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遠水不解近渴,就算是井風羽有天大的能耐,也不敢在這個時候重返臨江市了啊。小周已經代表着陸猛和地方安全行動局的通知令逐個驅逐人物的存在,把他們和他們背後的危險性因素統統趕出臨江市的範圍。

  • Home
  • Blog
  • 遠水不解近渴,就算是井風羽有天大的能耐,也不敢在這個時候重返臨江市了啊。小周已經代表着陸猛和地方安全行動局的通知令逐個驅逐人物的存在,把他們和他們背後的危險性因素統統趕出臨江市的範圍。

“不光如此,把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畢之後,我和我們家族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會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在這邊已經無法保證我們的人身安全了。”肖珠臉上的表情非常凝重。

燕京市的人對於肖珠來說是人脈關係也是保護底線,自從勇勁強死了之後,陸猛肯定是不會對肖珠的人身安全放在心上的。陸猛對於能源公司的保護標準都要遠遠超出對肖珠的保護。

雙子座以冒牌員工的身份混入到了肖珠身邊之後,雖然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但是女人有天生靈敏的第六感知。這種第六感是不需要什麼證明的,只要她覺得身邊有危險、有不對勁的地方,那這種事情就十有真實存在。

越沒有蹤跡可尋就證明肖珠身邊的威脅因素是高手帶來的。肖家保鏢團隊始終不能與正規的殺手精英相提並論,更何況雙子座的戰鬥力要超過那些所謂的殺手靜音的水平。

“我可不想想洛美莎、韓柯娜或者是勇勁強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裏。你們的查爾曼俱樂部戰鬥隊員能二十四小時寸步不離地守護在我的身邊麼?要是不能的話,我一個弱女子怎麼搞定這些事?” 肖珠的反問又讓井風羽啞口無言了,查爾曼俱樂部的人要是敢在這個節骨眼出現在臨江市的話,出現一個抓一個。地方安全行動局的監獄裏面已經關押了雲下世和君美夕了,還有倒黴死貴盛暉。查爾曼俱樂部要是再進去幾個人的話,所有的臉面都要丟光了。

“我最多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來跟上層管理者商量這個事情。如果沒有立竿見影的結果,我會在今天下班之後宣佈所有團隊撤離,員工就地解散,至於這個月的員工薪酬和各種物業費、管理費、水電氣各種商業費用都要讓收繳者自己動手來商業賣場裏面搬東西,什麼值錢拿什麼,就地折價抵消。”肖珠這一招絕對夠狠。

相信一個晚上的功夫就能讓這裏變成空空如也的鬼樓。到時候維斯連一毛錢都得不到,還會惹上一堆商業官司。

“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讓其他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接手我的工作,或者直接自己飛過來親自處理。”

“那你稍等我一下吧,這個事情需要大老闆做主。”說完,井風羽轉身離開。

肖珠低頭看了看手錶,卡洛奧預約兩個小時之後的見面,而她給了井風羽一個小時的考慮時間。來得及,所有工作都來得及!

肖珠有恃無恐的逼迫井風羽和維斯就範,是有底氣的。最主要的就是臨江市的安全問題。維斯知道勇勁強的案子不是自己做的,那麼能在那邊搞出這麼大動靜的勢力又會在哪裏呢?答案肯定是臨江市的。

現在不管有多麼強大的保鏢團隊進行保護,臨江市也變成了龍潭虎穴。維斯的人不可能踏足半步的。

現在賣掉公司,能回收回少量的資金,要是放任不管它就會變成一個燒錢的無底洞,直到把自己所有的產業燒光爲止。這麼複雜的背景,除了肖珠也沒有什麼職業經理人團隊感過來接手了。一個小時之後再沒有準確答覆的話,肖珠就讓它自生自滅,反正從這裏賺到的錢也足夠了。

