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還要返廠修啊!那算了還是賣廢鐵吧,我在廠裏還有一輛訂製車還不知道啥時候能出來呢!”

  • Home
  • Blog
  • “還要返廠修啊!那算了還是賣廢鐵吧,我在廠裏還有一輛訂製車還不知道啥時候能出來呢!”

林風感嘆一句。

“林先生還有一輛訂製車!”

人類的本質又出現了。

郝經理這次接連嚥了兩口唾沫。

今天真的遇到一個深藏不露的土豪了嗎。

“要不林先生把這車賣給我吧,我出一元錢。”

郝經理試探性的說道。

林風真要是土豪就不會在意這個錢,如果林風要是在意,那就說明林風是在裝逼。 “好啊!”

林風一聽郝經理要買,立馬點頭同意。

畢竟人類的本質除了復讀機之外還有一個懶惰鬼。

不用麻煩自己的事,幹嘛非要給自己找累受。

“可是…….可是我一下湊不出來這麼多錢,要不林先生給我幾天時間。”

郝經理本以爲林風會討價還價一番的,因爲這畢竟不是一個小錢,沒想到林風這麼爽快,現在輪到自己尷尬了。

不過無論如何他也要把這臺車給拿下來,要知道這修好倒手就是幾倍的利潤啊。

“沒這麼多錢?你現在有多少錢?夠不夠我在買一輛大衆的錢。”

林風估計追尾的大衆還要修幾天,這段時間不能沒有車開啊,好歹自己也要練練車技,不然車技這麼爛,以後帶女朋友去兜風也不好意思啊。

“買一輛大衆?有有有!”

郝經理似乎也想到了什麼,連忙點頭答應道。

“那行,我去在開一輛和我之前一樣款式的車,你去把車款交了,這輛破跑車就歸你了。”

“真的?”

這次郝經理倒是沒有重複林風的話,但是帶着一絲不敢相信。

“呵呵,爲這點錢我還不至於騙你!”

第一輛大衆車就是郝經理賣給林風的,林風對郝經理的印象還不錯。

林風說完轉頭就向展廳走去。

郝經理先是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激動的心,然後跑到一個無人的角落裏撥通電話。

“老婆,今天晚上別燒飯了,我們松鶴樓吃飯,哈哈別問爲什麼,問就是你老公我今天發大財了。”

接着又給好哥們打去一個電話:“老奧,今天晚上十點,我們皇家會所走一波,今天絕對要試試那幾個998毫的洋妹子!”

“什麼,沒錢?”

“我打電話給你還能叫你出錢,記得把老郭也喊上。”

掛了電話,郝經理見四下無人,仰頭對着天空大笑三聲。

終於發泄完了趕忙又跑到大廳,給林風辦新車的手續。

辦完手續,林風在4S店隨便吃了一點飯,然後開車回到出租房。

既然都不在哪住了,肯定要去把房租給結掉,不然按照房東的尿性,不知道又會整出什麼幺蛾子。

車剛停穩,林風就看見遠處有人在舉着手機對着自己的出租房拍着什麼。

雖然自己從這搬走了,但是剛搬走沒兩天,對於住了幾年的地方,林風下意識的還是把這當成自己的家了。

現在有人拿着手機對着自己的家亂拍,林風還是有點不高興的。

於是小跑幾步上前拍了一下這人的肩膀。

“喂,你在這偷摸拍……古麗兒!”

林風驚訝了一下。

他還真沒看出來這是個女的,因爲古麗兒此時穿了一件超長風衣,帶了一個牛仔的漁夫帽,頭髮也沒有露出來,從後面看分不清是男是女。

“啊,兇…林大哥!”

古麗兒也被嚇了一跳,一轉身居然看見是林風,也楞住了。

“喲,這不是我們小主播說的十幾元的窮苦人嗎?”

“對呀對呀,我看着也像!”

有觀衆認出了林風。

“什麼窮苦人,沒看見人家穿了一身阿瑪尼。”

“是啊,小主播這麼有錢的麼,十幾元也叫窮苦人了?”

有不明真相的人說道。

自從上次贏得公會冠軍之後,不得不說對古麗兒還是有不少提升的,粉絲來來走走增加的不是太多,但是也增加不少,而且每週流水有明顯的增加。

“哈哈,你們不明白……”

直播間裏有老觀衆開始解釋起來。

“啊哈哈哈,原來如此,不過現在看來,小主播好像和這個窮苦人認識了哦。”

“話說剛剛我好像聽見主播說一個兇字,這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兇猛大佬吧,畢竟小主播不會沒事喊胸前二兩肉的胸吧!”

“什麼兇猛大佬?就是那個一個多小時怒刷三元的土豪大佬嗎?”

…….

直播間裏亂成一團,林風和古麗兒四目相對,倒是顯得異常安靜。

“你在這裏幹什麼?”

林風疑惑的問道。

“我……”

古麗兒臉一紅,一時之間還真沒想到什麼好藉口。

自從上次林風下線之後,也沒給古麗兒發過微信,抖聲也不上了,古麗兒本來想給林風發微信的,不過想起林風之前說過沒事別打擾他,也就沒好意思發。

在說她要是主動給林風發微信,那不是顯得自己一個女生不矜持。

今天不知道怎麼鬼使神差的自己竟然會又跑到這裏來直播了。

“我…是直播間裏的觀衆要來這邊看看,我就…我就帶他們來了。”

古麗兒腦子以每秒鐘十萬轉的速度,轉了兩秒鐘想出了這麼一個答案。

不過說出來之後連她自己都不相信,臉色更紅了。

“不是我們要來的,狗主播在撒謊!”

“對,小主播在撒謊,明明是她自己要來的。”

“狗主播自己都不相信了吧,你看臉紅的。”

……

直播間裏的觀衆抗議起來。

“咦,主播臉紅的有點不正常啊,這是潮紅……”

“哇,樓上老哥觀察的細緻入微,所以這是……”

"有姦情!"

“有姦情!”

“有姦情!”

…….

古麗兒此時的關注點都放在林風身上,也沒關注直播間裏的動態。

“所以你就帶着他們來偷瞄我家了!”

林風似笑非笑的說道。

“哈哈,對,所以這就是你偷瞄人家房子的理由了。”

“窮苦大哥威武霸氣!”

…….

直播間裏已經自動給林風取好了名字,並且對林風蒂斯古麗兒的話瘋狂打靠。

讓你自己做虧心事拿我們墊背。

“不是,我就是順帶看看你在不在家!”

古麗兒臉紅的都能滴出血來了,只好把自己的帽子往下拉了又拉,期望它能蓋住自己的窘迫。

“門都在鎖着,你看我在不在家?”

林風看着古麗兒的囧樣,忍住笑意,繼續說道。

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麼了,好像女的在自己面前越害羞,自己好像越開心一樣。

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病。

總裁的替身甜妻 林風忽然懷疑起自己來。

“哈哈哈哈,窮苦大哥牛逼!”

“門已鎖上,你猜我在不在家!”

“窮苦大哥老司機,每次都正中某點!”

“小主播666!”

“別問,問就是門在鎖着,我猜你在家!” “庫庫庫!”

林風還是沒有忍住笑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