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部分人員順着東南方向逃跑了。”

  • Home
  • Blog
  • “部分人員順着東南方向逃跑了。”

夜虎特戰連連長梁山思考了一下後說道。

“他一定在裏面!”

梁山的話,讓雲天雙眼血紅,一把抓起自動步槍的他,直接跳上了一輛機動摩托車。

油門轟響間,他如電般射了出去,郭霖霖的仇,他絕對不能不報。

“雲天!”

當其他人員再想阻止卻來不及了,黑夜之中,摩托車的塵土飛揚。

憤怒的雲天雙眼血紅,這筆血債,他要討回來。.. 依舊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黑夜籠罩下的山丘猶如地獄的大門。

高低起伏間,一輛摩托車飛馳在那高低不停的丘陵之上。

靈活的摩托車給了雲天更大的施展空間,油門轟到底,他的速度猶如出膛的子彈。

雙眼血紅的他,努力的在那並不明亮的大地上尋找着,而上面一個新鮮的車輪印也成爲了他唯一的線索。

這傢伙專門挑選小路行進,看樣子就是爲了避免被追蹤,右手猛轟油門,摩托車加速前進。

“噠噠噠……”

摩托車馳騁在戈壁灘上,隨着越過一個山丘之後,對面的山丘上立刻射來了一道火光。

子彈貼着雲天的摩托車落在地上,槍聲密集下,雲天只能一擰車把,向着右側衝了過去。

沒想到這些逃離的武裝分子竟然還在這裏設伏,子彈不斷的在雲天的身後濺起一道道的煙塵。

呼嘯着的摩托車,衝出去幾百米遠,而那一直追着雲天的子彈,讓他根本無法繼續直線追擊。

“砰!”

突然,身後一聲槍響,讓雲天急忙側目,而此時在他剛剛駛過的山丘上,潘瑤和唐曦已經蹲在了那裏。

兩把狙擊槍同時轟鳴間,對面山坡上的武裝分子應聲倒地。

“雲天,我們掩護你!”

隨着潘瑤和唐曦的子彈呼嘯,身後再一次衝出兩臺摩托車,紅龍和牛博宇右手抓緊油門,左手已經扣動了扳機。

自動步槍的子彈立刻射出槍膛,向着對面的山丘飛去,兩名武裝分子再一次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因爲未損毀的摩托車太少,僅剩下他們駕駛的四輛,那麼雲天的後援將會更多。

此時頭狼他們正在駕駛着越野車趕來,但很多道路他們只能繞行,所以他們四人先行到達了。

“好!”

生死戰友,話不多說,雲天一擰摩托車頭,再一次向着那山坡上衝了過去。

同時端起身後的狙擊槍,特種駕駛課程給了他足夠的射擊能力。

“砰!”

一聲槍響,將一個阻攔自己的武裝分子打倒在地,雲天再一次發動車子,向前衝了過去。

此時牛博宇和紅龍,硬生生在對方的防禦陣地上撕出一道口子,而潘瑤和唐曦的點射,讓他們根本不敢離開掩體。

“幹掉那個王八蛋!”

看着衝過來的雲天,牛博宇和紅龍一個甩尾,車頭再一次對準了那羣武裝分子,他們只能把雲天送到這裏了。

“一定會!”

不做停留,雲天的摩托車猶如閃電般,穿過了兩個人的身邊,而此時他們再一次端起了槍口。

“噠噠噠……”

槍聲響起,幾個想要追逐上來的武裝分子立刻倒在血泊之中,牛博宇和紅龍也在此阻擊着妄圖滋擾雲天的武裝分子。

槍聲在身後不斷的響起,而云天的雙眼直視前方。

摩托車的印記再一次被他尋找到,油門擰到最大的他,不斷的向着遠方駛去。

直到那槍聲已經無法聽見,他依舊在疾馳着。

大地上,除了摩托車的轟鳴外,不再有其他的聲音。

躍過那一道道的山樑,雲天的追逐依舊在繼續着。

他知道,這個傢伙一定沒有跑太遠,只要車廂裏的油夠用,他就有機會追上他。

或許他很厲害,但是戰友的血債他一定要討回來。

而就在這時,遠處山樑上的車燈,立刻引起了雲天的注意。

這個距離大概在五公里左右,好在夜色漆黑,所以才讓那車燈分外明顯。

在這種無人的地方,除了那逃走的狙擊手不再有其他人,雲天猶如鷹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遠處那光影。

