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麼說我的內丹就是那九顆九幽聖果?”紹劍問道。

  • Home
  • Blog
  • “這麼說我的內丹就是那九顆九幽聖果?”紹劍問道。

“是的!我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可是他卻註定失敗,所以他把所有期望都託付給你了,而我替他保護你的存在!”

“我見過你!就在萬蟲崖!”紹劍說。

“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那人說。

“這個世界上是不是還有與我一樣真氣的人?”紹劍問道。

“有!”那人答

“他是誰?”紹劍問。

“不知道,因爲一萬三千年前他失敗的原因就是這個人,可是我們不知道他是誰?”那人說。

“他的任務是什麼?”紹劍問。

“與天作對!”那人答。

“爲什麼要與天作對?這個世界並不是不堪入目的,它又存在的理由!”紹劍說。

“不,這個世界是虛無的,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是不存在的!”那人說。

“你的話我不懂!”紹劍說。

“他的任務就是想要槍俠所有的人擺脫這上天的控制!”

“爲什麼要擺脫?難道上天控制了他們嗎?”紹劍問。

“是的,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存在的,而你的任務就是找到天之涯,然後創新新的世界!”那人說。

“爲何要改變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好!”紹劍說。

“你會明白的,時機未到,時機一到,你自然就是什麼都明白了!”那人說。

“那我到這裏來的理由是什麼?”紹劍問。

“你進入這裏只是要知道自己是誰,還有你必須得到一個快速修煉的方法,你需要力量,有了力量你纔可以喝這個世界對抗!”那人說。

“開天闢地是你創造的?”紹劍問。

“開天闢地是他的絕招,他死前將這九道真氣留在這祕籍上,我將祕籍留在長陰洞,就是等到有一天你會得到!”那人說。

“你叫白虛無?而且是長陰洞的開山祖師?”紹劍確認,

“是,你可以叫我師祖!”看來白虛無已經知道紹劍是長陰洞新一代的掌門了,可是爲什麼他知道這件事,他不是應該不知道穿越的問題嗎?

“開天闢地當真只能用九次?”紹劍問。

“是的,因爲你必須依靠這個祕法創造自己的絕招,而且他的真氣有限,所以他只能給你留下這麼多!”

“那麼我怎麼樣纔可以提高修爲,而且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紹劍問。

“你現在正在實踐囊內,所以你只要將自己變作時間,那樣你可以將時間變慢,這樣你修煉再久,而外面纔剛剛過了一剎那!”白虛無說道。 “難道就沒有準確時間?”紹劍問。

“有,一天可換取你一月,而你體內本來受了第一次天罰,所以你可換取你三月,就是說你修煉三個月,而外面不過是剛剛過了一天!”

紹劍便覺得更納悶了,因爲這老頭似乎又知道了另外一件本來是發生在現在的事情。

“你難道可以窺探我現在體內的真氣?”只有這一個解釋,紹劍問。

“不錯!”只有兩個字,兩個字已經讓紹劍知道了很多事情。

“我要告訴你,如果你需要力量的話,你必須修煉精神、防禦、重力,這三大可以決定力量的東西,因爲你越往以後走,你的處境將會更加兇險,所以你必須更加強!”那人繼續說。

“其實你可以說的簡單一點!比如直接給我修煉的祕法!”紹劍說。

“你果然很聰明,而且不是一般的聰明!”

“難道你誇獎的話也是在一萬年前留下的?這樣說不免讓我有些傷心,因爲你的話並不是出自你的真心!”

“這裏三本祕籍,乃是他在一萬年前留下的,可是那是屬於他的,你必須擁有自己的招數,所以這套祕籍並不完整,而後面的就要靠你自己了!”那人說完就不再說話了,似乎是不見了,而紹劍這纔想起與那人的對話很沒有水平,他並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只會說話的人,可是他卻很喜歡自己說的話都可以引起別人的注意,因爲他是一個需要朋友的人。

“你不在了?”紹劍問,果然沒有了回答,一絲響動都沒有,紹劍知道那個人最後的話已經說完了,也許不會再出現了。

紹劍轉眼果然看見了三本書,而上面也有祕法,第一本名叫精神淬骨,想必是修煉體格的,一本叫橫練周身,想必是修煉身體的強度的,最後一本叫浴火重生,想必是修煉真氣的。

紹劍開始翻開精神淬骨,上面寫着淬骨第一境地,紹劍便開始修煉了一下,果然是翻騰,體內的真氣似乎沒有節制的在腹中翻騰,隨後真氣全部鑽進身體,紹劍感覺身體充滿了活力,而骨頭也像是鋼鐵一樣,剛剛練就有這種效果,不知一直練下去會怎麼樣,紹劍很高興,因爲他覺得自己可以活下去,而且是活的很好。

而這淬骨共有五境地,所以說紹劍練到第五境地的時候就需要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修煉方法。

紹劍又定了神,練了下去,已經超越了第一境地,因爲自己以前的底子,所以練起來比較容易。

接下來他又翻開了另一本橫練周身,第一頁寫着橫練第一境地,紹劍便開始修煉,而剛剛修煉,直覺皮膚一陣陣刺痛,而且猶如裂開一般的痛,一天過後,紹劍已經不再疼痛,而是感覺到皮膚比以前更加鋒利,似乎就靠皮膚就可以殺敵,紹劍知道才知道在表兄那裏學來的銅皮鐵骨根本就是不值一提,這般的強度想必可以擋住第二境地的槍俠的子彈。

