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裡是一處廢棄的巷子,再前行便是死胡同了/。

  • Home
  • Blog
  • 這裡是一處廢棄的巷子,再前行便是死胡同了/。

沈傾便停了下來,對著虛空說道,「鬼鬼祟祟跟了一路了,還不打算出來嗎?」

四周沒有回應。

沈傾等了許久都沒有人回應,有些生氣的沈傾,打算直接離開了。

卻發現這一片地方,似乎完全被人禁錮了。

他們走不出去。

沈傾笑了笑,雖然這種禁錮的手法真的很厲害,但那是對於以前的她來說。

而現在,這樣的手法在她眼中,是隨手可破的存在。

重回無限 但是沈傾並沒有去破這處禁錮。

四周突然傳來了強烈的風聲,風中夾雜著一柄柄的利劍,對著沈傾幾人直直刺了過去。

每一個角度都有,毫無破綻。

這樣的修為絕對不是域界的人可以達到了。

「沈傾,讓我把他們揪出來吧,這樣真是太麻煩了!」

小白皺著眉,看著這些身邊亂七八糟的東西。

然後雙手只是向著地上一按,突然間這一片區域,如同是地動山搖一般。

而所有的利劍,也全部改變了方向,向著地上插去!

原本禁錮著著一片地方的力量,突然間分崩離析!

一群人,約莫有十幾個,很是狼狽的從虛空之中掉落下來。

「說說,你們是什麼人?」沈傾很是淡定的問道,依舊沒有一點兒的慌張。

「小姑娘,憑藉你的身份,你還不夠格知道我們的身份。」

帶頭一人,似乎很是不屑的看著沈傾。

「真沒想到,這麼低級的位面,居然會出現有兩把刷子的人,這次是我大意了。」

隨後那幫子人突然間,站成了一個形狀,一層層的光從他們的身上迸發了出來。

「小姑娘,怪就怪你命不好,為什麼這麼低級的人要盼望去往枝頭做鳳凰呢?」

這些人全部開始出手,那光芒形成了一個怪圈子,突然間就將沈傾罩在其中。

「你!放開沈傾!」

小白很是生氣。

這些人似乎也看出來小白並不好惹,「你敢動一下,她就灰飛煙滅。」

聽著這些人的話,沈傾似乎完全不緊張,依舊是氣定神閑的站在光照之中。

似乎她所站的位置,是一處舒適之地一般。

「要殺我,也要說出為什麼吧,難道不能讓我死的明白一些?」

沈傾總覺得這些人的來路有些怪異。

「能夠死在我們手中是你的福源,怪就在你遇到了不該遇到的人,螻蟻始終是螻蟻,不可能飛上九天做鳳凰。」

領頭的人,聲音很是幽深。

「頭兒,跟他說這些做什麼?咱們只要完成任務就好了。」

「你們是來自九重天的人?」

沈傾突然間問道。

那些人頓時愣了一愣,

「螻蟻居然也知道了九重天的存在,那你更不能活下去了,必須死!你以為厲星河會來救你嗎?」

「你們把厲星河怎麼樣了?」

「他只是個失勢的皇子罷了。」那人淡淡的語氣,表達著自己的不屑。

「呵,失勢?如果他真的沒有威脅,你們會來這裡想要除掉我嗎?」

「知道的多了也要死!」

「既然你們能來,那想必厲星河也可以來吧。」

「你一個螻蟻,值得厲星河來這裡?不過是有幾分姿色罷了,主人真是白擔心了。」

沈傾沒有說話,她越不說話,那些人越覺得就是如此。

這個女人肯定是憑藉姿色蠱惑了五皇子厲星河。

「廢話少說,你們都死吧!」

猛然間,一陣自爆的聲音,將周圍的空氣全部席捲了過去。

那些人,竟然是連性命都不要了,為了殺人直接答上了自己的命?

還好,沈傾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

如今的他們,就算是去了九重天,大概也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但是,沈傾並不知道為什麼,她必須要拿到了三色石,才能去往九重天。

似乎,這是她的使命一般。

幾人只是被強烈自爆產生的起勁,甩向了牆壁,並沒有受傷。

只能說那個想要對沈傾出手的人,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暴露了自己。

厲星河的敵人。

想來也是厲家的皇子吧,估計又是什麼爭皇位繼承人的戲碼。

果真是皇家無親情啊。

沈傾莫名的有些心疼厲星河。

厲星河若是知道沈傾此刻的想法,想必會很開心,這個丫頭居然會為自己考慮了。

而在遠處,剛趕到的人,看著眼前的場景,心裏面很是震驚。

但是這群人沒有出現。

只是盯著沈傾看了又看,心裏面的震撼無法言喻。

這樣的人,需要我們的保護嗎? 這些人有些喪氣。

「譚哥,這這這……還需要我們嗎?」

「廢話!難道我看不出來嗎!」

被稱為譚哥的人頓了頓,「真是沒想到,這麼低級的位面,居然也有這麼厲害的感受存在,簡直可以媲美那些世家公子們了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這人口中的世家公子,自然是九重天上的那些天才少年少女們。

