些石塊腐蝕起來,冒出一縷縷難聞的煙霧

一聲凄厲的慘叫隨之而來,一截軟骨飛向空中,一道雷電劈下,骨頭連同上面的血r下子變成焦炭,冒著黑煙墜落下來

「嗷,我得命根子」

「哈哈哈」吐著血沫,從一堆1石中再一次衝出來的蕭寒放聲狂笑

他也成功算計了一下暴龍,剛才他那一刀明著是沖暴龍的尾巴,其實暗地裡是沖那胯下的那個玩意去的

望著地上那一坨變成焦炭的玩意,暴龍雙tuǐ緊緊的夾住胯下,極其怨毒的盯著蕭寒,恨不得一口將其吞下

「畜生,還敢打老子的女人不?」蕭寒吐了一口血沫,啐了一聲道。

白青霞聞言,雙頰緋紅,她見到的蕭寒雖然霸道,也不懂得憐香惜yù,但沒想到他也會粗俗若斯

還有,她的女人,自己還沒嫁給他,怎麼成了他的女人了

真是不知羞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