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速度,不可謂不快。

  • Home
  • Blog
  • 速度,不可謂不快。

在那道紅光閃過的同時,又是一道人影從不遠處躍起,同樣疾若閃電朝着那紅光消失的方向追加了過去,只留下一地殘影。

莊園監控室中,正在盯着屏幕的一個青年男子突然驚呼道:“五毒獸現身了,快,快稟報主子!咦,不對,後面這是……後面有人在追擊!”

直到那青年男子將監控畫面放慢了二十倍,這纔看清楚在五毒獸的後面,竟然還有另外一道人影!

剛剛從山中老人房中出來的佳多瓜爾,聽到這個彙報後也是一愣,隨即果斷下令道:“命令所有護衛按照一號方案行動!監控組跟蹤五毒獸去向隨時報告,今天務必要將五毒獸捉住!”

說完後正要轉身離開,又突然想起來什麼,神色凝重道:“還有,立即查清楚那個敢擅闖我黃金蛇禁地的人究竟是何人!”

一分鐘後,整個莊園中警報聲驟然響起,原本寂靜空曠的莊園彷彿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千餘人,以百人爲一隊,按照監控那邊通報過來的實時狀況,朝着五毒獸所在的方位快速圍了過去。

“小樣,還跑?我倒要看看你這小畜生究竟有多少潛力!”雲楓若即若離地跟在五毒獸後面,嘴角浮起了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喃喃自語着,腳下卻絲毫不停,始終和五毒獸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離。

不得不說,這五毒獸的速度的確很快,幾乎達到了每秒五十多米,這要放到那些尋常的動物中,幾乎就是速度之王了。

可是在雲楓看來,這樣的速度,也不過是比蚯蚓稍微快一點而已,要追上去並抓住這傢伙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但云楓卻並沒有這麼做,而是亦步亦趨地跟在五毒獸身後,任由它在那裏東拐西竄逃命。

只是雲楓雖然看似一直都在追擊五毒獸,但仔細查看就會發現,每每五毒獸要轉頭逃往其他方向時,他總是“不經意”地堵在了必經之路上,迫使五毒獸只能放棄轉向,繼續沿着原來的路線一路朝着雨林深處跑去。

“快,快去稟報主子,那五毒獸……五毒獸馬上要進入禁地了!”正在指揮着數個百人隊包圍五毒獸的保鏢頭兒,一見到五毒獸的逃竄方向,不由得大驚失色,直接衝着傳令者驚呼。

“傳令下去,讓百人隊立即堵住五毒獸去路,”得到消息的佳多瓜爾俏臉上閃過一絲震驚,立即展開輕身功法,朝着眼下五毒獸所在的位置急掠過去。

得到命令的百人隊更是玩命地趕向通往禁地的必經之路,想要將之攔截下來。

現在,衆保鏢的關注點已經不再是如何捉住五毒獸了,而是在發愁如何阻止五毒獸進入禁地!

那禁地乃是死地,方圓數十里,自黃金蛇在此處盤踞以來,但凡進入其中者都是有去無回,甚至曾經有三位黃金蛇的絕頂高手也不例外!

誰都不清楚這數十里的死亡禁地中究竟隱藏着什麼恐怖的存在,竟然能讓進入其中的人再也無法活着走出來,但是誰都清楚,如果五毒獸進入了這片死亡禁地,那以後是萬萬都不可能再尋到了。

這些百人隊自然都清楚,歷代黃金蛇社長爲了尋得這五毒獸,付出過什麼樣的心血和代價!

距離五毒獸所在最近的一個百人隊,堪勘已經快要趕在五毒獸前面攔住它,誰知道就在此時,本來就疾若閃電逃竄的五毒獸突然加速,如離弦之箭一般飛速彈向了那片死亡禁地的邊緣,鑽進了密林中攸忽不見!

