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多謝太子。”

  • Home
  • Blog
  • “那——多謝太子。”

鳳知雅故意可憐的上前了幾步,一隻手巧妙的擋住了身後人眼睛的死角。另一隻手在擡起的那一瞬間,

手腕處的匕首頓出,猛的刺出。

“鳳知雅,你好大的膽子!”軒轅城的臉色頓時變了。他哪裏想得到這種情景!

卻不想鳳知雅手上一根銀針準確的戳進了太子的嗓子上,太子聲音被卡在了嗓子口。

鳳知雅手上的刀子卻越加飛快的滑動,太子胸前的衣衫頓時化爲破布,零落在地上。

無人察覺的瞬間,一記手刀猛的抵住了太子脖間。鳳知雅聲音很輕,卻如同撒旦般寒冷。“太子若是現在跪下來,或許我會考慮納你爲夫。”

陽光之下鳳知雅冷眸輕動,光彩耀人,哪有半點廢物的模樣。

軒轅城也不過是十六七歲,哪裏見過這種場景,頓時整個人瑟瑟發抖,啞穴被鎖,一時半會兒說不出話來。

鳳知雅嬌脣一勾,單手拉破了自己的外衣。另一隻手一把拔去太子嗓子上的銀針。

扯衣,拔針就一瞬間。鳳知雅忽然間大“哭”起來,形象逼真的拉住還在震撼中的糯米,一把抹去眼淚朝着反方向跑了過去。

“嗚嗚——太子爺,嗚嗚——你怎麼可以對我用強的呢!”

“嗚嗚——”

兩個小小的身影跑遠了好久,身後的侍衛才反應過來,太子難道真對一個小丫頭用強的啦?幾個人忙跑過軒轅城的身邊,只見軒轅城胸前一小塊衣襟全部裂開,整個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哪裏還有半分太子的樣子。

不由各個都呆在了原地,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其中一個膽大點的侍衛鼓足了勇氣,纔敢輕輕的拍了一下軒轅城。

軒轅城這纔回過神來,該死的!居然被一個小女孩弄的這麼狼狽,他堂堂太子什麼時候被欺負過!當下狠狠一巴掌打在侍衛臉上:“你們都是傻子呀,還不給我追!”

“可,可是,太子,人早就跑遠了!”其中一個侍衛結結巴巴的回答道,難道不是太子爺對人用強的了。

空無一人的街道哪裏還有人的蹤影。

軒轅城狠狠的咬住了牙齒,手心緊緊的握出血來。鳳知雅,你最好別讓我再看見你!這個婚我是退定了!

------題外話------

可愛冷酷的女主長大後會更彪悍哦。大家收文吧,給咱點動力。! 004 神祕男子one or two?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小小的包子鋪裏面,熱氣騰騰。舒硎尜殘客人很多,談話聲音時不時響起。

“哈哈哈——小姐,你好厲害哦。”糯米左手拿一個包子,右手還往嘴巴里塞一個,小小的眼珠子轉動,滿是敬佩。她站在鳳知雅身邊,當然能看見那一瞬間的變動。

“那是。”鳳知雅優雅的朝着包子咬了一口,小小的眉毛一挑,甚是平靜。

“可是小姐,要是太子退婚了怎麼辦?萬一老爺罵你了怎麼辦?”一想到這裏,糯米原本還燦爛的小臉頓時黯然下來了,老爺是對小姐好,但是這跟太子的婚約是老爺花了很大的心思纔拿下來的,不然誰會願意娶一個傻子。

“更何況,要是太子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了怎麼辦!怎麼辦呀!小姐——”

真吵,鳳知雅皺眉,直接將自己沒吃完的包子塞進了糯米的嘴巴里。

糯米瞪大了眼睛,小姐好不衛生!

鳳知雅擦擦手指,翻了個白眼:“你以爲太子都跟你這麼傻,會把這種事情說出去。”

糯米哦了一聲,還是小姐聰明。太子怎麼會把這種丟臉的事情宣揚出去呢。“可是,要是真被退婚了怎麼辦?”

