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邊界之地儼然便已經被徹底的毀壞了,天空之上,雲朵在瘋狂的流動著,變成了血紅色。

  • Home
  • Blog
  • 邊界之地儼然便已經被徹底的毀壞了,天空之上,雲朵在瘋狂的流動著,變成了血紅色。

阿木里的身形慢慢的縮小,最後變得跟庫魯一般的大小,兩人便徹底的開始戰鬥了起來。

「呵,看來你已經學聰明了知道你那巨大的身軀會成為你的致命弱點。」庫魯嗤笑著道。

阿木里沒有說話,血氣噴張,恐怖的力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盆大口朝著庫魯張口咬去。

而庫魯則是完美的運轉了天之力,無數的骷髏形成了一把利刃,一劍一次的朝著阿木里攻去。

兩人的速度異常的迅速,快的讓人眼花繚亂。

每一次的交戰,空間都會有一次狠狠的顫抖,老妖他們站在不遠處看著這辰斗,都覺得自己像是馬上就要被空間撕裂一樣。

不管是庫魯還是阿木里,他們所擁有的力量都是超越了聖者,真正放手戰鬥起來的話,這一片地域根本就不夠他們破壞,沒有多久,幾座高山便瞬間被剷平了

看不到他們的戰鬥,但東方鴻他們卻深深的感覺得到那種力量的恐怖,他們不禁後退了書里,但那空間的陣陣波動還是讓他們有些難以忍受。

終於,老妖忍不住道:「再這樣打下去這片空間就會坍塌了到時妖域跟東方域之間就會形成一個空間亂流,徹底的被分割開了!若是他們再打下去,整個大陸將會出現無數的空間亂流,就算是我們皇者也將會寸步難移。」

老妖的面色凝重無比,他說的都是事實,此時幾個皇者反應過來,心中也忽然有些沉重了

這一個時代跟上一個時代不同,這一個時代分成了紫天大陸以及聖域兩個位面,其根本的原因就在於位面的不穩定。

紫天大陸的位面難以承受皇者以上的存在戰鬥,一旦戰鬥起來,大陸就會出現空間亂流,那時就會有大災難發生。而相比起來,聖域的位面就是比較穩定的。

但現在,庫魯跟阿木里兩個超聖級別的強者在戰鬥,眼見著這片地域的空間就要承受不住了,他們卻無可奈何。

「不好!」東方鴻臉色一變,急忙後退數百里,而其餘幾個皇者亦是反應了過來,瘋狂後撤。

而他們原來站的地方,則是有一個巨大的空間亂流產生,周圍的一些花草樹木,乃至於山峰都開始被空間亂流絞滅,最後消失得一乾二淨。

「嘶!」

眾人看到這一幕,心情簡直就像是被揪了一下那樣,恐怖就算是他們,一旦碰到空間亂流也要被絞滅。

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怎麼辦,難道我們就要看著大陸空間被破壞嗎?」他們相視一看,平日里在大陸呼風喚雨的存在,但此刻卻都沒有了辦法。

大神打架,小鬼遭殃現在他們根本就不可能阻止得了兩尊恐怖的超聖級別的存在的戰鬥。

而此時,邊界的空間不斷的有亂流出現,無數的山峰被絞碎,再這樣下去,紫天大陸將會被徹底的分割!.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東方域,天乾城

這一天人們註定是要惶恐的度過了。

一開始他們看到了空中一個巨大無比而又虛幻的巨角衝過,這個恐慌還沒有落下,接著他們便感覺到了大地的一片震動。

甚至有人還看到了空氣的扭曲,有黑洞的出現,有人被捲入空間黑洞,再也無法出來。

這些不了解修鍊的人們,只將今天當做了末日,一時間,天乾城一片混亂!

