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胖子雖然成績差的出奇,到了令衆任課老師口誅筆伐的地步,可是一手文筆卻是十分出彩,這估計是拜讀了多年的小說所賜。

  • Home
  • Blog
  • 這胖子雖然成績差的出奇,到了令衆任課老師口誅筆伐的地步,可是一手文筆卻是十分出彩,這估計是拜讀了多年的小說所賜。

據內幕人士透露,這胖子曾經用一封情書打動了號稱小校花的慕容青青淚水漣漣,要不是這胖子實在長相過於寒磣,被慕容青青婉言拒絕,估計就一舉成功了。

雖然最後的失敗令胖子足足傷心了一個月,可也說明一件事,胖子的文筆無比犀利。

吳王雄每天有一半的時間再網絡中度過,一手字跡潦草的堪比佛教符文,更不用說文學詞彙造詣。用桂明的話來說,讓他寫一百句話,能夠符合語法,讀着通順的,不會超過一句。

高中又是一個春心萌芽的階段,那個少女不懷春,那個男生不動情?

吳王雄雖然長年居住網絡世界,可也是一名生理髮育正常的男生,因而有心儀的對象,再說難免。雖然如今的時代,戀愛已經成爲了快餐,表白方式,也變得直接蒼白。

可是對於一些羞澀深沉的女子,情書還是最爲委婉,成功率最高的套路。

無奈本尊胸中無墨,吳王雄曾經威逼利誘讓桂明幫忙多次未果,被桂明掛筆封刀的理由拒絕,如今這打賭的機會來了,便毫不猶豫地提出了這個條件。

“好,我答應你,不過有一個條件,不能是我們班的同學……!”桂明想了想,點頭答應,這樣的賭注不算太過,寫一封情書,對於自己來說,易如反掌,至於掛筆封刀之說當然只是一個藉口。

只是,絕不同意對班上的同學使用,以免東窗事發,殃及池魚,讓自己聲名狼藉。

“沒問題,成交!”吳王雄愣了愣,興奮地點頭,正準備趴下,走進與網絡世界平行的另外一個世界,夢遊世界,突然看到窗外走過兩個影子。

一個是班主任江曉月,身邊還有一個身形瘦削的男生似曾相識。

“喏,那不是來了!”吳王雄眉頭一皺,又鬆開了,忽然興奮地呼道,這曹操到的真及時。

雖然這麼遠看不清楚那男生是不是當年的李思進,可是從他那頗有特徵的光頭,結合從其他班傳過來的情報,這李公子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機率花落十六班。因而,清楚地判定,窗外肯定是李思進。

“好像真是他,那光頭的真好看……!”桂明揉揉眼睛,撫了撫鼻樑上的黑色鏡框,仔細一看,還真是李思進。突然感覺人生有些如夢如幻,美得不太真實啊。

沒錯,那人,就是李思進。

從校長辦公室出來後,李思進就隨着美女班主任來到了高三十六班。

“同學們,今天我們班來了一位新同學,也許有人認識,也許有人不認識。我不管你們以前,對他有什麼偏見,但是從今天起,她就是我們十六班的人,希望大家能夠與他和睦相處,一起進步……!”江曉月站在講臺上,對充滿各種表情的臉頰,說道。言語溫和,卻是透露着一種如水一般的堅毅。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班主任說這話,李思進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也許,在自己的生命裏,承受不了別人的好,這江老師與自己可謂萍水相逢,卻是給予了自己莫大的關懷。

李思進暗暗握拳,有這等老師,即使戰死沙場,也註定無怨無悔。 這個名字可以說是哪個人不知道?天地狐三界最有名氣的魔女,只要一哭就會引來雨水的狐嫣兒。

以前他們都只是聽說,從未見過她的真人,以為她不止名聲差人長的也不咋樣,可今日一見,他們都立馬改變了狐嫣兒在他們心中的形象,長得如此傾國傾城之色,所有人在她面前好似都是襯托花朵的綠葉一般,讓他們不禁想到了另一個同樣完美的人,墨夜寒。

蚩尤藤萬萬沒想到,自己一直想要捕捉的人竟然主動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並且還有如此美麗的容顏,就連他都感到心臟猛地顫抖了一拍。

蚩澄戊好像還沒意識到現在著凝固緊張的局面,反倒還大搖大擺的走過來,看著狐嫣兒,邪魅的勾起唇角道:「沒想到你竟然自己自投羅網,我可是夜夜都在想著你呢!」

墨夜寒的臉色一變,但卻沒有要出手的想法,現在他出去說不定會讓局面更加的難以收拾,所以他就算心裡已經著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也必須讓自己強壯鎮定。

墨釋鳶今晚可是算真正來對了的人,她可是見到了平常冰山一樣的侄兒第一次有了這麼多的不同情緒,好像都是因為那個叫狐嫣兒的女生呢!