“找個更好的不就行了唄。”鳳知雅眉頭一皺,真是笨死了。看着那張圓滾滾的面孔又氣不起來。當下站起身來,順便搶走了糯米手上的包子。“別吃了,越吃越笨。”

糯米一看小姐生氣了,趕忙抓起了兩個包子跟着跑了上去。“小姐,等等我——”

“馬失控了!”忽然間一聲尖叫傳來,打斷了糯米的話。

鳳知雅擡起了腦袋,朝着那方向看去,只見一個人正披頭散髮的朝着她們的方向狂奔,身後一輛駿馬也不知道怎麼了,發瘋似的猛追着那個人。

原本在那處街道的人都害怕被波及,各個逃的遠遠的,不敢靠近。

鳳知雅嘴角勾了一勾,現代古代都一個樣,見義勇爲的人少到了極點,這世道真是…

“小姐,馬朝着我們這裏奔過來了!”糯米看着那匹發狂的馬,臉色都變了。

“乖,糯米,靠邊!”鳳知雅懶懶的動了動身體,這個小身板子太缺少運動了,正好練習一下手腕的準度。

“小姐,你要做什麼呀?”糯米嚇的吐了吐舌頭,小姐不會是想要……

鳳知雅瞥了她一眼,糯米立刻乖乖閉上了嘴巴,站在了一邊。最近的小姐可不是以前的小姐了,一不小心也給你來個連環巴掌。

此刻那個跑的抽風的男子已經朝着鳳知雅這邊狂奔而來,卻見這個小姑娘站在原地根本就沒動。這傻了吧,想拉着她一起跑,卻因爲慣性根本停不住腳步。

周圍看熱鬧的人早已經聚集到了街邊上,各個都看着野馬朝着小姑娘狂奔而去,忍不住閉住了眼睛,不敢去看血腥的一幕。

鳳知雅懶懶的站在原地不動,晶瑩的雙眸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像是奪目的寶石般格外耀眼。小小的拳頭底下十根銀針閃閃發亮,忽閃出凌冽的白光。

“啊——”周圍已經有人因爲恐怖忍不住叫出了聲來。

鳳知雅這才揚起了細嫩的手臂,正要射出。這時候更快的一道身影從眼前一掠而過,只見一個黑衣男子長腿漂亮的踢出。一腳竟然將整一匹馬踢飛!

周圍人羣此刻的尖叫聲音再也無法停止。

“小姑娘,你沒事吧。”黑衣男子優雅的轉過身來,望向鳳知雅,清風般的聲音,溫暖劃過。令周圍的年輕女子頓時芳心顫抖。

“好棒的身手!”

“好英俊的公子!”

“……”

甚至還有些大膽的女子已經忍不住暗送秋波了,矜持點的女子也羞紅了面孔。

鳳知雅懶懶揚起雙眸打量着眼前這個男子,大概二十幾歲的男子,劍眉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長長的睫毛之下目如星辰,閃爍奪目的光芒。一襲黑袍懶散的披在身上,露出大片麥色的肌膚,一頭青絲披散在脖頸間。

不過她不會因爲這暴露的色相而原諒他破壞了自己的雅興,更別指望她會有絲毫的感謝了。

鳳知雅揚起頭,露出精緻的臉蛋,小臉上完全沒有任何的畏懼。“我本來就沒事,麻煩公子讓個路。”

“小姑娘,我家少爺救了你,你怎麼也不說聲謝謝。”身邊一個小廝忍不住插了一句話:“要不是爲了救你,我家少爺用得着洗澡到一半跳下來救你嗎!”

鳳知雅懶散的目光射到了小廝的臉上,平靜的雙眸中迸發出來的寒氣。

小廝捂住了嘴巴,好恐怖的眼神。

黑衣男子卻抱着手,挺有趣味的打量着鳳知雅,他不是沒看見這小丫頭手上的銀針,但是這麼大膽自信的丫頭倒是少見。

鳳知雅瞧見糯米一臉花癡的模樣,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個丫頭毛病真多,乾脆下次找個帥哥直接她嫁了得了。

“走吧。”稚嫩的聲音威嚴畢露。糯米這纔回過神來,一步三回頭的朝着那個男子揮手。

“謝謝你救了我們家小姐哦!”

