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除了因為王蒼出現外,更多的是眾人對林陽身份的猜測。

  • Home
  • Blog
  • 除了因為王蒼出現外,更多的是眾人對林陽身份的猜測。

惹惱了四大世家之一林家的世子,竟然讓另一個四大世家的世子過來保護,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幾乎是被人一路圍觀著到了利源拍賣,好不容易擺脫了那麼多的目光,又被利源拍賣的眾人圍上來噓寒問暖。

實在是因為林陽昨晚那幾顆破武丹,讓這些人全都拿到了不少的靈石獎勵!

尤其是還有十顆破武丹還沒賣!

林陽現在在他們心中,就是財神爺!

不止林陽,身為林陽女兒的林婉兒,也受到了極高的禮遇。

尤其是林婉兒原本就長得粉雕玉琢,更是得到大家的喜愛,被當成小公主一樣,伺候的無微不至。

林陽則和王蒼以及嚴為明坐在一起喝茶,看林婉兒很享受被人伺候的感覺,微微一笑。

自己得趕緊把紫煙找回來,然後再給女兒找一大幫下人伺候啊!

「林兄,聽你的口音,好像不是中域的人?」

王蒼此時問道。

林陽點點頭,道:「我從東域過來的。」

王蒼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東域,竟然是從東域過來的!

他可是聽說那裏前不久才經歷了一場大戰,便道:「那林兄知道前不久的那場大戰嗎?」

林陽點點頭,沒有將事實說出來,而是道:「略有耳聞。」

王蒼聞言,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也是,林陽只是一個普通人,是絕不可能參加過那場大戰的。

一旁的嚴為明笑着解釋道:「小友莫怪,少爺是聽說那場大戰中,出現一個戰神一般的人物,一舉拿下了勝利,十分崇拜那個人。」

林陽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沒想到自己也有粉絲了。

他還是沒有說破,而是道:「原來如此,我也聽說過那個人,好像確實很厲害!」

一聽林陽說道那個神秘人,王蒼頓時來了精神。

「林兄,我可是聽參加過那場戰鬥的人說,那人原本只是默默無聞的一個人,大家誰都沒有注意。但就在魔修聯盟佔據上風的時候,突然站了出來!」

「然後以一己之力,直接斬殺了數名魔修高手,獲得了勝利!」

「這樣的人,才是我輩楷模啊!」

王蒼眼中滿是羨慕,幻想着如果是自己多好啊,完完全全的一副迷弟模樣。

林陽端起茶杯,沒有和王蒼一起吹噓。

吹自己,他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好半天,王蒼才從想像中回過神,歉意的笑笑,然後道:「對了,林兄從東域來到中域,是由什麼事要辦嗎?」

「如果有需要的話,林兄儘管開口,我王家必定助你一臂之力!」

一旁的嚴為明連連點頭,跟着道:「沒錯,我也有一些好友,只要小友有需要,就可以提出來!」

見兩人神色誠懇,林陽也沒有拒絕,只是道:「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向二位提的。」

說完這個話題,林陽突然道:「嚴大師,我想請你鑒定幾樣東西,不知道費用怎麼算的?」

林陽知道拍賣行的規矩,鑒定師每鑒定一樣寶貝,賣出去之後,都會從中拿錢。

嚴為明卻笑道:「小友要讓我鑒定東西,那是給老朽面子,求之不得,怎麼敢收錢?」

上次林陽隨手就拿出來五枚完美級別的破武丹,嚴為明心中有些激動,不知道林陽這一次又能拿出什麼讓人震驚的東西。

王蒼也笑道:「是啊林兄,嚴大師是我王家的供奉,不差那點錢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佔便宜了。」

林陽笑着,然後將剛得到的那把烈焰刀取了出來,道:「嚴大師請看。」

嚴為明和王蒼原本就是極為期待的眼神看着林陽,見到烈焰刀后,兩人都是一愣。

王蒼是因為之前見過這把刀,當時林陽說是砍柴用的,他就沒有細看。

難道說,這把柴刀,有什麼特殊的說法?

嚴為明愣住,則是因為這把刀一出來,經驗豐富的他,就感覺到非同尋常!

小心翼翼的將烈焰刀接過去,嚴為明從刀柄開始,一點一點看到刀背、刀刃。

越看嚴為明的眉頭就皺得越緊,看完之後,更是一言不發,坐在那裏沉思。

王蒼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嚴大師也沒有鑒定出這邊柴刀?

想到這裏,王蒼心中大驚。

能夠成為四大世家供奉的嚴為明,堅定能力自然毋庸置疑。

可以說,整個中天大陸,就沒有什麼東西是嚴大師鑒定不出來的!

至少王蒼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到嚴為明有過這麼凝重的神情。

難道說,這把柴刀,很有來歷不成?

林陽見到這一幕,卻終於放下心來了。

他找嚴為明鑒定柴刀的用意,就是想看看系統給的東西,到底能不能被人看出來其中的不同。

眼下嚴為明或許看出了一絲不同,但卻絕對沒有看透。

這樣一來,林陽也就放心了。

此時,嚴為明輕輕將柴刀放在桌上,嘆了一口氣,道:「恕老朽眼拙,看不出這把柴刀的來歷!不知小友能否相告?」

聽嚴為明親口承認,王蒼吃了一驚,一旁端茶倒水的張玉衡更是嚇了一跳。

這天下,竟然還有師父看不出來歷的東西?