那百人隊瞬間停下了腳步,個個都傻眼了。

緊跟着,這些傻眼了的人臉上又換上了震驚,一個個張大了嘴巴看着五毒獸消失的方向,竟像是看到了什麼鬼魅一般。

“公子不要進去!”恰恰趕過來的佳多瓜爾遠遠地發出了一聲焦急的驚呼,卻終究晚了一步。

一直都跟隨在五毒獸後面的雲楓,竟然也身形一閃毫不猶豫地鑽進了死亡禁地的密林之中!

佳多瓜爾停下了身形,怔怔地看着眼前這片充斥着死亡威脅的密林,一張俏臉上滿是驚愕和不明所以,還帶着三分惋惜。

隨後趕來的幾個百人隊,遠遠地都看到了這一幕,也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一時間,現場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敢踏入這死亡禁地半步!

可是今天,竟然有人直接進入了,而且還是一個纔到這裏不久的外人!

這傢伙怕是個不要命的傻子吧?那五毒獸固然珍奇,可是爲了捉到它而進入這死亡禁地,壓根就是得不償失的虧本買賣!

就算是進入這死亡禁地捉到了五毒獸那又如何?走不出來就意味着連命都沒有了,那再珍奇的東西又有何用?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怎麼臉色這麼奇怪?”聽到動靜趕過來的唐夢雪掃了一眼在場的千餘人,見他們個個都面色古怪,當即好奇地衝着佳多瓜爾問道。

“死亡禁地,雲楓他進入了死亡禁地!”佳多瓜爾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聽有人在耳邊問,便不假思索地說了出來。

唐夢雪臉色大變,一把拉住了佳多瓜爾的胳膊厲聲問道:“死亡禁地?什麼意思?是不是進入就出不來了?”

佳多瓜爾這纔回過神來,看着滿臉擔心焦急的唐夢雪,不無遺憾地搖了搖頭道:“自黃金蛇在這裏立足三百年來,進入這片死亡禁地的人,還沒有一個活着回來!”

“什麼?”唐夢雪的臉色“唰”地一下變得煞白,鬆開了佳多瓜爾的手,拼命搖着頭倒退着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不會有事的,他不會丟下我和孩子不管的!不會的!”

佳多瓜爾嘴巴動了動,剛想要安慰幾句,卻見唐夢雪突然轉身,發瘋一般衝進了那死亡禁地之中! “不要!”佳多瓜爾被唐夢雪這不要命的舉動嚇了一跳,待到反應過來想要攔住她的時候,唐夢雪早已經消失在了那幾乎密不透風的密林之中,又哪裏來得及?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原本就愣在那裏的百人隊更是瞠目結舌,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年頭,還真有不怕死的人啊!

關鍵還不是一個,竟然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就有兩個義無反顧地衝進了這死亡禁地,拉都拉不住!

“主子,現在該怎麼辦?他們……”保鏢首領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朝着佳多瓜爾問道。

佳多瓜爾先是緩緩地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隔了片刻突然下令:“傳令,安排三架直升機,進入死亡禁地上空尋找他們的蹤跡!”

“啊?”保鏢首領聞言又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主子,那死亡禁地上空對於直升機來說也是禁區,一旦飛臨凶多吉少啊!再說了……”

“執行命令!”佳多瓜爾沒有給保鏢首領更多說話的機會,冷冷地吩咐了一句,轉身盯着面前那片密林,隔了半晌才喃喃自語道:“雲楓啊雲楓,難道你就真的不怕死?爲什麼你身邊的這個女人也如此奮不顧身?難道是因爲你們都不知道此地乃是死亡禁地嗎?”

話說雲楓追着那全速逃竄的五毒獸進入了死亡禁地的密林之中,便發現周遭的氛圍驟然一變,彷彿進入了一個和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

雖然只是短短的數十米距離,外面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可是這密林之中卻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就連半點蟲叫蟬鳴都聽不到!