“不客氣。”黑衣男子雙眸晶瑩,聲音溫暖,絲毫沒有因爲鳳知雅的無理而生氣。

“少爺,她們太沒有禮貌了!”身邊的小廝護短的抱怨。

“噓——”黑衣男子豎起了一根手指。憑藉雄厚的內力,依舊能聽見鳳知雅主僕的說話聲。

“小姐,那個公子比太子好太多了!要不等太子退婚了,你就嫁給那個公子吧。”

“不就是一個又老又暴露的男人嘛?”

“撲哧——”無奈的微笑從黑衣男子臉上露出。又老又暴露,還是第一次這麼被人說呢。

不過,他想他們會很快再見面的。

但卻沒有人注意到一個不起眼的茶室裏,藍衣男子站在窗邊,紫眸的光芒四濺,他忽然緩緩露出邪魅的笑容。

原來是她……那當日留在她體內的東西,是不是也該收回了呢?

------題外話------

話說藍衣男子是男一號,親們信不信?不信收藏吧! 005 姨娘,誰的牙齒更鋒利?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小姐,好歹說人家公子爺救了一回,你別這樣說行嗎?”哪裏又老又暴露了,糯米暗自咬牙,沒聽見人家小廝說公子是爲了救你才洗澡到一半飛下來的嗎。舒硎尜殘

“好了,好了,我去求求爹爹把你許配給他。”鳳知雅拍拍糯米的腦袋。

腳步卻朝着家的反方向走去。

糯米紅着臉尷尬的咧了咧嘴,小姐就愛開她玩笑。踮着腳尖跟着跑了上去。“小姐,你怎麼不回家呀,再不回去的話,二夫人會生氣的。”

“我知道呀。”鳳知雅認真的點了點頭:“就因爲二姨媽會生氣,所以我要給她買禮物去。”

糯米仰頭看着風知雅正經的表情,怎麼都感覺……又有人要倒黴了。

陽光拂面,柳絮飛舞。丞相府的庭院裏,一位女子斜插雕花木簪,繁麗雍容,身穿火紅色紗裙,滿頭步搖在發間金光閃閃,面容濃豔無比,正是丞相府二夫人周素。

她的媚眼一盈,揚起一根手指。

身邊的大丫環茉莉立刻恭敬的站到了她的身邊。“夫人……”

“那個死丫頭回來了嗎?”周素吐出一片葡萄皮,精緻的指甲劃破葡萄。那個瘋丫頭居然敢打自己的寶貝女兒,害自己寶貝幾天不能開口說話,真是賤!

“回夫人的話,聽說回來了。”

“是嗎?”周素拿着一塊毛巾擦去了手上的汁液,優雅的站起身子。“那我們去看看。”

精緻的房間裏,白色的牀縵隨風漂浮。牀上的人睫毛輕垂,嘴角微扯,精緻的臉蛋格外的紅潤。

“汪汪汪——汪汪汪——”

鳳知雅翻了個身。“大黑,別叫了。糯米,你管管大黑。”

小糯米可憐的躲在角落裏,甚至不敢擡起頭來。小姐也不知道抽什麼瘋,買了這個大一條黃狗,一米都高,好怕,好怕。

“小姐,我不敢……”

鳳知雅癟了癟嘴,她的丫頭膽子這麼小可不好,要知道當殺手時,她可能夠在五分鐘內秒殺十幾條這樣的狗呢。

“咚咚咚——”突然,院外傳來大聲的捶門聲。“開門、開門。”

糯米從角落溜了出去開門,卻看見二夫人周素正叉腰出現在門外。她的目光很冷,凶神惡煞的模樣將本來就難看的面孔格外凌冽。

“那個傻子呢?”周素冷冷的掃了糯米一眼,就因爲這個胖丫頭老通風報信,不然鳳知雅哪裏還能活到今天。

糯米一想到小姐陪着大狗睡覺。嘴角抽搐了一下,語氣平靜的說道。“小姐在睡覺。”

“果然是傻子,大白天睡覺?”周素滿臉厭惡,提高了聲音:“那個小傻子居然敢暗算我家寶貝,我今天非要把她的肉一塊塊咬下來不可,快點,給我去把她拖出來!”雙眸閃過恨意,伸手命令身後的侍衛。

“等等——”糯米伸開手臂攔住了侍衛,她可不想要再看見大黑了。“現在不合適。”

“不合適?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肉給咬下來嗎?”周素狠狠的瞪着糯米,頭上的髮簪子發出冷冽的光芒,發出耀眼的光芒。“反了你,我看現在合適的很!給我掌嘴!”

