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還真是小看了你呢,活着走出了幽冥。”墨羽淡漠的笑着。

  • Home
  • Blog
  • “還真是小看了你呢,活着走出了幽冥。”墨羽淡漠的笑着。

一道黑影從殘破宮殿中走出,正是身處幽冥的墨崖,一身黑袍,手中握着一干黑色的長槍,面色蒼白的笑着,升騰至九天,與墨羽對峙着。

wωw▪тtκan▪¢〇

“那杆槍上,有着三皇子的氣息,看來他被你殺了呢,有意思的事情,冥皇已經復甦,你人自己還能活着麼?”墨羽邪笑着說道。

墨崖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凝視着墨羽,顯得很不在乎:“我死不了的,不是麼?”

“聰明的傢伙,我欠你些人情,自是不會坐看冥皇殺你,我很忙,沒時間與你廢話,這處邪部是你滅掉的,那麼你就此停手,剩下的我會去滅掉!”墨羽冷漠的說着。

噌!

墨崖手中的黑色戰戟爆發出濃烈的邪惡之氣,此時的墨崖近乎是化爲了一名冥神將,威勢沖天,青荒三人一步踏出,強悍的威勢對碰了上去。

“我說過,離開幽冥後,會與你一戰,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力量!”墨崖暴喝,神色冷酷猙獰。

墨羽一步踏出,擋在了青荒三人身前,氣吞萬里如虎的帝皇之威沖天而起,盪漾數千裏,邪神法杖錚錚作響,威勢不凡。

“果然可怕之極,借我幾招試試看吧,明龍訣-怒龍嘯天!”墨崖揮動黑色戰戟,空間劇烈震顫起來,濃郁的黑霧伴隨着黑炎滔天而起,化爲了一條百丈長的黑色巨龍,近乎要實質化一般的栩栩如生。

黑色巨龍咆哮着撲殺向了墨羽,青荒三人的面色皆是一變,感到了巨龍的不同尋常之處,不過卻是沒有出手,雖然驚訝於墨崖的實力,但卻是更加的相信墨羽的實力。

“邪神法杖-邪神領域!”墨羽低沉的聲音都是帶着一種邪氣,一個巨大的陣圖瞬間覆蓋了千丈,紫金陣圖上,一道虛幻的身影出現在墨羽的身後,正是墨羽的邪神之影,手持着一杆虛幻的邪神法杖,邪氣沖天。

轟轟轟!

墨羽揮舞邪神法杖一個斜斬,一記紫金光斬爆斬向黑色巨龍,摧枯拉朽的將其斬滅,漫天黑霧都是被邪氣震散。

“靠,不打了,這還怎麼打,你這傢伙真是讓我都猜不透,本以爲自己這些年已經很神祕了,卻還是被給了你,好了,接下來,我陪你去尋找剩餘的七大邪部,他們早已經改變了位置,放心,我不會出手的,地邪部與我有緣,我順手滅了他,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墨崖無奈的說着,收起了一身的氣勢。

墨羽撇了撇嘴,心中卻暗歎世事無常,當年地邪部將墨崖收入其中,想要利用墨崖,卻不像是引進了一頭餓狼,最終被吞噬的連骨頭都不剩下。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墨羽淡然的說着。

山河模糊的倒映着,墨羽幾人急速的飛行在天空之中,數個時辰過去了,墨羽在墨崖的指引下,連續的滅掉了六處弒神殿的邪部,此時的弒神殿可謂是名存實亡了,只剩下了一處蛇邪部。

墨羽佇立於天際之上,俯視着一座深山中的宮殿,看着宮殿上坐着的一道身影,眼眸中殺機森然,此人正是天蛇邪君,數萬條黑蛇突然從虛空之中涌出,鋪天蓋地的襲殺向半空中的墨羽。

數萬條黑蛇鋪天蓋地有着遮天蓋地之勢,墨羽隨意的擺了擺手,青荒退後一步沒有出手,如今的青荒,在控蛇之術上早已經超出了天蛇邪君,可以說擡手間便是能夠讓數萬條黑蛇反殺向天蛇邪君。

墨羽邪魅的笑着,遙遠數年前,自己在天邪蛇君手下逃竄的多麼狼狽,集結衆人之力,方纔能夠擋下天邪蛇君的一擊,而盡的天蛇邪君依舊是那般的高傲,早已知曉墨羽會來此,半句話未說,便是施展出了最強的攻勢。

