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件東西是一個手掌大小的黑色音樂盒。音樂盒正打開著,音樂盒的中心有一名栩栩如生的漂亮女孩跳舞。當簡志穹凝視著女孩,女孩也在凝視著簡志穹。

  • Home
  • Blog
  • 那件東西是一個手掌大小的黑色音樂盒。音樂盒正打開著,音樂盒的中心有一名栩栩如生的漂亮女孩跳舞。當簡志穹凝視著女孩,女孩也在凝視著簡志穹。

音樂盒發出的音樂不時變成誘惑之音,不時又變成莊嚴肅穆的梵音。

女孩見簡志穹不受剛才夢境所誘惑,主動開口道:「長生、金錢、權力,你現在垂手可得。」

她頓了頓又道:「這是難得的機會,而且將會一瞬即逝。來吧,孩子,加入我們。我們的強大不是你們這些人類土著所能夠想象。」

一記火焰爪。這便是簡志穹的答覆,然而音樂盒絲毫無損。

女孩見到簡志穹不受誘惑,也不再演下去。本來漂亮女孩,再看已變成醜陋的惡魔。 寵妃萬萬歲 甜美的聲音,已變成最惡毒的詛咒。

「呵呵,我的存在不是你這種土著所能夠毀滅。」惡魔嘲弄地看著簡志穹。

簡志穹下了決心要銷毀音樂盒,不然將來只會有更加多的受害者,但是簡志穹威力最強的火焰爪也對音樂盒起不了傷害。

「叮,發現特殊物品惡魔音樂盒。宿主若同意將惡魔音樂盒上交系統,將獲得1000死亡點。」系統的聲音是如此地悅耳。

簡志穹不壞好意地看著惡魔音樂盒,心道:我同意,非常的同意。

惡魔的臉上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大難臨頭。

「拜拜。」語畢簡志穹的死亡點進帳了1000點。

駝背男子在門外等了很久也不見簡志穹出來,逐漸起疑。一旦惡魔音樂盒有甚麼閃失,他鐵定是死路一條。

「趙高大人,是不是出了狀況?」

他見簡志穹沒有回應,開始急了。

「趙高大人,我進來幫你。」說著便推開了門。 「該死的東西,讓給你資格進來?」簡志穹見到駝背男子進來,佯怒道。

駝背男子見到簡志穹安然無恙,惡魔音樂盒也在原來位置,舒了一口氣。他皺了一下眉頭,似是奇怪趙高為何把惡魔音樂盒關上。

簡志穹見狀,馬上繼續斥責駝背男子,分散其注意力。

駝背男子被簡志穹痛罵了足足十分鐘,變得唯唯諾諾,老實下來,也不敢再主動找事。

「你聽著,現在立刻把惡魔音樂盒送到趙大人的手中。」簡志穹向駝背男子命令道。「剛才我在執行趙大人交待的秘密儀式,差點被你壞了大事。」

駝背男子嚇得當場跪下叩頭認錯,抱著簡志穹的大腿:「趙高大人饒命,您大人有大量,饒恕小人。」

「你現在按我吩咐照辦,千萬不要把惡魔音樂盒打開,否則便會破壞儀式。」

駝背男子不敢再有其他心思,向簡志穹謝過不殺之恩,便緊抱著惡魔音樂盒離去。

簡志穹借著趙高的身份,暢通無阻地回到二號教學樓。調查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的趙大人不是他這小蝦米所能應付,簡志穹毅然選擇撤退。

