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陰候哈哈的笑著,淫邪的眼神毫不掩飾的看著赤靈:「而且我還缺一名夫人,我看你正好!」

  • Home
  • Blog
  • 陰候哈哈的笑著,淫邪的眼神毫不掩飾的看著赤靈:「而且我還缺一名夫人,我看你正好!」

「對不起,我已有心許之人,閣下還是退去吧,至於你所要的充府庫之物。」

赤靈側了側身子,指向了內部,道:「從現在開始,天山鑒寶台歸閣下所有,但願閣下能夠放過我和我的這些手下離開,如何?」

陰候沉默了,而後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饒有興趣的盯著赤靈。

「女人,果然還是適合用來騎跨的。」

這話一說出,兩位長老頓時怒眉倒豎。

「眼下你們插翅難逃,下面雖然還有一位高手,但也被我的人給拖住了,你們有資格拒絕嗎?

我想要你,你就必須得依我!」

赤靈心中疑惑,下面哪裡還有高手!?

陰候嘴角帶著冷冷的笑意,掃視了一圈活下來的那些人,道:「給你們一個希望,只要誰能夠幫我扒下這女人的衣服,我就放他一條生路!」

唰!

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眼神不善的盯著他們昔日的主子——赤靈。

這其中還有不少是在三源的人,其中有一位後天的脈主,實力非常強大。

除此之外,還有往日里赤靈的護衛隊,那名隊長就在其中。

他現在也正好突破到了後天境界,此刻虎視眈眈的盯著赤靈,眼中出現了一股慾望。

那是求生的慾望。

「小姐,不如你從了這位大人,也好讓我們撿回一條性命吧。」他開口了,試圖勸說赤靈。

「王圖,你胡說八道什麼!」武長老頓時臉色大變,沖著那隊長怒喝了一聲。

王圖冷笑了起來,說道:「兩位長老,到了這生死關頭,你們二位就不用再假惺惺了。鑒寶台給了你們再多的好處,若是今天死了也是帶不走的!」

赤龍武神 看到眼前的精彩一幕,陰候忍不住鼓掌大笑了起來。

「真是精彩,這樣吧。為了多給你們一點活命的希望,美人的衣服可以撕成五塊。手腿四塊,中央也算一塊。」

重生之撿個軍嫂來噹噹 這話一出,其他人也紛紛意動。

如果只有一個名額的話,自己這些人顯然不是王圖和那位脈主的對手,這麼一來,自己也可能因為分到衣服而活命了!

所有人方向一轉,將赤靈和兩位長老給圍攏了起來。

「你們要做什麼!」歐長老大喝,震動手中的長劍。

赤靈臉色陰沉,傲人的胸脯急劇的起伏著。

她沒想到,自己這些人就這麼反水了。

「王圖,你我纏住兩位長老,其他人去扒赤靈的衣服,到時候你我二人得一塊。」那位脈主說道。

「好!」

王圖點了點頭,而後陰深的眸子在場中掃了起來,沖著其他人道:「到時候我們兩個一人一塊,你們沒有意見吧。」

「沒有!」

其他人紛紛應了一聲。

如果兩人不插手的話,這些人根本就不是兩位長老的對手。

「動手!」

那位脈主大喝一聲,沖著武長老就沖了上去。

「小姐你小心,等我殺了這狼子野心之輩!」

武長老和歐長老紛紛怒喝了一聲,沖向了面前的兩人。

而其他人,那些昔日的手下都沖了過來。

「等等!」

一個人沖了過來,真是剛才報信的那個小子。

他貪婪的看著赤靈,說道:「我能不能也參與?」

「你們!」赤靈氣急,身子晃了晃,險些栽倒在地。

「可以,可以!哈哈哈!」陰候點頭大笑了起來。

「如此美人,若是大庭廣眾被扒了衣服,那一定是非常刺激的事情。」

說著,他直勾勾的盯著赤靈雪白的美腿道:「我很好奇,你裡面到底有沒有穿。」

「上!」

一群人紛紛大喝了一聲,而後沖著赤靈撲了上去。

「離家太遠會忘記故鄉,殺人太多會忘掉自己。你們為什麼要逼我呢。」

一把短劍飛了進來,在場中急速的旋轉著。

幾個人頭衝天而起。

作者緣道君何在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手有點不聽使喚,一直按錯鍵,速度變得非常慢了,大概是短時間用手過度? 一道人影從側後方殺了進來,手中揮舞著一把極大的劍,不斷的橫掃著場中的敵人,生生的撕開了一條道路。

「還是上來了嗎。」

陰候轉過身去,看著衝上來的人影笑了起來。

等到近了,他的眼中射出了一道淫邪的光芒。

「我很意外,沒想到竟然又來了一位美女,而且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赤靈吃驚的看著那道突然殺進來的身影,這章面孔自己完全不認識啊!

