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郝總大聲說道,那羣黑衣人立馬鬆開那些保安。

  • Home
  • Blog
  • 郝總大聲說道,那羣黑衣人立馬鬆開那些保安。

“他們不過是棋子罷了,真正壞事兒的是楊雲,你們也不要做太多事情,等我收集到足夠多的證據之後,就會將楊雲告上法庭,到時候你們只要出庭作證就行了,我們雖然是受害者,但並沒有執法權,不是嗎?”

陳逸自從擁有超能力之後,就時刻告誡自己,儘量遵循世俗的法規,當然,那些超越世俗法規之外的事情,比如和那些修煉者之間的恩怨,就只能用武力來解決。

但是和普通人之間的矛盾,他還是想通過法律來解決,他也不想做一個給這個社會添亂的人。

只不過大多數時候,普通人和修煉者的身份是無法界定的,就想沈遠這種人。

說是普通人吧,又和修煉者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說他是修煉者吧,他又只會一些噗通的武功,自身又達不到修煉者的水平。

所以陳逸對他一直都是在兩種規則中徘徊,如果沈遠做得太過分,他會用對待修煉者的態度對待他,其中包括取他的性命。

但如果沈遠只是以潛龍市富豪的身份,做一些俗世人都能夠做的事情,即便是對陳逸不利,他也會選擇用俗世的法律來解決。

“給楊雲帶個話,除非他以後不在這家醫院幹了,否則我讓人天天過來堵他。”

那些保安和醫生抱頭鼠竄的時候,郝總大聲說道。

“郝少雲,好威風啊,難道你忘記了你身上的頑疾是誰治好的嗎,這麼快就要恩將仇報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滿頭銀髮的老頭兒,杵着文明杖走了出來,而他的身後正是跟着郝總到處找不到的楊雲。

“丘老,你怎麼來了?”

郝少雲看見那個老人,明顯的愣了一下,繼而十分恭敬的說道,同時還快步過去,打算攙扶老人的身子。

“別給我假惺惺的,我還沒有老到走不動的地步,幹嘛啊,你這是,我們不是一家人啊,撕破臉給誰看?”

丘老冷聲說道。

“丘老,主要是楊雲這傢伙太不厚道了,居然在我女兒身上動手腳,花錢事小,關鍵是一個健康的人卻過上癆病鬼的日子,這不是缺德嗎?”

郝少雲一臉委屈的說道。

“丘老,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真的是冤枉,郝總是聽信了別人的讒言才這樣的。”

“楊雲,你還要點兒臉不,你的謊言都被揭穿了,怎麼還睜眼說瞎話呢?”

郝總十分氣憤的說道。

“楊雲,如果你要是真幹了這事兒的話,趕緊給郝總賠禮道歉,你從他那兒弄了多少錢,一分不少退給他。”

“其實我真不是故意的,既然丘老開口了,行,郝總,我待會兒就將錢退給你,反正每個月都有轉賬記錄。”

“丘老,這事兒就這麼算了?”

郝少雲等了一會兒,以爲丘老還有下文,結果丘老卻做出一個這件事情以後都不許再提的手勢,郝少雲就有點兒不服氣的問道。

“還能怎樣,你總不至於真的將他往死裏整吧,都是一起的兄弟,本來就應該互相幫襯。”

很明顯,貌似公道的丘老拉了偏架,關鍵郝總看上去還一副很怕這個丘老的樣子。

“你就是陳逸?”丘老看了一眼陳逸,漫不經心的問道。

“陳逸,這是潛龍商會的會長丘老。”

郝少雲趕緊跟陳逸介紹,生怕陳逸有眼無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郝總,你這件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陳逸並沒有要搭理丘老的意思,而是微笑着問郝少雲。 郝少雲衝陳逸擠眉弄眼的,意思是讓他別怠慢了這個丘老,陳逸就好像沒看懂他的意思一樣,依然不正眼瞧丘老一眼。

“嗯,看來潛龍市真的變天啊,我老了,不管用了,連一個小醫生都不想搭理我了。”

丘老語氣陰冷的說道。

“丘老,陳逸不是這個意思,他剛來,並不知道您的大名,所以……。”

“什麼意思,你這是在說我老糊塗了嗎,連他不搭理我都感覺不到,還要你在這裏給我解釋?”