林陽輕輕一笑,道:「大師,這是我開的一個玩笑,這就是我平時在家砍柴用的柴刀。」

聽到林陽這麼說,王蒼和張玉衡頓時鬆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

那嚴大師看不出來其中的來歷,就很正常了,畢竟,嚴大師肯定是按照寶物來看的。

但嚴為明眼中,卻沒有絲毫輕鬆之色,只是臉上露出笑容,道:「原來是這樣,小友真是愛開玩笑。」

雖然林陽這麼說了,但嚴為明卻絕對相信自己的一雙眼睛。

這把柴刀,絕對不是普通的柴刀!

在利源拍賣獃了一天之後,王蒼便決定啟程趕回王家。 雖然身後的才是第一轉亮起,但這也是煉魂境強者的一擊。

「小子不要慌,這魂能凝聚只不過是強者強行將你周圍的天地魂能壓縮,你現在只不過是被天地魂能擠壓了,現在只需要將你的六個聚靈陣全力催動,這魂能凝聚不僅會不攻自破,而且你也能吸收這壓縮的天地魂能,對你修為有好處。」

回想起剛才炎龍告訴自己的話,戰天殤臉上不禁泛起了苦笑。即使這魂能凝聚破了又如何,對面還有一個想要砍死自己的煉魂境強者。

「來吧,小爺還沒有娶媳婦呢。這天他還收不了我。」怒吼一聲,隨即背後六個翅膀全部打開,六個聚靈陣全力打開。瞬間戰天殤便感覺六個小漩渦在聚靈陣上形成,自六個小漩渦上無數的光點快速的向體內那個聚靈陣匯聚。

下一刻戰天殤便恢復了行動能力。剛一恢復行動能力,戰天殤便立刻將懷中的小公主甩到了身後。

「外面有你的人,我沒有把握能在他的手上將你帶走,有機會立刻跑。三閃。」頭也沒回,瞬閃三段飄即刻釋放。

「哼!」那黑衣人還是抬手輕握,戰天殤再次陷入了魂能凝聚。

「小子,有些門道,能破我的魂能凝聚。不過我可不會在放水了,不然上面會怪罪下來的。斬!」那大漢泛黃的鋼刀終於劈來。

「你話真多。」下一刻魂能凝聚再次被破,用力將身後的小公主甩向外面,身後翅膀猛煽,龍叱金槍前探,竟然主動迎上了那刀芒。

「小子夠膽。那就別怪我扼殺天才了。」

去!雙臂雷光涌動,手中的龍叱金槍化作一道金光射向了對面的黑衣人。

砰,兩件武器才一碰撞。龍叱金槍便寸寸斷裂,下一刻便消散在了空氣中。

喝,身後的翅膀加速煽動,右臂一道道電弧浮現,猛地揮拳再次迎上了那奪命的刀芒。

右臂與刀剛一觸碰,便感覺到那刀上傳來的巨力。砰,一直無往不利的拳頭在這刀芒下,泛起光芒的資格都沒有了,被那柄鋼刀直直壓迫到了胸口。

噗……一口鮮血沒忍住噴了出來。而戰天殤也因為這巨力被掀飛了出去,那口鮮血在空出呈現出了完美的弧線,甚是亮眼。

「好小子,不錯。竟然還沒有死。」一擊砍完那黑衣人的身影慢慢浮現在了空中。

彭彭彭,屋外的大廳突然三個火球炸裂在了空中。

「走吧,老宋。任務失敗了。」突然間一個瘦小黑影出現在了,那黑衣人的身後。

那壯漢黑衣人瞪了一眼正在下墜的戰天殤,嘆了一口氣,大手一揮。手中的鋼刀如同雷芒般的向戰天殤射去。飛刀出手,那黑衣人也不逗留,轉身和同夥向遠處掠去。而在他的身後同時又有十幾個黑衣人向屋外急速衝去。

此時還在的空中的戰天殤,身體上因為重擊,本源魂器已經破碎消失。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這奪命一刀向自己飛掠而來。

「呵呵,就這麼死了嗎?前幾天還豪言壯語說,讓殺我的付出承受不起的代價。現在,連他衣服都沒碰到。呵呵。」心中沒有悔意,只有一絲不甘。

不過戰天殤預想中的黑暗並沒有出現,反而落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上面。

抬頭望去,入目的是個,白皙的青年人,一手提劍,一手正摟着自己。而那奪命的飛刀已經插在了遠處的石柱里。

「呵呵,一群無膽鼠輩,給我追。」寶劍入鞘,那青年人立刻下了命令。

「是!」大廳里的士兵領命后,立刻沖了出去。

「小子,乾的漂亮。」處理完事後,那青年緩緩的將戰天殤放到了地上。

「豐督叔叔,他沒有事吧。」在一隊士兵的簇擁下,小小公主也趕了過來。

那青年擺了擺手道「公主放心,他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右手手臂骨折,短時間內應該是用不了了。」

「感謝閣下救命之恩。」站穩后的戰天殤本想抱拳,但右手手臂頓時傳來了一陣劇痛。正如豐督所說的,右臂骨折。

「你有傷,這些繁文縟節無需有。我救你也是看在你救公主的面子上。這個你拿着,十日之內,保證你的右臂完好如初。」說着一個綠色的根須狀東西,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左手。

「這是?」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戰天殤卻能感覺到手中那個東西散發着勃勃生機。

那豐督將軍再次拜拜手道「不過是顆療傷的丹藥。沒有毒的。好了,公主,我們也該走了。」

說着頭也沒回,率先走出了雲上閣。

小小公主歉意的笑了笑。「天殤哥哥你快點把葯了,我就先走了。對了,馬超哥哥我們也先帶走醫治啦。你那麼厲害,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嘿嘿嘿。」

說着擺了擺手,士兵早已經把馬超從牆裏扣了下來。抬着跟在了身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