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冷冷地說:“好,你活你的人,我做我的鬼。”說完轉身出了門,但到底還是放不下,又迴轉身來,說了句:“你家左手那兩間屋子裏面放着隊上的雜物,你要有本事,就跟隊上要去吧。”

  • Home
  • Blog
  •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冷冷地說:“好,你活你的人,我做我的鬼。”說完轉身出了門,但到底還是放不下,又迴轉身來,說了句:“你家左手那兩間屋子裏面放着隊上的雜物,你要有本事,就跟隊上要去吧。”

月芳聽到他走了,心裏忽地一下空落下來,又聽得他回來,說這話,心裏纔好受一些,知道他必是放不下自己的。

唉!矛盾的女人哪!

下午,成祥下班回家,月芳端茶倒水,又將精心準備的飯菜端上桌,一邊看着他吃飯,一邊試探道:“成祥,咱家左邊這屋裏沒住人嗎?怎麼老不見人進出啊?”

“那個房子是我們隊上的庫房,裏面沒住人。”成祥不明就裏,如實回答。

“哦,那裏面放的是啥啊?”月芳湊近了,問道。

“裏面……我也不知道放的啥。”成祥狐疑地看她一眼,問,“你問這個幹嘛?”

“哎,我想咱們要是把這間房子要來,多好!”

月芳滿心期望地看着成祥,希望他說個“對啊”,希望他說,“我去給咱要”。然而,成祥還是說出了讓她失望透頂的話:“你想啥呢?隊上的庫房,隨便能給人?”

“咱試試嘛,萬一能要來呢!”月芳還是不死心。

“要試你去試,我可沒那本事。”

成祥放下碗,抹了一把嘴,便上了牀呼呼扯覺去了。

月芳失望地白他一眼,恨恨地道:“我試就我試,誰怕誰?”

月芳麻利地收拾了碗筷,又將自己捯飭一番,便出了門。

出了門,卻犯了難,找誰去要這房子呢?她站在門前樹下,看着隔壁的房門,真想推門進去,找梅金禧商量商量,可是……

正在她愁腸百結不知所措時,梅金禧走了出來,看見她便愣了一下,立時又換上嬉皮笑臉的模樣:“大妹子在給成祥站崗啊?”

月芳狠狠剜了他一眼道:“我在乘涼呢。”

“哦,房子要來沒?”他故意氣她。

“我一個婦道人家。找誰要去啊?”月芳冷冷地說。

“我說你們兩口子啊,都不如你兒子厲害。”梅金禧說完,搖搖頭走了。

月芳琢磨着這話裏有話,幾番玩味,才悟出點道道來,她突然心裏一亮,有了!

唉,還是人家讀過書的人,聰明!怪道烏江老說“還是梅叔叔聰明”呢!

月芳心裏有了主意,便原回屋,換了衣裳,繼續踩縫紉機掙錢。

晚上,孩子們放學回來,王大壯照例跟了來。

王大壯現在徹徹底底成了烏海的小跟班,簡直形影不離。

以往月芳對這個娃有點煩,不好好學習,話多嘴長特鬧騰。今晚,她卻盼着他來,見他真來了,心裏眼裏全是歡喜。

“大壯啊,今晚你就到阿姨家吃飯啊,阿姨包了餃子。”月芳摸摸王大壯的頭髮說,“吃完了,就跟烏海一起寫作業。”

王大壯頭一回被這位漂亮阿姨如此溫柔以待,圓圓臉上圓圓眼睛裏竟放出興奮的光來。

他重重地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回去遲了,我爸要打我。”

“沒關係,等你們寫完作業了,讓烏海陪你回家給你爸爸說。”月芳和顏悅色地說。

王大壯一聽這樣,立即高興地答應:“也行。”

當晚,王大壯在烏海家吃了餃子,又和烏海,烏江,烏夏擠在一桌上寫作業。

屋裏不時有人來浪門子,諞閒傳,做衣服,進進出出的,沒一刻寧靜。烏家的仨孩子已經習慣了,不爲所動,王大壯本來就坐不住,見生人來,他就要擡頭看,就想說話。

那些單身職工,也大多認得這是王隊長的兒子,便不時開玩笑耍他:“大壯啊,你乾脆做烏海的妹夫得了。”

“啥叫妹夫?”王大壯滿臉問號。

“妹夫就是……你烏海大哥的妹妹的……”那人還要往明白解釋,被月芳一個白眼夾斷了。

“大壯你好好寫字,別聽這些沒正經的叔叔們胡說啊。”

她又沖虛空裏一問:“他叔,你知道哪兒有空房子嗎?”