“覆滅吧,一切都將有嶄新的開始!”墨羽淡淡的說着,邪神領域擴散而開,巨大的邪神之影與墨羽的步驟完全一致,邪神法杖猛然插進了邪神領域之中,頓時間爆發出了滔天的邪氣,若同利劍一般,將數萬條蛇瞬間斬殺。

“那個位置的波動,難道、糟糕!”墨羽徒然心神一顫,目光遙望向遠方。 一瞬間,墨羽心神顫慄,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的力量,正在趕往一個方向,而那個方向卻是讓的墨羽有些恐懼,東陵帝國上官家族!

“難怪你會如此的淡定,原來早已知曉你必死無疑,所以想要拖延時間,讓幽冥的冥神將前往上官家族?”墨羽冷若寒冰的聲音,讓天蛇邪君身體巨顫。

如今的兩人早已經顛倒了過來,墨羽的一絲威勢便是足以碾死天蛇邪君數百次,帝皇之威籠罩着天蛇邪君,墨羽隔空將天蛇邪君抓到半空之中,殺氣森然。

“真是沒想到呢,幾年的時間而已,卻讓你真正的化爲風雲之龍,冥神將已經全部恢復到了巔峯實力,你缺了也只是送死而已,砍在大哥的面子上,告訴你這個消息好了,嘿嘿嘿。”天邪蛇君譏諷的冷笑着。

墨羽瞳孔劇縮,因爲剛纔他感受到的那股力量太過強大了,印證了天蛇邪君所言非虛,既然天邪蛇君都看在地蛇銀爵的面子上了,那麼自己也要給地蛇銀爵一些面子。

紫金光芒湮沒了天蛇邪君的身軀,瞬間將其體內的力量剝削去了三分之二,維持在凝魂初期的境界,輕輕一推送出了荒山大澤之中。

“速度前往上官家族!”墨羽淡淡的說着,隨即與幾人化爲了一束極光,快若奔雷的襲殺向了上官家族。

而此時的上官家族遙隔着萬里,便是感受到了莫名的危機,正在快速的舉族撤退,但是當上官凌宇下命令撤退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經晚了,那股強大的力量速度太快了,萬里的路程也不過是幾十個呼吸的事情。

兩道人影突兀的佇立在天際之上,冷漠的俯視着巨大的上官府,磅礴的威勢籠罩了所有人,每一個人都是在顫抖着,心神恐懼,癱坐在地面上凝視着天空中的兩人。

上官無邪攙扶着上官凌宇背靠在一根石柱上,急促的喘息着,兩人的壓力太過恐怖了,讓人都無法心聲抵抗的念頭,一旁上官萱夢蹲在地面上懷抱着墨眉的身軀,努力地爲其抵擋着滔天的威壓。

“不知兩位爲何如此,我上官家族應該沒有得罪過兩位,還請兩位至尊強者明示,如有冒犯之處,我們一定會賠禮的。”上官凌宇神色恭敬的說着。

天空中的兩人,像是俯視着一羣螻蟻一般,眼神冷漠無情,爲首的一人一身黑色鎧甲,嘴角露出冰冷的譏諷笑容:“你們已經得罪我們了,賠禮啊,那就那你們的命來陪禮好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是要先抓住兩個人,將那對母女交出來,可讓你們似的痛快一些。”

⊕тт kдn ⊕¢ Ο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射向了上官萱夢,有一些人已經露出了恨意的目光,心中暗罵着上官萱夢是一個災星,先是給帝炎城墨家帶來了滅族之災,然後又要臨到上官家了麼?!

“這不可能,你想帶走那兩人,一定會後悔的!”上官無邪堅毅的說道。

天空中的另一人卻是眸光瞬間森冷了下來,擡手便是要鎮殺上官無邪,但卻是被鎧甲男子微笑着攔了下來。

“後悔,你們是在說墨羽麼?嘿嘿嘿,很快就輪到他來後悔了,你們指望不上他的,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將她們主動交給我。”鎧甲男子陰柔的說着。

所有上官的人都是神情一震,墨羽在天絕深淵大戰異族強者之事,如今已經傳遍了神武大陸,近乎是人盡皆知,而兩人挑選的時間也很是極爲狠,趁着墨羽遠在踏天帝國,直切墨羽的要害。

上官萱夢與墨眉緊張了起來,這些人是想拿她們來威脅墨羽就範!