“丘老,這個……這個,陳醫生還年輕……。”

“行了,我今天過來就兩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你和楊雲之間的事情,如果你願意給我個面子,這事兒就算了,別鬧得沸沸揚揚的,不好看。”

說道這裏,丘老停頓了一下,看了陳逸一眼,陳逸依然沒有要看他的意思,於是他語氣冰冷的說。

“第二件事情就是來看看名震潛龍市的陳逸醫生,果然是青年才俊,只怕我們潛龍市這座小廟裝不了這麼大的和尚。”

丘老說完,冷哼一聲,轉身走人,而楊雲回頭看陳逸的時候,一臉的幸災樂禍。

等丘老他們走後,郝總有些着急的對陳逸說。

“陳醫生,你怎麼就看不清楚我的臉色呢?”

“知道你想讓我對那個老頭兒恭敬些,但我不想這麼做。”

“唉,雖然他名義上是會長,但是他掌握着……,行了,和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聽我一句勸,趕緊離開潛龍市,你需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郝總,很久之前臥龍武館的藏龍就和我說過這樣的話,還信誓旦旦說我會有危險,但你看我現在?”

“唉,藏龍算個屁,他就是一個馬前卒而已,連成爲精英會的資格都沒有。”

說到精英會的時候,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好像這裏面牽扯着許多不可告人的祕密。

陳逸突然想到沈遠說的,潛龍市針對富人成立的一個組織,專門保護富人的利益了,而且還有可能牽扯到僱兇殺人。

“哦,丘老是精英會的什麼人?”陳逸語氣淡然的問道。

“你……你知道精英會?”

郝少雲一臉震驚的問道,這應該是屬於頂級富人共同擁有的祕密,而且都簽有嚴格的保密協議,他剛纔說出來其實是屬於說漏嘴了。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郝少雲真的爲陳逸感到着急,因爲陳逸意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

現在見陳逸反應如此的平淡,而且好像聽見過這個組織,他就一臉的震驚。

他開始在考慮要不要透露陳逸關於精英會更多的細節,一方面他害怕組織追究他泄密的責任,另一方面,他又不想陳逸稀裏糊塗的惹上滅頂之災。

“陳逸,下班之後給我打電話,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經過一陣強烈的思想鬥爭之後,郝少雲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那就是告訴陳逸更多的細節,讓陳逸對潛龍市的強權有一些敬畏之心,因爲陳逸嗝屁了的話,他擔心郝佳的身體沒人幫忙調養。

下班之後,陳逸讓言清帶着皮皮先回家,郝少雲親自開車來接他,而且開的還是一輛普通的車,看來是爲了不讓人認出他的身份。

儘管如此,車子還在路上七彎八拐繞了好幾圈,最後纔開到一個破舊的街道,到處都是破舊的建築,但血紅的拆字盡顯富貴之氣。

下車之後,又走了一段路程,最後到一個破舊的莊園裏面,生鏽的大門上,滿是蜘蛛網,郝少雲輕輕的咳嗽了兩聲,破舊的鐵門裂開一條縫,郝少雲側身鑽了進去。

但是穿過大門,裏面卻別有洞天,給人一種總統套房的感覺,現代設備要有盡有。

陳逸正打量房間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他一回頭,嚇得差點兒叫出聲來。

出現在他身後的是一個只有半張臉的老人,用他僅有的一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陳逸,陳逸下意識做了一個防守的動作。

“別害怕,他不會傷人,你知道他是誰嗎?”

郝少雲說完,隨即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你當然不知道了,他家喻戶曉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他是一個曾經紅極一時的作家,幾乎可以說是潛龍市文化的象徵。”

“李清玉?”

陳逸輕聲問道,因爲潛龍市最有名的作家他只能想到這個人,而且他還看過不少他寫的書,才華橫溢,而且特別的富有正義感。

“難得你還知道他,沒錯,他就是李清玉,外界傳說他出車禍死了,但他並沒有,只是因爲他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對精英會不利的言論,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是丘老親自下的手。”

郝少雲以爲他這麼說,肯定會讓陳逸害怕,但他在陳逸臉上看到的,卻只有憤怒,他有種不詳的預感,難道要弄巧成拙。

“不光將他的外形弄成這樣,還將他變成了智力低下的傻子,即便這樣,丘老還沒打算放過他,前幾年要祕密將他處理掉,是我花錢買通了執行者,將他救了過來。”

郝少雲說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李清玉嘴裏咿咿呀呀的,郝少雲順手扔了一個肉餅給他,他立即像一條狗一樣,蹦蹦跳跳的回到他自己的房間。

“我年輕的時候,也喜歡看他的書,可以說,他是我一個時期的信仰,結果卻變成這個樣子,你說我的信仰能不奔潰嗎?”

