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金翅鳳凰進入神界之後,鳳凰炎就讓它回到了空間裡面,隨即使用御光術去了學院。

  • Home
  • Blog
  • 金翅鳳凰進入神界之後,鳳凰炎就讓它回到了空間裡面,隨即使用御光術去了學院。

當鳳凰炎出現在學院裡面的時候,院子裡面只有神舞一個在。

看見鳳凰炎,神舞有些驚訝的說道,「這麼快?」

他們以為至少還要好幾天,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她呢?」鳳凰炎四周看了一眼,都沒有看到珈藍的身影。

神舞聞言,當然知道鳳凰炎在找珈藍,沉默了一下,小心的說道,「珈藍她……她去魔界了。」

神舞說完之後,小心翼翼的看著鳳凰炎。

這次鳳凰炎回來,她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力量比以前更強大了……

「她去魔界幹什麼?」鳳凰炎有些不解的問道。

魔界和神界現在都不安全,但是她在忘川的身邊至少會安全一些,為何要一個人去魔界,而且還沒有帶其他的人和她一起去?

「你離開的那一天無心出來了,我們監視魔界的人得到消息,無心前往魔界了。」神舞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珈藍了,珈藍不放心,就去魔界了。」

鳳凰炎狠狠的蹙起眉宇,卻沒有說話…… 無心,珈藍如果去魔界的話,很有可能會遇到無心!

「我去找她。」鳳凰炎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神舞見此,有些錯愕,這才回來就走啊?

他不是都還沒有見忘川尊者的嗎?

「剛才感應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猜測是你回來了,沒想到真的是你啊?」忘川和藍一從外面走了出來,帶著淺笑說道。

「恩。」鳳凰炎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忘川見此,走了過去,嘴角的笑意更大,在鳳凰炎的面前停了下來,看著鳳凰炎說道,「怎麼,全部的力量都已經吸收完了?」

「恩。」鳳凰炎沉默了一下,說道,「已經全部吸收完畢,但是徹底融合還需要一段時間。」

就算是他自己的力量,但是分開這麼多年,使用起來多少有些生疏,所以還需要時間來融合……

「看你這樣子是要去找珈藍?」忘川有些好奇的問道。

老實說,珈藍這麼久沒有一點消息,他也有些不放心,說以昨天他已經讓無殤去魔界找珈藍了。

畢竟無殤有瞬間移動的能力,比他們的速度更加快一些……

見鳳凰炎沒有說話,忘川就知道他確實是要去找珈藍,看了看藍一和神舞,忘川對著兩人說道,「你們先聊,我找他有點事情,」

忘川說完,就帶著鳳凰炎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等進入到房間裡面之後,忘川看著鳳凰炎問道,「你現在是不是打算找到珈藍就去神魂塔的所在地,想把當年關進神魂塔的那一魄取出來?」

「恩,到神魂塔之前的時候用來融合力量已經足夠。」鳳凰炎淡淡的說道。

只要把那一魄給珈藍,他就能告訴珈藍所有事情的真相了。

到時候就算是珈藍會恨他,他也會緊緊抓住不放手!

忘川的眼裡閃過一道光芒,對著鳳凰炎說道,「炎,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不把那一魄還給珈藍也是好的?」

原本背對著忘川的鳳凰炎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轉身,面帶疑惑的看著忘川,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忘川的眼眸微眯,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這麼久的時間,珈藍沒有那一魄不是很好嘛?」

看著鳳凰炎,忘川緩慢的說道,「我的意思是,也許珈藍並不需要那一魄。」

「不。」鳳凰炎微微搖頭,說道,「珈藍是很痛苦的,她的修鍊速度本不該這麼緩慢,沒有一個人會在缺失一魄之後還會高興。」

忘川動了動唇瓣,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到了最後,終究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見他不再說話,鳳凰炎問道,「忘川,還有別的事情嗎?」

忘川聞言,搖頭說道,「沒有了,你去魔界的話小心一點,想必神舞也已經告訴你了,不光珈藍在魔界,無心也去了那裡。」

「恩。」鳳凰炎點點頭就往外面走去,走了幾步,卻停下了腳步。

忘川見此,問道,「怎麼,還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鳳凰炎低著頭,動了動唇瓣,緩慢的說出一句話,「忘川,這些天謝謝你。」 話落,鳳凰炎沒給忘川說話的機會就走出了房間。

看著鳳凰炎的背影,忘川勾唇笑了笑。

真不知道他在傲嬌什麼,道謝還道的這麼瀟洒,他什麼話都沒說的,他就走了……

忘川嘴角的笑意沒有維持多久,看著外面的光芒,淡淡的說道,「珈藍,一定要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不要被黑暗吞噬。」

鳳凰炎站在院子裡面,和藍一說了幾句話才化作一道紫色光芒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裡面。

鳳凰炎剛剛走,清風和清末就回到了院子裡面。

看著天空劃過的紫色光芒,清風有些鬱悶的說道,「這一回來就走了啊?」

神舞轉身,拍拍清風的肩膀,說道,「如你所見,他走了。」

清風和清末對視一眼,無奈的聳聳肩,沒有再說些什麼……

—-

魔界迦葉城中。

一襲白衣的多亞行走在人群裡面,俊美的容貌尤為顯眼,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有許多的人看著他。

就在此時,大街上的另外一邊,一個魔看到了多亞。

「老爺,你看……。」一肥胖男人身邊的奴才說道,「你看那裡,那個不就是被那個小丫頭買走的人嗎?」

那肥胖男子聞言,順著奴才手指著的地方看去,這一看,頓時整個人都飄了起來,對著那奴才說道,「好小子,還是你眼尖,走,把他給給老爺我帶回去重重有賞。」

「是。」跟在肥胖男子身後的那些人聞言,全部都朝著多亞走去。

多亞的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四周,似乎在看什麼人一樣,突然間,他想到一件事情,看著身邊的一個路人問道,「你,知道魔界的王宮在什麼地方嗎?」

那路人沒想到多亞會問他,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雖然是個男人,他還是流出了鼻血。

多亞見此,身子為不可見的後退了一步。

他又沒做什麼,怎麼會留鼻血?

