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遠距離的術式加護,擁有高度許可權的王就做得到。

  • Home
  • Blog
  • 遠距離的術式加護,擁有高度許可權的王就做得到。

太陽出現了,光芒出現了。

寬達十米的能量圓球,化作舉行炮彈沖向品川艦首的酒井.忠次。

下一刻……

「臨場暫停!」

將藍色長發束成馬尾的少女站到兩人中間,嚴肅地舉起了右手。

「啥啊?!!」

夏目舉起大罪武裝往天空微微一提,巨大能量波動擦過少女耳邊,往天空飛去。

恩恩。

點著頭,少女,本多.二代站在原地嚴肅的說道。

「請全*裸閣下看看戰場是也。」

「怎麼?還有我不是全裸*閣下是也。」

「別模仿在下啊!看清楚啦,戰鬥已經結束,武藏正在逃亡是也!」

「哦哦哦!」

夏目往回看去,轉過身子的他看到正在往上空航行的武藏派出的運輸艦。

想要說些什麼,夏目突然發現屁*股被踢了一腳。

嗚哇!

大叫著往艦橋下方滾落,身後傳來了本多.二代的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聲音。

「在下的王如此說了『角色重疊了,所以給他一腳吧』的命令是也!」

「這是什麼理由啊!」

夏目不斷滾落,在途中調整身子往下方看去,眼神由剛才的散漫變成了嚴肅。

必須行動了,已經沒有和酒井.忠次戰鬥的理由,下面就像是自己對武藏的攻擊,到時候酒井.忠次不會出來搗亂吧,畢竟是在k.p.a.italia的面前。

開始吧!

往下跳躍,夏目提著大罪武裝在戰場上穿梭。

「武神往回撤!自動人形去指定地點和靠過來的運輸艦匯合!」

聽到夏目的命令,六護式法蘭西側的武神和自動人形開始撤退。

幾架武神都沒有收到什麼嚴重的傷害,倒是自動人形們損失得有些嚴重。

不過大部分都是身體被破壞了,只要保存著頭部,就可以將信息原原本本的帶回去。

就在此刻,夏目看到了遠處的動靜。

天空中吹來了一陣風。

那是武藏的運輸艦從北方飛來。超低空飛來的黑白色運輸艦已經打開了前部艙門,將直政的地摺朱雀搭載在其中了,側面的艙門也打開了,一邊向下放著回收用的繩梯,

「收隊——!!不快點的話三征葡萄牙的武裝商船團就要來了!」

「而三征西班牙那邊似乎也有什麼動靜哦!」

「快點啦!先別管裸*體!」

運輸艦打開艙門放出的繩梯落在地上,武藏側的士兵們和學員們開始了撤退。

前方部隊已經回收完畢,剩下的,就是後方負責遠距離攻擊的成員了。

k.p.a.italia戰士團在這個時候沖了過來。

「別讓他們跑了!」

「該死!炮擊!流體炮擊!所以的手段都用上!」

人潮湧了過來是,長槍和刀刃逼近逃亡的武藏人民。

在逃跑的人流當中,葵托利和赫萊森在隊尾追逐著不斷往上升空的運輸艦。

「喂!等等我們啦!赫萊森跑不動哦!」

「自動人形沒有那種缺陷,雖然身體的確不太適合跑動,但實際上是托利大人的問題。」

「啥?」

「跑得好慢。」

「不!等等啦!別丟我下一個人啦,赫萊森!」

「托利大人,請別做出想要抓住赫萊森的舉動的同時故意襲胸。」

「被發現了。」

「「原來是真的!」」(未完待續。。) 三天後,吳剛帶來了老爺子的回復,同意吳庸組建雇傭兵來搶奪非洲礦產資源,但是有一個條件,三年之內必須有成效,假如吳庸失敗的話老爺子會把他配到西北小山村做個村官,一輩子出不來。$**$

對這個結果吳庸是有喜有憂,老爺子向來是說話算話的,假如他這次真失敗的話,那麼一個放逐的結果是跑不了的,最多多帶點錢跑西北做個富家村官。

不過該有的行動吳庸一個沒停,得到消息后吳庸立即通知朱奇,除了張良和趙大海之外其餘六人都到南非全力組建新的保全公司,這次訓練的人全部按照軍事化訓練,同時也讓朱奇暗中購買一批軍火,以及招募一些退伍軍人,組建一個真正的雇傭兵團。

鄭州市西郊,新蓋了一所不算太大的療養院,這裡就是吳庸為李曉珍所設立的研究所,專門研究紅斑狼瘡這種疾病的,石家莊那所醫院的副院長高臨安被吳庸高薪挖了過來做這裡的所長,同時來的還有國內最權威的專家楊守成。

「姐姐,你終於快康復了!」

李曉珠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今天是李曉珍例行檢查的時間,檢查的結果當然讓他們非常的滿意。

