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陳佩伸手輕輕捋過幾縷散亂的發,女子已是褪去了昨夜的迷亂酡艷,此時她的臉蛋上掛着淺淺的笑容,陳佩不自禁地揚起嘴角,一種溫馨的滿足感瀰漫在他的心頭。

  • Home
  • Blog
  • 陳佩伸手輕輕捋過幾縷散亂的發,女子已是褪去了昨夜的迷亂酡艷,此時她的臉蛋上掛着淺淺的笑容,陳佩不自禁地揚起嘴角,一種溫馨的滿足感瀰漫在他的心頭。

陳佩靜靜望着她,女子的玉頸修長白皙,其間綴有幾點明晃晃的紅梅印記,似是陳佩的動作擾着她了,女子微蹙著眉,伸出小手將男人的爪子推開,然後輕轉身子,換了個姿勢摟着男人的胸膛繼續睡了去。

隨着女子輕移玉體,那白軟的麵糰兒便也跟着微微擦觸著男人壯碩硬實的胸膛。

陳佩眼中露出些許異樣,那滋味,妙不可言……

他一動不動,只是目光柔和地看着懷中的女子,似是擔心驚擾了她。

不同於往日的白玉無暇,此時的蘇青玉臉蛋上有着一種翛然煥發的紅潤容光,好似乾涸許久的枯萎荷花忽然展露生機,在春風細雨的輕柔滋潤下重新綻放出誘人的嬌艷。

晨光微曦,明媚的陽光灑下斜斜的影,將衣物散亂的房舍照的溫馨清亮。

放眼望去,地板上散亂著貼身的絨褲,長的,短的,寬大的,綢軟的,狼藉繚亂,無不顯露著昨夜屋中二人的放肆張揚,還有那綉著梅花映雪的清雅屏風,只見一件青色的玉蓮肚兜隨意地搭放在上邊,纖細的兜衣細繩就那般旎靡地垂在高雅的紅艷梅枝上。

暖日浮生,微風攢動,滿院清白的小花和著枝椏搖曳起舞,白霜遍地,偶爾瞧見幾朵白嫩的花朵飄落,也會在池霧氤氳間盪起微微的波漾。

不知何時,熟睡多時的女子終於微微轉醒。

她半闔著媚人的桃花眸,姿態慵懶柔媚。

待女子看見身前的男人還未醒來時,不也由得稍稍鬆了口氣。

她靜靜地打量著陳佩,雖說男子的面貌俊朗非凡,且帶着攝人的陽剛之氣,可如論如何蘇青玉也無法將昨晚那猙獰恐怖的巨大事物與此時面容恬靜的男子相結合起來。

即便昨晚的她早已水泗橫流,也感到些許難耐的疼痛,甚至當蘇青玉看到那事物的時候,一度以為自己將要死去。

不過好在後邊的滋味還是不錯的……

她微微考量了一番,然後伸出玉手,纖柔白皙的指尖輕輕點在陳佩的臉頰上,她稍微用力,一個小小的酒窩便倏然形成了,或是覺得有趣,她又將指尖移到陳佩的嘴角,微微往上一提,俊朗的男子便做出了一副歪嘴邪笑的模樣。

蘇青玉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她又將指尖移到陳佩的鼻尖,想試一下點在這兒又會是什麼模樣。

只不過少女剛準備實施那罪惡的小戲弄,正「熟睡」著的男子便突然睜開了一雙凌立的劍眸。

女子微微一愣,然後立馬故作平靜的模樣,淡然道:「我方才想探知殿下體內的陰陽大陣……」

陳佩默默地打量了她一會兒,直把羞澀的小娘子看的眸光躲閃,這才滿意地笑道:「基本無大礙了,只是……」

蘇青玉微抿著唇,美眸直直地望着陳佩。

陳佩用臂彎摟緊懷中的小娘子,笑道:「只是昨晚雖然辛苦了青玉許久,但那陰陽大陣還是差了些東西,需要小娘子再幫些忙。」

蘇青玉小臉微驚,她明明做了……那麼多次,為何……他體內還未平衡陰陽?

陳佩笑嘻嘻道:「需要青玉你很用心的抱我一下,賦予大陣中的陰氣以神意。」

聞言,蘇青玉頓覺恍然,然後她便有些氣惱了,這登徒子大清早便又想占我便宜,她輕聲道:「殿下煩請自重,青玉並不是你想的那般隨意。」

誰知陳佩這登徒子好似早已料到她想說的話,一個鐵骨錚錚的高壯少年立馬故作悲秋傷心狀:「我就知道,你們女人都是這個樣子,剛剛拿了男人的身體,就立馬翻臉不認了,薄情寡義!」

蘇青玉面紅耳赤,她微蹙著眉尖,紅潤的小嘴無奈至極,明明自己就躺在你的懷裏,還要我如何抱着你,可見那登徒子拿出男子撒潑不見兔子不撒手的模樣,她的心中便只感到一陣無力。

見女子毫無動靜,陳佩立馬喊道:「既然這樣,我這就跑出去嚷嚷,讓大家都知曉你這個負心女人!」

說着陳佩就想要起身跑出房去。

見陳佩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樣,紅靨嬌媚的女子心中大驚,只得拉住胡亂作怪的陳佩,支支吾吾地答應着:「嗯…..我….我答應你便是,你不要亂跑……」

聞言,剛準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陳佩有些驚訝的停了下來,他原以為要糾纏好久,這小娘子才會嬌羞地答應,沒想到這麼快?