“是很合適。”忽然間屋子裏傳來軟綿綿的童聲,卻帶着不可抗拒的強勢,不是鳳知雅,又會是誰呢?

忽然間房門打開,鳳知雅探出了身子,小小的身體騎在一米多高的狼狗上,風姿瀟灑的朝着周素微笑。

“二姨娘,你想要咬我的肉,那我們比比誰的牙齒更鋒利,好不好?”

周素剛揚起了手,要揮糯米巴掌,卻看見身後一條碩大的狗。天啊!她最怕狗了!精緻的面孔中難以遮掩住的害怕,哪裏來的狗呀。

鳳知雅小手一拍狗的身體,壞笑低頭說:“大黑,咱們跟姨娘比比好不好,姨娘跟你一樣,愛咬人。”

糯米連忙鎖上了門,跑到鳳知雅的身後去,跟着小姐安全才有保障。

“給我衝呀,還站着幹嘛!”周素頓時嚇得手無頓措。

原本要衝上來的侍衛卻害怕的止住了腳步,一米都高的狗呀!

鳳知雅猛的一掌拍在了狗的身上,大黑配合的汪汪大叫了幾聲,任憑鳳知雅騎着,就朝着那羣人衝了過去。

那兇猛的大牙,看見誰就狠狠咬一口。

原本氣勢沖沖的人羣頓時亂成了一團。哭喊聲,嘶叫聲此起彼伏。周素躲在了死角里,一動都不敢動,就看着大黑凶神惡煞的張大了嘴巴,朝着自己一步步逼近。

一步,兩步。

“小雅,我,我,姨娘錯了,你饒了姨娘吧。”周素此刻哪裏還有什麼氣勢,整個人就差沒趴在地上了,滿臉淚水的看着風知雅。

“我,真的錯了……”

鳳知雅摸了摸大黑的腦袋。“你真的知道錯了?” 東西十二宮 平靜的聲音卻有震撼的威嚴。

“我真的錯了……”周素整個人都在發抖,這個傻子怎麼變得那麼厲害了。

鳳知雅像是想到了什麼,乖巧的點了點頭:“既然姨娘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

周素臉上的恐懼剛下去,卻聽見鳳知雅不緊不慢的補充了一句。“本來答應大黑咬一個人賞兩個雞腿,現在就換成一個吧。”

鳳知雅朝着大黑的腦門一敲,原本沉悶的狗,像是知道自己的糧食被剋扣了一樣,頓時再次發飆。

這次偏偏直追周素一個人。

周素欲哭無淚的拔腿就跑,雙腳頓時成飛一般,毫不顧忌形象的狂奔。讓周圍剛喘了一口氣的侍衛不由瞪大了眼睛,二夫人,好身手!

小小的庭院裏面,一個披頭散髮的貴婦撲到了爬起,身後的小丫頭坐在狗上緊追其後,臉上掛着無害的笑容。

“夫人!老爺回來了!”忽然間從門外響起,猶如天籟之聲。周素整個人頓時坐到在了地上,氣喘吁吁的呼了口氣,老爺一定會爲他做主的。

鳳知雅歪着小腦袋,示意大黑可以休息一下了。爹爹回來了,腦子裏那個爹對自己還不錯,那是不是應該好好的做個乖女兒呢。

鳳知雅示意糯米打開門。

門剛被打開,屋外的男子邁進來一隻腳,周素還沒擺好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表情,就看見鳳知雅慢騰騰的朝着門的方向走去。

周素二話不說,就整個人撲到了那個男子的身上去。

“嗚嗚,老爺,小姐她欺負我!”

------題外話------

抱歉,開始寫成將軍府了,因爲本王曾經大修過,開始的設定是將軍府,所以我寫着忘了,抱歉! 006 我要你寵我上天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癟了癟嘴。舒硎尜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