一個小時之後,井風羽一臉輕鬆地告訴了肖珠,可以進行變賣。

皆大歡喜了,買賣雙方有錢賺,井風羽也失去了心理包袱。維斯也能收回一部本的成本……除了要在華夏國大展宏圖的商業野心之外,基本上所有的人都不吃虧的吧。

卡洛奧和雙子座兩個人如約出現在了肖珠的辦公室裏面,而凌妃煙已經坐在了電腦跟前等着觀看他們的商談過程。雙子座的易容術也是非常了得,肖珠根本就沒有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位小哥是曾經的公司職員。

“談價格吧,可以把燕京市的商業集團賣給你們。”肖珠開口就是這句話,凌妃煙感到意外的順利,還沒有見到卡洛奧跟她針鋒相對的過程呢,就結束了啊。

雙子座更是沒什麼作用了,完全充當了一個行走的攝像頭的角色。本以爲能有什麼新奇的事情解解悶呢,沒想到結局平淡如同白開水一樣。

卡洛奧和肖珠討論收購價格的時候,凌妃煙索性就不再關注這件事了,反正葉塵已經把資金準備完畢了,到時候直接出錢把商業集團買過來就好了。

貝克希走後,臨江市這邊關於極速光年科技公司的買賣就有些力不從心的樣子了,窩闊金是洛美莎招安過來的人,貝克希對他不是特別信任,再加上地方安全行動局對於背景不乾淨的人物進行驅逐遣送,窩闊金的日子更加不好過了。

目前爲止沒有人找到他的頭上,可能索斯菲給他們辦理的歐羅巴大洲合法公民身份還是比較管用的。

“老大,我們一直這麼呆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沒有了貨源,咱們這個銷售公司總不能變成專業的售後維修點吧。”一名小弟對窩闊金髮牢騷。

極速光年各種電子產品已經不再往臨江市發貨了,也沒有人對這邊的賬目信息進行過問。當初這個公司是以個人名義開設的,這種聯繫被切斷之後,跟他們就再也沒有關係了。

“那咱們就關門大吉!”窩闊金也對這種默默無聞當小老闆的日子厭倦了。

在臨江市裏面,卡洛奧的支行就是最好的靠山,既然索斯菲是海岸線聯合銀行的人,那他們也是如此。不過卡洛奧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外行,他可不懂什麼契約認爲,跟着過去了也是成天做一些商業瑣事。

這就讓窩闊金很猶豫了,手中的錢吃喝玩樂過半輩子是足夠了,但是這種生活內容很無聊的啊。

從做決定到徹底關門註銷公司,窩闊金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時間。與此同時,卡洛奧的電話也打到了他的手機上。他知道窩闊金現在算是“半個”自己人,有什麼簡單的任務安排給他也是可以的。

“按理說黑龍馬歇爾的人離開臨江市以後,你就更加無拘無束了啊,怎麼還把買賣給關門了呢。”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一個老闆麼?成天做那些小事情簡直無聊死了……你這邊又有什麼要安排的麼?”窩闊金這是第一次坐在卡洛奧的辦公室裏面,看着一屋子富麗堂皇的裝修,一股銅臭的味道撲面而來。窩闊金不是很麼高雅的人,但是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掉進錢眼裏面。

“現在我們已經跟肖珠正式談妥了對於井風羽在臨江市的商業集團收購合作,肖珠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就會進行交接手續,到時候這個大公司就是傾城國際的囊中之物了。我考慮的是你跟葉塵有過合作關係,要是能繼續一起共事的話應該有一些默契的。當然了,以後的任務還是索斯菲說了算,這些都是暫時性的。”

窩闊金聽到葉塵的名字之後,有些心動。葉塵的靠譜他是認可的,把嚴昶和亞莫扎這些人安排妥當就是最好的證明。

窩闊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反正也只是權宜之計,等到公司進入正軌後,專業人員就會頂上來的。 葉塵和梵波若在馬達加西加島嶼上逛了幾天,聽聞卡洛奧這邊的商業收購合同簽訂下來了,急忙乘坐國際航班直飛臨江市機場。真正覬覦井風羽商業集團的人是傾城國際,作爲大股東葉塵需要出資的金額是絕大多數的,合同簽訂下來之後,剩下的事情就是轉賬付款了。