隨後郝少雲又將陳逸帶到另外一個房間,陳逸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的人彘,沒有了手腳,看見陳逸他們,只是不停的傻笑。

“這個人曾經是潛龍市最大黑勢力的頭目,本來精英會想和他相安無事,但他卻目中無人,當着衆人的面打了丘老一記耳光,隨後就變成這個樣子,在我落難的時候,他救了我,所以在他被清理的時候,我將他救了下來,不過也許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的確,現在這種狀態,完全生不如死,如果這個人有知的話,肯定會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隨後郝少雲還帶陳逸看了好幾個人,各有各的悽慘,但他們有同樣一個特徵,那就是得罪了精英會,而且大多數都是丘老直接動的手。

陳逸和丘老見過面,他的武功並沒有多厲害,不由得有點兒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

“丘老是精英會的副會長,除了是個商界奇才之外,並沒有別的本領,但是精英會是一個掌握着潛龍市百分之八十財富的巨大財團,和國際頂尖的殺手集團都有密切的關聯。”

說道這裏,郝少雲也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經泄了這麼祕密了。

“加入精英會不光是有錢就行,還必須是各個行業帶頭大哥級別的人物,對整個行業有決定性的影響。”

“楊雲在醫學界地位這麼高嗎?”

陳逸有些疑惑的問道,楊雲只不過是陳家醫館的副館長,要是在陳家醫館的巔峯時期,副館長的確有可能是醫學界舉足輕重的人,但以目前陳家醫館在醫學界的地方,好像已經沒這個實力了。

“嚴格的說楊雲算是個例外吧,無論是身價還是對行業的影響力,他的分量都不夠,但是精英會許多會員都是他的病人,聯合舉薦他成爲精英會的會員,唉,當年舉薦信上我還簽了字的。”

郝少雲一臉懊惱的說道,要是知道楊雲是這種貨色,當年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舉薦他成爲精英會的會員,現在楊雲居然將丘老搬了出來,他就沒辦法找他算賬了。

“丘老是副會長,會長是誰?”

陳逸接着問。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精英會相關事宜一直是丘老在負責,會長只是通過電話和我們將過話,而且電話裏面的聲音還是處理過的,我們連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陳醫生,你現在知道丘老的厲害吧,只要你去認個錯,我再出面給你說個情,我相信丘老應該可以原諒你的,你看這幾個人,誰不是攀上過名聲和成就的頂峯,但你看他們現在?”

郝少雲一臉感慨的說道,他自認爲陳逸應該已經和他達成了共識,畢竟陳逸又不是笨蛋,這麼簡單的道理不會想不明白。

精英會已經明顯的超越了法律之上,否則丘老也不敢肆無忌憚的做這些事情,如果精英會真的只是想初衷那樣,保護富人不被仇富的人傷害,陳逸道覺得沒什麼。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但現在已經明顯變質了,成爲某些人揚威和謀利的手段,高額的會費,隨意的處理人。

“這可是潛龍市的一顆毒瘤啊,怪不得我總感覺潛龍市的這些富豪怪怪的,原來根源在這裏啊,他們已經習慣了通過欺騙和暴力的手段獲得暴力,根本就不會按照正常的市場規則來做生意了。”

沈遠如果是純碎的生意人,他收購藥田的正確方式要麼是提高價格,要麼是換成和陳逸合作佔股份。但他想的卻是,以低價收購,寧願將那些錢花在殺手的身上。

郝少雲聽陳逸這麼說,立馬就有點兒慌神了。

“陳醫生,你……你不會還要和丘老作對吧?”

“郝總,你別害怕,我不會讓你受牽連的,今天的事情我保證不會對任何人講,我可以想你保證,他們奈何不了我。”

陳逸說完,爲了讓郝少雲放心,他直接給自己畫了一道隱身符,看着陳逸在自己的面前突然消失,郝少雲十分的震驚。

“陳醫生,原來你還是符師?”

“不光是符師,我還會很多本領,放心,他們奈何不了我的。”陳逸語氣淡然的說道。

“陳醫生,和他們密切合作的,就有符師會的人,甚至還有國外的頂級法師,就算你是符師,他們也有辦法對付你的,還是放棄吧,你這麼有本領,如果被他們害了,多可惜啊。”

“郝總,人各有志,不可強求,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也無怨無悔,而且現在他們已經開始用我女兒威脅我了,之前我女人遇害,我懷疑也和他們有關,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