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個孤獨的魔女,讓人無法忘記的,天真的魔女。

  • Home
  • Blog
  • 那個孤獨的魔女,讓人無法忘記的,天真的魔女。

力量開始聚集,並且附著在右臂上面,在跑動的同時對著路線上的鳶一摺紙揮打出去。

擊中吧!

這是夏目的妄想而已。

在使用力量的同時,夏目感覺到腹部的疼痛開始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跳起了舞蹈。

這種感覺放佛是在夏季被關進了蒸拿房,雪上加霜的痛苦讓人無法忍受。

喉嚨變得燥熱,視野變得模糊,可是戰鬥還在繼續。

揮出的拳頭形成了黑色的衝擊,不過這次攻擊被鳶一摺紙輕易斬斷,僅僅只是拖延了一點時間。

不過靠著這點時間,讓夏目成功保護住了摺紙腳下的風鈴。

「命中!」

摺紙看到夏目伏倒在地上,順勢將切割而下的光劍斬了出去。

要被擊中了!

夏目閉上眼睛打算承受疼痛,可是卻發現身體飄了起來。

不,是被抱著飛了起來。

「你在做什麼呢,夏目同學。」

「狂三……」

夏目將懷中的東西舉了起來。

「你的風鈴,還在哦。」

「……你是笨蛋嗎?」

狂三皺起眉頭,不過笑意並未減退。

對了。

夏目下定了決心。

右手反過去抱住了狂三。

「你想要……唔?!」

嘴.唇貼上去,無視狂三的意願,強制的親.吻。

通過意念傳輸過去的話只有一句而已。

「接下來,你由我來保護!!」 …「讓他們都進來吧。我在書房等他們!「想了下。吳庸才吩咐了一句。吳庸和這些寡頭們打的交道並不多,在普京沒有接位之前為了能從俄羅斯購買軍火,吳庸曾讓安德烈刻意的和這些人接觸過,不過隨著後來搭上了卡利列夫這條線,又加上普京的上位,吳庸漸漸也就再沒有和這些寡頭們聯繫。

「是!」志明立即走了出去,去安排外的的人帶著他們三個進來。

在外面已經等了二十多分鐘的霍多爾科夫斯基三人聽到吳庸願意接見他們的消息后都是精神一震,整理整理身上的衣服,跟著外面的警衛進入到別墅。進去之前,他們還接受了一次嚴格的檢查,吳庸別墅的防衛。一點也不次於一國總統的府邸。

兩個多小時后,霍多爾科夫斯基三人帶著笑容離開了別墅,書房內1吳庸則靜靜的坐在那裡。

「老闆。您不應該答應他們!」

志明輕聲說了一句,網才,吳庸已經答應他們投資移民的要求,並且還許諾給了他們很多的好處。這些俄羅斯寡頭在他們自己國家的日子雖然不好過,可每個人依然都還有著一筆龐大的財富,這些財富加在一起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為什麼,擔心普京他們的反應嗎?」

吳庸微笑反問了一句,志明慢慢點了點頭。

「志明。你放心,普京就算再有意見也不會說什麼,目前我們的合作關係是我們對他們更有利,我們所依靠他們的只有那些武器,即使他們不出口給我們,我們也一樣可以自己仿製出來!」

「老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收留了這些俄羅斯寡頭,除了會損害我們和俄羅斯的關係之外,還有很多對我們不利的因素!」

志明搖了搖頭:「我知道和俄羅斯的關係上您不擔心,不過畢竟總是個隱患。目前對我們支持的人很少,我們不應該放棄這個合作夥伴。其次。我認為目前非洲的經濟狀況不適合他們這樣的大資本家進入1這樣會對您的統治有一定的阻礙作用,這些俄羅斯寡頭甚至有可能以後成為您的絆腳石!」

「絆腳石。志明你說清楚點」。

吳庸心裡猛然一動,他網才只想著這幾位寡頭加在一起那龐大的資金,並沒有想其他的因素,如果七位俄羅斯寡頭全部到非洲來,他們最少可以帶來上千億美金的投資,這筆投資會極大的改善非洲的現狀。