葉塵害怕夜長夢多,要立刻把這件事辦妥才行。與此同時,凌妃煙、蘇媚兒和其他商業人員已經入駐到了肖珠的公司裏面。反正合同已經簽訂了,肖珠也不會在意買家到底是誰。

井風羽的這個商業集團規模不小,能在短時間內出錢購買完畢的人寥寥無幾,既然傾城國際有這個實力,肖珠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啊。交易金額的一部分還會作爲她的酬金來支付給自己家族。維斯和井風羽身處萬里之外,肖珠纔不會顧忌他們的想法呢。

“沒想到馬達加西加島嶼是一個這麼大的地方啊,現在下定論這裏沒有奪命金傭兵團的武裝力量和訓練場,似乎有些言之過早了。像一些深山老林裏面和隱祕的地下工事,都是咱們不能輕易發現的地方。”梵波若覺得關於那邊的情報工作還是大有可爲的。

“只可惜我這個教官老師不給力啊……要是他能夠牽頭搭線給我引薦一下,什麼事情不都迎刃而解了麼。”奪命金傭兵團執行戰鬥類的契約任務數量非常有限,以至於外人都沒有辦法對他們衡量準確的戰鬥力水平了,大部分的信息源自於歷史和猜測。

“呵呵,你要是有實力的話,直接發起對奪命金傭兵團的僱傭任務不就可以了麼,還用得着這麼拐彎抹角麼。”

“我現在都快要窮死了,馬上回到臨江市之後又是一次大放血。”葉塵知道這一次的收購交易傾城國際是出不了太多資金的,大部分還是要靠自己的小金庫來完成。

回到了臨江市以後,葉塵直接把自己的銀行卡交給了凌妃煙,然後就不再理會這些事情了。他現在關注的重點還是地方安全行動局的各種動向。在給小周打電話詢問了一下陸猛有沒有會客安排之後,葉塵就獨自一個人來到了行動局大樓裏面。

從燕京市省部過來處理勇勁強善後工作的檢查團基本上回去的差不多了,他們的級別比陸猛和勇勁強還要高許多,各種事務纏身不可能把所有的時間都消耗在這裏的。最重要的是東瀛羣島國那邊的進展才是能否了結勇勁強案件的關鍵因素。

東瀛羣島安全機構的管理層對於維斯組織的定性還是沒有放在“犯罪者”這個範圍之內,所以這個被栽贓嫁禍的倒黴鬼們暫時不會受到任何來自東瀛羣島之內的制裁和懲罰。

“這些惹麻煩的人離開了以後,整個大樓的氣氛都變得緩和起來了啊,一點都沒有之前那種劍拔弩張的壓抑感了。”葉塵姿勢隨意地坐在了陸猛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點顧忌都沒有。

“話也不能這麼說,實際上關於權力的調整工作已經緩慢開始了。這一次省部來人除了處理勇勁強的善後工作,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進行管理層權限調研工作。下一步他們就會把臨江市地方安全行動局的職權剝離出去一部分了……實際上還是對我工作的不滿意,對臨江市目前的狀況不滿意。”

陸猛苦笑了一下,對於上級管理層的打算,他是明確瞭解的。陸猛的地方安全行動局權力過大,這是在其他城市沒有過的現象。因爲在這邊,海事管理的一部分也需要陸猛的人員進行配合,外加一個孫海振也是陸猛這一方的人,可以說海陸兩道的事情全憑陸猛一句話就能搞定。

“這個……就沒有辦法扭轉局面了吧……”葉塵聽完了陸猛的說明,也知道削弱職權是制度層面上的決策,而不是某一個反對陸猛管理的人的意願。

“權力削弱之後臨江市的各個管理部門會入駐一大批新鮮血液,他們有的是從省城臨江市過來的,有的是從京都城總部過來的,每一個人都不簡單。以後你們和秦海山的活動都要收斂一點了。”陸猛不擔心自己這邊的問題,也對葉塵有信心,但是秦海山的灰色產業就有些尷尬了啊。

