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管理人員接過卡片一看:「王者飯店訂餐聯繫方式,華山區、歷山區、天喬區可免費送貨上門。」

  • Home
  • Blog
  • 那管理人員接過卡片一看:「王者飯店訂餐聯繫方式,華山區、歷山區、天喬區可免費送貨上門。」

一陣無語,這是故意的吧!

可就連老師也嫌飯菜不好吃了,這訂還是不訂呢?那人犯難了。

回去的路上,父女倆又去了另一家寄託機構,剛把茉茉放下,朱大有那邊來消息了,說那家寄託機構已經訂飯了,白羽囑咐好多配點青菜和粥,別讓小孩子吃的太油膩,另外一定得減輕中香料的劑量,要不然小朋友都興奮的哭起來,這筆生意就黃了。

其實白羽也不是故意這麼做的,正好這段時間他想著開拓一下其他的獲取幸福指數的方式,於是就讓王者快遞分出一部分運輸飛車,以後專門供應例如學校食堂、單位食堂、企業員工餐這類的東西,光靠分店的話雖然穩定,但還是有點慢。

以前他的想法比較單純,就是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簡單、慢慢的成長,受前世的影響比較大。但現在地位不同了,王者飯店現在不缺錢,缺錢也可以找熊妖換點妖晶,實力也還算可以,一眾的單位、兵站、軍部都能說上話,無非是分點利潤的事。

茉茉之行純屬是誤打誤撞,不過這也開拓了他發展思路。

白羽思考著往回走,他卻沒有注意,遠處的車上有一個黑影,一直盯著他行走的方向。 回去的路上白羽一直考慮茉茉的問題,這萬一再送回來怎麼辦,伸手送一張訂餐卡固然是好,但這不是他的初衷。

其實在白羽的眼裡茉茉一直是個乖巧懂事的好寶寶,話說回來,哪個家長看著自己的孩子有問題呢?

茉茉在火姐的跟前也是非常乖的,起碼在王者飯店沒怎麼搞出類似的事情,可在毒蠡的眼中茉茉非常的令他敬畏,不只是身為手下的緣故,這些天他也了解了不少關於茉茉的訊息,這位可是跟著大魔王去貓妖城惹事的主。