「老闆,目前整個非州是您一家獨大,我們的和平集團就是非州最大的資本集團在這種情況下,和平集團可以給非洲所有的國家帶來一種精神和力量上的雙重威壓,各國的經濟都牢牢的控制在您的手裡

「可如果這筆龐大的資金進來之後這種局面將會改變,他們這些人可都是有野心的人,我不相信他們會老老實實的做生意,他們必然會將自己的手伸進政治中去。以他們的財力,想控制幾個小國家並不難。到時候非洲就不會再是目前我們一家獨大的情況了。如果他們在和反對我們的美國。歐州國家聯合在一起,得到歐美的扶植,很快他們就可以成為非洲第二大勢力,甚至可以組建他們自己的武裝力量,到時候為您的立國大業只會增添麻煩!」

志明小聲的對吳庸勸道,吳庸雖然沒有說話。不過從他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吳庸挺認可志明說的這些。

二嫁鮮妻:顧sir求勾搭 「這種現象並不是不能發生,而是很有可能發生,還有,他們上千億美金的財富進來之後做什麼?貿易或者生產?不,都不是,他們肯定要做壘斷的生意,這也會給您對非洲的統治帶來麻煩,就算他們前期不敢在我們所涉及的領域內插足,可等他們真的在非州立足了,未來肯定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志明不再說話了,他話說的已經很明白,吳庸答應讓寡頭們到非洲來投資,簡單來說就是讓未來的敵人進入到自己的地盤。並且培養出一個對自己會有很大威脅的敵人出來。

書房內陷入了安靜,志明只是靜靜的看著吳庸。而吳庸則是不時的點著頭,目光也不知道膘到哪裡去了。

「志明。你把安德烈叫來!」

過了十幾分鐘,吳庸才突然說了一句,志明微微一愣,隨即離開了書房。

安德烈在安哥拉的雇傭軍總部,到比勒陀利亞需要點時間,不過安德烈接到吳庸的召見要求就立即乘坐直升機出發了,一會就能到這

「老闆,您的意思是?」

回到書房。志明才小聲問道,看樣子吳庸是聽從了自己的建議,不然不會把安德烈叫來,只是叫來安德烈做什麼志明還沒猜到。

「志明啊。其實說白了,割奢卜的不是他們的人而是他們的錢。那可是足足有卜千1兄七的財富,說不眼紅絕對是假的,既然留著他們的人有隱患,那就除掉那些人,只把他們的錢留下來!」

吳庸嘿嘿笑了一聲,嘆著氣對志明說道,志明心跳突然加速了一下,感情吳庸這次準備當一次強盜。

「老闆,這樣也不好吧。這樣的話以後誰還敢來非洲投資?」

「是啊,所以我才把安德烈叫來,這活不能咱一個人干,得再拉上一個人,一起把這些錢給分了,我相信那個。人絕對不會拒絕!」

吳庸臉上露出一絲奸笑。志明獃獃的看著吳庸,眼睛猛然一亮,他明白吳庸想要做什麼了。

「老闆,您是說普京,把普京拉下水,我們共同來對付這七大寡頭,把他們的財富分掉?」

「知我者志明也,沒錯。就是這樣,我們沒有動手的理由。可是普京有啊,到時候給他們安上一個罪名還不的單,以後就算有人怪,也會去責怪普京,不會怪我們,最多有些黑錢不敢往我們這流入罷了!」

吳庸得意的笑了笑。先哄著這些人把錢都轉過來,然後吳庸在和普京聯合在一起對付這七大寡頭,這樣人家就會以為這是普京和吳庸事先設好的一個局來對付七大寡頭,不會影響對非洲的投資,事實上現在只要普京答應下來,這也算是一個事先設好的局。