不過很快,虛皇宮以及各個勢力的人便出來安撫眾人,這才使得天乾城沒有發生大亂。

而很多地方同樣是做著跟天乾城差不多的事情,不知不覺,這場大戰竟然便已經牽連到這麼廣的地方了。

許多勢列的老怪物都紛紛出關,一臉擔憂的看著遠方

他們比誰都清楚,這是一持怖的戰鬥,他們無法插手。若是再這樣下去的話,的確會造成大陸的末日的。

許多的老怪物都來到了虛皇宮,聚在了一起,這一天註定不平凡

「這辰斗怕是超聖級別的戰鬥了,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啊!」其中有一個老怪物開口道,他已經非吃老了,不知道活了多長的歲月,而一生修為同樣是恐怖無比,已經到達了皇者的後期了。

按道理來說,超越了五階的皇者都會去到無荊,準備好提升並且衝擊聖人的準備,但多少還是有人會留下來,專門為了守護自己的家族,這一批老怪物就是這樣的人。

「不過這辰斗已經不是我們能插手的了就算我們全部人合力,也不是他們的一招之敵啊!」又有一個皇者嘆了口氣,道。

眾人皆是沉默這是事實,這樣下去,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但插手又不能。

「虛皇陛下,聖域那邊還不能聯繫上么?」幾個老怪物都看向了虛皇。

虛皇是一個正直壯年的中年人,看上去非常的普通,但身上卻有一種天生的上位者的威嚴,在這麼多人之中,他的輩分是最小的,械,m.

其實如同虛皇,靈皇這樣的存在並不是說他們就是什麼帝皇之類的人,他們沒有什麼軍隊,他們的最重要的使命其實就是溝通聖域,如果在大陸上出現了超聖級別的存在的時候,為了避免大陸被破壞,他們就會想辦法溝通聖域,讓聖域派出強者前來解決麻煩。

但此時虛皇那英氣逼人的臉上卻透露出了一絲的無奈,他嘆了口氣:「沒有辦法聯繫聖域,通道斷了。」

頓時,所有人都繼續沉默了,聖域跟大陸的溝通斷了,其實他們多少都有這種感應的

現在沒有聖域的幫忙,他們又能怎麼做呢?

「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了嗎?只能束手就擒?」老怪物們一臉的不甘,但卻又無可奈何。

面對那種級別的存在,他們根本就沒有插手的餘地。

「其實這也不然!」這時,又有一個老怪物開口了。

其餘幾人都朝著他看去,便見這老怪物緩緩說道:「雖然無法聯繫上聖域,但我們也不必過分擔心這一辰斗。」

「為什麼?難道我們就干坐著等死?」

卻見那老怪物還是搖了曳,而後緩緩說道:「大陸上,同樣有帝級的存在且還是雙帝!」他伸出了兩個手指,

雙帝?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

大陸上竟然也會有超聖級別的存在么?為什麼他們一點都不知道?

「這是真的嗎?為什麼我一點都不知道?」當即便有老怪物問道。

「呵呵,你們都閉關太長的時間了,不問世事啊!我想這件事情虛皇應該也很清楚吧?」那老怪物笑了笑,看向虛皇。

我家奸妃多妖嬈 虛皇沉吟片刻之後便是點頭:「的確,這件事情我也清楚在不久之前,西北域發生了一件事情,直接引出了兩個帝級強者。」

旋即虛皇便將那件事情緩緩的說了出來其實那便是當初紀羽跟溫家戰鬥的時候引出的兩個帝級強者。

帝級強者的出現不可能會沒有人關注的,那一次之後,整個大陸的強者都開始收斂了許多,他們意識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更恐怖的存在,哪怕是皇者在他們的面前都是不夠看的。

虛皇收到了這個消息,很快便也明白了,其實大陸上也有帝級強者的存在。當聖域來不及救援的時候,大陸上的帝級強者便會出手,他曾經聽聖域那一邊的人提起過,不過當時他聽說的也就只有一個帝級強者,現在出現了兩個,雖然他想不明白,但也沒有多問什麼。

大陸存在雙帝}到這個消息之後,這些老怪物們都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敢情自己是白擔心一場了?

都是生存在這大陸上的,雙帝不可能會不知道這場超聖級別的戰鬥,他們知道了,就一定會阻止!