蚩澄戊調//戲的言語讓狐嫣兒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她可沒忘記是誰利用安安的消息來騙他們的,想到這,美眸一暗,快速的走到他的身前。

狐嫣兒一米六的個子站在蚩澄戊一米八多的人面前還真不是一兩點的差距,但她身上震攝的那種氣場卻完全不輸給他,拎起他的衣領將他的頭一把扯到了與她平視的高度,惡狠狠的問道:「你把安安怎麼樣了!」

說實話,狐嫣兒也不確定安安是不是在他這裡,但是除了蚩澄戊她想不到還有誰會有這個膽子。

「呵呵……說的感覺你很關心他一樣,你們是什麼關係?你是站在什麼立場上來問我的?!」

「安安是我的親人!」

「哈哈哈……」

聽到狐嫣兒堅定的答案,蚩澄戊突然肆//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那魔性的笑聲讓狐嫣兒聽著十分的反感,怒瞪著他。

收起了笑意,蚩澄戊一把打開了狐嫣兒的手,勾著唇角邪邪的說道:「親人?!毫無血緣關係你竟然說他是你的親人?!說到這我們還真要好好的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找到了安安,或許我們魔族的大殿下永遠都回不來了。」

一句話如晴天霹靂,讓狐嫣兒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難以置信的看著她,雙手無力的垂在了身側,瞳孔渙散的說道:「你……你在說什麼?!安安他……不可能!」

「你不必在這裡自欺欺人,事實就是你所想的那樣,但是狐嫣兒,你別妄想我們魔族會因為此事而向你道謝!」

蚩尤藤在一邊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聽到後面才明白了,目光立馬就狠厲了起來,他的目的只有一個!「把靈之球交出來,別忘了現在本王可是隨時都能將你置於死地!」

狐嫣兒已經感受到了靈之球在她的口袋裡蠢蠢欲動了,但是她卻沒有因蚩尤藤的威脅而感到害怕,毫無畏懼的直視著蚩尤藤,「休想!」

儘管想見安安的心情很迫切,但她必須要先將墨夜寒和她體內的蠱毒清楚,不然時間長了對他們的身體都有傷害。

「你!」蚩尤藤見她一點都不害怕,反而還這麼理直氣壯的頂撞他,心裡就感到十分的生氣,他身為一國之主竟屢次被這小丫頭給無視,更是湧起了濃濃的挫敗感。 “同學們大家好,我是李思進,初來咋到,希望大家多多關照!”李思進在班主任的示意下說了幾句客套話。

掃視了一圈,感覺很是陌生,五六十個面孔,竟然沒有讀到一個記憶中熟悉的。

教室啞然無聲,目光都齊齊地都盯着李思進,更準確些,其實大部分目光都聚焦在李思進身邊的美女班主任江曉月。男生流露的是一種原始的慾望,女生表達的卻是一種至高的欽慕。

“歡迎歡迎……!”胖子桂明禁不止內心的喜悅,率先禁不住拍手大呼,打破了瞬間的寂靜。

李思進朝着胖子方向定睛一看,認出來了,這不就是當年同班的胖子麼,於是微微一笑。

此時自然明白他的用心良苦,歡迎自己回來與他並肩作戰,拿下排行榜的倒數第一第二的寶座。

只是,李思進只好心裏說聲,對不起了,親愛的胖子,這一次本公子不能夠給你墊底了!其實用不着這麼熱情,受之有愧啊。

倘若再弄個倒數第一,就算是對得起自己,也對不起身邊這位給自己莫大關懷的美女班主任吶。

在胖子的鼓掌煽情帶動下,班裏才漸漸地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好似皆表示歡迎李思進插班到十六班。其實李思進也看得出來,真心的歡迎自己重返課堂的沒有幾個,掌聲都是衝着班主任江曉月來面子來的。

