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金寧欣抬起頭,笑得殘忍,「你猜,是誰來了?」

  • Home
  • Blog
  • 金寧欣抬起頭,笑得殘忍,「你猜,是誰來了?」

「雲舒,開門!」

門外,男人已經按捺不住喊了起來。

「哈哈哈……」金寧欣笑得不可自抑,「慕靖南來了,你不妨親自問問他,江南的~毒~癮,究竟跟他有沒有關係!」

邁著沉重的腳步,去開門。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公寓門打開的那一剎那,慕靖南倉皇抬起頭,呼吸急促,「雲舒,你沒事吧?」

他的視線,掠過她,看向她身後。

旋即,冷眸迸射出的寒光,陰翳得駭人。

啪!

毫無預兆的一巴掌。

狠狠甩在他臉上。

慕靖南臉被打歪向一旁,他緩緩轉過頭來,唇角有血絲緩緩溢出。 古大少越想,心裡越亂。

如果以上猜測正確,雲鶴老人前世是域主轉世,斬妖劍也曾是神器,這玩笑可就大了,因為事情看上去很複雜,搞不好以後會出現什麼大亂來!

他想的就是比別人多,但云鶴老人的身世,還有斬妖劍的出處,僅僅是一個人在這裡瞎想罷了。

但無可否認。

隕落時間比五行天君還要早幾十萬年的冰封天君輪迴在太武天,也的確透發著奇怪。

古木擔心和多慮也不無道理。

「她是李雅舒,是我的朋友,冰封天君只是前世罷了。」

古木拋開一切,旋即為李雅舒繼續療傷。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雅舒微微睜開雙眸,從昏迷中恢復過來,不過在她睜開眼的一瞬間,一股至寒之氣爆發而出,肆擾在結界內。

好在古木擁有火之真元,完全沒有絲毫不適,而是擔心的問道:「你沒事吧?」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李雅舒轉過頭,愕然的看著古木,旋即微微一笑,道:「謝謝。」

嘎——

古大少傻眼了。

這女人在對自己笑,而且笑的這麼漂亮!

和李雅舒相識至今,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笑的這麼燦爛,完全沒有絲毫寒氣。

難道將經脈蘊育好,她那冰冷的性格變了?

不錯。

李雅舒的性格變了,因為在古木為他療傷的時候,無意間觸發她封存在識海深處,幾百上千次的輪迴轉世都未曾出現的記憶。

記憶並不完整,但她還是知道了自己就是冰封天君,是四等天地冰封天的主宰,掌控十萬里極寒冰淵!

當然。

這些古木是並不知道的,而且他做夢也想不到,在無意竊取了這女人的前世記憶同時,自己前世記憶也被李雅舒吸收了。

只看她笑著說道:「古木,沒想到你是五行天君,難怪會修鍊這快。」

嘎——

古大少頓時表情僵硬,下一刻,跳起來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李雅舒點點頭,卻微微皺眉道:「我記得以前的五行天君是葉瘋子,難道他死了,你接替了他的天君之位?」

古木聞言頓時嘴角抽搐,眸子里則浮現過一抹黯然。

葉瘋子這三個字對他而言並不陌生,因為這是他進入上空境后遇到的一個怪老頭,兩人臭味相投,最後成為了師徒關係,很多年後,稀里糊塗成為下一任五行天君的接班人也是拜他所賜。

以古木前世性格是不屑做天君的,因為他嚮往的是無拘無束,沾個花惹個草,沒事欺負欺負那些至尊和天君。

直到有一天。

他在領悟五行真元並自創五行真元決后,葉瘋子突然找到他,意味深長說道:「徒兒,為師要走了,五行天就交給你了。」

豪門小辣妻 就這麼的。

葉瘋子突然消失,是死,是生,古木並不知道,就好像人間蒸發了。而他則被一群老頭子纏著,糊裡糊塗接任了天君之位,成為了三境十八天的五行天君。

這些都是封塵已久的往事,若不是這女人提起『葉瘋子』,古木也不會去想,畢竟這都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李雅舒看著古木陷入沉默不再言語,而是梳理記憶,好能更快適應下來。

「冰魄神功……」想起自己修鍊的這門武功,李雅舒頓時啞然失笑,道:「竟然是一本殘缺的上乘武功,沒有至尊期的修為強行修鍊,後果自然是走火入魔,而這靜雨軒歷任宮主和長老卻將其當作寶貝,真是誤人子弟!」

……

李雅舒傷勢得到恢復,也恢復了曾經的記憶,古木很好奇她是怎麼隕落的,以及『封存的一萬年』的浩劫又是什麼呢?

然而當他開口詢問,李雅舒也很不解,因為她僅僅記得以前很遙遠的事情,卻始終記不起自己是如何隕落的,至於浩劫更是一點都不清楚。

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古木很困惑,心想著,難道她在隕落前記憶受損,或者被人剝奪了一部分記憶?