而此時,也正如這些老怪物所說的,大陸雙帝的確感應到了這個變化。

邪無情此時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玩世不恭,薩代之的,是那種凝重!

「紀老頭,你發現了沒有,空間的流動發生了一些問題。」邪無情皺著眉頭看著身邊的老者,道。

那老者正是林靈兒的師父,他跟邪無情在一片與世隔絕的山谷,此時也感應到了這種變化。

「聖域的通道關閉了,大亂也開始了我想,也許這個大陸上又出現了超聖級別的存在了。」老者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嘿,難道那些傢伙不知道在這裡戰鬥會破壞大陸嗎!」邪無情冷笑一聲。

「也許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大陸呢?」 月下神翼 老者介面說道

頓時,邪無情便是沉默了下來,久久不語,而老者此時臉上亦是有著說不出的凝重。

不多時,邪無情的神色變得冰冷而又帶有殺氣:「你說是那群傢伙來了?這麼快?」

總裁的甜心特助 老者神秘的點了點頭:「看樣子也確實是這樣了」

「我們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知道?」

「難道你忘了,天羅秘境?」老者緩緩說道.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你是說天羅秘境的傢伙來到這個大陸上了?」

邪無情一臉驚訝的看著老者,看得出他此時的心裡是非常震驚的。

天羅秘境是個什麼地方他們非常清楚,聖人級別都別想進去,那裡只有超聖級別的存在才能踏足,不為其他只是因為天羅秘境充滿了危機,當實力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觸動。

而那所謂的危機,其實就是當年那些戰死的亡靈,百萬年前,天羅秘境還是一片戰場!

「我記得天羅秘境不是被那個神秘人設置了一個巨大的結界嗎?就算是超聖級別,也不應該能打破吧?」邪無情趕緊說道,這句話剛剛說完,他臉上的表情又是一陣驚訝與錯愕,他看著老者,緩緩道:「難道是那杏也進去了?」

老者依舊面無表情,照樣點了點頭,而後才嘆了口氣道:「結界不可能永遠封憂秘境,那個戰場當年戰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們的屍體化成骸骨,依舊不得安生,終有一天會重新復甦的。只可惜,當年的那位大能也沒有再出現過了。」

邪無情臉色陰晴不定,他也留意到了天羅秘境發生的變化,但卻絕對沒有想到那些超聖級別的強者會復甦過來,甚至打破秘境結界

他來回踱步,而後又嘆了口氣:「看來大亂要提前了啊,當年那位是不是有意這樣做的?」

說到這裡,兩人皆是沉默了

當年那位,其實就是七星令的真正主人。

當年,末世大劫,蒼天破裂,除了有天人入侵之外,還有便是那位神秘的強者了,那強者以一塊玉補天,並將那塊玉分成了七份,形成七星令,他還做了一件事情便是將那片最殘酷的戰場給封印了起來,獨自成立了一個秘境。

這種通天的手段甚至讓身為帝級強者的邪無情他們都是敬畏不已,這樣的人,應該不至於照成這樣的失誤才對。

「我們走吧,他們再戰鬥下去這大陸就要徹底的亂了。」老者緩緩嘆氣道。

此刻,,m.

咔擦G擦

空間的破裂之聲響起,兩個身影一瞬間便沒入了空間當中,匿去了蹤跡。

邊界之地

此刻的邊界之地儼然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而且還是一片非常詭異的廢墟,或者應該被稱為深淵。

原本,邊界之地是一片廣闊的土地,有山有林,是東方域與妖域交界之地,時不時有魔獸出沒。

但現在的邊界之地卻受到這辰斗的影響,幾乎是完全消失了。

原本的高山綠林,在受到空間亂流的影響之後,之間便比絞滅得乾乾淨淨,最後這裡也只剩下一片深不見底的深淵罷了。

幾個皇者看著這一幕,簡直是心臟都要跳出來了,什麼叫恐怖?如果不是他們躲避及時的話,他們在就被這辰斗的餘波給絞滅不知多少次了。

超聖級別的戰鬥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而且這種毀滅性的破壞還一點都沒有減弱,不斷的有大範圍的大地開始變成深淵懸崖。