“哼,殺人犯,落魄公子,我們班的恥辱啊……!”當然也有唱反調的,比如坐在第四列靠窗位置的羅永明,在衆人熱烈的掌聲中,卻獨自冷笑道。

這羅永明長相平凡,有幾分斯文相,卻也非等閒之輩。老爸與當前網絡紅人李鋼同一個級別,鷺江市南城區公安分局局長。有了這等背景,雖然不能夠在十六班一手遮天,可也是要風有風,要雨有雨。小日子過的很滋潤。

“羅少,看來我們班又熱鬧了!”坐在羅永明後面的一名膚色烏黑宛如非洲原著居民叫做於斯龍的男生,順着羅永明的話,言語間透露着卑顏奴膝的嘴臉,分明是羅永明的忠實小弟。

“哈,就他,也想掀起熱鬧,休想!”羅永明嘴角一抽,冷冷說道。

要是以前,李氏家族還執掌傳奇集團的時候,這羅永明與李思進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人家市長少爺見着都要叫李思進一聲兄弟,一個小小分區局長兒子,自然不是什麼拿得出手的角色。

可是如今李家落魄,無權無勢,又犯下了殺人的大罪,羅永明當然無視李思進的存在,這高三十六班雖然藏龍臥虎,羅永明還是有很高話語權的。否則,這號稱十六班天字第一號座位的靠窗位置,就不可能這麼容易搶到手的。

“也是,有我們羅少在,看他也掀不起什麼風浪!”於斯龍見自己拍錯了馬屁,又趕緊地補了回去,將這羅永明奉爲神明一般。其實這家境比羅永明厲害的大有人在,只是有些人不顯擺,低調而已。

“哼,很快有他好看了,我們漂亮的班主任沒法安排座位了……他恐怕只能夠與徐美麗同桌了,哈哈!”羅永明看着臺上四處張望的江曉月,幸災樂禍地說道。而自己的眼睛與班上許多男生一樣,自從班主任江曉月進來的那一刻起,就從來沒有從她的凹凸有致的身上離開過。

事實的確如此。

簡單的介紹完畢,江曉月才發現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安排座位。

普通班不比實驗班,鐵打不動的五十四位好學生,而每個普通班都必須安插十名左右去年的復讀生。本來每個班就有五六十名的學生,再加上這些“服毒生”,總人數就達到七十名了。教室的空間並不寬敞,這樣一來,就顯得十分擁擠。

現在的座位,都是江曉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排的順暢,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如今要將李思進安插進去,還真是一個堪比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的難題。傷透腦筋。

“老師,我就坐那兒吧,那兒還有一個空位!” 透視邪醫混花都 李思進回頭看了眸子裏些憂慮的班主任,明白她在給自己找位置,於是指着全班最角落的唯一一個空位說道。

“不……!”江曉月本想止住他,可是已經來不及,李思進已近邁開了步伐。

那個位置可是十六班的禁區,任何人不得佔領。

因爲,那個位置旁邊坐的是當前八中的熱門人物風雲榜上排行第一的徐美麗。這徐美麗也是本學期開學初插班到第八中學的,僅僅一個月,就衝到了熱門人物排行榜第一,可見實力不容小覷。

雖然名字帶着有”美麗“兩個令人無限遐想的字眼,也有着姣好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可如今八中的學生聽到徐美麗這個名字,都好似耗子遇到貓一般,聞之色變。

因爲在徐美麗身上,美麗這兩個字,已經發生了質變。

“常年混跡酒吧夜店,與十名青龍幫成員徒手搏鬥,取得五傷五逃的戰績……兩年內轉戰鷺江市八所高中,最長時間不會超過半年,就被勒令退學……”

就憑這些豐功偉績,無論去到那個地方,都必然會引起巨大的轟動。

當時,爲了安置流氓女生徐美麗,校長林生烈耗費的艱難程度,遠比此時的李思進要難上許多。雖然改革開放已經三十餘年,國內依然保留着一些舊的觀念,一名女孩子,如此的囂張跋扈,如此的狂妄霸道,自然會得到所有人的唾棄。對於這麼一名犯天下之大不違的女生,無論是哪個班主任,都無法容忍接納。

同樣地出於無奈,林生烈只好安插在江曉月班裏。

雖然江曉月有着“育人聖手”的外號,對於這麼一枚腐女,也是無動於衷。這一個月來,沒少找她談話,也曾做過無數次的改教計劃,可是沒有任何的效果,反而越來越沉淪,似乎要將流氓女生這個稱號延續到底。