李曉珍同樣笑的很開心:「是啊,終於可以停止吃那該死的激素了!」

李向國看著自己的兩個女兒,只是笑沒有說話,他心裡明白,沒有吳庸他們一家三口是再沒有機會像今天這樣聚在一起快樂生活的,單單眼前這個研究所,吳庸就投資了整整六千萬,而且每年還有三千萬的研究經費。

時間流逝,李曉珍停用激素之後恢復的很快,連楊守成都大呼這是一個奇迹,短短的三個月時間,李曉珍就和以前差不多了,和李曉珠站在一起很多人很難再將她們分清楚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身體恢復之後,李曉珍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可以重新回學校上學,由於生病的原因,李曉珍拉下了一年的課程,只能回去重新讀初三,比李曉珠低了一屆,這也算是她一個遺憾吧。

95年元旦快到了,被吳庸一手拉起來的音樂賀卡進入了瘋狂的輝煌期,無論是哪所學校的門口,幾乎都有一堆這樣的賀卡在銷售,價格比原來還要便宜,同時質量也下降了許多。紅錦印刷廠早在去年就停止了音樂賀卡和精美年畫的業務,主要精力全部放在了自己公司內部的印刷上面。

對於康師傅集團來說,整個94年又是豐收的一年。中原通信超額完成他們預定的任務,新增客戶二百四十多萬,累計客戶已經達到了四百多萬,更是創造了二十多億的輝煌營業額。

目前,中原通信已經佔據了華夏尋呼市場41%的市場份額,僅比華夏郵電的47%低上6%,業內人士目前普遍看好中原通信,認為95年上半年中原通信就能將市場佔有率的超過華夏郵電,成為華夏第一大通信公司。

康師傅食品廠這個集團內最早的龍頭企業,今年也完成了他的目標,十億的營業額,三億的利潤,可無論從哪方面比都比不過正紅紅火火的中原通信公司。

不過今年最耀眼的並不是中原通信,而是新成立的珍珍vcd生產廠,在年會上vcd生產廠正式更名為珍珍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為康師傅集團全權控股的子公司。

農家福妻有點錢 珍珍vcd從研到生產在到銷售也不過半年多的時間,就是這半年多時間,珍珍vcd創造了十八億三千萬的營業額。其中四億多是專賣店的加盟費,三億多的專利使用費,累計銷售四十多萬台vcd,更是從萬燕科技的口裡搶過了四成的市場佔有率。萬燕公司現在對康師傅集團搶注了他們的專利權腸子都快悔青了,已經正式起訴和康師傅打起了專利權的官司。

除了這三家之外,其他幾家子公司的效益也比去年明顯有所提升,康師傅水廠在廣告上和樂百氏打的一塌糊塗,不過效果卻是明顯的,超過了一億的營業額證明那些廣告費花的還算值。

經過總結,康師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1994年一共創造了五十多億的營業額,直接邁入了華夏企業一百強。

「小姨夫,國資委的那傢伙有沒有又來過?」

年會之後,吳庸舒服的坐在李志成的大躺椅上,擺弄著眼前原始的電腦,愜意的問著話。

「來過幾次,我都以時機未成熟推了!」

「下次直接告訴他,集團上市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們中原通信的子公司準備上市了,相信中原通信上市之後的效果不會比整個集團上市差多少!」

1995年1月3號,在香港有些樂不思蜀的趙強終於被吳庸強行給拉了回來,同時《古惑仔》第一部也在元旦期間開始在香港各院線上映,所引起的轟動效果也完全在吳庸的意料之中。

短短的三天時間,《古惑仔》就創下了五百多萬的票房,完全收回了當初的投資,而且看展勢頭票房還能繼續增長,超過一千萬還是非常有希望的。

遺憾的是古惑仔沒有通過內陸的審核,無法再內陸影院進行播放,不然票房還能在升上幾倍。不過即使如此,盜版的vcd和錄影帶都已經流入了內陸,漸漸也颳起了一股古惑仔的熱潮,很多年輕人成群結隊的到黑暗的錄像廳去看這部電影,街上胳膊和胸上刻上紋身的人也變的越來越多。

「怎麼樣,老大,這裡面可有我的功勞,這幅圖就是我想出來的!」

吳庸開車從一個錄像廳路過的時候,趙強得意的指著掛在外面顯眼的電影海報,上面四個吻著耀眼紋身的半裸男子,顯得無比的陽剛和氣派。

「我不是對你說過,只准看,不準參與嘛?」

「老大,拍攝的過程我絕對沒有參與,不過最後製作宣傳海報的時候阿晶拿了幾張圖讓我選,最後我綜合了一下,設計出了這張圖!」

車子從錄像廳很快的閃過去,趙強還扭著頭看那個已經完全見不著影的錄像廳,似乎還在回味著他所設計的那個宣傳畫。

「好了,我知道是你的功勞了,我問你,你這次回來想好先做什麼了沒有?」

「早就想好了,這次回來我就開一家娛樂公司,然後拍電影賺錢!」

吳庸猛然踩住剎車,奧迪的輪胎和地面再次一起凄慘的悲嚎,把路兩邊的人都嚇了一跳。

「怎麼了,老大?」趙強也被嚇了一跳,好在系著安全帶,沒讓他的腦殼和前面的玻璃來個親密的接觸。

「沒什麼,你開娛樂公司幹嘛?想當二世祖然後跑去專玩明星?」

「哪能啊!」趙強臉上微微泛出一絲紅潤,一開始他還真是這個念頭:「在香港我了解最多的也就是拍電影,對娛樂公司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些,這個算是我現在最熟悉的行業了!」

