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一刻,那一瞬,他沒有別的想法,只想和碧落永遠的這般在一起,那種溫柔,那種溫馨,讓他久久無法忘懷。

  • Home
  • Blog
  • 那一刻,那一瞬,他沒有別的想法,只想和碧落永遠的這般在一起,那種溫柔,那種溫馨,讓他久久無法忘懷。

他不是一個容易動情的人,可卻在面對碧落的時候,竟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沉穩,想想他方才肆無忌憚的樣子,李浩然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笑。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色漸漸灰暗下來的時候,李浩然心情平靜,起身返回了學堂。

這個時候,幻馨正在和碧落在廚房裡面,張羅著一桌子的好菜。

雖然,學堂裡面的人並不齊,可李浩然的安全到來,讓他們十分的高興。

「唉!梅林老先生他們呢?」

進入學堂,看著空蕩蕩的院落,李浩然徑直走入了廚房,看著正交談甚歡的兩女笑著問道。

幻馨聽后猛然轉身,嘻嘻笑著說道:「老師們去了彌陀寺,幫助那些和尚們整理卷宗去了!」

在幻馨說話的時候,碧落將頭低下,一顆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好似有一隻小鹿在心間狂跳一般,讓她不自覺的想到了先前白日裡面發生的那件事情,讓她的臉頰紅霞更艷。

李浩然呵呵笑著,見碧落並未轉身,以為碧落在生氣,心念一轉,轉身又回到了餐廳裡面。

不多時,滿滿一桌子十二道菜依次端上,李浩然和幻馨、碧落分別坐落在桌子的各個角落。

「這一次呀!哥哥你運氣超然,能夠從這場亂事中,安然回來,也讓我們懸著的心放下了!這一杯我和碧落姐姐敬你!」

說著,幻馨拿起身邊的酒杯,舉杯看著李浩然說道。

她的話音落下,碧落卻仍舊在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引的幻馨一動,笑呵呵的看著碧落問道:「碧落姐姐,你想什麼呢?咱們不是說好了,要敬哥哥一杯酒的么?」

這個時候,碧落才猛然醒來,她的眼神裡面有一些慌張,臉頰更是滾燙無比,也不敢去看李浩然和幻馨,低著頭舉起了酒杯,怯生怯語的說著:「……浩…然!這杯酒,敬你!」

說完她也不等幻馨,徑直一口將杯中之酒喝完。

「呀!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酒量了!」

幻馨見碧落一飲而盡,也發現了碧落的異樣,知道白日裡面定有事情發生,也不點頭,笑呵呵的說著,將她杯中的酒也一飲而盡。

李浩然見此,看著各有心思的兩女,鄭重的端起酒杯,當話到嘴邊的時候,他忽然無語了,不由呵呵一笑,也跟著一飲而盡。

接下來的桌前,幻馨好似一隻活躍的鳥兒一般,不斷的活躍著氣氛。

一杯杯的酒下肚,讓三人略微有些醉意侵襲。

而幻馨更是喝的極猛,喝了大約七八杯之後,再也支撐不住酒意,噗通一下子歪倒在了桌子上。

倒是碧落略顯醉意,她看著磕在桌面上的幻馨,大叫了一聲,趕忙上前將幻馨扶起。

這個時候,李浩然也來到了幻馨身前,他也將幻馨的另外一條手臂抱起,接著他和碧落對視在了一起。

短暫的停頓之後,碧落將頭低下,用力的扶住了幻馨。

李浩然尷尬的一笑,抬手一動,將幻馨從碧落手中背到了他的背上:「白天的事情,對不起……」

「呵呵!不要說了,其實我也有錯!」

碧落聽的心頭慌,白日裡面的事情,更是一遍遍的回蕩著,讓她那一顆剛剛安靜的心,又一次狂亂了起來:「走吧!別讓她著涼了……」

說著,碧落搶先走出了餐廳。

不多時,兩人七手八腳的將幻馨送到了卧室裡面,將房門輕輕關閉。

站在二樓的走廊裡面,看著遠處夜空明朗的星空,李浩然和碧落沉默了下來。

就這般,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抬頭看著前方夜空中的星星,他們沒有誰離去,整整一個夜晚,都這般站在各自的旁邊,靜靜看著夜空。

這種感覺很幸福,很微妙,讓兩人的嘴角在不知不覺間勾起了一抹微笑。

愛情就是這般的詭異,來的快,卻刻骨銘心!

