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陡然間,從那凌厲的劍鋒處,飛射下一道藍色氣光柱,眼見那熾熱的光芒就要將南千尋給燒化了。

  • Home
  • Blog
  • 陡然間,從那凌厲的劍鋒處,飛射下一道藍色氣光柱,眼見那熾熱的光芒就要將南千尋給燒化了。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忽見半空中一道黑影閃過,冷毅立即從身前推出了一道冰刃牆,迎着那一道氣光柱撞了過去。半空中先是一道綠光閃耀,緊接着一道藍光閃過。

旋即是“砰”“砰”兩聲巨響。

兩股巨大的力量,在半空中相撞、分解,旋即便在半空中飄零起無數的冰渣。

“是你?”說話者,正是在火容城大敗的黃金衛士首領。

“沒錯!正是我。怎麼?上次的苦頭還沒有吃夠?還想再來一次。”冷毅笑着答道。

黃金衛士首領的臉上,只覺一陣火辣辣,旋即便朝冷毅冷然一笑道:“小子!今天,你不會有這麼好運的。本將非取你首級不可。去死吧!”說罷兩掌一翻,立即從掌中推出了兩道熊熊烈火。

兩道烈火,如兩條火龍一般,朝冷毅身前飛射而去。

冷毅臉色一變,心念一動,道了聲:“現”立即將飛天血狐召喚出來。旋即,便在身前推出一道白色霧氣,濃濃的霧氣迎着那兩道熊熊烈火捲了過去。

緊接着是“哧啦啦”作響,白色霧氣立即在半空中凝結成一道厚實的冰刃牆。冰刃牆將熊熊烈火澆滅,化成無數的冰水從半空中飄零而下。

“哈哈!小子!擋得了我的火牆,擋得了我的石刃麼?”說話間,黃金衛士首領已然從掌中推出了一道巨大的石刃牆。

滾滾石刃,朝冷毅飛奔而來。眼見他就要葬身於無數的巨石刀鋒中。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忽見半空中一道寒光閃耀,緊接着是一陣“轟隆隆”作響,另一道石刃牆從半空中飛射直下,與黃金衛士首領發出的石刃牆,在半空中撞了個響。

兩道石刃相撞,發出一聲巨響,旋即便升騰起一陣陣塵煙,化作無數的粉塵,散落在半空中。

“讓師父替你擋一陣!”那道石刃牆正是伯風發射出的,說着他已飛掠至冷毅身旁,擋在了冷毅的身前。

“死老頭!敢來壞我好事。”那名黃金衛士說着正欲從胸前推出一道烈火。就在這時,忽見一道血影掠來,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

正是飛天血狐從遠處飛來,將頂角頂在了黃金衛士首領的身上。

黃金衛士首領向前掃了一眼,見兩人一獸,均指向了他,不覺一陣心慌,心道:“先逃爲上。”主意打定,在半空中一個轉身,便朝前飛遁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忽見前方傳來一陣喝聲:“姓冷的!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說話間,一道黑色人影,已從半空中飛掠而來。

冷毅回頭朝後望了一眼,見兩名黃金衛士正朝那幾十隻骷髏傀儡發動進攻,大哥南千尋也糾纏在其中,便朝身後的師父伯風,使了個眼色道:“師父!這裏交給我了。”

說罷,提起體內聖光,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怒吼一聲:“流雲劍第七式……青天灼日……殺!”

隨着一聲“殺!”字音落,陡然間,從流雲劍鋒處,飛射出一道赤紅的火球,火球在半空中來回翻滾,越變越大,最後像一座小山包一樣,朝程武寧身上飛滾而去,與此同時,不斷地從火球的邊緣發射出無數的火光飛劍。 “咻”“咻”“咻”……

火光飛劍如雨點一般射向程武寧的身上。程武寧只是冷然一笑,一揮袖袍,旋即便從衣袖中飛射出一道赤紅的怒焰。

“地獄烈火……去!”

話畢,從地面升騰起一陣陣烈火,朝冷毅撲了過來。

這時,冷毅身後的飛天血狐從嘴中吐出了一口濃濃的烈火,朝程武寧飛奔而去,緊接着是“吼啊!”一聲,巨大的身子,若一座小山一般,朝熊熊烈火中鑽了進去。瞬間整個身體都融進了烈火中。

程武寧的臉色驟然一變,喝道:“這畜生想幹嘛?”