摩托車的車輪瘋狂轉動,雲天的後背傷口再一次撕裂,但是那疼痛並沒有讓雲天有半點的遲疑。

殺死這個狙擊手是他眼前唯一要做的事情。

雲天可以看到對方,那麼對方很明顯也可以看到雲天,車輪之間的追逐戰再一次上演。

車輪滾滾,捲起一道灰塵,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迎着夜風的雲天,渾身上下的鮮血都開始沸騰了。

突然,前面的車燈猛地消失,黑夜之中再一次空蕩蕩的。

雲天也急忙加大油門,隨着轉過一個山角,遠處停放的摩托車讓雲天一愣。

本能壓低車身,向着右側摔倒的雲天只感覺頭皮之上一陣疼痛,那子彈撕裂空氣的熱浪,帶着死亡的恐怖。

急忙翻滾,雲天向着一旁衝了過去,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刻自己翻身倒地的話,恐怕他已經死了。

一個虎躍,雲天鑽入了一塊巨石後,此時大地上依舊是極爲安靜。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和死亡擦肩而過的壓力讓雲天的呼吸都變得沉重。

不斷調息着的雲天知道,恐怕現在那死亡十字星就在外邊。

只要他一探頭,就會被對方一擊斃命,而他手中除了陰陽刺外,也只有一把狙擊槍。

安靜的黑夜讓人感覺到無比的壓抑,天空中的月亮都躲入了黑雲之中。

夜風吹不散那凝重的殺氣,這處山坳之中的戰鬥,只有魚死網破。

靠在石頭上,隨着呼吸平穩了下來,雲天把qbu88狙擊步槍抓得緊緊的。

死亡一般的寂靜讓人感覺到胸口猶如壓着一塊巨石,而在剛纔倒地的一瞬間他也大概看到了槍口的火光。

那個傢伙現在身處在對面的山坡上,位置距離雲天大概有八百多米。

這個距離不遠不近,而他所使用的巴雷特狙擊槍,射程可達一千六百米。

按照初速判斷,這子彈離開槍膛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時間,也就不到一秒。

這一秒鐘,以雲天的身手最少可以衝出去十米左右,所以他的提前量就要在自己十米的位置。

假面閻羅情人 大概演算了一下,再結合上一次自己被擊中的狀態,雲天連續談了幾次頭後,有了自己的路線規劃。

大腦之中逐漸冷靜下來之後,雲天咬了咬牙,這一次他只有放手一搏了。

現在他們所處的山坳之中,應該是之前那個基地的前站,兩三棟破爛的房子裏也沒有什麼光亮。

計算了一下自己到達房子的距離應該也就兩百多米,這或許是他非常好的掩護。

將狙擊槍背在身後,雲天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他又狙擊槍一決高下。

所以接下來,他唯有全速奔跑,所以這狙擊槍自然是用不到了。

退後了兩步,雲天擡頭看了看這塊應該是從山頂上滾下來的石頭,三米多高的它形成了一個很好的掩體。

雙腿猛蹬,雲天猶如獵豹一般向着岩石撲了過去。

不走尋常路的他,直接蹬踏在石頭上,整個人高高躍起,抓住了岩石的邊緣。

雙臂一用力,他靈活的翻到了岩石的上面,身體微躬,雙腳猛蹬間,整個人向着前方射了出去。

此時遠處山坡上的貓頭鷹,就趴在那裏一動不動,吉利服更是把他的身體和大地混爲一色。

帶着夜視儀,在黑夜之中依舊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十字星一直鎖定在石頭外側的他,真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會從石頭頂上躍出來。

等到他在調轉槍口的時候,雲天卻已經落在了地上。

就地一個翻滾,忍着身後前傷口的疼痛感,雲天雙腳猛蹬,向着側面射了過去。

速度之快,拼盡全身所有的力氣,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的他,更是知道危險就在身邊。

突然一個轉折,沒有絲毫的多餘動作,在狙擊槍口前奔跑,每一次都必須要全力以赴。

尤其是這轉折點的時候,人的速度都是會慢一點,而這也是狙擊手最喜歡射擊的時候。

所以之前不做任何的動作,一切都是急停急走,沒有絲毫軌跡可循下,他再一次向前撲去。

和雲天交過手的貓頭鷹,就這樣看着他不斷的折返着,紮實的戰鬥素養下,在這個距離想要擊中他確實很難。

貓頭鷹也不急於求成,作爲狙擊手,他可是有着非常好的耐心。

尤其是看到雲天也揹着狙擊槍,他只是一臉的冷笑,說起槍法,他的能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

