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還有天驕榜排名第一的叫林天。

  • Home
  • Blog
  • 還有天驕榜排名第一的叫林天。

這是什麼鬼?

重名嗎?

不過以後姓林的人,都不能輕易惹啊。

“該走了。”林玄天此時起身,看向天空。

不知不覺,他已經待在佛門地域數天了。

該前往下一個地域了。

真不知道,萬一真碰到那個林天,對我會不會手下留情。

大不了,跪地求饒吧,反正命比面子重要。

而此時準備出發的林玄天,根本不知道,傳聞培養出無數絕世天驕的林天,其實就是他自己本人,根本就不是什麼重名。

而他正要前往的林天地域,也聚滿了,他當初在酒鋪內認識的衆人。

他傳聞的小嬌妻喬淨軒,此時正坐在林天書院院長的位置,等着他的歸來。

百鍊皇朝  皇宮內。

傳送法陣準備完畢。

佛教全部高層全都站在法陣旁邊,目送林玄天。

“玄天高人,一路走好啊,放心好了,我們已經將你的名號,傳遍整個大陸了!”

“是啊,是啊,玄天高人要去辯法的事情,我們早就懂了。”

“對,對,對,現在不只是佛教,整個大陸人都已經知道玄天高人是我們佛教的天法古賢了。”

各大佛教老祖紛紛笑着說道。

林玄天:???

一個晚上的時間,你們都做了什麼?

什麼叫整個大陸人都已經知道我是天法古賢了?

我日你大爺啊!

整個大陸人都知道我是天法古賢,那系統給我的獎勵豈不是又拿不到了?

“我靠!我靠!我靠大爺啊!”隨着林玄天的話語落下。

傳送法陣已經啓動。

只聽“轟”一聲。

林玄天整個人被傳送到了林天地域。

“剛纔玄天高人說什麼?他喜歡我大爺?”

“喜歡你大爺?剛纔玄天高人明明是對我說的,喜歡的是我大爺!”

“哼,你們都錯了!玄天高人喜歡我的大爺!”

“別爭了,別爭了,我最瞭解玄天高人,玄天高人喜歡的一定是我大爺。”

“你放屁!”

“明明你先放的!”

說着說着,各大老祖就吵成了一團。

封天大陸 林天地域  玄雲國   渾元形意太極門

“啊?我的頭?好痛?日他孃的傳送門,竟然又給我傳送傳送到半空中,這又是哪裏。”林玄天捂着頭,從牀上起來。

林玄天起身,發現自己應該是被誰撿回來了。

話說他也運氣太好了,竟然沒被妖獸吃掉,還被好心人撿回來了。

果然,應驗了那句老話,長得帥運氣好。

“內個有人在嗎?”林玄天一邊起身,一邊大聲對着門外說道。

門外的弟子一聽,連忙衝了進來。

“你終於醒了啊!”弟子衝上前,握着林玄天手,激動的說道。

林玄天一驚,心中暗道,這林天地域的人,都這麼熱情嗎?

真是自來熟啊。

林玄天笑着說道“道友,我想問一下,這是哪裏?是林天地域嗎?我這是怎麼了?”

渾元形意太極門的弟子,連忙說道“這裏自然是林天地域,並且是玄雲國,掌門你從天而降真是嚇壞我們了。”

“嗯?道友你爲何要叫我掌門?我初來林天地域啊,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林玄天疑惑的問道。

那名弟子連忙說道“不可能認錯,不可能認錯,馬寶果師傅臨死前說過,會有一個仙人來引領我們渾元形意太極門走向世界之巔。”

“這一看,就知道,你就是仙人啊,師父囑咐過,等那位仙人來的時候,對待他一定要向對待掌門一樣恭敬。”

林玄天:???

等等,我是不是穿越會地球了?

渾元形意太極門是什麼鬼?

馬寶果又是什麼鬼?

馬寶果不是前世那個三秒被ok的老騙子嗎?

林玄天深吸一口氣說道“道友,你真的搞錯了,我真不是仙人,你肯定是搞錯了。”

弟子連忙說道“不!仙人!你就是仙人啊!你難道以爲我是傻子嗎?不是仙人能長那麼帥嗎?”

“我真不是仙人!”

“不!仙人!你就別謙虛了!”

“我真沒謙虛!真的沒啊!你聽我說!你真的找錯人了!”

“哦哦哦,我懂了!仙人是不想將身份公佈外界對嗎?我懂,我懂,我都懂!”

