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鐵壁堡壘大屠殺后的第二天。

  • Home
  • Blog
  • 鐵壁堡壘大屠殺后的第二天。

古木再次來到皇城,站在商家府邸前。

這個代表大陸曾經最為輝煌的家族,在征伐九州時有著無與倫比的輝煌,如今卻門庭羅雀,顯得更加荒涼。

鐵壁慘案傳遍大陸后,古木歸來被所有人獲知,他們和君不見想的一樣,商家完蛋了。

嘭——

古木氣勢爆發,掛在府上的『商家』牌匾頓時爆炸。

他抬起腳步走入府中,今天來這裡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讓皇族徹底消失在大陸。

如果不是鬼魅族突然出現,打亂他一統天下的計劃,商家早就應該消失。

古木也曾想過,如果能夠在抗衡外族上出把力,或許會放過這個沒落的皇族。

然而,事實上,他天真了。

從鬼魅族出現,商家一直沒有派出武者,甚至那本被天威鎮壓的商崇連又活了過來,而且領著商家在大陸開啟征伐之路。

不可饒恕!

古木這一次真怒了。

今天來這裡就是要將商家化作歷史塵埃。

商家內已經沒有下人和門客,他們在得知古木歸來后早就跑路了,可謂樹倒猢猻散。

不過,商家很多嫡系卻仍在,並沒有選擇離開,倒是有一點皇族骨氣。

商崇連的父親商家升也在這裡,不過此刻卻聚集著族人站在演武場,看著殺神般的古木一步步走來,臉上有著苦澀和無奈。

「古掌教,成王敗寇,我商家輸了,但還請你網開一面,放過我兒崇連。」

商家升突然跪在地上,與此同時,幾十名商家嫡系也彎下了曾經高貴無比的膝蓋。

古木嘴角一抹冷笑,道:「老弱婦孺我可以放過,商家凡是有修為的男丁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商家升神色決然道:「古掌教乃當世英雄,受人敬仰,何必去做劊子手,我商家嫡系均在此處,你若放過崇連,我願以商家所有嫡系來抵命!」

古木聞言頓時一怔。

這一幕讓他感覺很熟悉,當年在葬龍山的過去幻境,龍家家主就是這般帶著龍家所有人,為了換取龍帝靈魂不滅以命抵命。

商家無法和龍家對比,商崇連和龍帝更是無法相提並論,但商家家主卻願意用族人來換命,這有些悲壯。

商家升見他猶豫,混濁眸子里閃過一絲決然,旋即盤坐下來,單手調動靈力,猛然拍向自己天靈蓋,氣絕身亡。

嘭——

嘭——

與此同時,幾十名商家嫡系紛紛抬掌自殺,臉上都有著解脫和心甘情願。

商家諸人不知古木是否會放過商崇連,但他們死意已決,如果這樣能感動對方,也算為商家保留最為傑出的天才。

古木看著幾十人隕落,微微皺眉,旋即將目光移向遠處的走廊,便見商崇連站在裡面,臉上有著一絲慘笑。

……

有時候,殺一個人可以解決很多事情。

有時候,讓一個人活著,也許比死還痛苦。

古木離開了商家,他並沒有殺商崇連,甚至連武功都沒有廢去,在他看來,這個男人其實已經死了,心死了。

商家在他離開的第二天莫名起火,大火整整燒了一天一夜,屹立萬年的府邸就此化為廢墟,成為歷史轉輪下的灰塵。

很多皇城的人很是費解,也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放的火,不過在火滅的第二天,他們看到了商崇連,看到一個心灰意冷,一個失去所有傲氣的落魄男人從商家廢墟走出來,然後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下。

君不見立在城牆上,看著漸行漸遠的落魄男人,唯有無奈嘆氣,然後抬頭看向天穹,眸子里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全身一顫,仿若失去了意識。

稍許,只看他擺弄著手腕上的玉鐲,自語道:「命中宿敵心死,我的凡塵洗禮也算徹底結束……」

說罷,他將玉鐲摘掉,整個人的氣勢發生翻天地方變化,然後化為一抹虹芒沖向天穹。

嗖——

然而,就在此時,天穹一陣模糊,就看到古木從虛空浮現,擋在他面前。

「你是誰。」

古木冷冷問道。

君不見停在半空,微微一怔,旋即笑道:「君不見。」

「你的真正身份。」

「你想知道?」

君不見始終在笑,而古木卻明白,此刻的君不見肯定不是之前站在城牆上的那個人,至少氣息發生了變化。

在造物之城這傢伙摘掉玉鐲,爆發出武聖巔峰修為,抗衡十七層的本心考驗,古木就很好奇,也猜測這傢伙有秘密。

後來鬼魅族出世,他把這檔事忘了,若非之前皇城相遇,還真想不起來。

走出商家后,他並沒有真正離開,而是隱藏暗處觀察這傢伙。

「你不說我也猜得出,你應該是三境的人。」

古木淡淡說道。

君不見笑了笑,道:「看來你達到武神之上,已經知道了很多。」

古木凝視著他,修為也在慢慢爆發。

君不見見狀,知道若不說出身份,這傢伙是不打算讓自己離開。

於是搖頭,道:「我來自宿命天,是宿命天君的弟子,來此為了化去宿命之劫。」

「宿命天……」

古木微微皺眉,然後問道:「生死天,你可知道?」

君不見笑著說道:「當然知道,這是二等階位的一方天地,在三境僅次於大羅天。」

生死天是二等階位?