久而久之,江曉月也只好聽從校長的建議,任之由之。等她的罪惡值超越了底線之後,在將她勒令退學,繼續書寫她所創下的轉校記錄。這也是江曉月從教一來,第一次與差生心靈溝通上的失敗,也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學生面前流下過眼淚。

孤僻,冷漠,自私,暴力,殘忍,……

這些詞用在一個美麗女生身上,的確有些過分,但是用在徐美麗身上,卻是那麼的合適,好像量身定做一樣。

因而,她身上,也有一個拉風的外號,魔女。

這麼可怕的一個魔女學生,自然沒有人敢與她同桌,就是當前最爲囂張的有着公安局長老爸的羅永明,也不敢觸碰徐美麗的逆鱗。因爲親眼見過她因爲一件小事將前一任同桌的臉刮花,當衆破相。

只是。這一切,初來乍到的李思進並不知情,在衆目睽睽之下,一屁股坐到了那個禁區裏面。至於同學們奇怪的眼神,李思進並不介意。自己初來咋到,又頂着一個光頭,聚焦各種詫異的目光,也是理所當然。

此時徐美麗正趴着睡覺,整個腦袋都被烏黑的瀑布一般的髮絲遮住,李思進也沒有去理會。

“鈴……!”李思進剛剛坐下,急促的上課鈴聲就響了。

“李思進,下課後來一趟我辦公室……!”江曉月本想叫李思進出去給他打預防針,不要輕易撩撥徐美麗,可是這麼快就上課了,這一節是數學課,代課老師張紅軍已經進了教室,只好看着李思進欲言又止地交代一句,然後轉身離開。

在江曉月轉身的瞬間,班裏的男生都整齊劃一地保持一個姿勢,目光朝着門口看着她的美麗背影,豎起耳朵聽着江曉月那節奏感十足漸行漸遠的高跟鞋聲音,宛如在聽音樂會一樣。 「來人!將此妖女給本王抓住!」

一聲令下,四處的侍衛都從陰影處站了出來,足足將狐嫣兒和白隕圍了起來,一個個都警惕的看著中間的兩個男女,手握緊劍柄。

狐嫣兒輕蔑的一笑,就這些侍衛就想將她拿下么?未免也將她看的太輕了!

局面又再一次的凝固了起來,某人也不再待在原地了,欲邁步走過去,便發現手臂被人給拽住了,回頭一看,皺起了眉。

「小寒,這和你沒關係。」

墨釋鳶故意這麼說,她想要看看墨夜寒會做出什麼樣的回應。

「姑姑,我不能看著她陷入危險!」墨夜寒掙脫開那隻抓住他的手,決然的往那被包圍著的人兒走去。

墨釋鳶得意的一笑,隨後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終於有一個可以左右小寒的人出現了。

「魔王這陣仗真是大啊!一個好好的婚禮變成這個樣子真的好么?」

雲淡風輕的聲音,又一次的阻礙了大家的神經,蚩尤藤有些不爽的看著他,他可是知道當初墨夜寒和蝶兒解除婚約的真正原因,果然現在在他眼皮子底下都表現的如此明顯么?!

狐嫣兒皺了皺眉,她不想也把墨夜寒給拉進來。

「夜寒,這和你可沒什麼關係,既然作為旁觀者何不把這個角色繼續坐實下去呢?」蚩尤藤的語氣中顯然有些帶刺。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看到你們所有的人對付他們兩個突然覺得太不公平了,魔王您說是么?」

「哼!怎麼不說是因為狐嫣兒的關係?!」

墨夜寒挑眉,看來魔王已經很清楚他和嫣兒的關係了,也不再拐彎抹角的繞彎子了,直白的說道:「既然魔王都清楚了,那麼我更沒有理由再旁觀你們對付我的人!」

他說的話霸道又帥氣,也不管現在的局勢發展到什麼程度了,女性們都紛紛的用愛慕痴情的目光看著他,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帥了!

冷光一閃,「夜寒……這可是我的底盤上,公然與本王作對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墨夜寒無害的勾勾嘴角,「如果魔王能放嫣兒離開的話。」

他這句話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如果蚩尤藤要堅持將狐嫣兒拿下的話,那麼他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一時之間,大家就這麼僵在了原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