第二天一大早,學堂的外面來了一個穿著暗黃色僧衣的和尚,他看著李浩然雙手合十,宣了聲佛號,帶著一抹敬意的說道:「李先生,我奉空閑師祖之命,前來請您前往金剛寺一見!」

「有勞大師了!還請大師,等我一下!」

李浩然心頭一動,趕忙拱手一抱,認真的說著。

接著他轉身,回到了學堂的小樓內,向內中的碧落和幻馨簡單的交代了一下,這才跟著和尚離開了這裡。

在離開蓮台鎮后,和尚拿出了一枚金魚,將金魚朝著空中一拋,接著金魚化作了一個三丈長的大魚。

啪噠!

「李施主,此乃我佛門飛行法器,速度快的很,可以省卻一路的時間浪費!」

和尚看著略顯驚愕的李浩然,微微一笑,認真的說道。

李浩然知道這金魚定是和他手中的天車一般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猶豫,徑直跳上了金魚。 第三百八十五章百刃山中破壁壘

金魚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瞬息之間,已經帶著李浩然從蓮台鎮來到了金剛寺的山門前。

金剛寺位於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若是放眼萬佛之山,這裡定沒有什麼稀奇的,可若是有望氣極為厲害的強者遠遠看向這裡,定會發現,這一處地方,乃是萬佛之山的源頭,眾佛之祖的所在,氣勢非凡,大有一領群山的氣概。

往常的時候,金剛寺都是寺門封閉,謝絕香客入內。 學霸從改變開始 此刻,封閉了多年的寺門被打開,重新迎接香客的進入,山道上稀稀拉拉的香客相扶而上,更有磕長頭的信徒前來。

不過,萬佛之山遭逢劫難,恐怕短時間內,金剛寺內的香客會很少。

從山腳下,一路走到山門前,李浩然和昨日的感覺又是不同,昨日他只顧遠方,並未發現山道的不同,可今日這一走,卻發現這山道擁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這股力量可以洗凈人的心靈。

進入金剛寺,李浩然被帶到了空閑大師居住的僧舍前。

吱呀!

還不等李浩然去敲門,房間的門自行打開,空閑大師背著一頂草帽,拄著一根禪杖走出了房間。

「拜見前輩!」

李浩然見此躬身一禮,趕忙說道。

空閑大師倒也沒有什麼架子,他平淡的笑著:「小娃娃,見我不必如此約束,咱們兩個可是朋友,朋友之間不用如此!」

見空閑大師放得下身段,肯和他如此說話,李浩然心中一陣激動,笑著說道:「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哈哈!你這孩子不錯,比其他的人都要放得開!寺中晚輩見我如虎,一個個的心驚膽戰,就怕我吃了他們,其實老夫溫和的很,也是一介肉體凡胎,哪裡有那麼可怕!只不過是,比你們先走了一段路,多看了一段的風景而已!」

空閑大師見李浩然果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沒有任何負擔的輕鬆了下來,哈哈一笑,轉身帶著李浩然朝著另外一邊走去。

這個方向直通金剛寺的後門,從這裡可以走到金剛寺寺院后的山頂。

不過,空閑大師並未帶著李浩然去山頂,而是沿著山腰上的林中道路,徑直朝著山後行去。

「前輩,我這天道壁壘好破么?」

李浩然跟著空閑大師走著,兩人閑聊了一會兒,在談話越發親切的時候,李浩然問出了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空閑大師呵呵一笑,徑直走著,輕鬆的說道:「有我在,很簡單!」

沒有任何解釋,更沒有說任何的過程,空閑大師簡單的說著。這話聽在李浩然的心中,卻是一陣感動。

他本以為,空閑大師會先說破除壁壘有多困難,會付出多少代價,讓李浩然對金剛寺感恩代謝之類的,可沒想到空閑大師的回答很乾脆。

接著,兩人又閑聊了一些,在沿著山道的路,走了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李浩然他們來到了一座峭立的崖壁之前。