“你休想,打不過我哥哥,就想抓我們逼迫他,不會讓你們得逞的,哼!”墨眉怒哼一聲,揚起俏媚的小臉蛋憤怒的說着,而上官萱夢已經站立起來。

天空上的鎧甲男子看着墨眉,譏諷的冷笑着:“小丫頭,我會讓他後悔的,而且是很快就讓他後悔,讓你們的寄託,在你們眼前生生破滅,會不會很有意思呢?!”

“無需如此,我一人跟你走即可,放過族人!”上官萱夢鬆開了墨眉的小手,一步踏出,開始騰空而起。

鎧甲男子輕輕的拍着手掌,卻是讓的衆多上官族人面色如同被扇了一記耳光一樣,什麼時候要一個女子來挽救所有人了?上官凌宇與上官無邪目眥欲裂,眼眸都要猩紅了,看着騰空而起的上官萱夢,卻是被一股力量壓制的無法飛行,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對於熱血男兒,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

“娘,不要啊,你回來、回來,眉兒和他們走!”墨眉大聲的哭泣着,上官凌宇與上官無邪等人聽着墨眉的哭聲,牙齒都要咬碎了。

而上官夜白則是神色肅穆的緊緊地抱住了墨眉,任憑墨眉用的捶打他,都是不鬆開手,目光緊緊的看着上官萱夢。

“誰都不用離開,該離開的是他們!”一道冷徹的如同寒淵般冰冷的聲音響起,鬼魅般的速度劃過虛空,在身後留下了一道千里長的黑色虛空裂痕!

墨羽一把抱住了空中的上官萱們,從高空之中落下,所有的上官族人皆是眼含熱淚,激動的身體顫抖着。

墨羽並沒有怪罪上官家族的人,因爲在那種級別的力量下,這裏面沒人可以騰空而起,能夠生出戰鬥的意識,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放心吧,眉兒,誰都不會離開的,因爲我在這裏!”墨羽放下上官萱夢,撫摸着墨眉的腦袋燦爛的說着,話語簡單平實,卻是蘊含着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

墨羽的出現,天空中籠罩下來的那中威勢被抵消了,所有的上官族人都能夠自由活動,上官凌宇兩人快速走了過來。

“羽兒,那兩人太過強大了,快些離開吧。”上官萱夢驚訝的看着墨羽,擔憂的說着。

刷刷刷!

青荒、慕容皓辰、呂柔與蕭瑤,當然話有了一個新人墨崖趕了過來,一時間威勢沖天,竟是有着壓制天空中兩人的趨勢。

“走?讓他去哪啊,今天就聯手滅殺了他們,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啊,想象那種質量的力量,就心動呢,嘿嘿嘿。”墨崖怪笑着開口說道。

“你、你是墨崖,當年你失蹤了,爲何沒有前來找我們呢?”上官萱夢驚喜的說道,見到了以往的墨家人,心中很是激動。

墨崖神色有些黯然,但隨即冷笑了起來,搖了搖頭,竟是直接沖天而起與兩人對峙了起來。

墨羽神色一凝,向着青荒幾人點了點頭,隨即騰空而起,與墨崖一起對抗着鎧甲兩人的威勢。

青荒三人分散開戒備了起來,而蕭瑤卻是與上官萱夢聚在了一起,上官萱夢與墨眉都是激動的拉着蕭瑤的手掌,三女緊張的注視着天空的對峙。

“你終於是出現了,神武大陸想要聯盟,真很好啊,想來那邊現在已經很熱鬧了吧,嘿嘿。”鎧甲男名曰幽冥西崛,乃是幽冥中第七冥神將,而起身後的則是排在十四位的冥神將幽冥狼牙。

墨羽心中一震,隨即明瞭了,三大種族想要聯盟,哪會那麼容易,即便是內部問題解決了,那麼來自幽冥的阻擋亦不會少了,好在此次聚會的都是各族的頂尖強者,想要一舉鎮殺他們,冥皇不出近乎不可能,而墨羽並沒有感受到冥皇的氣息,心中微微安定了下來,決定要速戰速決。

