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鄒忌一聽,頓時心裏大喜,看來這軒轅劍在外面的所作所爲他的家人都是不知道的,都以爲軒轅劍是正經的做生意呢!

  • Home
  • Blog
  • 鄒忌一聽,頓時心裏大喜,看來這軒轅劍在外面的所作所爲他的家人都是不知道的,都以爲軒轅劍是正經的做生意呢!

鄒忌頓時露出了笑臉,“我想我們應該換個地方談一下,這件事情是關於你弟弟的,相信肯定會讓你非常非常的震驚!”

鄒忌目光閃爍,眼裏爆出一陣陣的精光,死死的盯着軒轅峯。

軒轅峯也看着鄒忌,眉頭緊皺,顯得心事重重。

“好!”

雲傾天闕 軒轅峯這時一口答應了下來。

“小友,你隨我來,我們到我的敞篷內一敘。”

說着,軒轅峯做出請的姿勢。

鄒忌點了點頭,和軒轅峯走在一起。

鄒忌走到軒轅峯的左邊,軒轅寶寶走在軒轅峯的右邊。

軒轅寶寶不停的嘰嘰喳喳,氣氛倒也不是那麼的尷尬。

走了大概有十幾分鐘的時間,三個人走到了一個小空地中。

那小空地的正中央放着兩個帳篷,一大一小,想必大的就是軒轅峯的了,而小的肯定就是軒轅寶寶的了。

帳篷的前面還有幾塊石頭,石頭圍着的是一堆黑黑的柴火,看起來頗有幾分露營的樣子。

“來來來,鄒忌小友請坐,就在這裏將就一下吧,我父女二人是出來雲遊的,並沒有準備太多的東西,就這些了,還望你不要嫌棄啊!”

軒轅峯走到那幾塊石頭旁邊,笑着說道。

“呵呵,怎麼會呢,我以前小的時候過的日子可比這艱苦多了,這個算不得什麼,來吧,我們坐下談。”

說着,鄒忌坐到了石頭上。

“哦?你小時候?”軒轅峯也坐了下來,露出疑惑的樣子,“你小時候過得很艱苦嗎?按你這樣的天分,應該是那個大家庭家的吧?”

軒轅峯問道。

鄒忌的臉色暗淡了一下,隨後笑着搖搖頭,“呵呵,你猜錯了,我從小就是一個孤兒……”

接下來,鄒忌給他們說了一下自己小時候的經歷,軒轅峯和軒轅寶寶聽的都是目瞪口呆。 一聽這個,軒轅峯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不過,這時他突然轉頭對着一邊坐着的軒轅寶寶說道,“去,寶寶,你去帳篷裏玩去吧,我和你這個哥哥有事情講。”

軒轅寶寶一聽就不願意了,瞪着兩個大大的雙眼,嘟起圓鼓鼓的臉蛋,“不,爸爸,你這次說什麼我也不走了,我就要聽鄒忌哥哥講!哼!別以爲我什麼都不知道,告訴你,就我叔叔那個樣子,我早就很討厭他了!”

軒轅寶寶衝着軒轅峯叫道。

軒轅峯無奈地笑了一下,然後又擡起手摸了摸軒轅寶寶的腦袋,“好好好,聽就聽吧,你也長大了,爸爸就不趕你了。”軒轅峯慈祥的笑着。

“嗯嗯!”軒轅寶寶用力的點點頭,臉上滿是可愛的笑容。

“鄒忌小友,現在,你該和我說了把?”

軒轅峯笑着對鄒忌說道。

鄒忌點頭,深呼吸了口氣,“您可要聽好了,做好心理準備……”

“哈哈,放心吧,我還不至於被一點小事給嚇倒,我還不老呢!”

軒轅峯大笑了兩聲。

鄒忌也笑着點點頭,“好,那我就開始說了,這也不是小事,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中,鄒忌把他從福祿市前往大原市,然後潛進天鳳煤場,然後遇到軒轅劍,然後鄒忌被抓進實驗室,然後鄒忌被軒轅劍打的奄奄一息。

總之,鄒忌就是儘量吧軒轅劍給醜化了,把他的罪惡一字不差的說了下來,順便還把今天軒轅劍要聯合鄒忌的屬下打擊邪狼幫的事情都說了說,說的非常仔細。

“可惡!”軒轅峯剛聽完,一拍大腿猛地就站了起來,臉色通紅。

“這,這軒轅劍,竟然,竟然瞞着族人在外面幹出這樣的事!這次,這次非要好好教訓他一次不可!!”

軒轅峯異常的生氣。

“叔叔他本來就是壞人!他最壞了!”軒轅寶寶在一旁雙手撐着臉說道。

“哦?你爲什麼會覺得他壞啊?他應該不會怎麼樣你吧?”鄒忌頓時來了興趣。

“他,他,他以前搶我棒棒糖!”軒轅寶寶一臉正經的說道。

軒轅寶寶這模樣,倒也算得上是人小鬼大。

“您別生氣,我們現在要想想對策纔是。”鄒忌對這軒轅峯說道。

軒轅峯還是非常的生氣,但是現在再怎麼生氣也是沒用的啊,這裏有沒有信號,一時半會又出不去,無奈之下,軒轅峯只得對着鄒忌說道,“鄒忌小友,我們先睡覺好了,現在時辰也不早了,我們明天一早就啓程,離開這裏,你不是說軒轅劍要對付你的幫派嗎,這樣,我到時候去幫你,我就不信,那軒轅劍見了我他還敢猖狂!”