緊接着他又修煉了兩月,便超越了第一層,紹劍只怪自己這麼晚才收到第二次天罰,若是以前開始練,恐怕自己已經超越了現在的修爲。

然後他打開了第三本書,浴火重生,這是一本修煉內丹的,只見他進入內丹虛境,開始修煉此法,剛一練便見到內丹熠熠發光,充滿膨脹的氣息,看來這祕法果然很強,而這時他看見第四顆內丹外面包裹着一團濃濃的黑氣,想必那就是自己的真氣,可是有了這個祕法,他可以加速真氣的運轉,不僅可以快速煉化內丹,還可以保證真氣的強度。

四個月後,這浴火重生已經練完了第一層。

這時他一看體內的真氣,一擊身體體格,果然與以前是天壤之別,現在至少他可以與第八境地的槍俠戰鬥,而且可以輕鬆殺掉對方,速度也一定上了一個層次。

紹劍似乎撿了一個巨大無比的聚寶盆,現在他很滿意,所以他乾脆繼續修煉了一年,而他將全部的祕法練到第三層,現在他的體格精神都是無與倫比,而第四顆內丹雖然還是沒有煉化,可是實力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黃沙揚起的地方就會有一個人影,那是將病夫,已經兩天了,紹劍依然沒有醒來,而現在必須知道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所以他變出去打探一下消息。

只聽茲茲一生,陽望過去,紹劍醒了,眼睛像是剪刀一樣猛地撐開。

“你終於醒了!”陽的語氣有些哽咽,看得出它的激動。

“你是誰?我在哪裏?”紹劍問。

“我應該在你懷裏的,可是現在進不去了!”陽說。

“你是陽?”

“看來你並沒有被雷劈傻!”陽笑了。

“可是你的樣子怎麼和羊那麼像?”紹劍說。

“哪裏像羊?明明是蝙蝠!”陽瞪着眼睛。

“可是···”

“這本來就是我的樣子,爲了你我再也變不回那個樣子了!”陽說。

“可是我卻覺得你現在更可愛!”紹劍笑了。

“哪裏可愛?”陽有些害羞了。

重生洪荒情 “聲音,明明這麼大的身體卻是嬰兒的聲音!”紹劍說。

······

“是你救了我?”紹劍明知故爲,他其實想問的是陽爲何有如此大的改變。

“自然是我救得,以我現在的樣子,就連你我也可以一招解決!”陽說。

“哈哈!”紹劍笑了,不是嘲笑,反而他相信了,紹劍相信陽說的話,既然可以在百人中救下自己,想必實力已經在自己之上。

“這麼說你不能再變回自己的樣子?”

“你爲何知道?我似乎還沒有告訴你!”陽反問。

“如果你可以變回以前的樣子,便不用以這幅樣子面對我,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如果你可以變回去,那麼我是你也會選擇變回。”

“紹劍,有時候我懷疑你就是一條蟲!”陽說。

“難道你在誇獎我?”紹劍說。

“我覺得你就是我肚子裏的蛔蟲!”

“我早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紹劍笑了。

“你難道不想知道你在哪裏?”陽問。

“我一早就忘了這個問題,只是你只顧的上跟我解釋,反而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紹劍說着走了過去,坐到了石椅上,椅子一陣寒意將紹劍彈了起來。

“其實你就在······”

“你不用說了,我知道我在哪!”紹劍答。

“你知道?”

“我們在山洞裏,在將病夫的家裏!”

“爲什麼你會知道?”陽問。

“因爲這裏的氣息很冷,而他又是磁屬性的遊俠,所以他修煉時會排出大量的冷氣,這裏也是因爲這樣才如此寒徹透骨。”

“你果然聰明!”

“你最好不要老是誇我,因爲我怕我會忍不住驕傲!”紹劍笑了笑,竟然走近一堆吃的。

“你想幹什麼?”陽站到了紹劍面前,它知道紹劍只要動了這乾糧,就代表再也沒有其他人的份了。

“你回來了?”紹劍望着洞口。

陽轉過頭,可是並沒有發現人,再一回頭才知道被紹劍騙了,乾糧已經沒有了,紹劍正拍着自己的肚子,滿足極了。

“如果可以,我真想撕開你的嘴看看,你那一排牙齒到底是不是金子做的!”陽說。

“沒有辦法,我的牙齒逼金子還要硬!”紹劍笑的更大聲了。

只聽一陣西風吹進來,一個人影出現了,那不是別人,正是將病夫。他一進門就發現一件事,那就是乾糧沒有了,一丁點都沒有剩下。

“這可是十天的乾糧!”將病夫說道,他似乎沒有詫異紹劍醒了過來,似乎紹劍醒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知道!”紹劍笑笑。

“這可是我十天的乾糧!”

“我知道!”紹劍望着他笑。

“我決定了一件事!”將病夫說。

“什麼事?”紹劍問。

“我準備把你煮了吃了!”將病夫說道。

“可是人肉是酸的!”紹劍說。

“酸總比餓死要好!”將病夫說。

“我怎麼會讓我的朋友餓死?”

“那你說怎麼辦?”將病夫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