“冥皇看來還未徹底地甦醒呢,不過想來距離徹底甦醒也只是一步之遙了吧,那麼,我們就速戰速決好了,因爲,我很忙,沒時間陪你玩!”墨羽淡漠的說着。 幽冥西崛撇裏撇嘴,對於墨羽的話很不在意,開口說道:“很好啊,我也很忙的,想要急切的前往踏天帝國看看那裏有多麼的熱鬧,嘿嘿嘿。”

墨羽身影晃動,出現在了遙遠的九霄蒼穹之上,幽冥西崛三人也是電光火石間出現在了九天之上。

墨崖與幽冥狼牙距離墨羽兩人幾萬米的距離,顯然是怕被波及到,剛剛衝上九霄的兩人便是開始了交戰,兩人都是很不講究的人,但卻也是很適合殘酷交戰的人,從對峙開始,便是一句話未說,一入九霄便是瞬間生死搏殺起來,極爲的突兀。

墨羽手持邪神法杖,頭頂着九皇塔,身披紫金帝袍,腳下延伸出千丈巨大的邪神領域,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在了墨羽的身後,同樣的神色同樣的動作,邪氣瀰漫在九霄之中,緊接着是一股無上的帝皇之威,霸氣披靡,有着氣吞萬里如虎之勢,澎湃的力量盪漾開來,頓時間萬里無雲!

“準帝皇之威與邪神領域,真是不能小瞧你呢,嘿嘿嘿。”幽冥西崛眼瞳微縮,見識到墨羽的力量後,終於是放下了心中的輕視,全神面對着墨羽,澎湃的力量洶涌而出,渡劫三重天的力量震動蒼穹。

轟!

兩人不知何時動了,激烈的碰撞在一起,黑焰刀與邪神法杖硬憾在一起,一個黑色的小洞出現在虛空,隨即劇烈的擴散開來,如同奪命的死神之鐮同時追殺向了兩人,虛空被打破了,一道道的裂痕如同鏡面般崩裂,兩人不得不急退出百米。

“渡劫一重天居然能夠與我抗衡,果然名不虛傳呢,接我一招試試看如何,裂天斬神刀!”幽冥西崛冷喝,黑焰刀高高舉起,滔天的黑炎沖天而起,如同一道龍捲風包裹着黑焰刀,有着撕天裂的的威勢。

幽冥西崛嘴角揚起了森冷的笑容,現在的他恢復了巔峯實力,神武大陸能夠對戰他的人不會超過兩手之數,即便是對戰墨羽,依舊是信心澎湃。

刷!

百丈巨大的黑色龍捲風化爲了一道刀斬凝聚在了黑焰刀上,幽冥西崛一刀斬落,直劈向墨羽而去,空間如同紙糊的一般,被一路撕裂,凌厲到了極致。

“九皇第二式-空間陷阱!”墨羽輕喝,邪神法陣一震,整片千丈內的空間頓時間撥動了起來,快速的演化爲了一波波的空間波紋盪漾開來,鋒銳如同利刃,一波波的襲殺向了裂天斬神刀。

空間波紋不斷的碰撞着裂天斬神刀,一波波的有如無窮無盡一般,不斷的削弱着裂天斬神刀的力量,直至將其徹底的斬碎,廝殺向幽冥西崛。

九皇的攻伐之術極爲的梵高強大,一旦徹底的領悟透徹,威力驚世駭俗,此時,整片空間都成了墨羽的兵刃,只要墨羽還能夠有玄力支撐,便是可以無限的製造出空間波紋嗎,襲殺向對方,想要破解很難卻也是有很簡單,只要一擊斬裂迎來而來的空間波紋,直殺施術者便可,要與其打消耗戰,那一定會吃死!