飛天血狐鑽進了熊熊烈火後,很快整個身體都像是要燒燃了起來一般,閃爍着赤紅的光芒,體表外,不斷地發出一陣陣“劈啪”“劈啪”的聲音。

冷毅驚恐地望着那一隻血紅色的龐然大物,嘴裏不停地呼喊:“血狐!……血狐!”然而,那傢伙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在熊熊烈火中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低吼聲。

“哈哈!畜生,來這裏是送死。此乃地獄烈火,鬼神來此,都會將他給燒化了。”程武寧望着熊熊烈火中的飛天血狐,發出一陣陣得意的冷笑。

冷毅的眼神中,燃起了仇恨的烈火,他握緊了手中的流雲劍,冷冷地對程武寧吼道:“姓程的,我和你拼了!”

說罷,凝聚體內聖光,往嘴裏丟下一顆強效聚光丹,將體內所有聖光都灌入了流雲劍鋒處,凝聚成一點。只見流雲劍鋒處,閃爍着一點光芒,似火一般,在劍身內來回翻滾,化作無限的熱量,若開水般沸騰。

冷毅緩緩揚起了臉,迎着風。冷風從他的面頰拂過,把他的臉雕刻得更加的棱角分明,他似一尊雕像一般,迎風而立,懸於半空中,衣服被狂風肆虐着,發出獵獵的響聲。

忽見他仰天一怕怒吼:“聚光成點……爆!”

半空中,陡然升起萬丈光芒,一股巨大的能量,似一輪紅日,朝程武寧身上掀了過去,席捲着強大的疾風。

一時間,塵煙四起,浪沙滾滾,四處的飛鳥,陡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被巨大的狂風吹起,羽翼被折,瞬間墜落地面。

半空中迎風而立的程武寧,緊咬着牙,冷然笑着,就在那一輪紅日即將接近他時,忽見他身子微微前傾,雙掌向前一推,怒吼一聲:“去!”旋即便從掌中飛射出一道烈火牆和一道石刃牆。

烈火牆與石刃牆,在半空中相交,若兩條惡龍一般朝冷毅襲了過去。

在半空中與冷毅推出的那一輪紅日正好撞個正着,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巨大的衝擊力,在半空中掀起一陣陣巨浪,一時間風雲翻滾,將程武寧振飛至十丈開外。冷毅也被甩出了數十米遠。

地面上的戰士們一個個驚恐地望向了半空中,竟然忘了手中的戰鬥。

直到一道人影從半空中急墜而落,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冷毅掉落到遠處的一個山谷中。

很快便有數十名義幫子衝了過去,一個個望着冷毅墜落的地方,大聲呼喊:“幫主!”

“幫主!”

而此時的程武寧也好不到哪裏去,他被冷毅的那一道紅日擊中後,疾速被反彈至十丈開外的地方。

好在他體內聖光等級高,所幸無事。饒是如此,他的臉上立即劃過一絲恨意,忽見他,怒吼一聲,凝聚體內聖光,在半空中來個緊急剎車,身子生生地定格在半空中。

他朝遠處的地面望了一眼,冷冷笑道:“哈哈!姓冷的!今天你非死不可。”

然而,此時地面上的南皇軍,卻並不樂觀,雖然在人數上戰盡優勢,但由於被人偷襲,無數的戰士倒在了對方的火雷子和風刃攻擊下。

程武寧心中一陣奮然,冷然一笑,很快便將目光落在了半空中正與那名黃金衛士首領相鬥的伯風。

忽見他猛然提起體內聖光,從胸前推出一道熊熊烈火,朝伯風推了過去,旋即一道烈火牆如火車一般,朝伯風疾奔而去。

此時的伯風正與那名黃金衛士首領,鬥得難解難分,哪有時間分出心神來,兼顧身後的威脅。眼見那一道烈火牆,就要將伯風給吞噬了,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忽見,一道銀光閃耀,陡然從半空中的一道燒着的熊熊火焰中,鑽出一隻吐着白色氣霧的,滿身銀光的龐然大物。