「不錯,大筆的黑錢以後是不敢進入非洲了,可世界上也沒有什麼比他們更大的黑錢了。這樣我們至少可以平白獲得五百億以上美金的財富,而俄羅斯也會不費力氣的得到這些寡頭隱藏在國外的巨大財富,普京絕對沒有理由拒絕我們的合作!」

志明也微笑點頭道。吳庸這樣做雖然很不道德,但絕對可行。對於商人來說,特別是對資本家來說,道德一文不值。

「哈哈,沒錯,這就叫黑吃黑,如果普京不答應,我也會放他們進來投資,讓他們先伸伸手也沒關係,不過這裡是我的地盤。只要給我理由和機會,我一樣可以除掉他們,只不過那樣會麻煩很多」。

吳庸笑著點點頭,吳庸是一個商人,嚴格來說他就是一個資本家,資本家向來追逐利益。這種大利益的事情,即使冒點險也沒有關係,畢竟非洲是吳庸的地盤,他們七個錢再多,在這裡也翻不起浪花來。

「老闆英明!」

志明微微一躬身,吳庸先是一愣,隨即笑罵道:「去,別給我來這一套!」

半小時后,安德烈的直升機停在了吳庸別墅內的停機坪,安德烈從直升機上下來只是整了整軍裝,就急忙進了別墅。

「安德烈來了,坐」。

見安德烈進來,吳庸笑呵呵的說道,吳庸現在的心情非常好,昨天被那些人聯合在一起灌醉的事早就拋在了腦後,不過可憐的杜貴和趙強已經到礦場當起了監工。

「謝謝老闆,老闆這麼急著讓我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安德烈微微彎腰,這在在志明的對面坐下。

「沒錯,我有個緊急而又絕密的任務給你,我需要你親自去一趟莫斯科,並且找普京秘密的談一談,而且你這次去俄羅斯的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讓別人知道!」

冰鎮楊梅蜜桃凍 吳庸微笑點點頭,保密是肯定的,要是被那些寡頭們知道他在暗中和普京聯繫,恐怕就壓根不會再來非洲了。

安德烈點小了點頭:「我明白,請老闆您安排任務!」

「好,是這樣的」

吳庸把俄羅斯寡頭們要來非洲投資,並且把自己和志明網才商討的對策都告訴了安德烈,安德烈絕對是個可以信任的人,不然吳庸也不會把空軍交給他。

「這樣啊,老闆!」

安德烈低頭想了一下。才繼續說道:「據我所知,這七大寡頭曾經在俄羅斯的影響非常大,難免不了他們在政府內還有隱藏的人存在,如果我現在出現在莫斯科和普京見了面,他們肯定會有其他的想法」。

「這點倒也是,不過除了你沒有其他合適人選悄」。吳庸點了點

「有,老闆,您還記得曾經和我一起在北極熊雇傭兵團的阿納托利夫斯基嗎,我上次在俄羅斯遇見了他,並且把他帶回了雇傭軍,目前他在軍隊內沒有任何的職務,根本沒人知道他的身份,讓他去執行這次的任務,即使被那些寡頭知道也不會想到我們的身上來」。