軒轅峯氣鼓鼓的說道。

鄒忌點頭,“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嗯,寶寶,你晚上自己睡小心一點,我和你這個大哥哥一起睡。”

鄒忌起身準備和軒轅峯一起進帳篷了,誰知道這個時候軒轅寶寶突然站起來大吼道,“不行!我要和鄒忌哥哥一起住!”

“啊……”一聽這個,軒轅峯和鄒忌都楞了一下。

軒轅峯率先開口,“寶寶,不要任性了,我們晚上還有事情要講。”

“對啊對啊。”鄒忌在一旁連連點頭。

“哼!我不管,我就要和鄒忌哥哥一起睡!我要聽他講他小時候的事情!”

說着,軒轅寶寶跑到鄒忌的身邊,一把就拉住了鄒忌的胳膊。

“這……寶寶啊,你看你一個女孩子,和我睡在一起不太好吧……”鄒忌苦笑着說道。

“不嘛不嘛!我就要和你睡在一起,再說了,我就不信你敢對我做什麼!”

說着,那軒轅寶寶揚起了她的小拳頭,還在鄒忌的面前揮了揮。

鄒忌頓時一陣冷汗,也是,現在的他連一個軒轅寶寶都打不過。

鄒忌只好看向了軒轅峯。

“寶寶,聽話,趕緊回去睡覺!”軒轅峯的對這軒轅寶寶叫道。

軒轅寶寶一扭頭,“我不!今天說什麼我也不去!我就要和鄒忌哥哥睡一起!爸爸啊,你也不想想,你說說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麼能夠睡在一起呢,你也不怕別人說閒話啊,我可不願意聽見別人說自己的老爸是個同性戀,那樣多丟人啊!”

軒轅峯楞了一下,剛要張嘴,軒轅寶寶又開口了。

“我說爸爸啊,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但是你也不看看,就鄒忌哥哥這樣的一個人,他會對我怎麼樣啊?他跳湖救人你也看到了,他多好啊,你還怕什麼啊!”

軒轅寶寶又看向了鄒忌,“鄒忌哥哥,你說,你想和一個大男人住在一起嘛,你如果想讓我說你是同性戀的話你就去和他住在一起吧,你們兩個晚上誰攻誰守和我都沒有關係,我不會打擾你們兩個的,你們兩個可以盡情的玩,什麼姿勢都可以玩!”

說完,軒轅寶寶一臉正經的看着鄒忌。

鄒忌也看着軒轅寶寶,“我…我……”鄒忌硬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一拍腦袋,鄒忌頓時無語了……這小妞,那裏學的這麼多的現代詞啊!

“好了好了,寶寶啊,你別說了,就你嘴巴厲害,爸爸投降了還不好嗎,你們兩個睡吧,不過,鄒忌啊。”

軒轅峯看向了鄒忌。

“嗯?”

“你晚上……”

不等軒轅峯說完,鄒忌立馬保證,“您放心,我一定什麼都不幹的!再說了,我也不敢……”說着,鄒忌還怯怯的看了一眼軒轅寶寶。

軒轅峯滿意的點點頭,“你們趕緊睡覺,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啓程,不要太晚睡了。”

說完,軒轅峯直接轉身進了他的那個帳篷。

鄒忌和軒轅寶寶站在原地,“走吧,寶寶,我們進去。”

不知道怎麼了,鄒忌總感覺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一種怪蜀黍拐騙小女孩的感覺……

“嗯,好,走!”軒轅寶寶一聲就答應了下來,緊跟着拽着鄒忌就進了帳篷。

這帳篷挺小的,鄒忌彎着腿才勉強躺了下來,軒轅寶寶也躺了下來。

要說軒轅寶寶這個年齡在大城市裏已經是不小得了,也懂了很多的事情了。

可是軒轅寶寶雖然十三歲了,卻像個城市裏八九歲的小女孩一樣,天真,可愛。

鄒忌給軒轅寶寶講了半個小時,講着講着軒轅寶寶就睡着了。

鄒忌一笑,“到底還是小孩子……”

然後鄒忌也閉上了眼睛。 翌日,太陽高照,三個人一下子都睡到了八點多。

“啊~~”鄒忌緩緩的睜開眼,然後打了哈欠。

鄒忌剛想坐起來,就感覺自己身上一股子壓力。

低頭一看,原來那軒轅寶寶死死的抱着自己,就像八爪魚一樣的趴在自己身上。

鄒忌無奈的笑了一下,“這小丫頭……”

說着,鄒忌輕輕的,小心翼翼的把軒轅寶寶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腿都給放了下去,然後給軒轅寶寶蓋上被子,輕輕的自己就先出去了。

剛一出帳篷,就感覺一陣陽光照在自己的臉上,很是舒服。

鄒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往旁邊一看,就看見軒轅峯也出來了,此刻正坐在那石頭上看着鄒忌呢。

鄒忌笑了一下,“您也起這麼早啊”

說着鄒忌走了過去也坐了下來。

“老夫比不上你們年輕人啊。”軒轅峯摸了摸自己那小小的鬍子說道。

得,又來了,就一裝的仙風道骨的老頭,還留鬍子。

“什麼啊,您還年輕着呢。”

鄒忌笑着說道。

“是嗎?好好好,來來鄒忌,我們商量商量接下來怎麼辦。”

軒轅峯也笑了。

“好的。”

鄒忌點頭。

“您說吧,我聽着。”

“哎!那怎麼行,我們兩個商量着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