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阿姨和司機小易都跑了出來,盛懷錦都一個手勢把人打發了回去。

  • Home
  • Blog
  • 阿姨和司機小易都跑了出來,盛懷錦都一個手勢把人打發了回去。

秦簡有些迷惑,跟着腳步看似穩妥實則已經步伐凌亂的盛懷錦進屋,就被男人把她拉進了懷裏,「老子被人下藥了,我割了手臂放血了……」

秦簡渾身一個機靈,盛懷錦好燙好燙,她的手剛放在他的額頭就被男人握住放在了嘴邊,狠狠咬了一口。

秦簡用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扶著盛懷錦,「你先坐在沙發上,我給你處理下傷口,還在流血呢!」

盛懷錦,「你確定讓我坐在沙發上不會出事?」

秦簡,「先把血止住。」

「去卧室。」盛懷錦推搡著秦簡。

秦簡找來醫藥箱,把盛懷錦的衣袖往上挽,結果,那人直接把衣服脫了,光這個膀子,手臂上纏着一條領帶都染紅了。

秦簡把領帶解下來,嚇的眼睛都閉上了,「這麼嚴重你來我這裏,我又不是醫生,走,我送你去醫院。」

盛懷錦那一刀划的很長,但不深,也沒有在要命部位,他是有經驗的,可到底太長,還是流了許多血的,這會兒領帶一解開,刀口的血往外冒得咕咕的。

秦簡嚇的牙齒都開始咯嘣響了。

「冷靜,秦簡,我現在不需要醫生,我需要你。」盛懷錦說着,把醫藥箱往自己跟前拽了拽,「我自己止血,你先冷靜下,幫我打些水來。」

秦簡半跪在地攤上,「去醫院吧!這樣流下去,你會死的。我不想寶寶沒有爸……」

「呵!」

盛懷錦竟然還笑,「看你為我哭一次好難!」

秦簡暴怒,「你就是個煞筆。」

盛懷錦把三七止血粉倒在了刀口上,很快就不流血了,可他已經流了好多血了,不去醫院處理下肯定不行。

這醫藥箱裏都有什麼葯,秦簡自己都不知道,可盛懷錦就能從裏面拿出各種能用的葯給自己用。

秦簡趴他腿上只能看着了。

「用消毒酒精擦一下傷口上的血漬,然後把這個葯塗上,再把這個防水貼貼上就好了。」

秦簡,「你又不是醫生,這怎麼行?感染了怎麼辦?」

盛懷錦,「老子這個樣子怎麼去醫院?按我說的弄,死不了,這些葯都是你乾媽配備的日常用藥,我知道怎麼弄。」

秦簡不是不會簡單處理包紮傷口,而是,盛懷錦這個真的有些嚴重,她認為必須去醫院處理。

秦簡按照盛懷錦說的程序處理包紮了傷口,後用熱毛巾給他擦了擦臉和手,「我帶你去就近的醫院看看,我感覺需要縫幾針才行。」

盛懷錦,「真不需要,你覺着我會是個拿自己命開玩笑的人嗎?我自己划的,我知道輕重深淺,我只是放下血讓我清醒,不犯錯而已。」

「你確定沒有騙我?」秦簡望住男人的眼睛道。

盛懷錦抬手就去撫秦簡緊張的皺在一起的五官,「放鬆!你覺着我有什麼理由不惜命?」

秦簡抿著唇看着他,確實,沒有什麼事情非要盛懷錦輕生吧!

即使,十六園的案子捅破了天,那也不至於到盛懷錦輕生的地步

下一瞬,秦簡被盛懷錦拉進懷裏,男人溫熱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他咬住秦簡的耳垂,道:「我現在最需要的是你幫我解毒!」

秦簡推搡掙扎,「你,到底誰給你下毒了?你到底是中毒了還是中藥了?」

盛懷錦悶笑,「笨蛋,那葯,本就是毒藥,你不知道嗎?」

「誰給你下的葯?」秦簡道。

秦簡想不通,誰敢膽大包天了給盛懷錦下藥?之前在演藝圈混的時候,那種下藥的齷齪事聽的都免疫了,在所謂的貴圈早已經不是什麼稀罕事兒了,可京都四少還沒聽說有人敢對他們下手的。