收回了自己的短劍,將手中的長劍沖著前方猛地一擺,盪開一條道路來。

「別太驚訝,是姜亢讓我過來的。」

花木蘭沖著赤靈說道。

「姜亢?」

赤靈遲疑了一會兒,而後眉梢出現一縷喜色,問道:「是項羽嗎?」

「是他。」

花木蘭點頭,直接衝到跟前,揮舞起了手中的大劍,要砍下那最後一個反叛者的人頭。

「小姐,救我啊!」

那人躺在地上喊了起來,正是信使。

此刻他不斷的哆嗦著,尿液都被嚇了出來,緊張的看著放在自己脖子上的大劍。

「殺了吧。」

赤靈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

長劍立刻往下一壓,沒有絲毫猶豫的砍下了這顆人頭。

「退!」

那脈主見情形不對,立馬大喝了一聲,一掌打在了武長老的拳頭上,身體飛速的往後撤著。

王圖也迅速的撇開了歐長老,站在了陰候這一邊,陣營態度十分明顯。

他們之所以會抵抗那些屍怪,本來是以為這些東西是沒有人控制的,完全是憑藉本能行事,自己總不能向屍怪投誠吧?

但現在不同了,有可以做主子的人出現,選擇就變得簡單的多了。

「多謝你了。」赤靈沖著花木蘭說道。

「現在說謝謝,為時尚早。」花木蘭搖了搖頭,嚴肅的盯著前方的陰候。

「這位美女說的很對,現在說謝謝,為時尚早。」

陰候笑了起來,眼睛開始上下打量著花木蘭,看來這傢伙是個十足的色中餓鬼。

「你的眼神,讓我感到噁心!」

花木蘭冷哼了一聲,手中的大劍猛地在地上一插。

「美人兒,你可知道,我的兄弟會讓你爽的。」

陰候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手沖著花木蘭一指:「拿下這個美人,注意不要傷著了她!」

他身邊那個兩個鐵塔一般的屍怪立馬沖了上去,一左一右的夾攻花木蘭。

「你小心點,堅持到那傢伙過來!」

花木蘭交代了一聲,將自己的短劍飛了出去,隨後盪起自己的大劍,翻滾著進入兩個屍怪中央。

大劍猛地一擺,劈在了其中一個屍怪身上,卻是爆起了一團火花,看到她一陣皺眉。

身後那屍怪立馬逼了過來,抬起巨大的腿沖著花木蘭后心位置就蹬了過來。

「小心點,不要傷了我的美人兒。」陰候嘻嘻的笑著。

花木蘭急速往旁邊一側,手中大劍在地上一劃,直接砍在了那抬腳的屍怪另外一條腿上。

轟隆一聲,偌大的身體倒在了地上,直接將地面砸出來一個大坑。

「這位少爺,需要我們效勞嗎?」

王圖和那位脈主諂媚的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好啊。」

陰候點了點頭,而後勾了勾手指道:「你們兩個過來吧。」

兩人臉色一喜,立馬湊了上去。

突然,陰候臉色一變,迅速出手掐住了兩人的脖子。

「少……」

最後一個奴性極其之重的字眼沒有吐出來,兩人就直接斷氣了。

還在手上的屍體身上出現了一團濃郁的屍氣,接著身體猛地一直,眼珠子瞬間翻成了白色,兩個人再度站在了地面之上。

這個場景,看得赤靈出了一聲的香汗。

「只有這樣才能夠確保你們的忠誠。」

陰候笑著,一揮手讓兩人加入了戰團之中。

「姑娘,小心啊!」赤靈連忙出聲提醒道。

「別擔心她,還是惦記著你自己吧。」

陰候邪邪一笑,邁著步子沖著赤靈走了過來,眼睛盯著那高聳的胸脯。

「我已經忍不住了,我要在這裡和你做上一場!」

赤靈心驚膽戰,緊張到了極點。

「住手!」

武長老雖然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但還是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沖著對方就沖了上去。

「忠誠可嘉,但可惜不自量力。」

陰候搖了搖頭,探著爪子向前狠狠的一抓。

武長老的腳步戛然而止,腦袋被一團濃郁的屍氣所控制住了,接著轟的一下炸的粉碎。

「武長老!」

赤靈頓時失聲。

「小姐!」

歐長老拉住了赤靈,臉上閃過決然之色。

「小姐,老奴也要去了!」

說著,他一挺劍,同樣沖了出去。

花木蘭看得大急,立馬大喝了一聲,身上漸漸的騰出了龍氣。

「龍吟劍舞!」

她身上的裝束迅速發生著變化,眨眼就變得性感無比,長劍上也燃燒起來龍炎,沖著前方的王圖就砍了下去。

「綻放刀鋒!」

一刀砍出,人頭飛起,王圖倒地。

迅速抽身一退,手中短劍甩了出去!

「旋舞之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