這面崖壁光滑如鏡,籠罩在一層佛光之內,若非是走到崖壁近前,站在遠處根本不會發現崖壁的存在。

「拜見師祖!」

正在李浩然跟著空閑大師走到崖壁近前的時候,從崖壁下的一座茅草屋內走出了四個魁梧的和尚,他們樂呵呵的走到了空閑大師的身前,恭敬的行了一個佛禮。

空閑大師點了點頭,輕聲說道:「你們去將百刃山的陣法開啟,我要用一下百刃山!」

話音落下,這四個和尚趕忙從藏玉內取出了四枚玉符,拼接在一起的時候,他們身後的百刃山上光芒一閃,緊接著那光滑如鏡的山壁上,浮現了一個刀山火海一般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之中,光影閃爍不斷,那是強者和強者的對決,那是武之極致的展示,且內中浮現的一場場交戰的影響,更是看的李浩然心神巨震。

「這就是百刃山……可為何要來這裡……」

李浩然看著前方的百刃山,心中默默的說著。

嗖!嗖!

接著,那四個和尚在百刃山開啟的時候,復又回到了先前待著的那個茅草屋內。

空閑大師看了眼滿眼疑惑的李浩然,淡淡一笑,並未多說,徑直朝著前方走去。

李浩然也不說話,緊跟著空閑大師而去。

走到山壁下的時候,空閑大師那乾枯的手輕輕在石壁上一按,接著正面石壁嗡然一顫,在他身前的崖壁上忽然泛起了一抹金光,金光閃爍,露出了一道門戶。

「走吧!若要破開你體內的壁壘,就需要藉助這百刃山遠古戰場的氣息,來規避天道之力對你的影響!」

空閑大師呵呵笑著,抬腳走入了門內。

李浩然聽得一震,不敢遲疑,趕忙踏入了門戶之內。

嗡!

門戶關閉,李浩然眼前光影一晃,他忽然發現,他竟然來到了一片戰場之上。

在他的頭頂上,正有一道道的光影交戰著,和外面不同的是,他可以在這裡真實的感受到,天空交手強者那一招一式之間蘊含的威力和意志。

且踏步這一處戰場,讓他有一種好似離開了先前世界的感覺,站在這裡他忽然覺得自己體內的天道壁壘,似乎薄弱的如同一張紙一般。

可饒是如此,這張紙仍舊不是他的力量能夠戳破的。

「此處乃是一片流逝在時間長河中的時空碎片,被我佛門先祖以三十六位半神為代價,強行跨越虛空,在那時間長河之中,將此一片碎片封存在了我金剛寺之中,作為傳承和武道感悟之用!」

進入內中,在李浩然被徹底震驚的時候,空閑大師在戰場邊緣,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坐下,遠遠眺望著遠處正廝殺的眾多強者幻影,淡淡的說道。

李浩然聽的一震,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前方的一切,不由失聲問道:「真的有時間長河?可這時空碎片又是什麼?」

「呵呵!你現在還不到這個境界,知道的太多,對你修鍊有干擾!現在,你不要管那麼多,坐在此處,緊守心神,讓老夫來幫你化解體內的天道壁壘吧!」

空閑大師呵呵一笑,並未多言,話點到為止,看著李浩然一指身前的一處地方說道。

李浩然知道深淺,自不會在多問,只是好奇的看著這處戰場,將他今日知道的一些東西,聯繫到了只有他才能夠見到的包子,心中泛起了一個疑問。

待他坐下之後,立馬感受到自他座的地面上,傳遞出了一股奇異的力量,這股力量讓人有一種坐在過山車上的感覺一般,在讓人心驚肉跳的時候,卻感覺到時間流逝的很慢。

「緊守心神,無我無他!引動自身力量,喚起天道壁壘!」

接著,空閑大師的聲音在李浩然的耳中響起。

李浩然也不敢遲疑,趕忙按照空閑大師的要求做了起來。

大約十個呼吸之後,空閑大師的手輕輕放在了李浩然的後背上。這一刻,空閑大師的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柔和的氣勢,這股氣勢出現的時候,竟讓這片空間微微顫抖,引得天空之上忽然浮現了一片片詭異的光彩。

這些光彩才剛剛出現,就被戰場上那衝天的煞氣和強者交戰的力量衝破。

嗡!

接著,空閑大師的佛光進入了李浩然的體內,循著李浩然體內浮現出的天道壁壘的氣息,快速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