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瑟冷笑更甚,現在簡直就是壓倒性的優勢啊。

  • Home
  • Blog
  • 那瑟冷笑更甚,現在簡直就是壓倒性的優勢啊。

畢竟他的三叉戟和厄洛斯的死亡之豐收、達摩克利斯之劍等神器一樣,是會反抗的啊!

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反抗是爆炸、死亡之豐收的反抗是引燃、都是因為他們所屬的法則都很特別。

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所屬法則是赫菲斯托斯的造物法則,不屬於它的主人拿上它,並試圖注入其他神力的話,就會走向造物的反面——毀滅,所以會發生大爆炸;死亡之豐收被注入其他生命力的話,會回歸原型——死亡青火,所以會引燃;而那瑟的黑曜石三叉戟的所屬法則是鏡像法則,自然是回歸鏡像位面啊!

開膛手傑克又無法進入鏡像位面,所以——他相當於是沒有武器啊!

看著開膛手傑克手中的三叉戟消失,那瑟笑的簡直把他小惡魔的名號詮釋到底。

普通的笑容里透露出一股其他的味道。

凶神惡煞!

重生之喪屍圍城 「派一隊突擊隊員下來!」開膛手傑克對著鑲在肩膀上的對講機大喊。

「你覺得他們還下的來嗎?」那瑟說。

十分鐘前,他就感受到寂靜力場的存在了。

所以他才肆無忌憚的暴露自己的能力。

畢竟自己又不是最後的底牌。

他最後的底牌是厄洛斯啊!

厄洛斯不僅僅有死亡之豐收,索命青駒,她還擁有屬於天啟騎士「死亡」的特殊鎧甲——終焉之鎧!

這個鎧甲可不像雅典娜的鎧甲是100%強制嘲諷,而是100%傷害回敬!

沒錯!是一件反甲!

而且厄洛斯的架招也是相當可怕……

差不多你無論從哪個方向發起攻擊,她都能架住!

說白了一切殺人的技巧她都會,更何況劍術、騎術、甚至是槍支……

所以她才是最大的底牌啊!

所以那瑟才說那些突擊隊員根本就下不來啊!

能不能活著穿過厄洛斯的寂靜力場都是一個問題。

所以現在的開膛手傑克就是困獸之鬥啊!

那瑟雙手握住刀柄,鏡像法則發動,開始模仿!

腳掌蹬地!

如同子彈一般衝上前來!

直刺!

還沒完!

直刺!

最後!

直刺!

僅僅一個動作,彷彿還有兩個那瑟與他一同對著一點發動進攻!

收刀。

「這是什麼劍技?」開膛手傑克捂著小腹,聲音出現了失真。

「去問沖田總司吧。」那瑟說道,咔嚓一聲,將開膛手傑克背上的刀鞘拆下來,將太刀納入刀鞘。

「沖田總司?……是平青眼·無明三段刺?怎……」

「不好意思,我就是會,而且,像什麼二天一流、燕返,我也會,模仿,是我最擅長的,而學習就是最精湛的模仿,所以不用我解釋了吧?」 收拾完開膛手傑克,那瑟當然是……

閃人啊!

不然讓人一輪一輪的圍剿自己?

他可不想被打成赫克托耳,赫克托耳當時還有幾萬人,他現在……

人家的士兵都是克隆人,命不值錢!

大叔不可以 所以對面靠人數都能把他碼死!

所以啊,現在跑才是最重要的的啊!

畢竟說到底,他還是沒有忘記,自己是個暗影刺客。

刺客的原則是潛入,一味的莽莽莽,那是狂戰士,刺客玩這出絕對是死。(作者:康納·肯威除外。)

所以那瑟現在就得跑。

那瑟迅速從下水道爬出來,隨即就有突擊隊員抄著短劍衝鋒槍衝上來了。

「麻煩。」那瑟迅速拔出手裡的太刀,準備硬剛。

但是恰在這時,救兵到了。

宛如惡靈騎士駕到一般,一輛漆黑的摩托瞬間拉開一道青色的火幕,隨即到了那瑟面前。

「[?_??]」那瑟愣了一下,是厄洛斯?

厄洛斯會騎摩托?