「趙高大人,趙大人在四處找你,找到你實在太好了,請跟我走一趟。」

簡志穹心裡暗叫不妙,可是看到對方帶著不少手下,遠處還有數十隊惡魔在巡邏,加上不知虛實的趙大人,簡志穹沒有發難。

「趙大人在找我?該死,快點帶我去。要趙大人等久了是你們的罪過。」簡志穹來個惡人先告狀。

簡志穹跟著領頭人,來到了今天舉行宴會的宴會廳。宴會廳裝飾得金碧輝煌,擺放著大量名畫、雕刻品和藝術品。單是簡志穹能夠認出來的名品也有數十件之多。

宴會廳的中間擺放了一張圓桌和十張椅。看來今天趙大人邀請了九個客人。圓桌上的擺設一絲不苟,看得出每個部分也做得認真細緻。

一隊惡魔衛隊突然沖入了宴會廳,對簡志穹身邊的領頭人用惡魔語說了幾句話。簡志穹心中響起不祥預兆,不假思索下拉遠和領頭人及其手下的距離。

簡志穹的預感是正確的,他們手中的刀劍已是應聲而致,簡志穹的身分已經敗露。

簡志穹取出長槍,面對著數十名敵人圍攻也毫無懼色。簡志穹槍如毒蛇,身如游龍,不消一會敵人已經全部倒下。

簡志穹使用剛才透過上交惡魔音樂盒獲得的死亡點,一口氣把堅固和敏捷技能升到十級。簡志穹現在的速度和肉身堅韌程度大幅上升,殺兵級惡魔簡直是不要太簡單。

簡志穹一個箭步奪門而出,他現在最忌憚的是趙大人,能夠讓所有人和惡魔甘於聽命,必定是厲害角色。簡志穹雖然實力比之前強了不少,但自忖自己還沒達到獨步天下的地步。但簡志穹堅信在系統的輔助下,只要給簡志穹足夠的時間成長,消滅惡魔,為人類帶來和平不是一個夢。

簡志穹手腕發力,耍出連環數槍,簡志穹的每一槍必定取下一頭地獄小鬼或者是一頭紅屠夫的生命。簡志穹硬生生地從宴會廳的門口,殺出了一條血路,由惡魔的血造成的血路。

兵級惡魔的攻擊對擁有十級堅固技能的簡志穹來說,有如抓癢般的感覺,完全起不了作用。可是兵級惡魔不愧為惡魔中的炮灰,殺一頭有兩頭補上,殺兩頭有四頭補上,用數量來獲取優勢,消耗簡志穹的體力。

簡志穹也是盡量節省體力,用最少的消耗,換取最大的成果。簡志穹此刻化身成絞肉機,不斷收割惡魔的生命,死亡點幾十點地持續上升。

簡志穹越接近學校的出口,越不敢放鬆,因為絕大部分的失敗者也是倒在最後的終點前。

「啪啪······啪啪······」一陣鼓掌聲從前方傳來。黑壓壓的地獄小鬼和紅屠夫大軍主動讓開一條通道,來者從惡魔群中的通道向簡志穹走過來。

「漂亮,孤身潛入敵方陣地,破壞惡魔音樂盒,將敵人玩弄於鼓掌之間。你有興趣加入我們嗎?」說話的是剛才和簡志穹接觸的領頭人,身後是他的手下。

「我不是已經廢了你們四肢的關節?」簡志穹見到他們是人類,剛才並沒有下殺手,只是讓他們無法追擊自己。

突然兩隻手從領頭人的頭頂伸出,兩隻手從他的胸口伸出,又有兩隻手從他的肚皮伸出。這些手伸出來后,把領頭人的皮膚完全撕開,露出了藏在裡面的惡魔身軀。一頭六臂紫色惡魔破體而出,頭上長有彎彎的長角。

「呼。現在舒服多了,先自我介紹一下,鄙人索夫克,是趙大人的親衛隊隊長。」索夫克自帶懾人的氣場,四周的空氣像是凝固了一樣。

索夫克的手下也紛紛從人類變為紫色惡魔,與索夫克不同的是他們只有兩臂,頭上沒有長角,實力也明顯和索夫克有一大段距離。

「糟了,這索夫克的實力遠超於我。」簡志穹臉上流下了數滴冷汗,要在索夫克和其一眾手下的眼皮下成功逃走有點緲望。

索夫克突然間皺著眉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旋又回復正常。

索夫克再度開口道:「簡志穹,本隊長最是愛惜人才,只要你能夠打贏我的手下,便可以離開。」

「你放心,我不會出手。」索夫克向簡志穹保證道。

簡志穹對於索夫克友善的態度感到錯愕,不過眼下他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接受索夫克的安排,戰勝還有一絲生機。