「這位公子,你在找王宮嗎?」一道淫笑的聲音從多亞的身後響起。

頓時,原本圍繞在多亞身邊的人都退後了幾步,給走過來的幾人讓開了路。

多亞回頭,在看清楚來人的面容時,眼裡布滿了冷意。

雖然他一向記不住什麼人,但是這個男人他還是記得的,就是在迦葉拍賣場,肯出十一萬魔幣買他的人。

當時的他要不是被禁靈鎖鎖住了靈力,恨不得打的他滿地找牙。

他現在只要一想到他當時的目光就全身不舒服……

「美人,我們還真是有緣啊。」肥胖男子說著就要去抓多亞環抱在胸前的手臂。

多亞見此,微微挑眉,抬腳就朝著肥胖男子的下身踹去!

多亞的速度很快,加上那個男人就在他的面前,所以這一覺硬是踹了個結結實實。

人群中還有人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聽到殺豬般的慘叫神響起……

頓時,所有的人在紫月的照耀下都看清楚了,那個肥胖男人雙手痛苦的捂著下體,臉色蒼白,就像是在承受極大的痛苦一樣! 所有圍觀的人都傻眼的看著地上的男人,隨後看看多亞。

跟著肥胖男人的那些奴才見此也有些慌亂了,其中一人連忙扶著男人問道,「老爺,老爺,你沒事吧?」

那肥胖男子一聽,憤怒的看著扶著他的奴才,說道,「沒……沒事要不要踹你一腳試試?」

那奴才聞言,吞了吞口水,對上的多亞的目光,當看到多亞的目光時候,那奴才有些害怕。

不在多看他們一眼,多亞轉身就離開了原地,朝著王宮的地方而去!

那肥胖男子見此,瞪著眼睛看著多亞的背影,憤怒的說道,「你們還愣在這裡幹什麼?趕緊給我抓住他!」

眾人聞言,都快速朝著多亞抓去。

圍觀的人見此,立刻心中升起鄙夷。

老色狼,明明就是自己想要摸人家,活該被踢。

多亞輕輕回頭,漂亮的銀髮飛舞起來,銀色的眼眸不帶任何情緒的看著幾人,隨後冷漠的說道,「想死,儘管來。」

雖然他是打不過鳳凰炎忘川那種變態,但是對付這些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那些人聞言,一瞬間全部僵在了原地,打也不是,不大也不是。

那倒在地上的肥胖男人見此,就拿下自己穿在腳上的鞋,毫無形象可言的朝著他的奴才扔過去,口中還說著,「我讓你們抓住他,你們是不是耳聾了,我養你們這群奴才有什麼用?」

那些奴才一聽,只好硬著頭皮朝著多亞而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就在此時,大街上再次鬧騰了起來。

眾人回頭一看,卻發現平時很小看到的卡羅風帶著他的幾個近身侍衛出現在了鬧事的地方……

「哇~~!」人群中頓時有人大叫了起來,興奮的喊道,「是卡羅大人,是卡羅大人!」

所有的人都有些激動。

卡羅大人,要知道卡羅大人可是卡羅家族未來的繼承者啊,要是可以嫁給他,這一輩子都不用抽了!

多亞淡淡的看了卡羅風一眼,隨後就往前面走去。

「魅雨,攔下他。」卡羅風看著多亞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這個男人他知道,當日在迦葉拍賣場的時候,是珈藍買了這個男人,他很清楚,如今這個男人突然出現在這裡,很有可能是來找珈藍的。

如果他真的和珈藍有關係,說不定可以利用他把珈藍引出來……

誰讓珈藍現在在地獄,不在王宮,如果在王宮他還可以想辦法把人弄出來,但是地獄前幾天出了大事情,王已經下令不準任何人靠近地獄,這樣一來,他就什麼辦法都沒有了!

魅雨身影一閃,就到了多亞的前面,看著多亞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家主人有事情想和公子聊一聊。」

多亞看著魅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隨即說道,「沒興趣。」

圍觀的人在聽到多亞的這一句話之後,都深呼吸了一下,這個俊美的男人居然對卡羅大人的邀請說了不……

魅雨並沒有生氣,依然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龐,對著多亞再次說道,「我家主人有事情想和公子聊一聊。」 多亞聞言,沒有在看魅雨,也沒有再說什麼話,而是往前面走去……

魅雨見此,微微蹙眉,抬手就想要抓住多亞,誰知道當他的手才伸到多亞背後的時候,多亞卻化作一道白煙消失了……

魅血見此,微微有些驚訝,呢喃道,「這是什麼功法?」

瞬間消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