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知道?”

  • Home
  • Blog
  •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知道?”

“最少也要等我升到45級乃至50級以上!現在你就不用多問了!省得你惦記!”系統的聲音很不耐煩,隨後又說道,“敖烈!這裏沒你的事了,回去!”

敖烈恭敬的一抱拳:“遵命。”

然後他的頭頂出現了一道光門,他化身成龍飛進光門,消失不見了。

“幹嘛啊這麼神神祕祕的。”張謙皺起眉毛,“我就想知道知道啊。”

“年輕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是別忘了好奇害死貓,如果你沒有那個實力,那就最好別有那麼大的好奇心!”

“行。”張謙一擺手,“我還懶得問呢!”

一路跑回市區,打了個車直奔學校,鏡魔已經被解決了,他得和英魂們說一聲。

回到學校之後才發現學校裏已經亂成了一團。

幾乎每個人都在說着同一件事,那就是在學校的某個僻靜的幾乎沒什麼人去的角落裏發現了大量的鏡子碎片。

回到宿舍,幾個舍友都在,一看到張謙回來了他們第一句話就是:“知道嗎?那些鏡子碎片找到了。”

張謙一點頭:“啊,知道了。”

“所以我就說,偷鏡子那個絕對是變態!”

“嗯對,偷完了就砸碎了,絕對心理有問題,超級變態!”

“頂級大便…”

“行了。”張謙打斷了他們的話,“人不就偷個鏡子,有必要嗎?”

“不讓說態是吧,那就是大便了。”王子濤說。

“哎?”吳清眼睛一亮,“這罵人的方法好,不要態就是大便,要態就是大變態,這可以啊!”

“不是你這麼激動幹嘛?”黃浩看着張謙,“難道是你乾的?”

“我有毛病啊,偷鏡子幹嘛我?”

幾個人笑鬧了幾句,然後一起結伴往圖書館走去。

張謙很奇怪:“你們不打遊戲了?”

“打啊,但是不能總打,學習還是必須的。”吳清說,“不要以爲就你是好孩子。”

到了圖書館,張謙藉着找書的機會悄悄的和朱自清碰了個面,朱自清卻說了一句讓他有些驚異的話:那股詭異的氣息還在,並且越來越濃重了。

“什麼情況?難道女生宿舍樓裏面還有別的東西?難道那個詭異的氣息並不是鏡魔?”張謙疑惑了。

“可能吧。”系統說。

……

夏夢最近有些心神不寧。

她總是感覺自己好像被跟蹤了,一舉一動都被別人監視着。

另外自從之前自己的兩個閨蜜突然意外死亡之後,她就偶爾會做惡夢夢到她們。

也就只有和項飛鵬在一起的時候,她纔能有那種很踏實的安全感。

不過,現在的她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那就是如果項飛鵬的好朋友張謙也在場的話,她心裏的安全感會更重,那種被人跟蹤監視的感覺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比如現在。

她和項飛鵬一起去圖書館看書,正好遇到了張謙。

見到項飛鵬,張謙感慨萬千,自己天天在外面跑,似乎好久都沒和他一起吃過飯聊聊天了,好歹是曾經並肩一起和閻羅幹過架的兄弟,雖然現在的項飛鵬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

“今晚正好有時間,一起去喝點吧。”張謙笑着邀請。

“行啊,喝點就喝點,誰怕誰!”項飛鵬爽朗的笑了。

晚上,西門外的小餐館,張謙和項飛鵬推杯換盞你來我往不亦樂乎。

本來張謙還打算讓幾個舍友也一起來的,但是他們晚上都還得回去打遊戲做活動,所以就沒跟來,餐桌上只有張謙項飛鵬和夏夢。

喝到九點,倆人喝了一瓶白酒和一箱半的啤酒,要不是夏夢攔着,剩下的半箱也留不住。

項飛鵬喝起酒來簡直太猛了,一瓶接一瓶,張謙看的都有些心驚。

“像項羽這樣的古人那酒量都是海量,項飛鵬雖然記憶沒有了,但是本性還是在的。”