別的部門有新鮮血液的入駐,但是地方安全行動局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畢竟他們現在還要衝到第一線上維護管理秩序的。新人加入之後的磨合甚至都會消耗地方安全行動局的整體實力。

“我們傾城國際馬上就要把井風羽在臨江市的商業集團收購了,以後那個商業大廈也會是我們的產業了,就算你這邊的變動在打,不會影響到我的買賣吧?”葉塵最擔心的就是這個情況,卡洛奧無論有多麼大的商業天賦,也不可能用白菜價就把那麼大的商業集團給售後了啊。

買過來以後的經營發展,免不了依靠各方管理部門的扶持。

當初很卡洛奧交代的是把兩個城市的買賣一分爲二,他們收購一份肖珠拿走一份。從此維斯在華夏國這邊的商業勢力就會成爲了歷史。

本來勇勁強死後,肖珠的人脈靠山就會被極大的削弱,但是他們把燕京市重新發展起來之後,趙家的老關係就能重新被使用起來。互不進去各自的市場領域只是權宜之計,在陸猛權力越來越弱之後,肖家很有可能強勢迴歸。

“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你看沒看過一部叫做《無間道》的電影……”葉塵心頭一動,說不定這個臨江市權力重新佈局的過程就是自己往地方管理系統佈局自己勢力的契機。

“哈哈哈哈……你可真是膽大包天,膽大妄爲,竟然打算把手伸到我們系統裏面去。我們這種部門審覈嚴格,不是隨便弄幾個身分不明的人就能夠進來的。”陸猛聽到葉塵說的電影名字就知道他的想法了。 葉塵想要模仿尖沙咀韓琛,讓自己手下清白的小弟進入到地方安全行動局或者其他的類似安全保衛系統裏面去,一步步生根發芽以後成爲可以依靠的巨大勢力。這種想法很有遠見,但是每一步都必須如履薄冰才行,就算能夠進去到這種部門,能不能走到管理層級別又是另一番機緣了。

“人……是要有理想的嘛,到時候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本事吧。”葉塵說道這裏,兩眼放光,然後起身就打算離開了。

華夏國每年冬季的時候都會組織公職部門人員選拔考試,年齡、專業還有知識技能水平,綜合在一起錄取最優秀的人員進入到所謂的“體制內”。

“你可要三思而後行啊……電影雖然好看,但是韓琛最後是怎麼死在高級督察劉建明手中的結局,你也是知道的。不要玩火上身。”陸猛知道葉塵有這個膽量,但是有沒有這個掌控力就是另外一碼事了。

“好的,我自有把握。”

葉塵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裏面,一路上就在思索着這件事情。要是能在安全秩序管理類型的部門中有一個真正的“自己人”那以後辦事的時候,就會順利許多。現在葉塵好多地方管理層上的事情還是需要通過秦海山來運作,他經營人脈多年,就像臨江市的一隻地老鼠一樣滑溜。

從口袋裏面掏出了畢卡辰交給自己的蛇與蜘蛛造型的戒指,這裏面有一個被保護者的身份信息。葉塵從來就不知道這種戒指還能夠傳遞信息,在畢卡辰的囚犯運輸船裏面也沒有跟他明說,應該是葉塵可以通過自己的摸索把信息提取出來吧。

關燈、拉上深色的窗簾,然後用手電的光線朝着戒指的各個角度照射了過去。

果然,戒指上的眼鏡蛇紅鑽石就像是三棱鏡一樣,把一行小字影射了出來“海納百川救助,冬月零三三號”。

地點、編號都很明確,只不過這個機構到底在哪裏呢?全世界基本上每個國家或地區都有自己的社會救助機構,要從哪裏查起呢?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過後,雙子座出現在葉塵的面前。

“老大,你是要親自手洗照片交卷麼?爲什麼把屋子弄成暗房一樣的造型啊?”雙子座看着光線陰暗的房間,不知道自己這個老大到底在搞什麼鬼。

“調查一些機密的信息,你不是應該在海島基地守着辰光和墨心他們麼?又偷偷溜出來閒逛了啊?”