「我們現在就回去告訴家族中的老祖宗,提前做好防範吧。」終於,紫家的皇者也承受不了了,眼見著這裡的毀滅程度越來越大,最後整個大陸定然會萬劫不復的。

「沒用的,老祖宗他們再強也只是皇者巔峰罷了這些人可是超聖級別啊!」

「難道我們就要在這裡等死嗎?」

幾個皇者沉默不語甚至老妖跟東方鴻都有些後悔了,不應該將那個巨角祭出來,現在倒好,戰鬥直接演化成了兩個超聖級別的戰鬥,他們雖然倖存下來了,但心裡卻比死了還難受,因為他們牽連了整片大陸!

「唉B到如今,我們也只有在這裡看著了,希望有奇薦現吧」幾個皇者臉上都有著幾分黯然,他們無法插手這樣的戰鬥。

空間,不斷的破裂,眼見著硝煙慢慢就要牽連到尋常百姓家了,這辰斗卻一點停止的跡象都沒有。

「哼!沒想到你竟然比以前還強大了一些,看來是我寫你了!」庫魯跟阿木里交手,根本就沒有在意周圍環境的變化情況,這沒有任何的必要。

阿木里依舊默不作聲,血氣的力量燃燒到了極致,一拳一個血胡生,可以湮滅星辰。

「破壞吧,就算你變得再強,我也能再將你鎮殺一次!」庫魯大笑,身上那天之力同樣瘋狂膨脹。

周圍,不斷的有黑色漩渦產生,空間的破碎之聲不絕於耳

「完了完了,我們真的成罪人了!」老妖一臉沮喪,沒想到最後將巨角召喚出來,他們竟然就成為了大陸的罪人

東方鴻那雙渾濁的眼睛慢慢的閉起,似乎不願意再看到這千瘡百孔的世界一般,眼角有眼淚流下這位縱橫一生無敵於大陸的強者也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一抒成千古恨!

幾個皇者無力的看著,心中卻是絞痛無比!

而就在此時

又有空間破裂的聲音傳來,而不同之處便是,隨著空間破裂的產生,有兩股恐怖無比的氣息也慢慢的降臨了下來

「哎,千瘡百孔,千瘡百孔啊!」兩聲嘆息之聲傳來,充滿了痛惜。

幾個皇者反應了過來,循聲望去,卻見到兩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一個老者,一個看上去像是少年模樣。

「兩兩位是?」他們強迫自己平靜,這個時候出現的這一老一少絕對不可能會是普通人。

而且他們根本就看不透這兩人的修為,站在他們的面前,他們只有一種感覺深不可測。

來者的確就是邪無情跟那名老者。

他們直接穿破了空間來到這個地方,見到這一幕之時心中皆是震驚無比

「嘿,我邪無情自覺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我不敢做的事情了,不過現在看來,他們兩個比我很太多了!」

看著這一幕,邪無情有些自嘲的笑道。.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貓撲中文)邪無情自稱邪帝,當年將聖域攪得天翻地覆。~頂點小說,

但在今天,看著這一幕,他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空間絞滅,生靈塗炭,他雖然邪,但卻絕對做不出這樣的事情。

他抬頭遠看,還能看到庫魯跟阿木里之間的戰鬥,不禁道:「他們之間肯定有深仇大恨!」

旋即他又轉身看向老妖幾人,似笑非笑的道:「我說,你們在這裡看了這麼久,有沒有摸到成聖的門檻啊?」

幾個皇者雖然不知道邪無情的身份,但就算他們腦袋有問題也不可能看不出邪無情的恐怖。

在這空間亂流中,邪無情跟著老者只有穿梭,沒有一點的影響。而他們卻要小心提防,一步步的都要小心謹慎,可見中間的差距。

「前、前輩說笑了,我們不敢靠近……」東方鴻看上去非常的蒼老,但卻對一個看上去可以當他幾代子孫的邪無情說了一句前輩……這場面的確是有些讓人啼笑皆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