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阿爾忒彌斯修長但是布滿老繭的手默默地握住了月狼之牙上的第一根狼牙。

  • Home
  • Blog
  • 阿爾忒彌斯修長但是布滿老繭的手默默地握住了月狼之牙上的第一根狼牙。

「咔嚓!」

「咔嚓!」

「索羅塔克,你最好小心,阿爾忒彌斯她認真了。」那瑟迅速提醒索羅塔克。

你難道還真以為月狼之牙是武器嗎?

錯了,他是鑰匙!

因為某人的武器「月」,「星」都是能量型武器,平時是並沒有固定實體的,所以其實月狼之牙只不過是為了保存這些能量而存在的容器,或者說鑰匙。

阿爾忒彌斯一甩頭髮,手中的銀光長弓已經浮現,瞬間拉開弓弦,出現的正是與先前那硬幣變的的光矢一模一樣的箭矢。

箭尖直指索羅塔克。

也許是剛剛才看清那兜帽下的面容,阿爾忒彌斯微微愣了一下,剛剛的殺氣全無,長弓箭矢盡數消失,而是緩慢而又鄭重的走上去,一把抱住索羅塔克。 ???????

WTF?

這前後差別也太大了吧喂!

阿爾忒彌斯你這到底是玩兒哪一出啊?

重生之千金傳奇 「你變了好多啊,氣息都變了,是因為星辰法則丟了嗎?」

!!!!!

阿爾忒彌斯的輕語令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她這是把索羅塔克當奧瑞恩了?

「我不是奧瑞恩。」索羅塔克推開阿爾忒彌斯,「我知道你很想他,但是不得不告訴你你認錯了。」

阿爾忒彌斯全然不顧,湊上去在索羅塔克身上嗅了嗅,「你身上都還留有我曾經留下的氣息,難道你還打算裝下去嗎?雖然你的法則得到了升華和以前大大不同了,但是在我這兒是全裝不下去的——它的本質沒有變。」

等等!等等!等等!阿爾忒彌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喂?

全場幾乎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況。

「難道阿爾忒彌斯姐姐她這是選擇性失憶了?」

影魘藤的公頻里,雅典娜問。

「贊成以上說法。」普羅米修斯說。

「諸位,我大概理解是什麼狀況了——」

索羅塔克迅速開始在公頻里解釋到底是什麼情況。

「畢竟我動用回憶法則的這種能力不是自己的,是模仿來的,所以也就可能有著致命的缺陷。我剛剛用奧瑞恩死亡那一段記憶喚醒了阿爾忒彌斯,如果是庇比米修斯來進行這個過程的話,他應該會想起全部,但是我模仿的還是有缺陷,可能是把那一段記憶給刪了。」

不得不說還真是一波神仙操作。

雖說不知道是不是他有故意這麼做的想法,但是估計阿爾忒彌斯本身也不想回憶起過去,不然先前在厄洛斯和那瑟的各種引誘下,早就該想起來自己是阿爾忒彌斯,而不是需要這麼來折騰。

「我說你故意的吧!」那瑟吐槽。

「我只希望她回來。」索羅塔克說道。

「索羅塔克,你現在把他找回來了,這個確實可喜可賀,但是你現在想想你該怎麼解釋你不是奧瑞恩呢?」

「呃……這個估計只能讓維納斯後面來解決。」

「也虧你敢說……」普羅米修斯無語。

維納斯,美神,我想不需要再多解釋,唯一需要解釋的也就只剩下一點了。

因為維納斯自身法則的原因,她自身的戰鬥力僅有的一點就是——她會是任何人眼中絕對美的存在,差不多就是那種可以看著鏡子里自己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容窒息而亡的那種,所以出於魅力這一點,任何人都會對她說出的話絕對信服——當然她的法則的體現是蝴蝶,必須要蝴蝶落到想要魅惑的人身上才行。

而且還有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對於已經戀愛了的人無效。(真·對單身狗武器)

所以這估計也就是維納斯為什麼能夠不被宙斯他所玷污的原因吧——宙斯根本就沒有認認真真愛過任何一個女人,所以才會被維納斯各種魅惑成功,躲過一次又一次。

「索羅塔克,你指望那個時候可就沒有機會了。」普羅米修斯說,「既然你對奧瑞恩還有點尊重,那我覺得你還是趕緊溜吧。」

「你覺得我還溜得掉?」索羅塔克無語,普羅米修斯他是不在現場,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畢竟公頻不可能共享視野。

現在情況是這樣子的,阿爾忒彌斯沒有奧瑞恩死亡的那一段的記憶,所以她的記憶就直接被改寫成了奧瑞恩在諸神之戰中失蹤,自己是認為奧瑞恩拋棄了她而一直在傷心自責bulabula……

然後現在她在這裡找到了奧瑞恩。

韓娛之請簽收 神他喵奧瑞恩啊,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了啊喂!