而且這輛好像還是一輛重機車誒……

總而言之……厄洛斯騎著這玩意頗為格格不入。

厄洛斯迅速的在那瑟腰后一撈,拔出什麼,迅速迂迴,調轉車頭手中的……劍迅速揮出,將幾個突擊隊員斬落馬……啊呸,斬落車下。

沒錯,厄洛斯完全是中世紀騎兵的方式在進行搏殺……

用的是達摩克利斯之劍,非常神奇的是,達摩克利斯之劍的狀態非常溫順,居然連一點反抗都沒有。

簡直驚人的車速下,厄洛斯幾個來回,就已經將敵人盡數掄死……沒錯,還不是砍死,因為厄洛斯謎一般的騎乘技巧,那些來阻攔的突擊隊員身上的護甲幾乎等於沒有(衣服不算護甲),所以在厄洛斯的劍砍到之前,已經被厄洛斯帶起的氣浪產生的衝擊力給打的內出血了……

摩托停在那瑟面前,「還不快上車!」

「啊?」那瑟看著厄洛斯把車把遞到手上,愣了一下。

「你開!」厄洛斯幾乎是急的喊出來了,「這車太笨重了,我轉不過彎來!」

那瑟無語,接過車把,迅速擰開油門,示意厄洛斯上車。

厄洛斯默契的坐在車上,右手摟住那瑟的腰,左手提著達摩克利斯之劍。

一定會有追兵的。

那就只能交火了。

厄洛斯並不懂如何使用槍支,所以——

必然這是一場苦戰。

一口氣將油門擰到底,甩給後續追來追兵一串煙塵。

風翼庇護區小巷街道縱橫交錯,進入街巷的時候,兩人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到這應該安全了。

那瑟和厄洛斯都鬆了一口氣。

等等!

為什麼獵神本能·警覺還處於被觸發的狀態?

什麼情況?

那瑟迅速的抬頭望去,感受著獵神本能被觸發的狀況。

越向高出看去,獵神本能被觸發得越明顯。

那瑟迅速反應過來。

「有狙擊手!」那瑟下意識的護住厄洛斯,他的獵神本能能夠讓他躲開子彈,但是厄洛斯躲不開啊!

那瑟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個段子:被狙擊手盯上了,是跑直線還是跑曲線?對此,劉千凝的答案是:跑啥線,都沒用,你的跑步速度在狙擊手的眼裡其實慢的很,而且——連移動靶都打不到的狙擊手,行了,退群吧,丟人!

所以面對被狙擊手頂上的最好方法,是迅速尋找掩體,而且進入掩體后要保持移動,不然被狙擊手打穿了掩體一槍爆頭的時候,就真的尷尬了。

而且,像在庇護區以外的地方,無論是荒野,還是廢棄的市區,都要注意一點——死亡的喪屍的倒向,如果某處的喪屍都是朝著一個方向倒下,那麼就此止步,向著倒下的喪屍頭部的方向逃跑!因為大量的喪屍出現一個倒向,只能說明此處有一個狙擊手,他或她才不會管你是人類還是喪屍,感染了沒有,逃跑是最穩妥的方法。

而且,什麼電鋸、噴火器、斧頭、作為近戰武器,那你就真的被影視作品坑慘了,真實情況下,對付喪屍的最有效的近戰武器是武士刀和漢刀!

電鋸噪音過大;噴火器太過於笨重,而且換彈間隙長;斧頭的劈砍面積太短,一旦斧頭沒砍上,用斧頭柄磕在喪屍頭上,豈不尷尬?

所以這些武器都不如武士刀、漢刀、唐刀好用。

(扯遠了)那瑟迅速帶著厄洛斯進入了小巷區域,這裡道路繁雜而且狹窄,並不適合摩托車行駛,但是迫不得已,那瑟只得開進去。

「嗤啦!」那瑟趕忙剎車,沒路了,不得已,只得停下。

那瑟感應了一下狙擊手的大致位置,還好,現在有東西替他們擋著,暫時可以停留一會。

「是狙擊手嗎?」厄洛斯問。

「對,那種感覺就像被劉千凝追著打一樣。」那瑟說,那一次在圍剿米洛陶洛斯時,被劉千凝追著狙擊了四發子彈,沒想到最後被劉千凝和唐思夢陰了一把。

在那之後,那瑟一直在找劉千凝進行反狙擊培訓。

「狙擊手最重要旳一點,打一槍就要換子彈,要把握好這個節奏,再第一個敵人死在伱槍下旳時候退出那個位置,在子彈換好旳那一瞬間,繼續站在那個點,這時刻,伱就能繼續守這個絕好旳狙擊點,做到這一點,才能說是真正的殺人於無形。」那瑟清楚地記得劉千凝在訓練唐思夢的時候,這麼說過。