“嗯,是,真海量。”張謙翻着白眼說,他分明看到項飛鵬出了餐館就廢了,誰都不服就扶牆。

到了男生宿舍樓下,和夏夢道了個別,張謙就扶着項飛鵬往宿舍樓走,剛走到樓門口,夏夢突然蹬蹬蹬的跑了回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61375/ “咋了?忘東西了?”張謙問。

“我…我有點害怕…”

“怕什麼啊,學校裏這麼多人,宿舍裏也那麼多人。”張謙說。

“張謙,這段時間不知道怎麼了,我老是有種被人跟蹤被人監視的感覺!”

“你想多了吧?有這傢伙在你身邊誰敢監視你?”張謙剛說完,就像想到了什麼一樣整個人一怔,問夏夢:“你住哪座宿舍樓?”

“悠然居。”

“就是清苑路的第三座女寢?”

“對啊!”

張謙突然想到了什麼。 “那你…額…”張謙轉着眼睛,用一種比較能讓夏夢接受的方法問道:“那除了感覺有人跟蹤你監視你以外,還有沒有碰上別的…比較神奇的事情?或者你的舍友,你們宿舍樓裏別的女生,有沒有遇到…”

“靈異事件吧?”夏夢問。

“啊。”張謙說。

“我遇到過。就最近有一次,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做惡夢夢到了之前意外死亡的兩個閨蜜,然後我就被驚醒了。”

“驚醒了之後我就發現…那兩個閨蜜就站在我牀前,當時就把我嚇暈了!”

“有這種事?”

“嗯!然而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一切都正常了!”

“那現在你們宿舍住着幾個人?”

“就剩下我和楊竹我們兩個人。我那兩個閨蜜和我是住一個宿舍的,她們死了之後一直都沒有人再搬進來!今晚楊竹又有事不在宿舍,所以我…”

“那好說。”張謙很銀蕩的笑了,“走吧,去開房。”

“啊?”夏夢一愣。

“啊什麼啊?我說讓你和這傢伙去開房!走吧。”

“可是…”

“可是什麼,你又不敢回宿舍!反正他現在喝醉了睡着了,你們也發生不了什麼事,走吧走吧。”張謙說着,扶着項飛鵬就往外走。

夏夢猶豫了一會,終於也跟了上來。

到西門外一個小賓館,用倆人身份證開完房之後,張謙交代了幾句就走了。

他走了之後,夏夢傻了。

雖然早就和項飛鵬確定關係了,但是倆人並沒有做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這開房更是頭一次!

就在夏夢不知所措的時候,項飛鵬突然悠悠轉醒了,唸叨了一句:“張謙這小子真是值得結交。”

“啊!你…你沒睡着啊!”

“額…”項飛鵬紅着臉說,“其實之前是迷糊了,但是在你說你遇到靈異事件的時候我就清醒了,本想說話但是聽到了張謙說開房,所以我就忍不住想看看他到底想幹嘛。”

“你怎麼這麼不信任人家!”

“我可不是不信任他,主要是你長得太好看了。”

“討厭死了,快..快睡你的覺吧!”

“嘿嘿,我怎麼還能睡得着啊!”項飛鵬腆着臉湊到夏夢面前,“以前好幾次都打算叫你出來開一個房間,你總是不讓,這次你可跑不了了吧!”

“你…你別亂來啊!”

“小夢,機會難得,春宵一刻,你就從了我吧!嘿嘿嘿嘿。”項飛鵬帶着銀笑慢慢的湊近了夏夢,夏夢慌慌張張的起身想跑,卻被項飛鵬一把拉進了懷裏。

倆人的呼吸都開始急促了。

“你先去刷牙洗澡。”夏夢小聲說,“薰死了。”

項飛鵬一愣,隨後大喜:“好!等我!哎…你也一起來吧!”