索夫克為了釋除簡志穹的疑慮,站在老遠的位置。簡志穹的對手將會索夫克的十個手下。

決定簡志穹的生死一觸即發,簡志穹利用長槍和敵人游斗,巧妙地令敵人無法組成圍攻之勢。敵眾我寡,簡志穹此刻沈著氣靜待敵人露出破綻。

數輪交鋒后,簡志穹察覺了這些紫色惡魔有一個細微的破綻。他感覺這些惡魔似是仍然在熟悉自己的身體,不論是攻擊招式,還是閃避身法,也有點獃滯。

紫色惡魔見在隊長的眼皮下,長時間仍然未能將簡志穹拿下,開始焦急起來,加強手中大刀的攻勢。相反簡志穹由宴會廳開始,一直被圍攻,體力消耗甚大,舞動長槍的速度開始下降。

紫色惡魔很快成功把握簡志穹收槍速度的剎那遲緩,數頭紫色惡魔用大刀死鎖著簡志穹的長槍。

「機會來了!」紫色惡魔們露出勝利者的笑容,手中大刀砍向簡志穹毫無防禦的背部。 紫色惡魔突然感到滾滾熱浪,撲面而來。

「轟隆」一聲巨響。圍攻簡志穹的惡魔隨著熱浪被吹飛,身上除了受到嚴重燒傷,還有一道深至入骨的爪痕。五級火焰爪的威力沒有讓簡志穹失望,不枉簡志穹花費了大量的死亡點來升級。

簡志穹裝作體力不繼賣了個破綻,引得惡魔上當,在近距離下用火焰爪把紫色惡魔一網打盡。

讓簡志穹驚喜的是火焰爪升到五級后,所消耗的靈力明顯地減少了。簡志穹感覺自己的靈力仍有餘力使用火焰爪,不再像之前是一發男。

不過簡志穹沒有下殺手,讓索夫克有充足的下台階。簡志穹盯著索夫克,等候著索夫克履行他的承諾。

「放心,我是守承諾的人。」索夫克微微一笑。「我在你的身上見到強者的氣質,雖然還是十分幼嫩。我期待下次的見面。」

「收隊。」索夫克對惡魔大軍命令道。「對了,惡魔的大門隨時為你而開,你們人類當中也有不少強者加入了我們。」索夫克又再次向簡志穹拋出橄欖枝。

索夫克瀟洒地轉身離開,惡魔如潮水般地撤退。簡志穹成功撿回一條命,雖然過程有點莫名其妙。

「朱朱奧,我們回去吧。」

「好的,主人。」

此時宴會廳內圓桌的主家位置坐著一個少女。

索夫克半跪在少女的面前,恭敬道:「趙大人,末將已按照你的吩咐,放走了簡志穹。」

「很好。」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末將不明白大人為何要放走他?」索夫克疑惑地問道。

少女雙手托下巴著,沒有回答。她笑了一笑,似是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

簡志穹回到玄魔殿,交了任務。朱朱奧附有自己記錄的功能,把簡志穹執行任務的過程傳送到玄魔殿的光腦。簡志穹已經預先抽起那些會泄漏其秘密的片段,確保不會暴露系統的存在。

簡志穹是次的表現獲得光腦很高的評價,加上任務的實際難度比預期高,簡志穹獲得了多達1000功勛點的獎勵。

1000功勛點是甚麼概念呢?玄魔殿每月基本生活費20點功勛,普通功法500點功勛起,稀有的動輒2000點功勛以上,惡魔藥水5000點功勛。

簡志穹這筆功勛點已足夠他在玄魔殿白吃白喝四年。當然簡志穹也可以把功勛點儲起來,留待將來換取惡魔藥水或是其他修鍊資源。

可是簡志穹在面對索夫克時,深深感受到自己實力的不足。再者,1000功勛點可謂是他賭上性命換回來的,他恐怕儲起來自己反而沒命享,所以儘快提升實力才是皇道。

「朱朱奧,帶我去功勛兌換所。」

***

「這裡是功勛兌換所?」

「是的,主人。」

「你確定這裡不是小賣部嗎?」

功勛兌換所擺放著數十部自動販賣機,玄魔殿的自動販賣機販賣的當然不是咖啡、汽水和零食,而是功法、武器和惡魔藥水。

簡志穹首先來到惡魔藥水的自動販賣機,自動販賣機顯示要兌換惡魔藥水(乞丐版)需要5000功勛點。惡魔藥水(乞丐版)下面有一行細小的文字說明:如果你不是歐皇,沒有歐皇的運氣,不要兌換我,因為你會後悔的。