只見那巨大的傢伙,對着程武怒吼一聲,從嘴中吐出一陣濃濃的白色霧氣,白色氣霧,在半空中一陣翻滾後,與熊熊火火在半空中相撞,發出一陣陣“哧啦啦”的聲音。

巨大的霧氣將火焰澆滅,很快便又化作一陣陣冰雨,從半空中飄零而下。

程武寧回頭朝半空中望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無限的驚訝,喃喃自語地嘆道:“這畜生竟然沒有死,而且還進化成銀光血狐了。”

飛天血狐狂瘋地搖着頭,滿身銀光,身後的羽翼不停地扇忽着,時不時,便從羽翼後燃起一陣陣火焰。

程武寧冷然向那飛天血狐瞥了一眼,喝道:“畜生!受死吧!”旋即,便又從體內推出了一道極光柱,朝那飛天血狐劈了下去。

飛天血狐見半空中劈來一道紫光,身子猛然一抖,從羽翼處飛射出無數的風刃,朝程武寧身上飛奔而去。

一人一獸,就這般在半空中鬥了起來。

而在戰場上的另一面,是更加的血腥與激烈。四百名騎着木鳥的義幫弟子,不停地從身前飛射出無數的風刃,朝地面上的南皇軍飛射而去。

五隻烈火戰雕,在半空中來回盤旋,時不時,便一個俯衝,朝地面上的南皇軍衝了過去。

旋即便傳來一陣陣哀號聲和慘叫聲。

而那三十隻骷髏傀儡則對着那些黃金衛士們不停地發射着火雷子,隨着一陣陣“砰”“砰”作響,一名名黃金衛士倒了下去。

其中有三名黃金衛士是聖光大宗師,他們騰空而起,對着半空中的骷髏傀儡,便瘋狂地發射出一道道烈火牆。

隨着一道火牆升起,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一隻骷髏傀儡被震得粉碎。地面上的南千尋見了,咬着牙破口直罵,“王八蛋!看爺爺不打死你們。”

說罷,扇忽着身後的羽翼,朝半空中的一名聖光宗師,便推出了一道藍光氣旋,滾滾氣旋,朝那一名黃金衛士的身上飛滾而去。

那名黃金衛士見南千尋體內閃爍着藍色光芒,誤以爲他是一名六級聖光宗師。心神一凜,愣了一愣,繼而,立即在身前結了一道石刃牆,然而還是晚了一步,只聽“砰”地一聲巨響,巨大的氣旋波,將他震得身子一歪,差點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就在這時,一隻骷髏傀儡,從手中擲出了一顆火雷子,剛好落在那名黃金衛士的身上,緊接着是“砰”地一聲巨響,那名黃金衛士被炸得血肉橫飛。他倒死也不會明白,一名三級聖光大宗師爲何會死在一名六級聖光宗師的手下。

其餘黃金衛士們,見一名三級聖光大宗師就這麼倒在南千尋的手下,一個個不禁有些心慌起來。

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弄明白南千尋的真實實力。或許是他身後的木鳥羽翼做得太逼真了,他們一個個誤以爲南千尋是一名聖光大宗師,是以那些聖光大宗師們都躲着他們。

可不是嗎?一名六級聖光大宗師,那是何等的武威啊!

南千尋見此,內心忍不住狂笑起來,見那些大宗師級的聖光在宗師們都躲着他,更加的得意起來,扇忽着身後的木翅膀,在半空中瘋狂地擲出“火雷子”或推出氣旋波,將地面上的南皇軍們炸得“砰”“砰”作響。

兩邊的人馬鬥了約半個時辰,南皇軍這邊已是損失慘重。義氣盟這邊仗着那四百名駕着木鳥的飛行軍,在半空中橫衝直撞,將無數的聖光武師一一斬落。

程武寧回頭望了一眼,地面上慘不忍睹的屍體,見死傷已過半,心中痛如刀絞。他咬了咬牙,猛地朝前推出一掌,巨大的掌風,將飛天血狐逼退。

旋即,他便揚起頭,猛然搖了搖腦袋,怒吼一聲:“十方獅吼……殺!”