胖子一直是看到茉茉就繞道走,這源於天生的剋制。其實除了他倆之外,都覺的茉茉很乖巧、很可愛,除了經常睡個懶覺,也沒什麼太令人意外的地方。

可為什麼換個地方就惹出這麼多麻煩呢?白羽回去好好問問老瘋子。

正想著他的腕錶來了視頻邀請,是個陌生的號碼,白羽還是接了起來,對面出現一個美麗的女人,正是冷若塵。

「茉茉最近怎麼樣?」冷若塵也沒客套直接問道。

白羽:「挺好的,剛送到寄託機構,人家還為茉茉專門訂購了王者飯店的三餐。」

冷若塵眉頭一皺:「是嗎?你確定這些不是茉茉搞出來的?」

白羽一聽,生氣了,「你什麼意思,監視我們?我說怎麼覺得有些阿貓阿狗的總是不消停。」

冷若塵面色一變:「我沒監視你們,只不過我比你更了解你茉茉而已,不過,你說的阿貓阿狗的是什麼意思?」

白羽也愣了:「監視我們的不是你的人,那是誰的人?不好!茉茉有危險。」

冷若塵急道:「你們在哪?」

白羽趕緊將地址發了過去,飛快的朝那家寄託機構趕去。

此刻,寄託機構的人已經被一群黑衣人圍了起來。

森寒的刀影,散發出陣陣寒光。

一個坐著輪椅的黑衣人,來到茉茉的面前,一把拉下臉上的面罩,周圍的老師跟小朋友嚇壞了,只見一個猶如被啃噬的傷口出現在那人的臉上。

這人正是傳聞被分屍的溫浩,溫浩雙目發紅,隱約還透出一股綠色光澤,好像那天的宋珧一般,但神志上特別的清醒。

溫浩摸著茉茉的腦袋:「多好的小姑娘啊,可惜今天註定要死了,看著你的那個老頭子這會兒怎麼不在呢?你說,我的臉上是不是很美,你要不要也變得這麼美?」

茉茉一把將溫浩的手打開:「叔叔是被瘋子伯伯弄成醜八怪的嗎?那就太可憐了,要不茉茉給你弄的好看些?不過,叔叔還是別打擾我玩遊戲。」

說完便點開了一直玩的那個遊戲,她也感覺面前的這些人不是什麼善人,那些師生像被扔麻袋一樣隨便扔了一地,一個個都嚇得不敢說話,茉茉說起話來自然帶著刺。

溫浩一笑,但笑容比哭還難看:「小姑娘倒是很鎮定,的確很難得。」

「快點!別耽擱太長時間,是殺是抓,趕緊決定。」站在溫浩身後的人說道。

溫浩擺手道:「不忙,外邊還有一個馬上就進來,先把他料理了。」

白羽這時來到寄託機構的樓前,魂能散發出去,發現了裡邊的情況,發現茉茉暫時沒事後,略微鬆了口氣。

剛想進去,裡面的人反而出來了,為首的正是毀容的溫浩,其他人瞬間將白羽包圍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抓我的女兒?」白羽問道。

溫浩笑了笑:「白老闆真是貴人多忘事,這才幾天就把我忘記了,四色荷花那事還記得吧!」

白羽眉頭皺起,仔細打量一下:「你是溫浩?這打扮不錯啊!」

他其實是不認識溫浩的,不過老瘋子鬧出這事,他也看了幾天的新聞,雖然模樣沒見過,但一看傷勢就知道此人是誰了。

「要不要我給你整整容,這麼好看的底子真是浪費了。」

溫浩一把拉過茉茉:「還真不愧是父女,說出來的話竟然差不多,好了既然你們父女都見面了,那麼就下去找那老瘋子吧!」

「你們去了王者飯店!你們把老瘋子怎麼了?」

白羽心急如焚,毒蠡和妖牛領著大部分人去了妖獸山林,雖說還剩下胖子、肥貓、老瘋子三個玄級的高手,但對方既然敢說這樣的話,就代表起碼有三個玄級高階的人去了王者飯店。

「別再廢話了,你看不出他在拖時間嗎?」溫浩身後的那人再次說道。

溫浩一揮手,幾人直接揮起手中的長刀,向白羽撲來。

「玄級高階!這傢伙從哪裡招來這麼多高手?」

來不及多想,白羽躲過攻擊,便沖著溫浩身後那人大喊:「你那隻眼看到我在拖延時間?」

卻聽見這時傳來兩道聲音:「白老闆我們來了!」

溫浩幾人:「……」

一聽聲音白羽就知道是十三、十四他們兩位,他們的實力竟然提到了玄級高階。

正納悶的工夫兒,幾人的刀影如同一團密布的刀網將他籠罩在內,白羽趕緊施展王者步法,幾個騰挪就逃了出來。

路過六月 這步法他可是練得非常純熟,步法的基礎是黑鷹王者的天鷹步法,但他的身體還不能施展自如,也是顧忌天鷹步法會被那神秘組織認出,就又在魂網上看了很多對戰的視頻,沒想到竟然莫名其妙的就糅合而成,並取名為王者步法。

「你們怎麼來了?」趁著逃出來的時間,白羽問道。

茉茉微微一笑,摸了摸手中的腕錶。

十三、十四沒有作聲,他倆不像白羽那麼自如,面對五六個同級的高手,瞬間感覺壓力山大,不由得心中埋怨:「你倒是上啊!我們哥倆撐不了多長時間。」

這時冷若塵也已趕到,白羽沖著茉茉打了個眼色,溫浩頓時感覺他的臉上扭曲的難受,好像又被妖晶手槍打了一下。

白羽趁機將茉茉抱了過來,一把交給趕過來的冷若塵,接著又加入戰團。

這時十三、十四已經是勉強招架,兩人的魂器魂甲全部用了出來,面對生死沒有人敢留手,白羽溜進去后,幾個閃避打斷了幾人的配合,十三、十四勉強得到一點呼吸的時間。

「白老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不你和小公主先走,我們兄弟斷後!」

白羽深吸一口氣:「不用,敢偷襲我的女兒,我會用他們的血給我的魂器祭旗。」 「你把茉茉看好了。」白羽對著冷若塵吩咐道。

冷若塵本來還挺擔心白羽能不能應付這些人,沒想到白羽把他的魂器亮出來后,一群人頓時傻了,以至於正在戰鬥的雙方都停了下來,就連她看的也有些無語。

「白老闆你是來搞笑的嗎?」十三幽怨的問道。

只見白羽的手中拿著一把黢黑的菜刀,懷裡還揣著勺子和鏟子,一副就要下廚房炒菜的樣子。本來他記憶中黑鷹王者的魂器應該是一副亮銀色的黑鷹爪,誰知道凝結魂器的時候《三源經》一頓震顫就變成了現在這幅裝扮。