盛懷錦滾燙的唇已經封住了秦簡的唇,男人悶聲道:「你男人都快死了,你還問這個?先救你男人,再找下藥的人算賬,笨蛋!」

秦簡極不配合,「可我剛在門口看見韓瑾薇了……嗚嗚!」

盛懷錦,「她送我過來的。」 意識到張老二張老三不可能殺人,高也習慣性地拍了拍衙役的肩膀,並道了聲辛苦,然後退到張老五的屍體旁,準備再仔細查驗一番,看有無任何證據遺漏。

衙役明顯沒料到自己會被一介布衣拍肩慰勞,看其儼然一副自己上官的模樣,心中覺得怪異不爽的同時,又莫名覺得有些信服喜悅,彷彿這本來就是他們之間該有的上下關係。

當衙役正為自己複雜的情緒感到不理解,一旁聽着他們言語往來的小明,終於想起自己急匆匆奔來尋高也的途中,意外遭逢得知的一些事,於是趕忙蹲到高也身邊:

「頭兒,我去衙門裏打聽過你是否去報道的消息,當聽得說你跟他們的捕頭,往嵐皋鎮來查張家兄弟被殺的案子了,問過路便馬不停蹄也往這邊趕……

但剛到城門口,路過那家滷味店時,正好聽到店裏的大爺在對着那差役呼喊,說有東西想讓幫忙交還嵐皋鎮的張家老二……」

說話之時,小明仰首指了指大個兒衙役,後繼續又道:「然他當時似乎還有別處要去,馬兒跑得飛快,沒有聽着,我想着自己正好要來這邊尋你,便下了馬過去詢問有什麼需要轉交……」

邊說着,小明已經將東西從懷裏掏出,是一隻綉著「彩霞」二字的香包。

「那大爺有位小兒子,似乎認識張家兄弟,但他說,今日午時左右,雖然見到了張老三路過,可不論他怎麼喚,也沒見人回頭來看,還因行色過於匆匆,撞著了路邊的行人……這香包,便是從張老三身上掉的……」

高也停下手中的動作,接過香包看了又看,聞了又聞,除了茉莉香味濃郁,針腳細密女工上佳,並無多少特別之處。

「滷味店的父子急慌慌要將人喚住,只是想歸還這個?」

小明點頭,「不過還香包並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而是想讓官差幫忙帶一句話給張老二,好變相地為其施壓,讓其儘快還清賒款,並其昨日去綺雲閣又賒欠的五十兩銀子……」

二人正說着話,前去林場探查情況的楊奐仁一行終於回來。

大個兒衙差趕忙上前彙報了自己入城探聽到的事情。

點着頭,楊奐仁趾高氣揚地往高也和屍體旁邊走。

看到高也手中的香包,楊奐仁眼底露出不屑,嘴角一獰,輕哼了一聲。

可當他看清香包上寫的什麼,目光不由一滯,萬分不解道:「這不是……這不是整個東臨只此一隻,昨日由綺雲閣的頭牌彩霞姑娘,親自贈與劉家少均少爺的茉莉香包嗎?!怎麼會在你手上?!」

楊奐仁驚問的話出口,高也包括楊奐仁身後跟着回來的張家幾兄弟,神情無不為之一愣,甚至有人面色開始慘白。

但高也只是微怔,很快便恢復過來。

只是即便回神,他也沒有回答楊奐仁,而是舉著荷包,走到都在不停冒汗的張老二張老三身邊。

先將他們二人仔細地打量了一番,當在其一的領間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他才默默地將荷包遞還給了張老二。