雙子座把跟隨卡洛奧進行收購談判的事情跟葉塵大致說了一遍,反正他們的新型號戰鬥機器人也沒有特別的進展,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

臨江市這邊需要做的事情不少,但是跟葉塵沒有太大的關係。把收購資金拿出來之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傾城國際裏面專業人員去處理的。

葉塵打開了電腦,把“海納百川救助”這幾個字輸入進去,然後開始搜索起來。在一個叫做百川市地圖上明確顯示出來這個地點的準確信息。

戒指上的消息使用的是標準華夏文,這個地點在華夏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葉塵鬆了口氣,不需要跨過山和大海,就能見到這個被保護者,也算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往西、一直往西。臨江市地處於華夏國的正南方向,是一個海港城市,在地勢上屬於華夏國的平原地區。而順着臨江市往西走兩千公里就會到達平原與高原的板塊交界地帶,地勢直升三千平米以上的海拔高度。

高原雪域溶解的冰川河水成爲了許多大江大河的源頭髮源地,所以坐落在這裏的城市名字叫做“百川市”。

“咱們要去這邊執行任務嗎?”雙子座的聲音充滿了激動,又有理由出門放飛自我了,在海島基地和臨江市這段時間就沒幹什麼正經事。

“要去找一個人,估計不超過二十歲的樣子吧。”畢卡辰對葉塵說那件事情發生在十五年前,在加上個幾歲的年級,差不多也就這樣了。

除了名稱之外就是編號了,冬月零三三,應該能準確查詢得到吧。就怕時間太長,孩子長大之後就會離開海納百川救助自己走向社會開始工作和嶄新的生活,那樣的話可就算是大海撈針了。

事不宜遲,應該出發了。葉塵在臨走之前會別墅見了一面凌妃煙,看看臨江市這邊還有沒有需要自己親手處理的事情。晚飯的時間,凌妃煙終於拖着疲憊的步伐回到了家中,光是跟銀行打交道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因爲井風羽的賬戶不是在華夏國本土境內開設的,鉅額資金的匯出受到了各級金融管理部門的審覈,各種資料和交易手續都被查看了一遍之後,纔算是成功。

“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麼?我可能要出一趟遠門了……百川市你聽說過吧?”

“百川市?在西邊邊界的高原上吧?跑到那裏去幹嘛啊?”凌妃煙聽完執行任務的地點,有些疑惑不解。

葉塵把畢卡辰的所託跟凌妃煙說了一遍,這是教官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鄭重其事地拜託葉塵做的事情,不看僧面看佛面,畢卡辰傳授了葉塵這麼多的殺手技能和手段,替他照顧一個人來回報一下也是應該的。

“你無論照顧多少人我都是不反對的,不過歲數有些對不上號吧?這個編號零三三的傢伙也是二十歲左右的年齡了,自力更生獨立自主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你把他找出來是要給他安排一個正經的工作呢?還是把他訓練成冰海組織裏面的一名成員呢?畢卡辰的目的是什麼啊?”凌妃煙不想讓一些不能知根知底的人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就從傾城國際裏面給他安排一箇中層管理崗位,也算是衣食無憂了。在裏面長大的孩子,會不會有什麼令人頭疼的心裏缺陷呢?自己妹妹這個折磨人的混世魔王就夠讓家裏人煩躁的了。 “哎……我在這個小傢伙的身上還寄予了挺高的希望呢,要是他能夠進入到地方體制內的管理層中,以後咱們的事情就更加好辦了……”葉塵把自己的無間道想法跟凌妃煙說了一遍。

不出所料,凌妃煙的態度跟陸猛一模一樣。這可不是什麼鬧着玩的事情,如果被官方管理層按照這條線索把葉塵和傾城國際從背後揪出來的話,最嚴厲的報復頃刻之間就會出現在眼前的。