對此他也有點無語,平時也不好意思拿出來顯擺,胖子好歹是個盾牌還和戰鬥扯上邊,他也懷疑《三源經》是不是故意玩他,現在倒好,誰也認不出他是曾經的黑鷹王者了。

一頓愣神后,黑衣人再次圍了上來,白羽示意十三、十四遠程控制。

十三拋出一團青網,十四打出拿手的劍光,白羽趁著空隙遊走進去,手中的菜刀快速飛舞,不知怎的,白羽直覺的眼前的這些人好像一塊塊的五花肉,唰唰兩下就倒下一個。

「他那把刀有古怪,不要看他的刀!」溫浩身後的那人再次提醒道。

黑衣人犯難了,你不讓看刀那看什麼,一不注意又倒下一個。

那人又想說話,白羽一個撤步溜到他的身邊,誰也沒注意他什麼時候抽出懷中的勺子,一勺打在那人的臉上,那人被擊倒在地,兩顆門牙也不知道飛到哪去了。

「你究竟四誰?」那人捂著嘴問道。

白羽生氣了:「你們來刺殺我,還問我是誰?」

這人的腦子看來也有毛病,正想著,剩下幾人眼中紅光內斂綠光冒起,身體出現異化的表現。

「他們都是妖奴!」

十三、十四大呼一聲,「怎麼會!竟然有如此多的玄級高階的妖奴!」

白羽也不管這套,一手拿著菜刀一手揮舞長勺,但這些妖奴的身體比剛才強了不止一籌,砍在他們身上的菜刀頓時感覺有點吃力,白羽一時間又陷入圍攻。

十三、十四的青網劍光打在他們身上也只冒起點點火花,竟然攻不破他們的防禦。

冷若塵一腳將想摸過來的溫浩踢飛,現在也就他的級別最低,接著冷若塵的手中出現了那晚的水滴型的物質,她低語幾聲,一道紅色的光芒從水滴中射了出去,直接打在那些人的身上。

那些黑衣人頓時感覺無法呼吸,就像被按到了水中,為首的那人掙扎幾下,往臉上一扯,似乎馬上就要突破出來。

冷若塵面色微變,只見茉茉的又沖著幾人私語幾聲,幾人頓時感覺有隻水鬼不停的把他們拉到水下。

白羽看時機乍好,手中的菜刀直接沖著黑衣人的脖子砍去。

咔!咔!咔!

猶如刀砍木頭,雖然有些費勁,但好在刀的質量不錯,那些黑衣人紛紛倒地不起。

呼!呼!

白羽累的喘了口氣,他的級別尚低,能做到這份上已屬不易。

但十三、十四的心中卻起了驚天駭浪,十幾天前見白老闆的時候,他才是一個勉強躲過攻擊的菜鳥,雖然那晚他們應付的有點不容易,但他們自信如果不是大魔王的出現,一定能將白老闆擒下。

他們好不容易提升到玄級高階,本想在白羽面前炫耀一下,誰想現在他已經能獨當五六個玄級高階的高手,看他自身的水平,不過是剛到玄級初階,這難道就是小公主爸爸的實力!