「索羅塔克,我覺得你還是保持住你的風格吧,如果你再不繼續保持嘲諷下去,阿爾忒彌斯傻白甜的本性一上來你就真沒甩清的機會了。」那瑟補充,「我想你也不會想綠了自己的主人吧。」

扎心了呀,老鐵!

你這怎麼一開口都是致死量級的打擊呀!

「呃……你要想綠我也沒有意見,就當我剛才放屁了吧。」那瑟繼續說道。

你這捅完一刀咋還不忘撒鹽呢!

真·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著折騰我。

「那怎麼樣?現在她必須由你來負責。」普羅米修斯說,「我們也會對先前對於你的冷漠做出道歉,希望我們之間可以互利共贏。」

呵,說到底還是沒有把他當做神祇的一員。

索羅塔克什麼都不想說,什麼也都不想做,他現在唯一在想的是怎麼和阿爾忒彌斯相處好。

縱使分身無數,他也依舊是個直男。

當然,直得沒那麼嚴重,還是有些暖,但只能是有、些、暖,畢竟無論再怎麼說,想依靠影子來取暖都是在搞笑。

「行了行了,不鬧了,還是任務為先。」索羅塔克對著甲板上的眾人說,「南芊芊,麻煩你先把靈狐從下面的船艙里領出來,等會兒注意估計要先離開一會血腥瑪麗號,阿斯忒里俄斯提醒比較大可能比較重,如果想要用空間躍遷的話,我必須要先把他帶走,第二趟才能過來接諸位。」

南芊芊不說話,照做。

阿爾忒彌斯這個比較麻煩的就只能讓雅典娜出面了。

「阿爾忒彌斯姐姐……」

「雅典娜!」

兩個姑娘抱在一起。

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阿爾忒彌斯他也有些類似那瑟,為人方式乾淨利落,不會什麼拐彎抹角的東西。

姐妹見面分外歡喜,那瑟都不好意思上去打攪這個局了。

「你過得怎麼樣啊?不受到那種公主一般的待遇還過的習慣嗎?」

「我覺得挺好的,做一個平凡人也很不錯的。」

「是嗎?這似乎不太像你呀。」阿爾忒彌斯有些疑惑,看了看欲言又止的某人,「准妹夫?」

那瑟無語。

雅典娜臉紅成蘋果,表情相當可愛。

「喜歡就是喜歡嘛,有什麼不敢說的。」阿爾忒彌斯笑著說,雅典娜果然還是一點沒變……不,變了。

胸平了許多。(雅典娜:『作者你過來!吃我一槍!』)

「那瑟!」阿爾忒彌斯突然轉過來。

「先前沒有看出你來了是我的疏忽,不過你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混這麼多天,算是我對你的認可。」

「雅典娜對我來說,是我非常疼愛的妹妹,她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所以你最好給我好好待她,不然……」

「你就等著成為我的獵物吧。」 不得不說,阿爾忒彌斯還真的是騷操作頻出。

那瑟竟然對於這一番話挑不出任何毛病,只能信服,然後就還是信服了。

當年的冷美人哪去了?

是失去了當初對於奧瑞恩的記憶,從那種蒼涼的悲愴當中走出來了?

那自然可喜可賀,不過索羅塔克就為難了。

真不知道是該說幸運還是倒霉的傢伙,幸運是因為會纏著他的姑娘是多少人想都不幹想的存在,說他倒霉,是因為他就沒有機會躲,因為會纏著他的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獵人。

看著那瑟徹底變成了一個啞巴,阿爾忒彌斯只覺得好笑。

非常好笑!