「想開娛樂公司也行,你自己開,我不會幫你投資一分錢!」

「老大,別開這種國際玩笑,沒你幫我投資,別說娛樂公司了,就是個遊戲廳我也開不起來啊!」

趙強猛然坐直了身子,沒有吳庸的支持,即使他能搞到起步資金也不會踏實的,在他的心裡早就已經把吳庸當成了精神支柱。

「那就老實點,現在還不是你開娛樂公司的時候,那是大腕才能玩起來的東西,你沒成長為大腕之前,最好老老實實的一步一步的起家!」

吳庸狠狠瞪了趙強一眼,這才動車子繼續往前開。

「那,那什麼時候才是開娛樂公司的時候!」

顯然,趙強對開娛樂公司的事還沒死心。

「等你真正能控制住一個地下世界的時候,就差不多了!」

奧迪車突然加速,駛入鄭州的主幹道,朝著郊區開區。

一排排普通的磚瓦房,門前到處停著橫七豎八的大汽車,四周還不斷瀰漫著一股能憋死人的霉味和濃厚的讓人反胃的汽油味,這就是吳庸帶趙強來的地方。

「老大,來這裡幹什麼?」

趙強很不情願的跟著吳庸走著,使勁用袖子憋著自己的鼻子,吳庸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裡的氣味太難聞了,比他想象的還要難聞。

抽出紙擦了擦鼻子,吳庸才不滿的說道:「來這裡還不是為了你!」

「為了我?」趙強微微一愣,隨即跳了起來:「老大,你不會先讓我干這個吧?」

「看來你還沒笨到家!」吳庸打量著四周因為趙強的大嗓門而冒出的人頭,特別是有幾個光頭還帶著兇猛的目光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裡才是真正讓趙強鍛煉的地方。

「老大,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別在耍我了,小弟的心臟承受不起!」

趙強茫然的四處看了看,立即做出一副凄慘的樣子慘叫道,那些露出的人頭眼光變的更加不善了。

「好了,先回去吧!」

吳庸沒有理會趙強,又走了幾圈,實在受不了那些味道的時候才帶著趙強回到他的奧迪車上,這裡是一個中型的物流市場,並不是鄭州最大的,不過讓沒有基礎的趙強在這裡起步是在合適不過的了。 運輸艦上的人一起吐槽。

看著運輸艦越來越遠,兩個人不斷跑動,托利在後方伸出手抓住了赫萊森的右手。

「這就對了吧,這一次,不會放開了哦。」

「赫萊森認為這會影響到赫萊森的安危。」

「唔?!赫萊森好無情!姐姐!姐姐你看來!」

「你這個色弟,人家說的是對的哦,快點啊!繩梯就在前面,如果抓不到的話就把你的jj插到插座裡面電死好了。」

好恐怖!

在人們感到恐懼的時候,打開的艙門出冒出了兩個人影。

錯了,不是兩個人影,而是一個夢魔和一個史萊姆。

臉上掛著微笑的夢魔將一隻手抓住繩梯,讓頭頂的史萊姆順著自己肩膀和手臂滑下去。

「看我的辦法吧!哦哦!這就是我的舞台咯!」

hp只有3的史萊姆滑到繩梯末端停了下來,在同時史萊姆的身體分解了。

不斷的變化,變成手掌的史萊姆拉長了繩梯的距離,脫離抱住赫萊森一把跳了起來。

「抓住了!黏黏的耶!」

「這算是對我的誇獎?ok!夢魔先生拉上去吧!」

「收到!」

繩梯不斷上升,被拉到艙門之內托利鬆了一口氣。

他看著下方衝過來的人群,全裸著擺出勝利的姿勢,然而還沒有持續一秒鐘,在兩腿之間遭到重擊之後倒在了艙門近處,差點滾下去。

哇哇哇!抓住!抓住!夢魔和史萊姆一起抓住了即將滾落到外面的托利。不過途中史萊姆被一腳踩碎。在地面上蠕動。

「不用擔心。可以用作裸體炸彈。」

一瞬間感覺到赫萊森黑化了。

運輸艦脫離戰場,飛向了正在處於驅動狀態的武藏。

八艘大型艦船開始了浮升,帶來的震動讓人停下了腳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