張老二訥訥接過,道聲感謝,正要抬袖拂去自己臉頰脖頸上滾落的汗珠之時,高也忽然開口問一旁的張老三道:「你昨兒個夜裏,可有去過綺雲閣?」

張老三不明其意,晃了晃腦袋,一臉嚴肅地表示沒有。

高也順勢反問,張老三仍舊搖頭。

張老二在旁邊不斷使眼色,但都未被理解。

見狀,高也滿意地抬手在張老三胸前理了理,「你既然沒去過,那人彩霞姑娘的荷包,今日又怎會從你身上掉出來?」

聞言,張老三明顯又是一愣,緩了好幾息才明白過來高也所講究竟是怎麼回事,后神色驚恐地偏頭去看自家兄弟,只見張老二臉上身上,已經揮汗如雨。

張老二望了望已經西斜的日頭,故作輕鬆地感慨一句「這都已經九月下旬了,天怎麼還這般熱!」,竟是絲毫不敢回應張老三不解質疑的眼神。

小明李安他們皆不明白高也所言何意,不解地互相望了又望。

楊奐仁則以為是張家兄弟偷了劉少均劉少爺的香包,正愁事情好像變得麻煩起來,打算將香包要回,好儘快歸還至劉府,順便在劉孟齊劉老爺跟前露個臉之時,高也嘴角微揚,一併擒住張老二張老三的胳膊,將他二人押到楊奐仁跟前:

「楊捕頭,請速將殺害張家老五張守春的兇手,緝拿歸案!」

高也的話音一落,除了張老二張老三,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

楊奐仁更是,在聽過那名去城裏打探消息的衙役的彙報以後,幾乎已經認定,兇手必乃張老大或者張老四二中其一。

他們先前往林場,雖然沒有探到些有用的線索,但也無法證明他們兄弟二人就絕對地無辜清白,正欲回來再看看能不能從張老五的屍體上找到些突破之時,高也竟然說,兇手是那兩個絕對不可能殺人的人……

聞其言,楊奐仁第一反應是嘲諷,覺得高也此言,簡直滑天下之大稽,他也果真嗤笑出聲,可當他看到高也堅定的神情,再要詆侮的話便又生生咽了回去。

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之後,楊奐仁開始逐一回想高也和大個兒衙差方才說過的所有話,然他因為沒有聽到小明同高也稟報的消息,所以到底沒能弄清楚其中的關係,只能瞠圓眼看着高也。

恥笑的話,變為疑問,讓務必解釋清楚。

其話音落,高也便指著張老二張老三,斬釘截鐵道:

「諸位請看,這兄弟二人,除了模樣有些微的差異,身長體型,幾乎相差無幾,熟悉的人可以一看就分出身份,但他們若互相偽裝,或者說,由張老二假扮張老三的模樣,陸續出現在不太熟悉他的人之前,想要矇混過關,並非難事。

嵐皋鎮雖與東臨城隔有二十里長距,一個時辰之內,根本不可能往返兩趟,但若按我方才說的方法,張老三先假裝離開小鎮往城裏去,待離開眾人視線,再變裝摺返回來設置機關殺人,實可謂輕而易舉……」