彷彿,突然間就被傳送到了一個幾乎完全靜止的世界裏,沒有聲音,沒有生機,更沒有希望。

五毒獸經過了方纔的一番逃竄,再加上最後竭盡全力擺脫那數個百人隊圍攻逃入了死亡禁地中,速度很明顯慢了下來,掙扎着再往前跑了百來十米,似乎再也支撐不住,“咣嘰”一下栽倒在了草叢中,身體劇烈地起伏着。

“能夠以這樣的速度跑這麼久,你也算是不容易了!”雲楓見狀,也並沒有立即上前,而是停在了距離五毒獸約摸十來米的地方,嘴角浮起了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衝着那可憐蟲兒說道:“按說五毒獸能夠長到你這麼大個頭,應該也有百來十年了吧?能聽懂我說話不?”

那五毒獸眼珠子滴溜溜轉得飛快,滿是警惕地盯着雲楓,似乎在琢磨着他的這問題。

隔了兩三分鐘,就在雲楓快要放棄自己所抱的那點希望時,卻連五毒獸竟然衝着雲楓微微點了點頭!

雲楓瞬間樂了。

看着這個萌萌的呆呆的小傢伙,雲楓覺得自己這趟來這死亡禁地算是來對了。

這是一次豪賭。

雲楓當然清楚眼前這一片正是傳說中的死亡禁地,這在當初他最開始準備對付黃金蛇的時候,就從葉玄霜那個小丫頭弄過來的資料中知道了這個地方的存在,也更清楚進入這片死亡禁地的後果。

可是他終究還是毫不猶豫地追着五毒獸進來了。

不是他不怕死,恰恰相反,已經死過一次的雲楓比任何人更加渴望活着,更加明白生命的可貴!

而他之所以進來,就是要賭一把,賭這五毒獸會如自己所料那般可以聽懂自己的話,那樣他便有足夠的信心將之收爲己用!

一旦能夠將這可以解世間百毒的五毒獸降服了,那要從這片外人眼中的死亡禁地、五毒獸眼中的世外桃源中活着走出去,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現在看來,他賭贏了!

“你冒險出去,可是爲了找到那老頭子身上劇毒的源頭五彩神龍?”雲楓心中歡欣,面上卻不動聲色地問道。

五毒獸這一次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點了點頭,隨後又後腿支地,前爪環抱,人立起來做了一個很呆萌的動作。

雲楓瞬間被這個小傢伙的呆萌給折服了。

好吧,雖然明明已經是百歲高齡,可是這嬌小玲瓏的身材配上這呆萌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小獸!

“咱們做個交易吧!帶我去你的老巢,我幫你治好你那個小傢伙的毒,還可以幫你報了這傷子之仇,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雲楓嘴角掛着笑,說的很是真摯。

只不過他顯然低估了五毒獸的戒備之心。聽到雲楓提出的條件後,小傢伙歪着小腦袋,眼珠子滴溜溜轉着盯在了雲楓身上,很明顯不相信他說的話。

“我要是想抓你,根本不會給你機會逃到這裏的,這點你應該清楚吧?”雲楓見狀微感頭疼,嘴上這麼哄着,腦海裏卻在琢磨着如何才能取得這小傢伙的信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聲凌厲的驚呼聲從雲楓和五毒獸剛剛過來的方向上傳來,打破了這密林之中的沉寂,顯得格外瘮人。

“不好!她怎麼也進來了?”雲楓劍眉一挑,臉色微變,嘀咕了一句,整個人已經飄然而起,極速朝着來路掠去,竟是再也顧不得五毒獸了。

“吱吱吱!”五毒獸見雲楓竟是直接丟下自己走了,頓時不滿地叫了起來。

叫聲中,又是一團火紅色快速朝着雲楓追去。

“老婆,怎麼了?有沒有受傷?不是讓你在那邊等我嗎,怎麼到這裏來了?”

兩三個呼吸的功夫,雲楓已經掠到了倒在地上的唐夢雪身旁,一把扶住了她,邊關切地問着邊替她檢查身體。

“蛇毒?”雲楓眉頭一皺。

唐夢雪的腳踝處,有兩個肉眼可見的小洞,正在向外滲着紫黑色的血液,顯然已經被毒蛇攻擊,而且還是毒性很烈的蛇!