簡志穹一臉無語,把眼光放在10000功勛點的兌換級別。10000功勛點能夠兌換惡魔藥水(窮人版),同樣地有一行細小的文字說明:你雖然是一介窮人,但你獲得了改變人生的機會,但距離正式脫貧,還有一段很遠的路。

5000點只能做乞丐,10000點依舊是窮人。好吧,簡志穹承認他現在是連乞丐也不如。

惡魔藥水有如買彩票,喝下乞丐版的惡魔藥水不一定獲得差的覺醒技,喝下窮人版的惡魔藥水也不一定獲得比乞丐版更好的覺醒技。

簡志穹短期並不打算兌換惡魔藥水,他現在打算找一門適合自己的功法來修鍊。簡志穹來到功法的自動販賣機,把販賣機的篩選範圍限制在1000功勛點以內。

簡志穹最後精選了三門功法,分別是龍象功、岳家槍和火神訣,他的功勛點只能兌換其中一門功法。

龍象功,上古華夏典藉,此門功法易學難精。修鍊者每成功晉陞一層會獲得不可思議的實力提升,然而要成功修鍊一層所花的時間極長。兌換龍象功需要1000功勛點。

岳家槍,中古華夏典藉,抗金名將岳飛所創的槍法。全套一共十八式,在以寡敵眾時能發揮極大威力,唯對修鍊者的悟性要求甚高。兌換岳家槍需要900功勛點。

火神訣,由玄魔殿殿主火炎焱所創,適合擁有火屬性覺醒技的修鍊者。 名門婚寵 火神訣能極大提升修鍊者的靈力和火屬性覺醒技的威力。兌換火神訣需要500功勛點。

簡志穹在三門功法中選擇了龍象功,這門威力其大的功法對他有莫名的吸引力。簡志穹相信系統能夠解決龍象功修鍊速度緩慢的短板。

簡志穹辛苦賺來的功勛點,轉眼間便已經全部花光,不過這也給了簡志穹更大的動力去賺取更多的功勛點

簡志穹回房間隨便吃了個晚餐,便馬上著手研究這本花費1000功勛點兌換的龍象功。

簡志穹記起新兵訓練營的導師曾經說過,惡魔降臨雖然是人類空前的危機,但也是莫大的機遇。地球的環境產生莫名的變化后,人類能夠透過吸收大氣中的神秘粒子,修鍊靈力強化身體,甚至使出威力強大的招式和技能。

一些腦洞大開的人抱著嘗試的心態,修鍊某些有名的古籍,竟然真的讓他們修鍊出成果。他們成功證實某些古藉真的是修鍊功法,只是因為惡魔降臨前,受地球環境所限而蒙塵。

自此以後降魔軍便成立末法殿,專責翻譯和整理華夏古藉,畢竟每一本古藉也可能是一部絕世的修鍊秘籍,有可能孕育出強大的修鍊者。功勛兌換所中功法販賣機的華夏古藉大部分也是出自末法殿的手筆。

新兵訓練營教授的引導功法顧名思義,是用來引導修鍊者在短時間內產生靈力,但發展潛力極之有限,所以簡志穹才選擇了龍象功。

龍象功一共有九層,修鍊后修鍊者的靈力會變得雄厚精純,同時力大無比,這亦是龍象功名稱的由來。龍象功的力量泉源來自人體內1024顆力子,修鍊者需要利用靈力衝破這些被封閉的力子,才能全面釋放身體內在的潛能和力量。

「龍象功第一層只需要成功衝破左右手掌的力子。 吃定總裁沒商量 我現在的靈力應該修鍊龍象功第一層應該手到拿來吧。」簡志穹信心十足地道。

簡志穹按照龍象功第一層的運功方式,將全身的靈力引導到右手的手心。簡志穹感覺到右手的手心位置有一層極具彈性的薄膜。簡志穹知道若果要成功修成龍象功第一層,便要用靈力刺破這層薄膜。

「好······好痛······」簡志穹從未經歷過如此痛楚。簡志穹原本以為集中靈力便可刺穿薄膜,然而薄膜有著讓人驚異的彈性,簡志穹的靈力歇力地想突破薄膜的封鎖,但就是過不了薄膜這一關。