安德烈抬起了來,對吳庸慢慢的說道,這是一次把阿納托利夫斯基提起來的絕佳機會。) 「我,我會殺了你!」

做出了這樣的威脅宣言,站在空中時崎狂三將雙槍的槍口都對準了眼前的人,夏目。

聽到前者帶有憤怒的語氣,夏目並未轉過身去,而是將左手的風鈴拋了過去。

下意識的接住飛過來的東西,狂三看著因為搖晃而發出碰撞聲的風鈴,在被它悅耳的鈴聲吸引的下一秒,回過神來之後繼續擺出之前那番生氣的姿態。

舉起右手,指尖部分和肩膀齊平,挽起的袖子所露出的手臂讓狂三閉上了嘴巴。

「我說過了,我會保護你,這就是代價。」

和狂三的親吻使得他複製了狂三一部分力量,可以將其當做自己的『異能』來使用。

除了這個,夏目還清楚的知道,每一次親吻都只能夠複製一個精靈的力量,而上一次複製的力量將會被掩覆蓋掉,也就是說不可能重複。

看著自己這個讓狂三都陷入沉默的手臂,夏目發現自己的世界變得一片血紅。

作為使用力量的代價,夏目右手手臂上所浮現出來紋章都是由皮膚中滲出的鮮血構成,而雙眼也不滿血絲,周身各處的力量尋求能夠噴涌的地方。

時崎狂三並未將話繼續說下去,而是露出了一幅十分有趣的樣子,如同觀賞者般盯著眼前的事情。

「複製的力量果然十分厲害呢,那麼你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至少,不會讓你陷入危險吧。」

「你是笨蛋嗎夏目同學,這個時候了還談著這些事情,我不會對弱者感興趣哦。」

狂三指著四周,從四面八方發射過來的彈藥。

目睹著這些攻擊的降臨,夏目右手往右側大力一揮。鮮紅色的血液揮灑在空中,可是卻被固定,凝結,構成。

無名之槍炮,和夏目等身大的大口徑炮火出現在了右手之上。

作為力量的顯現化,夏目沒有狂三那麼多的能力,也無法讓時間倒流亦或者是召喚出過去的自己,唯一的能力只有一個而已,夏目所了解到的,腦海中的能力。

再說了。夏目可不想讓過去的自己來到這裡,畢竟曾經經歷過未來自己的反叛,所以變得只相信現在的自己了。

夏目的心境肯定難以理解,因為被自己未來殺掉什麼的,怎麼想都覺得不太現實。十分扭曲。

然而夏目所經歷的世界就是如此扭曲和非現實。

他尋求的日常終歸是渺茫不已,夏目的願望。說到底只會被綁著石頭沉入大海罷了。

人的一生就像是活在浴缸中的金魚一樣。被囚禁在透明的,自己以為十分廣闊的世界。

可一旦你擴過了這個界限,靠著努力跳出了屬於自己的『世界』,便會面對死亡的威脅,痛苦的命運。

所以很多人都不會選擇越過這個界限,將自己隱藏在小小的世界當中。不斷麻痹自己,使得自己心安理得。

時崎狂三或許就和魚缸中的魚一樣,她想要越過這個界限,因此就會遇到危險。那麼之前,不就只有自己率先越過去,等待她的到來嗎?

炮彈逼近兩人,不管夏目的體感時間有多長,現實世界的時間依舊會不斷流逝。

完好的左手握住被鮮血染紅,扣著扳機的右手,強烈的眩暈被夏目以咬破舌頭的方式逼退回去。

就如同在和心中的敵人戰鬥一樣,全部都是自己。

惡魔夏目和天使夏目使用各自的武器在真.夏目體內激鬥起來,翻滾的嘔吐感似乎要侵佔夏目的神經意識,破裂的傷口呼籲反叛勢力一起搞鬼,劇烈的疼痛拉扯著肚腸、肺部以及心臟各處的肌肉。

夏目未曾停下,就連一瞬間的猶豫都沒有。

因為是個笨蛋,所以才會這麼做。

因為是個人類,所以才會這麼想。

因為正是夏目,所以才會這麼拼。

真歡假愛 過去也好,未來也好,現在都無所謂了!

於是,揮動雙臂,發出大喊。

帶有決心的聲音讓旁邊的狂三都啞口無言,血色的槍炮在輸出炮擊的同時,形成的利刃朝著ast的部隊切割過去。

轟隆隆!轟隆隆!無數的爆炸聲響了起來!ast部隊所形成的是隨意領域被夏目輕易砸碎,重大的衝擊混雜著打擊力道擊落了無數的敵人。

咳!?

噴出一口鮮血,強大的負擔損壞了夏目的**。

「別再繼續下去了,讓我來好了,你根本就……」

「別吵了!我說過了!狂三就由我來保護!你只要看著就好!」

嘴角溢出鮮血,夏目的決意將狂三的話逼了回去。

「你到底……」

無法理解。

「你到底是……」

弄不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