幽冥西崛神色陰冷,終於是體會到了九皇的攻伐聖術之威,不斷地倒退着,快速的積聚着力量,要一擊破開墨羽的招數。

兩人的交戰瞬間變是波及到了墨崖與幽冥狼牙兩人,兩人無奈的再次遠離出數萬米繼續生死搏殺着。

“冥皇祕典-罰天黑雷斬!”幽冥西崛終於是積聚了足夠的力量,黑焰刀上黑雷噼裏啪啦的作響着,空間被寸寸崩裂着,一刀斬落,只有幾十丈大的黑雷斬斬出,暴虐的襲殺向墨羽。

轟轟轟……

天罰黑雷斬鋒利無匹,被幽冥西崛極限壓縮了,極爲的凝實,如同絕世利劍,一波波的空間波紋被撕裂,如同汪洋大海被劈斬出一道空曠的道路,罰天黑雷斬怒斬向墨羽而去。

“麻煩的傢伙,領域化我-邪神一指!”墨羽眉宇緊蹙,即便是開啓了邪靈境界,實力與之達到了平衡,仍舊是無法短時間內壓制幽冥西崛。

邪神法杖遙指襲殺而來的罰天黑雷斬,邪神法杖前的空間微微波動,緊接着千丈巨大的邪神領域凝聚在了法杖前端,化爲了一個幾十丈的紫金巨指,紫金巨指凝聚而成,空間瞬間坍塌了。

刷!

轟隆隆!

黑雷斬與紫金巨指硬憾在了一起,互相拼命的抵消着,黑雷斬破開了紫金巨指,但是每前進一絲一毫,黑雷斬的刀刃便是會被摩擦掉一點,互相抵消着,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

墨羽與幽冥西崛亦是在拼命的輸出着力量,這場交戰,墨羽並沒有施展出冰棺的力量,不到關鍵時刻,墨羽不會施展的,這被墨羽認爲是一種磨練!

轟隆隆!

震天的巨響響徹天際,黑雷斬與紫金巨指齊齊破滅,巨大的能量風暴肆虐天宇,甚至波及向了遙遠的大地之上,青荒三人神色頓時間凝重了起來,齊齊騰空而起,構建出了巨大的空間結界,勉強的抵禦着能量餘波的衝擊。

而就算是在萬米外交戰的墨崖與幽冥狼牙都是沒有逃離,被直接衝擊的飛出近萬米,狼狽的止住身體是,瞬間再次生死搏殺了起來,兩人的衣袍上都已經沾滿了鮮血,歇斯底里的怒吼着,進行着肉體的廝殺。

墨羽手持邪神法杖,頭頂上九皇塔迸射出萬丈光芒,爲墨羽橫掃開一切的能量風暴,瘋狂的襲殺向了幽冥西崛。

而幽冥西崛一把斬裂了迎來的能量風暴,身軀威震,面色徒然間冷徹了下來,就在剛纔的一瞬間,幽冥西崛受到了幽冥傳來的消息,踏天帝國一戰落敗,正在有着大批的強者前往上官家族,命其速撤!

幽冥西崛狠戾的瞪着墨羽,身影擴若閃電的出現在了遠處的幽冥狼牙身旁,但仍舊是晚了一步,幽冥狼牙的右臂被墨崖生生撕裂了下來,極爲的慘烈,痛楚的嘶吼着,幽冥西崛隨手一掌拍開了墨崖,帶着幽冥狼牙打開一扇空間之門,迅速地沒入了其中。

“沒事吧,給你。”墨羽出現在墨崖身旁,隨手丟給了他一株千年蠍魂草,這種至毒之物,墨羽用不到,雖然不知道對墨崖的傷勢如何,但想來墨崖長期吸取如同冥皇吸收的同樣的黑氣,應該沒事。

墨崖看着千年蠍魂草,神色一喜,急忙收了起來,戲虐的看着手中的斷臂,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鮮血,頓時讓墨羽嘴角急抽搐着。

“送你一則消息,墨鼎寒在墨氏宗族等着你,非要送你一件禮物,嘿嘿嘿,我先走了。”墨崖說完,便是遠遁向他方。

墨羽降落在地面上沒過多久,便是來了大批的強者,擔心的看着墨羽,詢問着剛纔的戰鬥。

“墨兄,你沒有受傷吧?”葉雲舟激動的跑了過來,先是向着蕭瑤等施禮,隨即問道。

“沒什麼,接下來我要去墨氏宗族,你隨我前去吧,我有種不太好的感覺,我們速度前往墨氏宗族,留下部分強者守衛上官家佈置好空間傳送陣,青荒、呂柔、皓辰、蕭瑤,還有娘與眉兒,一起隨我前往墨氏宗族,去解決了十幾年的恩怨,在徹底與幽冥開戰之前,將一切都了清了吧,是時候結束了。”墨羽感慨地說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