“你懂個毛啊!他孃的,你媽炸了吧!我說了!我只是個普通人!不是什麼仙人!不信你可以試探我修爲!”

林玄天用着僅剩的力氣喊了起來。

弟子一驚,瞬間呆滯了起來。

彷彿接受不了眼前的事情。

林玄天擡頭一看,心中連忙竊喜道,好,好,好,就是這個表情,就是這個表情。

我都說了,我不是仙人,不是仙人,一個勁的腦補什麼,我就搞不明白了,難道修仙世界不看修爲,都看臉了嗎?

林玄天起身拍了拍弟子的肩膀,淡淡的說道“那個啥,其實把不用那麼失落,說不定仙人明天就回來嘞。”

被拍了肩膀的弟子,連忙緩過神來,對着林玄天說道“我明白了,你不是仙人。”

林玄天一聽點了點頭,心中暗道,這纔對嗎,這纔是個正常人嗎。

不要被表面所迷惑,這纔是真正的修士。

而這時弟子,看着林玄天,心中暗道,仙人!仙人!眼前的人絕對是仙人!

並且是一個修爲恐怖的仙人!

竟然連我媽炸了都能算出來!

這簡直太神了。

要知道,我媽炸了,可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絕對沒有第二個人。

不過看來仙人不是很想高調啊,那還是先依着仙人吧。

正當林玄天還在得意的時候,突然一股疼痛感,從身體中傳了出來。

“我靠,我這是怎麼了。”

一邊說着,林玄天一邊調查者身體內的情況,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好幾根肋骨竟然都斷了。

這他孃的竟然比上次還嚴重。

(對不起,對不起,作者這幾天真的寫不出東西來了,心情真的很崩潰,我正在調整,正在調整。) 蘭花轉頭,目光有些驚訝,道,「其實就是雷山裡的『蝶舞坡』具體在哪裡,我也沒有去過,好像就是這麼個地方,有一個破房子,你需要自己過去。」

「好的。」馮等等點點頭。蘭花仔細的凝視她臉上的神情,神態自然寧靜,無任何的波瀾,難道她一點也不害怕嗎?

此時,她看馮等等的目光都有些害怕。她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三頭六臂的神妖怪。因為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看到馮等等懼怕過什麼。

「你真的不能不去嗎?」蘭花有些膽怯了。她愛錢,也需要錢,但是不想害人性命,剛才在511和馬秀蓮的一番談話,她已經明白了什麼事情,雖然不能具體的說出來是什麼事情,但是最起碼很邪乎。

「你不用擔心我。」馮等等在說到這裡的時候,給了蘭花一個堅定的眼神和笑容,道,「我一定會好好的。」

繼而勾唇一笑,邁著步子,大步離去了。

兩人就是在這個岔路口分開的,蘭花站在這裡直到馮等等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了,方才心驚膽戰的離去。

她走在路上的時候還在嘀咕,自言自語道,「真的沒有見過這樣要錢不要命的人,明知道有可能回不來,還是去了……」

一路上,蘭花都在無奈的搖頭、嘆息。

馮等等是坐了一段公交車進入雷山的。她沒有空著手過去。在上車的時候她簡單的買了點水果。

公交車站旁只有一份賣西瓜的,綠油油的外殼、裡面的瓤子鮮紅而流著紅色的水汁。馮等等當時就有一種想流口水的感覺。

若是在爬山的時候,忽然吃上這麼一口,該是多麼舒服啊?

況且她此時上去,不知道什麼時候下山,乾脆帶點飯吧。她又帶了兩包速食麵。就這樣,馮等等上車的時候帶了一個塑料袋,裡面是西瓜和速食麵。

下車以後,她就順著那個山路往上爬,她並不知道那個所謂的『蝶舞坡』在哪裡。她只能走走停停的問著朝上走。

到底是年輕,很短的時間裡,她便已經上了半山腰。當她氣喘吁吁的在一個山崖前站定坐下休息的時候。目光在不遠處的那棵歪脖子樹上停住了。

山澗的一棵歪脖子樹固執的朝著一個方向伸展,以此觸摸另一邊的一棵小樹。

多麼溫暖的畫面啊。

馮等等又看到了歪脖子樹後面的那棵小樹,可好像被無視了,一點溫暖也沒有給它。

馮等等看到此情此景,心有所觸,彷彿想到了什麼。自己飄蕩了這麼多年,自奶奶死後,沒有一個人記得自己,難道不就是這棵被無視的小樹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