隨着一聲“殺”字出口,陡然間,半空中傳來一陣刺耳的聲音,如同從九幽地俯中發出的鬼嚎聲,直聽得人毛骨悚然,心魂震盪。

無論是南皇軍,還是義幫弟子們,一個個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半空中飛行的義幫飛行軍當中,有幾名弟子由於一時慌亂,來不及捂住耳朵,立即被震得七竅流血,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而南皇軍這邊,也有數七八名聖光等級稍弱的戰士被震得七竅流血而亡。其餘士兵們一個個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快!先往回飛。”立龍立虎異口同聲地朝飛行軍的隊員們,大聲喝令道。很快一名名飛行軍的隊員們便一個個調轉身子,往火容城的方向飛奔而去。

此時的程武寧,已是披頭散髮,陡然間,整個臉都變得猙獰恐怖起來,就連頭髮都都沾滿了鮮血。

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驚恐地望着半空中那一張比魔鬼還恐怖的“鬼臉”。

此時,山谷中一位少年,緩緩睜開了眼睛,正是方纔被程武寧震退至山谷中的冷毅,緩緩醒過來了。 冷毅從山谷中悠悠醒轉過來。他朝四周望了望,只聽耳邊傳來一陣刺耳的聲音,旋即便覺體內一陣翻江倒海。

他立即施展“凌空行”鬥技,騰空而起。此時,半空中的程武寧的吼聲越來越疾,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倒了下去,有南皇軍的士兵也有義氣盟的戰士。

南千尋也用手捂住了耳朵,他擡頭朝半空中望了一眼,見冷毅已騰空飛起,便朝他大聲呼喊:“老弟!快把我給你的雷庭戰鼓,取出來,先擋一陣。”

“啊!你說什麼?”冷毅只覺喉間一陣噁心,一股殷紅的鮮血從嘴中涌了出來。

這時,程武寧已看到了冷毅,朝他冷冷喝道:“哈哈!小子!今天,我就送上十萬大軍與你一起賠葬吧!這裏的人全部都得死。”

“快啊!把雷庭戰鼓取出來。”南千尋在下面大聲喊道,冷毅這才反應過來。立即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雷庭戰鼓。

他左手揚起手中戰鼓,猛地一拍,便發出一陣如雷般的巨響聲,聲音響徹雲宵,震得整個山谷都微微地搖晃起來。

頓時,無數的沙石從山谷的兩側飛滾直下,落在一名名南皇軍的身上,旋即便發出一陣陣慘叫聲。

巨大的戰鼓聲,將程武寧的吼叫聲掩蓋住,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莫名的舒暢。

冷毅望着那一面雷庭戰鼓,微微笑了笑:這麼好的東西,竟然一直藏在儲備戒指當中,忘了拿出來用。實在是有些浪費啊!

“不可能!你不可能破得我的十方獅吼”程武寧瘋狂地搖晃着腦袋,朝冷毅大聲吼道。

“哈哈!可是事實上,我就是破了你的‘十方獅吼’。”冷毅用力一拍雷庭戰鼓,發出“咚”地一聲巨響。

程武寧氣得臉色青紫,瘋狂地搖晃着腦袋,旋即便從他的頭髮上飛射出無數的斑斑點點的血漬。

很快,便從那些斑斑點點中幻現出一道道人影來。

他再次仰起了頭,迎風而立,狂風將他沾滿了鮮血的頭髮,吹起,從半空中飄零起斑斑點點的血水,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哈哈!小子!受死吧!十方獅吼的最高境界,你是不懂的。”說罷,他再次仰天一聲怒吼:“十方獅吼!……怨魂現!”

話音落,陡然從半空中幻現出一片黑壓壓的人影,發出一陣“咿咿呀呀”的怪叫聲,正是一隻只怨魂,朝地面的義幫弟子,及冷毅圍了過來。

冷毅臉色一沉,立即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朝前殺了過去。

“流雲劍……第六式……碧海青天……殺!”

旋即便從流雲劍鋒處飛射出無數的血紅色珠子,化成一道道滾滾氣旋,朝半空中的那一道道人影飛奔而去。

旋即,便傳來一陣陣咿咿呀呀的慘叫聲,那一隻只怨魂,化作一陣陣青煙,消失在半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