想至此,他頓時打了一個冷顫。

如果真是被人剝奪一部分記憶,那人得多強啊,畢竟李雅舒前世是冰封天君,而且擁有四等天地,放在現在十八天,絕對是排上號的強者。

「古木。」

李雅舒想不起自己為何隕落,索性不再去想,而是眨著眼睛看著他,道:「我暗戀你這麼久,你總要給個說法吧?」

「啊?」

一世寵溺:雙面首席清純妻 古木聞言,頓時瞪圓了眼睛。

以前的李雅舒很冰冷,而現在的李雅舒同樣很冰冷,但只是氣息,性格方面在接受冰封天君記憶后早就變了。

現在的她和古木一樣,是天君,也是李雅舒。

況且,曾經的她位居天君之位,雖然一身冰冷讓人望而生畏,但性格在常年修鍊下不再輕易受到屬性影響,給人很冷冰冰的感覺。

至少現在的李雅舒會開玩笑了,會打趣了。

這個變化古大少有點接受不了,只能撓撓頭乾癟笑道:「你暗戀我是你的事情,為什麼要找我給說法!」

李雅舒向前走了一步,盯著他冷冷道:「你去了一趟三境,肯定獲得不少好東西,大家都是老相識,不打算送點力石,助我早日恢復天君實力嗎?」

還有這麼直接要東西的?

古大少徹底崩潰,現在李雅舒性格大變,簡直換了一個人。

沒辦法。

本來就是來給她送賀禮的,古木只好將那顆冰珠子拿出來,道:「力石沒有,只有這個玩意!」

李雅舒見得那顆蘊含至寒之氣的冰柱,頓時驚道:「玄天冰寒珠!」

說罷,將珠子接過來,看著古木疑惑的道:「你為何會有我曾經的極品法器?」

「這是你的法器?」

古木愕然的道。

他雖曾是天君,但天下間的寶物也不是全知道,對於這珠子的來曆始終沒搞明白,未曾想竟然是一件極品法器!

玄天冰寒珠何止是極品法器那麼簡單,因為它還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儲存,儲存的也不是寶物,而是十萬里的極寒冰淵!

身為冰封天君的李雅舒重新得到自己法器,一旦有了實力掌握,完全可以做到一揮手十萬里皆是極寒冰淵!

將自己法器收入空間戒指,李雅舒的道:「走吧。」

「去那裡?」古木愕然的看著她。

「當然是去你去的地方。」

「我要回家。」

「那走啊。」

「大姐,你難道要跟著我回去嗎?」

「當然。」

「靜雨軒怎麼辦?」

「哦,忘了。」

李雅舒說道:「你跟著我去一趟,我把宮主之位讓給那個花千影。」

古木頓時暈了。

這女人好像一點都不在乎宮主之位,看來記憶恢復,變得大牌起來。可是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況且,這女人為何要跟著我! 「為什麼?」他問。

「你還有臉問我為什麼?」司徒雲舒只覺得可笑。

他如何能做到害了人之後,還裝出一臉無辜的模樣?

「慕靖南,我真是沒想到,你比蛇蠍還惡毒!」

讓江南沾上~毒~癮,若是被組織發現,他的一切都毀了!

慕靖南恍惚了一下,他看到金寧欣一點點站起身,她在笑,笑得癲狂,「慕靖南,別這麼看著我,是她逼我說的。要怪,你就怪她好了。」

收回目光,慕靖南只看向司徒雲舒,沒人比他更清楚,她現在是什麼心情。

一定恨極了他,想殺了他吧?

「雲舒,她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說了你一直不敢告訴我,也不敢讓我知道的真相。」

慕靖南薄唇微抿,俊臉有些蒼白,「那你告訴我,她是怎麼跟你說的?」

揚手,又一耳光甩上去。

慕靖南不躲不閃,任由她的巴掌打在臉上。

她一定是用盡了全力,他嘴裡滿是血腥的味道,艱難的咽了下去后,才開口,「讓我也聽一聽她的版本。」

司徒雲舒憤怒的點頭,「好,我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話好說!是你聯繫她,帶她去酒吧,也是你算準了江南致幻的時間,讓她去敲江南的門。更是你,讓江南沾染上~毒~品!」

「你相信?」

「我為什麼不信?」

慕靖南此刻只覺得自己受到了報應,看,她對他,連一丁點的信任也不肯給了。

也對。

她本就在意江南,如今知道江南身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怒火中燒是情理之中。

她會這麼對他,他也早就預料到。

「如果……」慕靖南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如果我說,他的~毒~癮不是因為我,你信么?」

「慕靖南,我信不信已經不重要了。」

司徒雲舒搖著頭,後退了兩步,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我不管之前我們之間有什麼糾纏,有什麼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請你,滾出我的生活。因為多看你一眼,我就恨不得殺了你。」

男人高大的身軀,隨著她最後一個話音落下,晃了一下。

「哈哈哈……我勸你還是現在就殺了他,否則,他不會放過江南的。」金寧欣不怕死的說:「不然你以為江南為什麼會因為一段視頻就受我威脅?還不是有他在暗中推波助瀾,江南可沒少受到組織上的「照顧」啊。」

金寧欣為什麼會知道?

很簡單,因為江南這段時間的任務,就是保護她。

對於自己的保鏢,他三不五時的離開,回來後面色凝重。

她想不知道都難!

「你給我閉嘴!」慕靖南低聲怒吼。

這個該死的女人。

上次就不該饒了她!

「你害怕了?」金寧欣冷笑兩聲,「沒想到也有你慕二少害怕的時候。我說過,我嘗過的痛苦,也會加倍奉還。」

她說到做到。

現在,看他還怎麼囂張。

不是喜歡司徒雲舒么,不是愛她么,那好,她就要在司徒雲舒心裡徹底的把他毀掉!

讓他也嘗嘗痛不欲生的滋味。 司徒雲舒轉身,狠厲的掐住金寧欣的脖子,「還有你。」

如果說慕靖南罪不可恕,那麼金寧欣也絕不能免罰!

「咳咳……你,放……放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