「那是自然,不看這是咱們主子認定的人」

一人很是得意的說道。

「閉嘴!主子的人也是你我可以議論的嗎?」

譚哥一副嚴肅的模樣,看著說話的這人。

這人很是委屈的低了低頭,這還不是順著你說的嘛!

「記好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們一定不可以出現!」

隨後幾人便遠離了沈傾所在的位置。

沈傾已經察覺到有人來了,但是看到人離開之後,沈傾也就沒有多想。

沈傾帶著這些人出現在趙家門外的時候,便看到趙無極一直站在門外。

心事重重的樣子。

此時聽到聲響,原本想要訓斥的趙無極,突然間就看到了沈傾。

霎那間,欣喜之感,充滿著趙無極的胸腔和身體之內。

「師傅!我就知道你會回來!」趙無極沖著沈傾便撲了過來。

那股子猛烈之勢,一時間讓沈傾猛皺眉。

就在趙無極快要撲過來的時候,小白一腳就伸出去將趙無極踹了十米遠。

「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想抱沈傾。」

小白的臉上一股子冷冽之氣,讓周遭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個氣勢有些恐怖了。

趙無極爬了起來,看著踹走他的人,是個少年。

而這個少年,似乎有些過分的好看了,一張精緻的臉如同是造物主的奢侈品一般。

一雙眸子帶著星辰般的凌冽。

此時他站在那裡,周身的氣勢彷彿是宇宙的王者一般。

這種感覺,趙無極覺得好像聽自己父親說過,而父親所說的時候,正是某一次因緣巧合,見到了界主的時候。

所以,這個少年到底是誰?

隨後趙無極移動視線,便看到了另外一個陌生的老頭子。

這這這……師傅去了一次重天塔,這麼帶回來這麼多人。

趙無極並不蠢,一看這幾人站在沈傾的身旁,便知道他們是沈傾的人了。

因此也沒有發脾氣。

更何況,他不敢發脾氣,他已經見識了沈傾身旁的人,是多麼的恐怖,多麼的深不可測!

「我是沈傾的徒弟啊,你是誰啊?」

趙無極看著小白問道,隨後轉頭看著沈傾。

似乎很是委屈,「師傅啊,徒兒這一個多月每日都在這裡等師傅,可師傅一回來帶了人不說,還直接踹了徒兒……」

沈傾似乎也覺得有些尷尬了,一時不知道怎麼說。

小白聽著倒是來勁了,「你是沈傾的徒弟?那你喊我師叔好了,我現在開始就是你的小白師叔了。」、

小白很是興奮的說道。

「小白?師叔?」趙無極怎麼覺得小白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啊,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小白哥哥,無極哥哥要是喊你師叔,那我怎麼辦啊?」

單千里站在一旁,一雙大眼睛望著小白。

「千里啊,你怎麼可以叫他無極哥哥呢?他可是你傾姐姐的徒弟,輩分自然是小了一輩。」

「那我應該叫什麼?」

趙無極聽著小白這麼教育單千里,真是無比的酸楚啊。

難不成,他要變成最小的那個人了?

沈傾似乎看到了趙無極的委屈,開口道,「大家還是各算各的好,該怎麼稱呼怎麼稱呼,不要因為趙無極是我的徒弟就改變稱呼。千里還是可以喊無極為無極哥哥。」

小白頓時逼近趙無極,「我還是小白師叔,聽到沒?」

趙無極猛然點頭,這個猛人他惹不起啊,「小白師叔……」

「啊……乖……」小白很是開心的接道。

「師傅……」趙無極看著沈傾。

沈傾立馬笑著道,「好了,大家別鬧了。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小白,算是我弟弟吧。」

沈傾指著小白說道。

小白馬上反駁,「我才不是你弟弟!」

沈傾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老頑童,「他是老頑童,年紀最大,老不正經。」

老頑童頓時:……

有你這麼介紹人的么?

隨後,對著大家指著趙無極,「這是我目前為止唯一的徒弟,趙無極。希望大家以後可以多多關照他。」

一聽這話,趙無極便確信了,這些人果真,全部是大佬啊。

要不然,師傅不會說關照他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