“聽說,你家左邊的房子空着啊。”就有人接茬道。

“哦,那不是隊上的庫房嗎?”月芳說。

“哎,什麼庫房啊,裏面壓根就沒放東西。”另一人說道。

“真的?你咋知道的?”月芳問。

“一次隊上管庫房的老張打開門,我看見了。”

“那找誰要去呢?”月芳不由問道。

“找誰要?找王大壯爸爸要啊。”說着,來人向王大壯擠擠眼道,“大壯,你還不給你大哥管你爸爸要一間房子去。”

王大壯巴不得找個機會好好表現一下,這回可算逮着機會了,他一拍胸脯,說:“沒問題,我給我大哥要。”說着,自豪地看了看烏海。

烏海板着臉說:“好好寫字吧,小心你爸爸抽你皮。”

王大壯吐了吐舌頭,依舊趴下來在本子上胡亂寫着字。

等寫完了作業,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屋裏也沒了外人,月芳便交給烏海20塊錢,又將一匹布料拿報紙包了,遞給烏海,叫他好好抱着,說:“你送大壯回去,見了叔叔阿姨,就說這錢是上回買縫紉機借的,還有這布料是送給阿姨做身衣服的,謝謝他們借給咱們錢。”

烏海點頭答應着,就要出門,烏江見狀,也吵着要跟去。

“走吧,走吧,一起去纔好呢。”王大壯說着拉了烏江的手,叫哥倆送自己回家去,更有說服力嘛。 “咋這麼晚纔回來?又到哪兒野去了?”

王大壯一進門,父親王根柱便虎着臉呵斥道。

“我寫作業去了。”王大壯抹了一把鼻子,回答道。他平日最害怕他父親,只盼着他父親不在家,沒想到偏偏在。

“寫作業不在家寫,跑哪兒寫去了?你糊弄誰呢?”王根柱依然不不依不饒,“一年級都上了三年了,你還想留級啊?”

我真寫作業去了,不信你問我大哥。說着,悄悄將烏海往前拽了拽。

烏海於是往前邁了兩步,氣定神閒地看着面前這位滿面殺氣的叔叔說:“叔叔,我媽媽留他在我家吃了餃子,然後大壯說他一個人在家不會寫作業,所以就在我家寫作業來着。”

“叔叔,以後就叫大壯跟我們一起寫吧,他不會還可以問問我們。”烏江這時也說。

王隊長一聽,心想這樣也好。有個伴陪着,總比一個人胡害強多了。再說,兒子跟烏海在一起,他也放心些。

以前,兒子把烏海吹得天花亂墜,他還有點不相信,今晚一見,果真與別家孩子不同。小小年紀,看上去十分沉穩老道,神情不卑不亢,說話不急不躁,是個幹大事的料。

再看看烏江,也是眉清目秀,一副機靈相。

他暗想:這烏成祥老實巴交的,沒想到卻生了兩個如此優秀的兒子。忽又想到月芳那一張春花一般的嬌容,不禁有些心馳神遙。

可惜哪!他暗暗嘆了一口氣,便說:

“嗯,也好,那以後大壯就跟你們一起寫作業去吧。”

王大壯一聽,興奮得歡呼一聲,一蹦三丈高。

烏海見王大壯父親臉色緩和了一些,便將那20塊錢和那匹布料雙手遞給王根柱,恭敬地按母親吩咐的說了。

王根柱接過錢,呵呵笑了,說:“哎呀,你媽媽急什麼嘛,我又不缺錢用。還這麼客氣,送塊布料嘛。”