。 看到賀奇三人到來,一個年輕人越眾而出,滿臉驕橫之色,喝問道:「胡青牛,我師尊三番四次饒你不死,你居然還敢上華山,當真是膽子不小啊。」

「好!劉師兄說的好,今次讓他們來得去不得。」

「殺了這老傢伙,師父一定會高興的。」

……

那人聽了身後的鼓雜訊,頓時喜笑顏開,驟然拔出刀來,明晃晃的刀身一指,那人大喝一聲,「胡青牛上來領死。殺你者,劉川是也!」

胡青牛的五官已擠成了一團,表情之猙獰,讓人看了非得做五年的噩夢不可。

他喃喃自語。

「我少年之時潛心學醫,立志濟世救人,可是救到後來卻不對了。我救活了的人,竟反過面來狠狠的害我。

有一個少年,在貴州苗疆中了金蠶蠱毒,那是無比的劇毒,中者固然非死不可,而且臨死之前身歷天下諸般最難當的苦楚。

我三日三晚不睡,耗盡心血救治了他,和他義結金蘭,情同手足,又把我的親妹子許配給他為妻。哪知後來他卻害死了我的親妹子。你道此人是誰?他就是你們華山掌門鮮於通。」

他血紅的雙眸中似乎要噴出火來。

「阻擋我的,都要死!」

胡青牛朝着劉川撲了過去。

周芷若一驚,就要跟着出手,卻陡然被賀奇按住了肩膀。她急切的道:「胡大夫可不會武功啊。」

賀奇笑着道:「若不會武功,豈能三次復仇,三次逃生。他只是武功比較低罷了。但對付華山弟子,卻是沒有問題。」

話音還未落下,那得意洋洋的劉川已被胡青牛一掌擊中,打得吐血而退。其餘弟子大驚之下一哄而上。

「芷若,去吧。」

周芷若還是第一次正經的和人動手。她激動的應了一聲,身形一閃,在空中留下一串幻影,已來到人群邊緣。

她嬌叱一聲,單掌輕飄飄的按出。

對面那華山弟子,看到一個十二歲的小丫頭,頓時露出輕視的表情,同樣一拳打來。可周芷若掌勢忽而一變,化作三道掌影,輕鬆繞開了他的拳頭,按在了他肩井穴上。

這名弟子恍若被犀牛正面衝撞了一般,打着旋倒飛而出。

一擊敗敵,周芷若反而嚇了一跳,喃喃自語道:「原來我這樣厲害啦。」她修鍊的神照經、碧針清掌,無一不是絕頂神功,遍數華山,都沒有一門武學比得上她。對付一個華山三代弟子,自然是手到擒來。

接下來,周芷若東一掌,西一掌,若凌波仙子般在人群中轉了一圈,華山弟子便倒了一地,哎呦哎呦直叫。

慘叫聲終於驚動了華山派的其他人,不一刻,便嘩啦啦來了一群人。

「什麼人膽敢到華山派來撒野?」

一聲爆喝從一個矮個子大鬍子的口中噴出來,恍若當空響了一個霹靂,震蕩山野。他身旁站着個高大老人。

兩人一高一矮,相映成趣。

在他們身旁,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而在所有人正當中,卻是一個中年文士。

周芷若被對方人數所攝,害怕的躲到了賀奇身後,只露出一個雙眼珠滴溜溜轉着,似在觀望風色。

胡青牛卻是昂然不懼。

當他看到那中年文士時,眼睛裏都要噴出火來。

「鮮於通,你這個寡廉鮮恥的傢伙。」

鮮於通遠遠的便看到了胡青牛,他撇了撇嘴,對於這個失敗者,他很是不屑。這樣的人,註定成為他成功的墊腳石。

「胡青牛。你這個魔教老賊,居然敢來我華山撒野,莫非欺我華山派的刀不利嗎?」他知道胡青牛的武功不如自己,但神機子向來不喜歡自己動手。在他看來,淪落到需要自己動手殺人,已經是下乘。

他呶了呶嘴,立刻便有他的鐵桿師弟跳了出來,喝道:「魔教的老賊,還不快來受死!」

賀奇走過去,按住了躍躍欲試的胡青牛,淡淡的開口,「老/胡,一切有我。」

他抬起頭,看了看對面,大概有二十多個人,大有高手的氣度。

他很是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們可能不認識我,但是不要緊,很快你們就會記住我,並且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我這一次來華山,有三個目的。」

他伸出食指,「第一,鮮於通這個人渣活着是對人間的污染,是對正義的褻/瀆,所以我來取他的狗頭,作為禮聘胡青牛先生的薪水。」

華山眾人神色間大是不屑,有人笑罵道:「小子你年級不大,口氣不小,是大蒜吃多了嗎?」

「掌門,我去剁了這個口出大言的小子。」有人神色憤然,似乎在為鮮於通打抱不平。

鮮於通晃了晃摺扇,故作大度的道:「不過是幾個妄人,姑且聽他說完,就當給弟子們找一個樂子。」

賀奇不理會他們,再度伸出一枚中指,「第二,我要華山山巔開爐,重鑄倚天劍。這需要你們華山派出人出力出錢。」

華山派眾人悚然變色,紛紛看向賀奇三人中唯一的一把劍。正被周芷若抱在懷裏,周芷若被他們看得毛骨悚然,那種貪婪的目光完全不加掩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