「姐姐!」

阿爾忒彌斯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身體微微一僵,但是非常輕描淡寫的就略了過去。

是靈狐。

阿爾忒彌斯不可能不記得。

畢竟她並不只是阿爾忒彌斯,也還是鬼狐,這是無法改變的一點。

如果不是因為靈狐,她可能處境和現在相比和,會截然相反吧。

如果不是因為靈狐因為車禍折斷脊椎,她不會去當傭兵,就不會展現出潛藏在身體里的狩獵法則,也就沒有機會進入Genesis公司,也就不會牽扯出這一系列的種種。

所以,她要好好感謝靈狐。

「你別這麼著急啊,你的腿還不能跑……」身後的南芊芊一臉焦急的追出來,畢竟她是真真實實的知道那手術究竟有多恐怖。

她在給靈狐進行全身麻醉后,是雲瀑用他那精湛的刀法,直接將靈狐從腰部到盆骨那一段脊柱直接給去掉了,南芊芊自己再用蜘蛛絲粗細的生命之線將那一截脊柱一點一點堆出來。

中間這個過程靈狐兩次險些就沒了,一次是因為失血過多,一次是身體排異反應,好在南芊芊及時將她的生命之線續上了,強行續命給救回來了。

就算是神,也是有行為規則的,像這樣強行續命,其實和拿自己極限一換一是沒有區別的,兩個都活下來是相當艱難的,一點出半點差錯,不是南芊芊被天道法則直接抹殺,就是靈狐就徹底救不回來了。

所以,這真是拿命在賭博。

當然,如果需要,南芊芊還真的有可能會這麼做。

這一次算是給她指明了一條道路,一條能夠讓雲瀑急死的歪門邪道。

只希望不需要她這麼做吧,畢竟拉克西斯如果就此隕落,那麼代價是無法估量的。

「你站起來了!」阿爾忒彌斯給了靈狐一個大大的擁抱,隨即對南芊芊:「拉克西斯,謝謝你,說吧,需要我怎麼報答你?」

南芊芊的模樣看起來很疲憊,「你這麼說就見外了,我們是一個團隊,團隊之間互幫互助不是必須的嗎?」

雖說南芊芊說著不需要任何的報答,但是她那已經累的可以站著睡著的模樣就讓阿爾忒彌斯心裡有了「需要尊敬」,「需要多加照顧」這樣的標籤。

真真實實的將白衣天使的形象貫徹到底了的南芊芊在這些墮世神祇當中非常受尊敬的——古希臘是非常缺醫生的,所以,就算是神祇,也會對醫生肅然起敬。

「那瑟,我這趟來其實還有事情要找你。」

「你講。」

那瑟靜靜的等待著南芊芊開口。

「雲瀑他們家的雲氏祖宅就在這座城裡,既然血腥瑪麗號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可以給我們當下護衛嗎?我現在這個樣子只會給他拖後腿。」

「我也要去。」雅典娜反應比那瑟還快。

簡單說其實狀況是這樣子的——

先是那瑟已經和厄洛斯獨處了這麼多天,雅典娜本來就很吃醋,現在又要把他拉過去,給別人當護衛,而且還是電燈泡式發光發亮型護衛,這誰能忍?

所以她也就急急忙忙的要求跟過去。

「好好好,等會一起來吧。」那瑟對於奧林匹斯山的大小姐態度是充滿了寵溺,她想要什麼那就給她,多的一絲一毫都不廢話。

阿爾忒彌斯笑笑不說話,眼神裡帶著一絲絲的羨慕。

奧瑞恩那傢伙,到底是什麼情況!

以前關係不是挺好的嗎?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冷淡?

怕不是經歷了什麼腦子給打傻掉了?

真想給他再打一頓打回來!

虧老娘心心念念想了他那麼久,他就這樣子對對老娘!

不得不說這姑娘還真是野蠻慣了,估計你想叫她淑女一點是這輩子不可能了。

(但是你好歹說話的方式素質一點吧……你怎麼說的還是沒嫁出去的人,不必要這麼粗野吧?)

「你們這很熱鬧啊,要不我也過去看看?」阿爾忒彌斯湊上來問。

頓時三個人都有一種特別驚奇的眼神看著她。

「呃……需要這麼激動嗎?」阿爾忒彌斯一臉懵逼。

「沒什麼,只是不太希望你跟過去。」那瑟開口說道。

「難道我的戰鬥力你們還不放心嗎?」阿爾忒彌斯忍不住反問。

「放心是放心,但是你身上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那要是人家的祖宅,我們覺得你總會折騰出一些什麼,萬一冒犯到了別人似乎不太合適吧?」雅典娜說。

「emmmm……」阿爾忒彌斯當時感覺受到了一個億的法術暴擊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