就算是射程在近的狙擊步槍,射程都可以達到400米(俄羅斯產的『螺紋剪裁機』俗稱vss狙擊步槍),技藝精湛的狙擊手射程可以達到2500米,(曾有英國狙擊手用L115A3在阿富汗打出了近2500米的命中記錄。)狙擊手固然可怕,但是他的暗殺類的特性限制其無法做到大面積火力覆蓋,所以這個時候可以考慮用一些特殊武器,煙霧彈就是一個。

如果你想徹底癱瘓一個狙擊手,可以考慮一下震爆彈,(或者叫閃光彈)誘使其去瞄準一個震爆彈的高亮點,足以刺瞎這個狙擊手。

那瑟現在身上就還有一個煙霧彈,土製的。

就是將劣質乒乓球剪碎,裝在金屬容器里,點燃就會放出大量的煙霧。(作者親測,可行!)

厄洛斯看著那瑟掏出當初暗影兄弟會給的土製煙霧彈,說道:「僅僅是逃跑,還是?」

那瑟愣了一下,「反殺。」 「那麼,既然要反殺,我們可以考慮一下當初雲瀑對付劉千凝的方法。」厄洛斯說。

「我沒有那麼強大的體能。」那瑟說。

「別擔心,一旦你暴露了,就使用煙霧彈,誘騙其開槍,只要他開槍了,我立馬就能知道他的位置,到時,就送他歸西。」厄洛斯說。

「你是我最大的底牌,不要暴露出身份,不要讓任何人看到你的臉,好嗎?」那瑟反問。

「我會的。」厄洛斯說著,身上浮現一件大斗篷,上面綴滿了烏鴉羽毛。

「我不會使用死亡之豐收的,我就用達摩克利斯之劍對付他。」厄洛斯說,如果不是那瑟認識她,不然誰都不會想到,在這大斗篷里,會是一個嬌俏可愛的女孩子。

「小心一點好嗎?」那瑟問。

「我會的,你也是。」厄洛斯說,輕輕抱了抱某人。

那瑟一愣,以往都是他抱厄洛斯,這還是他第一次被別人抱。

……

「我沒記錯的話,那邊是死胡同。」 復仇寶寶:總裁爹地太惹火 那位狙擊手端著栓動狙擊步槍,碎碎念叨。

看手上狙擊步槍,栓動的,造型有些類似獵槍,側面還安有專用的子彈袋,顯然是雷明頓700,一種性能非常優秀的狙擊步槍,曾經是獵槍的它現在被用在了軍事上,在栓動狙擊步槍里算得上是前十了,當然,第一不是巴雷特,(反器材狙擊步槍另做計算)第一是TAC-500,2002年,英國人用它創出了2500米的擊殺記錄;而在2017年的六月,加拿大第2聯合特戰部隊一名神槍手用TAC-50,在3540米外的距離擊斃一名恐怖份子,先前2500米的擊殺記錄甩出了整整一條街。(作者:『1040米,剛好一條美食街的長度!上一章寫得時候沒有仔細查資料,這一章修正一下。』)

「這兩個傢伙在搞什麼?」狙擊手冷靜從瞄準鏡上離開視線,迅速完成退子彈重新裝子彈的動作,避免子彈卡殼,雖然概率非常低,但是還是有可能的,必須保證萬無一失。

但就是這麼片刻的功夫,目標位置就出現了變動。

「終於露頭了。」狙擊手迅速恢復俯姿,迅速調整呼吸、心率、計算好彈道下墜,屏息——

目標的面容清晰的出現在瞄準鏡里。

鬼醫逆天妃:魔帝,放肆寵 蔚藍色的頭髮雖然有些凌亂,但是像那些其他的人一樣油膩的可以垢在一起,旁克加斜劉海,有些蓬鬆凌亂的髮型配合表情簡直了,完美地將「桀驁不馴」用臉表現出來,甚至讓這位狙擊手有點下不去手。

沒錯,又是一位女狙擊手。

「幹掉他!」狙擊手對自己低語道,扣下扳機。

那瑟當時就感覺獵神本能被觸發,達到了極點。

身體的反應快過了大腦。

那種感覺很神奇。

說簡單點就是:真雞兒刺激。

迅速滑步,讓開子彈,一面隨手把被子彈帶起的氣浪弄亂的頭髮理好,另一面已經將煙霧彈迅速砸在地上。

煙幕,對於狙擊手這種非常吃視野的兵種如果沒有熱成像瞄準鏡,簡直就是噩夢。

但是這位狙擊手就有。

迅速瞄準,準備第二槍。

「他在哪?」狙擊手一下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