最痛苦的是簡志穹每刺一次薄膜,他的手心就如同被人用刀插了一下,當中的痛楚更是被無限放大。簡志穹咬緊牙根,最後來來回回數十次,才堪堪衝破了這層薄膜,成功激活了右手手心的力子。

有了右手手心的經驗,簡志穹也不敢託大,把自己調整為最好的狀態,一鼓作氣下也順利地激活左手手心的力子,成功修成了龍象功第一層。

簡志穹所受的痛苦是有回報的,龍象功第一層已經讓簡志穹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力量大幅提升,簡志穹現在至少擁有十噸的力量。

靈力的總量、質量和運轉速度也到達了另一層次。簡志穹在短時間連續使用五級火焰爪,也只是像平常呼吸一樣毫無困難。

雖然龍象功的威力確實變態,但是其之後的修鍊難度也是幾何級數地上升。

第二層同樣是要打通兩顆力子,不過是在左腳和右腳的腳板底。在正常修鍊的情況下,要打通第二層的力子需要兩年時間。簡志穹實在花不起兩年的時間,在當前變幻莫測的局勢,兩年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的事情,所以簡志穹從一開始便打算透過系統找出修鍊龍象功的快捷方式。

「惡魔音樂盒所得的死亡點所剩無幾,龍象功升級所需要的死亡點估計也是不少。」簡志穹暗忖道。

「對了,朱朱奧,玄魔殿的光腦有沒有關於趙大人和索夫克的資料?」簡志穹忽然問道。

「主人,暫時找不到任何紀錄。但按光腦對錄像紀錄的分析,索夫克至少是皇級惡魔,甚至可能是帝級惡魔。」 「小黃,怎麼你今天還來?唉,昨天礦坑又有兩個兄弟失蹤了。」

「高大哥,我知道礦坑危險,但是家中有老有嫩,我不吃孩子和老人也要吃呀。」

「世道艱難呀,原本想著挖礦要比當兵上戰場安全不少,哪想到挖礦也會丟命的。誰會想到曾經在上京金融界叱吒風雲的高天久如今會變成一名在不見天日的礦坑挖礦的礦工,哈哈······哈哈······」高天久的笑聲充滿著無奈和凄涼。

「可不是嗎,我黃小雷以前在上京也是鼎鼎大名的金牌銷售員······」

簡志穹藏在高天久和黃小雷的腳下,聽著他們互相吹噓自己的光輝歲月,緬懷著昔日的美好時光。

高天久和黃小雷所在的礦坑連續多月來也有礦工無緣無故地失蹤。據說有人見到神秘怪物的黑影,可是降魔軍派人搜查后也毫無頭緒,導致整個礦坑人心惶惶。簡志穹於是接下了調查礦坑失蹤事件的任務。

簡志穹進入礦坑的深處挖了一個地洞把自己埋藏起來,剛巧高天久和黃小雷選擇的挖礦位置就在簡志穹藏身之處上方。

加入降魔軍雖然福利不俗,但是死亡率也相當高。有很多倖存者也像高天久和黃小雷一樣,選擇後勤支持的工作,生活既有保障,又不用冒著生命的危險。

惡魔降臨改變了很多事情,人類不再是位於食物鏈頂端的生物,面臨著滅絕的危機。人類社會也迎來了一次大洗牌,昔日位處社會上層的精英現在可能是一名從事體力勞動的礦工或者農夫,以往為兩餐苦苦掙扎的低下階層能夠變成高高在上的靈力修鍊者。

簡志穹聽著兩人吹牛,悶得快要睡著。

「小黃,你有聽過酒池肉林嗎?當年我在上京······咦?地震嗎?小黃,你的臉色為甚麼突然變得那麼難看?」高天久感覺到彷如地震的晃動。

「高······大······哥······你······身······后······」黃小雷指著高天久身後的黑影,嚇得雙腳無力,坐在地上。

高天久看見黃小雷奇怪的舉動,頓時明白了。他臉色變得異常蒼白,小心翼翼地邁步向前,準備隨時逃生。

在高天久身後的黑影怪物露出殘忍的笑容,伸出了巨大爪子,眼看就要把高天久撕成碎片。

「轟隆」一聲,簡志穹在怪物的背後破土而出。正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