說着,將那布料交給王大壯的媽媽,說:“你看看喜歡不,喜歡了做身衣裳穿去。”

王大壯的媽媽自是喜不自禁。她家雖不缺錢,但是她卻是苦日子過來的,花錢也是格外儉省。平日哪捨得花錢給自己扯布料做衣裳啊。如今見到這麼好的布料,顏色也好,質地也不錯,更是喜歡。便拿在手裏,翻來翻去看不夠。

“王叔叔,阿姨,那我們先回去了。”

烏海見狀,知道媽媽的意圖達到了,便和烏江告辭回家了。

自從送出去那塊布,月芳就整日糾結着,不知那塊布送得值不值,會不會打水漂,能不能起到作用,是不是應該讓烏海再去王隊長跟前提一提。。

那塊布錢可是他們家一個月的菜錢啊。若是要不來房子,自己可就後悔死了。不過,既然已經送了,再後悔也沒用,買賣不成仁義在,再說成祥還在人家手底下混飯吃呢,以後要求人家的地方還多着呢。

這樣一想,她才安下心來,耐心等着。

這日早上,王隊長的媳婦李琴拿着那塊布,來到月芳的縫紉部,一進門便笑得合不攏嘴:“月芳啊,我聽說你手藝好得很,你給我也做一身衣裳唄!”

“行啊,嫂子,這塊布你還喜歡吧?”月芳看着那布,直心疼。

“喜歡,喜歡得很。這布我都捨不得買。謝謝你啊。”說着,拿布料往身上比劃了比劃,“你看我穿上好看不?”

“好看,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月芳端詳一番,違心地說。

其實這布適合皮膚白的人穿,李琴皮膚蠟黃,並不適合,但是她能說不適合嗎?

月芳給她量了尺寸,又倒了一杯茶,雙手捧給她,熱情地說:“嫂子,你坐啊。坐下說說話嘛。”

李琴便坐下來,這纔將烏海家仔細打量了一番,感嘆道:“一家五口人住這麼一間,實話有些擠啊。”

月芳聽她說到房子,立時心裏一動,忙回答道:“可不是嘛,平時還能湊合,就是晚上娃們寫作業的時候,來做衣服的人進進出出,很受影響的。”

“聽大壯說,你們想要隔壁那間庫房?”李琴直截了當問道。

月芳先前還不好意思直說,這會兒聽人家直接問,她便也如實回答:“是啊,嫂子,聽說那間房子空着。我們想親自過來跟王隊長張口要,但實在不好意思……”

“嗨,那有啥不好意思的,誰還沒個難處?”李琴嗔怪道。

“那這事兒……?”月芳滿眼期待地看着李琴,不知怎麼說。

“大壯他爸說,讓你們先住着,等礦上要的時候再說。”

說着,拿出一串鑰匙,遞給月芳。

月芳看着那鑰匙,一時竟有點不敢相信,這麼簡單就成了?

“快拿着啊,高興傻了啊?”李琴笑着,在月芳肩頭拍了一巴掌。

月芳趕緊接過鑰匙,連連道謝,感激得一雙眸子水霧濛濛的。

“我們大壯啊,沒個兄弟。”李琴又說,“多虧有你們烏海……”

“我們烏海仁義厚道,嫂子,大壯跟着他你就放一百個心。”月芳急忙接茬道,又問,“嫂子,你就這一個孩子啊?”

“他啊有三個姐姐呢,都在老家,沒有帶來。”

“啊,那爲啥不帶來,放在老家不是撩背了?”

“唉,這不是前些年家裏困難嘛,帶來也不好拉扯,就留下了。”李琴嘆口氣,說,“這兩年,雖然他爸當了個尕隊長,但其實除了帶頭下苦,也沒有多少油水。我們的日子,還是不甚寬裕。再說,要是帶來,就得全帶來……”

“哦,看樣子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啊!”

月芳心想,還不是重男輕女?說什麼日子不寬裕,能有我家不寬裕?

兩個人拉拉雜雜說了好些閒話,李琴便回去了,月芳放下其他人的衣裳,先裁剪了李琴的。

……

中午,孩子們放學回來,從巷子口就聞到了肉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