強大的自信讓他現在看雲天,簡直就是送死一樣,所以他並不着急開槍,要完成他的一擊必中。

快速閃避着的雲天,如果單獨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傻子一樣,但他不敢有半點的怠慢。

兩百米的距離,他幾乎用盡了全力,終於在看到一處房舍後,整個人跳了進去。

“呼呼呼……”

趴在地上,雲天感覺到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好似散架了一般,這個不大的房舍內,成爲了他暫時的避難場所。

連日來的辛勞,讓他的體能幾乎減半,大汗淋漓的趴在那裏,汗水讓傷口更加的疼痛。

翻身爬起,雲天緊緊的貼着牆壁,現在他距離對方只剩下四百米的距離了。

打量了眼前的房舍,突然心生一計。

雲天立刻把身上的軍裝脫了下來,快速將纏在身上的繃帶全部解了下來。

抓起房間內拿幾張破敗的桌椅,將它們摞在一起之後,雲天再一次將它們放在了另一扇門的門前。

將繃帶作爲繩索放在了地上後,雲天這才貓着腰,一點點的爬到了另一個窗口。

一切或許就在下一秒結束,握緊了手中的狙擊槍,雲天咬了咬牙,緩緩的將槍口探了出去。 黑夜之中,依舊是一片的安靜,除了之前的槍聲外,依舊是那壓抑的空氣。

狙擊手不會在一個地方開上兩槍,所以現在誰先找到誰,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但這個傢伙,一直身處暗處,相對於他來說,雲天無異於是那麼的正大光明。

死亡十字牢牢的鎖定着眼前的這棟不大的建築,殺氣瀰漫,讓人的呼吸困難。

雲天的動作無聲無息,耐心纔是最好的僞裝,只有更好的保存自己,才能消滅自己的敵人。

透過那破敗的牆縫,雖然視線受阻,但依舊可以看到外邊。

只不過連月亮都沒有的大地上,一切都是黑暗的。

對方一定是配備了夜視儀,所以雲天再次失了先機,不過雲天依舊非常的耐心,那牆縫雖然狹窄,但正好對着對面的山坡。

當一切準備就緒,雲天立刻將狙擊槍的保險打開,推彈上膛的雲天趴在地上,等待着最終的決戰。

貓頭鷹也趴在山坡上,狙擊鏡裏沒有了雲天的身影,但是他所藏身的那棟房舍,卻被牢牢的鎖定着。

四百米的距離,不需要半秒,這對於狙擊手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只要抓住他的行動規律,就可以完成致命一擊,所以貓頭鷹也準備,讓雲天的生命就在那裏終結。

一切都變得非常的漫長,兩個人手持致命武器的絕對,只需要一秒鐘就可以結束。

究竟是誰會獲勝,現在還不得而知。

這個房間是一個長方形的,除了左右兩邊是兩個門外,中間則有一個窗戶。

雲天現在就趴在一側門的附近,透過那裂縫向着外邊張望着。

看着對面的山坡,沒有絲毫的痕跡,雲天左手輕輕的拉動了一下那被捆綁着的桌椅。

“吱!”

聲音響起,在這寂靜的午夜更加的明顯。

頭戴夜視儀的貓頭鷹,可以將眼前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突然有東西移動下,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十字星快速瞄準那從房間裏彈出身體的雲天,右手食指果斷的扣動扳機。

森冷的槍口對準了那露出了半個身體的目標,子彈出膛的火花,立刻讓雲天也找到了目標位置。

“砰!”

隨着那堆木板被子彈貫穿,遠處的山坡上響起了巨大的槍聲。

木板碎塊散落一地,而那槍口的火花也完全暴漏了貓頭鷹的位置,這邊的雲天當然不會放過這樣難得的機會。

快速鎖定對方的位置,雲天的槍聲也響了起來。

和貓頭鷹的子彈幾乎上一前一後射出槍膛下,帶着奪命的哀號聲。

高速旋轉的子彈,不斷撕裂着空氣,帶着死神的殺戮,向着遠處那槍火射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