古木有點無語了。

自己掌控著大陸和聖界的世界本源,才十一等階位,和二等比起來,檔次差距很大。

虛無子說過,高階位的天地比聖界大多了,裡面強者數不勝數,自己想去生死天,找那個生死天君,恐怕很困難,於是問道:「金甲天你可知道?」

君不見微微愕然,沒料到此人還知道其他天地,然後笑著回答:「聽說過,但我對那七等階位的世界並不怎麼了解。」

這口氣好像嫌棄七等階位很低啊。

古木無語問道:「你所說的宿命天很牛么。」

大田園 君不見搖搖頭,道:「無法和大羅天、生死天它們相比,不過在十八方天地內屬於四等階位。」

四等階位……

難怪這傢伙談到金甲天有點看不在眼裡的感覺,原來宿命天階位夠高啊。

「古木,我在這個世界的宿命之體與你並無仇怨,還請讓開,我要趕快回歸復命。」

君不見笑著說道。

「哦。」

古木一轉身讓開了路。

確如君不見所說,兩人並沒有什麼仇怨,當然也不會去為難他,況且古木能感覺到,此人修為還沒徹底恢復巔峰,如果真打起來勝負不好說。

「這個世界的頂端有著武道殿,你達到武神之上,想必很快就會被接引到三境,若是有緣,我們或許還會見面。」

君不見臨別時向著古木說道。

同時那眸子里有著期待,期待著自己的宿命之體曾沒重視,卻最後崛起,最後在這片大陸笑傲江湖的男人能夠來到三境。看著消失在天穹的君不見,古木傲然說道:「三境,我會去的!」 陸萌抬手一摸,才發現,臉上已經濕潤一片。

低頭,用紙巾胡亂擦拭眼淚,她匆匆忙忙離開醫院。

陸胤剛結束會議,回到總裁室。

秘書向他彙報今晚的行程,彙報結束后,遲遲沒有離開。

陸胤抬頭,看了他一眼,「還有事?」

「總裁,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可以看得出來,秘書很是猶豫。

甚至說得上是為難。

陸胤低頭,翻看文件,「說。」

「陸小姐今天又沒來公司,她之前請了幾天假,今天銷假了,她應該來公司。可她還是沒來。」

不僅沒來,電話也關機,誰也聯繫不上她。

下面的人沒轍了,這才找到他,希望他能想想辦法,總裁怪罪下來,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萌萌今天又沒來公司?」

陸胤放下手中的文件,照理說,這不應該。

陸萌這段時間,發奮向上他是看得見的,也清楚她想要改變的決心。

怎麼可能突然就不來公司?

「是的,總裁。陸小姐不僅沒來公司,而且……」秘書小心翼翼打量著他的神色,戰戰兢兢的說,「而且還玩起了失蹤,誰也聯繫不上她。」

陸胤一聽,英挺的眉宇頓時便緊蹙了起來,「我會親自聯繫她。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總裁。」鬆了一大口氣的秘書,總算是放心了。

轉身退出總裁室。

陸胤眸色複雜,拿起手機,給陸萌打電話,關機。

沒有任何猶豫的,他直接打回莊園,電話是傭人接的,「先生,您找小姐嗎?」

「萌萌在家么?」

「小姐在家,她在卧室里休息,還沒起床呢。」

陸胤一手揉著額角,真是沒脾氣了,「她怎麼了?」

「小姐沒事,只是……賴床了。」

「行,我知道了。」

陸家莊園。

偌大的卧室,漆黑一片,窗帘拉得嚴嚴實實的,一絲光線也滲透不進來。

躺在床上,陸萌睜著眼,看著黑漆漆的一片,心情很糟糕。

大唐仙魔傳 一手伸出去,摸索了良久,抓到手機,急急忙忙拿到眼前。

點開相冊,翻看景行的照片。

離開這麼久,也不知道景行現在怎麼樣了。

他是不是又長大了?

都說小孩子,一天一個養,長得很快。

也不知道,她的兒子現在是什麼樣,是不是又可愛了,還是又胖了?

不能想,一想就感覺心痛得無法呼吸,鼻子也酸酸的,眼淚不受控制的又往下掉。

吸了吸鼻子,她握住手機,把景行的照片貼在心口上。

「景行,媽媽好想你。」

她做了一個大膽而冒險的決定。

她特意守著時間,等到S國那邊是上午的時候,給宋夫人打了一通電話。

她相信,宋夫人一定不會不讓她見景行的。

「喂,哪位?」

電話接通的那一瞬間,陸萌眼淚唰的就下來了。

一手捂住嘴,防止自己泄露哭聲,做了幾下深呼吸,調整好情緒之後,她才開口,「伯母,是我,萌萌。」

看到國外打來的電話,宋夫人起初還不敢相信,帶著懷疑的態度接起電話。 聽到陸萌聲音的那一刻,她才相信,真的是萌萌!

萌萌給她打電話了!

安奈不住激動,宋夫人笑出聲來,「太好了!真的是你萌萌!」

聽到宋夫人的笑聲,陸萌懸著的心,就放下了不少。

聽這語氣,要想見景行一面,應該不是難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