“你…”夏夢剛說了一個字就被項飛鵬硬拉着進了洗刷間。

幾分鐘後,倆人的衣服被扔了出來。

……

就在項飛鵬和夏夢嗷嗷叫的時候,張謙已然悄悄的摸到了女生宿舍樓。

召喚出了小兵甲乙,小兵甲馱着張謙飛到了四樓,進了夏夢的宿舍4207。

果然,一進宿舍張謙就感覺到了一股陰氣。

“主公…”小兵甲說。

張謙擡手一攔:“我知道。”隨後用不大的聲音說:“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

話音剛落,漆黑的宿舍裏就響起了牀鋪響動的聲音。

而且是有節奏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有兩個人在牀上做某種運動一樣。

“搞什麼?”張謙皺起眉毛,同時開啓了通靈眼看向四張牀,但是四張牀上空無一物,也沒有發現某一張牀在動。

但是聲音還在繼續。

“有病啊你!”張謙有些惱了,“大晚上的吃飽了撐的日牀啊!”

聲音消失了,一個漆黑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宿舍門那邊,一雙散發着紅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張謙看着。

張謙用通靈眼看了過去,是個女鬼,他立刻說:“去,把她抓了。”

小兵甲乙卻沒有回話,他皺着眉毛看向旁邊:“小兵甲!去把…臥槽!”

張謙吃了一驚!

小兵甲的臉突然變成了一張慘白的恐怖的鬼臉!

他往後退的時候撞在了小兵乙的身上,一扭頭髮現小兵乙的臉也像小兵甲一樣恐怖了。

“我靠!你們倆怎麼了!”張謙驚呼。

系統突然說:“你叫什麼叫啊你。”

聽到這個聲音,張謙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變了,宿舍還是那個宿舍,沒有鬼影,小兵甲乙站在他身邊奇怪的看着他。

“我好像又看到什麼幻覺了。”張謙說,“會不會這裏有一隻狐妖?”

“幻覺?”系統笑了,“如果你中了幻術,我會察覺到的,但是剛纔我感覺你並沒有中什麼幻術,而是一直站在那發愣,然後就突然開始大叫了。”

“什麼?”張謙一愣:“那是什麼情況?我剛剛明明看到了宿舍門口站着一個鬼影,然後小兵甲乙也變成了…”他說不下去了,因爲他發現小兵甲乙的臉又變成恐怖的鬼臉了。

“他們的臉又變成恐怖的鬼臉了,”張謙說,“你說我沒中幻術,那這是怎麼回事?”

“我提取了一下你的視覺,你果然幻視了。但是你並沒有中幻術,真的。”

“那這是怎麼回事?”張謙問。

“嗯…可能是某種東西的作用讓你產生了幻覺。”

“某種東西?什麼東西?”

“別忘了,能讓人出現幻覺的不只是幻術,某些藥物也是可以做到的。”

“藥物?難道…剛纔喝的酒裏有毒?”張謙一愣。

“想象力真豐富,如果真有毒你活不到現在。”

張謙剛要說話,突然腦袋裏出現了一陣眩暈感,他伸出手晃晃悠悠的說:“我…怎麼突然感覺要暈了?”

小兵甲乙眼疾手快,趕緊伸出手扶住他。

被他們扶住的一剎那,張謙心裏就自然而然的安頓了,與此同時那股鋪天蓋地的眩暈感像潮水一樣襲來,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他就暈了過去。 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躺在宿舍的牀上,幾個舍友已經都出去了。

他立刻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趕緊問系統:“發生了什麼事?”

“昨晚你暈倒了,然後小兵甲乙就把你送回了宿舍。”

“我問的是我怎麼會暈倒的?有沒有找到原因?”

天路殺神 “找到了,那個宿舍裏有一種可以讓人致幻和暈倒的迷藥,小兵甲乙把你送回來之後又去找了一圈,最後找到了。”

“迷藥?”張謙一愣,皺起眉毛,“好好的宿舍裏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剛想說話,電話就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一看,是項飛鵬打來的:“老張!我媳婦不見了!”

“啊?你媳婦不見了?什麼情況?”

聽完了項飛鵬的話之後張謙明白了,原來昨晚項飛鵬那是裝醉裝睡,然後他走了以後項飛鵬就把夏夢給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