還有這位冷區長,不愧是不賣州長面子的人,如果沒有她,能不能應付這些妖奴還是未知。

「不好,那溫浩逃跑了!」

十四環視一圈,頓時發現剛才一腳踢飛的溫浩已不知所蹤。

白羽心中也是埋怨,剛才光顧著休息,怎麼沒注意這傢伙,這下好了,說不定哪天溫浩又會捲土重來。

他伸手翻了幾人的屍體,一個網狀的圖案映入他的眼瞼,白羽眉頭緊皺,竟然是那些人,溫浩又是怎麼進入這個組織。

他趕緊伸手抹去,這事暫時不能讓冷若塵知道,知道的越多危險也就越大。

「你就是這麼看孩子的?」冷若塵卻是沒好氣的對著白羽訓道,不知怎麼,她看到這個便宜的「小叔子」就來氣。

白羽正了正神,自知理虧,不知怎麼回答,這事確實是他惹出來的。

這時,十三開口了:「冷區長難道就是白老闆的夫人?」

「閉嘴!你們是誰?」冷若塵頓時面色鐵青,茉茉偷偷的一笑。

十三心道:「難道小兩口鬧彆扭了,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沒毛病啊!」

白羽一愣:「你不認識嗎?人家可是認識你。」

忽然一看兩人還蒙著面,剛想給冷若塵介紹兩人,卻被十三、十四伸手攔住:「現在正處於危急關頭,我們的身份保密,還望白老闆見諒。」

說完兩人便跑的沒了蹤影。

冷若塵沉思一會,也不再去問他們的來歷,這讓想賣關子的白羽有些無奈。

這時,寄託機構的人也出來了,領頭的那人也是人精,瞬間就明白過來,一把鼻子一把淚的說道:「冷區長,我們實在經不起這樣的驚嚇了,你看……這孩子我們能不要嗎?」

冷若塵有些為難,茉茉不能總在白羽那裡待著,時間長了對孩子沒有什麼好處。

白羽則直接跑了過去順手拿出一張卡片:「對不住了,但這東西你們可能用的到。」

那人拿著卡片連忙點頭:「我懂,這點忙我們會幫。」

白羽心道你懂啥,我是擔心你們的孩子也造反。

此時,茉茉跑過來拉著白羽的手說道:「我們趕緊回去吧,我擔心瘋子伯伯有事。」

白羽這才想起來溫浩威脅他的話語,一手抱起茉茉,連忙招呼冷若塵趕緊走。

冷若塵也知道白羽有急事,心中難免擔心冷瘋的安全,安排人將這些屍體帶走,也跟著一同前往。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趕回了王者飯店。

站在門口白羽疑惑了,這一切正常啊,雖然不是飯點但人也不少,一切井然有序。

再看看接待區、大廳,以及後院,都不像經過戰鬥的樣子,難道溫浩這傢伙是騙他的,不,應該不會,以溫浩的性格在那種有十分把握的情況下,不會給他打什麼心理戰。

他卻沒有注意,一隻像肥貓一樣的小貓,眼饞著看著肥貓把瓷瓶中的肉湯倒進嘴中,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嫉妒,還有關愛。 白羽十分納悶,胖子和老瘋子跑哪去了,卻不想一轉身就看到胖子端著一碗甜沫送到了肥貓的跟前。

白羽一頭黑線,早就聽說肥貓喜歡欺負胖子跟妖牛,沒想到今天抓了個現行,他剛想把肥貓抓起來,卻見胖子拚命的打眼色。

他立刻停下腳步,有古怪,這才看到肥貓的跟前還有一隻差不多大小的短尾藍貓。

白羽運起魂能打量一番,還沒打量出來,那隻貓直接瞪了他一眼,白羽頓時感覺如同雷擊,飛速的退後幾步。

「不好!地級巔峰的妖獸!」冷若塵面色一僵,直接拿出了水滴魂器。

白羽把茉茉換了只手重新抱了一下,順便將茉茉脖子上的吊墜抄在手中,這次可能是重生以來面對的最強的妖族強者,也是最危險的時刻。

不過好像沒想象中的那麼糟,看胖子暫時沒事,就知道事情有轉機。

「老瘋子呢?」白羽對著肥貓問道。

肥貓沒有開口,它身邊的那隻地級的貓妖卻開口了:「那傢伙不想當我的妖奴,現在床上正躺著呢,看在我們家胖墩的面子上,我才沒有殺了他。」

白羽微微放下了心,不過又是一愣,抬頭看向胖子和肥貓:「胖墩是誰?」

肥貓不好意思的說道:「嗨嗨,是我的小名。」

「您肯定是胖墩的長輩吧!既然是長輩那就沒外人了,來來把魂器收起來,胖子,你怎麼能夠能給咱們長輩喝甜沫呢,去吧我的肉湯拿來去。」

胖子心領神會知道去拿兌水的那種,趕緊跑到卧室拿了過來,還不忘給受傷的冷瘋餵了一口。

「長輩您怎麼稱呼?我叫白羽是這家店的老闆,我跟胖墩妹妹那是一見如故,來來,你們妖族最喜歡這東西了,您先嘗。」白羽接過胖子手中的瓷瓶,直接給那貓妖奉上。

貓妖心想這人是不是話嘮,誰跟你一家人,不過還是眼饞的把瓷瓶接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