“吱吱吱!”就在這時,一道紅光閃過,唐夢雪的腳踝處傷口上已經出現了一團毛茸茸的小東西,正在用小嘴巴咬着傷口使勁吮吸着。

雲楓下意識地擡手準備擊飛,可是手剛擡起又放了下來,棱角分明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意來。

剛纔還在那裏戒備心重重的五毒獸,此刻竟然主動替唐夢雪吸傷口的毒血! “咦?這是什麼?好可愛啊!”只過了不到兩分鐘,方纔還看起來隱隱有毒發跡象的唐夢雪,臉色竟然慢慢恢復了正常,待到看清楚了剛剛鬆開自己傷口的五毒獸,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還不自禁地伸手在它背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下五毒獸可不幹了,腰肢一扭躲開了唐夢雪還要繼續撫摸的手,衝着她呲了齜牙,發出一陣“吱吱吱”的不滿叫聲。

“吆呵,還挺有個性的,不過我喜歡!以後跟我混吧小可愛?”唐夢雪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執拗地一把按在了五毒獸身上,作勢便要將它抱起來。

雲楓眼睛眯起了三分,雖然笑吟吟地看着這一幕,可實際上卻在暗中高度戒備着,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以防止五毒獸會暴起傷人。

五毒獸這下子可是鬱悶的不輕!

怎麼說自己也是屬於奇珍異獸,可是在唐夢雪面前怎麼感覺變成了一個小萌寵了?

關鍵,一個二十歲的小丫頭,竟然摸着一個百歲之齡的五毒獸說可愛,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在“吱吱吱”地發出不滿的警告失效後,五毒獸突然一口咬在了唐夢雪剛剛伸過來的纖纖素手上!

幾乎在同一時刻,雲楓的右掌已經拍到了五毒獸腦袋上!

只不過,在最後的那零點零幾秒的瞬間,雲楓的右掌硬生生地停住。

快穿系統:漫漫重生路 因爲五毒獸雖然咬住了唐夢雪的手,卻沒有果真使勁咬下去,只是輕輕地咬住了!

“呼呼呼……”

這一次,五毒獸卻是口中咬着唐夢雪的手指,一雙圓溜溜的小眼睛盯着雲楓,喉嚨中不停地發出聲音,像極了威脅恐嚇。

“小可愛,你這麼咬着我幹嘛?是不是你也覺得我跟你挺投緣的?要不,以後跟着我好不好?姐姐我保管讓你吃香的喝辣的!”唐夢雪仍是一臉寵溺地看着五毒獸,柔聲細語地展開了語言攻勢。

五毒獸氣得直翻白眼。

這都他孃的哪裏來的小丫頭片子?還讓我跟着她吃香的喝辣的?我就在這裏天天吃靈芝喝月露他不香嗎?

“我去,你這是要成精的節奏啊!竟然連挾持人質這一招都學會了!”雲楓同樣笑吟吟地看着五毒獸道:“也好,那你就帶着我們去你老巢吧!我治好你小崽子的病,還幫你報仇,以後你就跟着她,如何?反正她這麼漂亮,你跟着她也不會吃虧!”

“幫它報仇?”唐夢雪微微一愣,隨即看着兀自咬着自己手指的五毒獸問道:“到底是誰惹了你?告訴我,我去找他算賬去!放心,這傢伙實力很變態的,我讓他去給你報仇!”

“吱吱吱……”五毒獸再度發出了一陣怪叫,這一次那張原本呆萌的模樣上卻顯得很是憤怒。

“你說是那山中老人傷了你的孩子?那個小丫頭放了你?想從你這裏得到什麼東西?”唐夢雪聽着五毒獸在那裏吱吱吱地亂叫着,卻很體貼地當起了同聲翻譯。

“咦?你能跟它交流?”雲楓看着眼前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唐夢雪翻譯出來的這些信息,雲楓都早已經猜出了八九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直接從這個小傢伙吱吱吱的叫聲中聽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