“這只是一個初步的設想,等我找到他了再說吧。”葉塵已經打定主意,不會改變了。

葉塵定了兩張火車票,真的是沒有辦法啊,高原的氣候一天一個樣、三天不重樣,國際航班在那邊的機場班次很少,每週兩次,根本就讓葉塵等不及他們。

收拾完行李之後,雙子座拎着包裹跟在葉塵的身後來到了臨江市的火車站。人聲鼎沸、噪音灌耳,汗臭味混合着黴菌的味道一絲絲地往葉塵的鼻子裏面鑽。讓他這種做習慣了飛機、遊艇的霸道總裁一時間都沒有適應過來。

“要不咱們把車票退了等飛機怎麼樣?”雙子座已經感受到了葉塵的不滿。

“來都來了……”

在葉塵的堅持下,兩個人踏上了西去的旅途。好在臥鋪是包廂,多少也比擠在過道里面想節省出來幾百塊錢的人們要舒服一些吧。葉塵和雙子座分別躺在了硬板牀上,忽忽悠悠地晃動着身體。

對方是個普通人,這是葉塵的所有猜測。換句話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利益呢?畢卡辰應該是知道葉塵和冰海組織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仍然要把這個孩子託付給自己來照顧,應該是想讓他走上父輩的老路吧。

當殺手並不是一無是處的職業,有的人喜歡大起大落的人生、有的人喜歡榮華富貴的人生、有的人喜歡平淡如水的人生,只要是自己發自內心的選擇,都沒有錯的。就算是不能把他帶回來,給他留下一筆錢,舒舒服服過完這輩子也就沒辜負畢卡辰的囑託了。

“老大,華夏國關於救助收容制度是有規定的,年滿十六週歲就要離開救助所了,自己要去社會上謀生。當然,有制定人員資助的除外,可以等到完成學業再離開。按照這種年齡推測,零三三號應該不會留在那裏了吧。”雙子座打開了筆記本電腦,搜索了一下規定。

“小傢伙能跑到哪裏去呢?總不會心花怒跡天涯吧?我感覺本地找一個差不多的工作先餬口再說,他們這種年級對於人生還沒有準確的規劃呢。想當初我落魄在臨江市的時候,也在一家小飯館幹外賣員的工作啊,哈哈哈……”

“你這一身的功夫,做什麼行業都不會餓死的。”

葉塵不擔心能不能找到他,而是在考慮以後有沒有一條能夠適合他發展的道路。葉塵希望他能通過考試選拔進入到類似於陸猛這種地方秩序的管理機構裏面。能進入到這種機構中的人首要條件就是身家清白,否則的話連政審那一關都過不去的。葉塵手下哪有這種人啊。

要是不能走這條路的話,安排在能源公司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反正酒州島本崎鎮的公司已經成立了,只要前期能夠穩定地發展下來,沒有受到維斯勢力的各種干擾。那麼他們在本崎鎮就可以放心大膽地投資建設工廠了,不用過這種租賃的日子。

東瀛羣島安全機構對於維斯組織的定位也是一個重要風向標,估計要把維斯定罪還是很困難的事情呢。布魯斯公司總部是在東瀛羣島註冊的跨國企業,就算在國外盈利,也要往東瀛羣島繳納大量稅金的。這筆錢是貨真價實的外匯,東瀛羣島能把這塊嘴裏面的肥肉給丟掉麼?

而且隨着與冰雪集團、大英日不落帝國合作的進一步,很有可能外界投資者會帶着大量資金紛紛進入到東瀛羣島的領域進行投資,把整個區域內的經濟水平拉上去。

“維斯在撒哈林大沙漠北部港口露面這麼多的日子了,應該假不了吧……要不然就集中力量在那邊幹掉他,反正勢力衆多,只要手腳乾淨誰都不會懷疑到咱們的頭上呢。”雙子座當然知道葉塵在煩心什麼事情啊。

“他們在那邊可不是光桿司令了,直步陀城的布魯斯分公司已經開張營業了,井風羽、佐美欣還有維斯都在那邊坐鎮,高管到了的話,保鏢團肯定是少不了哦。就憑着察德樂和冰雪集團的關係,弄幾個生化人造人戰士在身邊巡邏,也不過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嘛。你的戰鬥力能搞定冰雪集團生化人造人戰士麼?”葉塵對雙子座丟了一個白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