或許是這小娘子沒領會到我所說的抱一下究竟是什麼?

陳佩嘿嘿一笑,然後緩緩立起身來,以背靠牆道:「好了,那青玉快來吧。」

蘇青玉輕聲道:「我先把衣裳穿好,殿下你稍等一會兒。」

陳佩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笑道:「不用那麼麻煩,衣物只會阻攔我們二人心意的傳達……」

小娘子紅潤的小臉上露出些許驚異之色,他……他竟然想讓我自己坐上去!

這怎麼能?豈不是要羞死別人?

可猶豫好一會兒后,小娘子還是輕輕咬了咬唇,用被褥捂著胸脯向陳佩靠攏了過來。

陳佩靜靜看着面前她,只見女子輕輕揭開大紅的軟被,一顆碧色的水滴玉墜便瀟瀟然落進兩個大白軟兔之間,她紅煞了小臉,修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

昨夜的瘋狂,她還可以用報恩來欺騙自己,可如今是……是…..

是為了賦予陰陽大陣以神意,她默默想着。

紅櫻大白兔與堅實硬挺的胸膛相觸,蘇青玉敏感的身子忍不住地輕輕一顫,她閉上眸眼,等待着男人下一步的野蠻動作。

可出乎意料的是,面對如此誘人的一幕,面前的男子並沒有做出欲事,只是撫着她的腦袋,讓其輕輕靠在男人的胸膛之上。

耳邊是轟咚有力的心臟跳動聲。

「我聽說凡世之人一生之中心臟會跳動三十萬萬次,修道中人或許會更久一些,億億萬次也不一定?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夠活多久,但我想說的是,無論是三十次,還是三十億億萬次,只要我陳佩的心臟還在跳動,你便可以永遠靠着。」

她輕輕眨了眨眼睛,自昨晚以後,無論蘇青玉再怎樣說服自己,她也一直心神不定着,可此時聽見陳佩的話語,不知為何她突然便感到了些許睏乏,想就這般睡了去。

陳佩的下頜剛好觸在女子的頭上,墨黑的秀髮細膩溫涼,浮散著些許香氣,他看着女子微眯的桃花眸子,嫻雅靜美。

果然還是這樣要更誘人,更舒服一些。。。

正午的陽光和煦溫軟,搖曳的紗幔下,男子與女子靜靜相依,暖洋洋的,不知韶光幾何…… 8號對戰場地,預賽第二輪第二場。

在藤鞭、飛葉快刀和毒粉三大技能對拼中,均沒有佔到便宜的喇叭芽,終究還是敗給了妙蛙種子。

御三家不愧是御三家,對上普通精靈,尤其是在沒有屬性克制的情況下,優勢非常明顯。

不過,這隻針對普通的精靈。

在妙蛙種子對上每日辛苦訓練的螺釘地鼠后,哪怕佔有屬性優勢,它也不可能獲勝。

比賽開始后,螺釘地鼠先用高速旋轉防住了對手的飛葉快刀,隨後一發擲泥糊臉,再趁機流沙地獄控制對方,由此奠定勝局。

「妙蛙種子失去戰鬥能力,所以獲勝者是……3號選手雲華!」

隨着裁判下達裁定,雲華連勝三場,終於從預賽突圍而出,成功晉級正賽了。

「螺釘地鼠,幹得很不錯哦!」

看着飛奔而來慶祝的螺釘地鼠,雲華蹲下身子伸出手掌,跟鼠鼠來了個拍擊。

咔嚓!

突兀的,閃光燈亮起,將雲華和螺釘地鼠嚇了一跳。

轉頭一看,雲華才發現是一位留着齊耳短髮的年輕女子,正拿着照相機對準了自己這邊,似乎將自己剛剛與螺釘地鼠慶祝的畫面拍了進去。

「抱歉,似乎嚇到你們了。」

年輕女子一臉歉意地走了上來,笑道:「我是海縣電視台的記者,我叫白歡歡,正準備做這次比賽的特輯。」

「我剛剛看到你和螺釘地鼠在慶祝,那種勝利后的喜悅,畫面感非常好,就忍不住拍了下來,希望你不要介意!」

說着,白歡歡還亮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證,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身份。

雲華對此倒也沒有懷疑,因為參賽選手水平良莠不齊,所以預賽是沒有觀眾的,只有參賽選手和工作人員可以進來。

對方既然能進來,那肯定是工作人員。

「額……會在電視上播放出來嗎?」

雲華腆著臉上去看了看照片,確定是帥氣的后,摸著頭嘿嘿笑道。

「電視不一定能上,但新聞配圖的話我就能做主,應該會放。你的照片,是今天我最滿意的一張了,畫面感非常好。」

白歡歡個子不高,但專業素養似乎很高,說話口齒也很清楚,不愧是做記者的。

她見雲華長相帥氣,實力也很不錯的樣子,就留了一個心眼,笑道:「恭喜你成功晉級正賽,這位同學怎麼稱呼?是哪所學校的?」

顏值高的選手,總是更能吸引人們的眼球。

作為媒體人,白歡歡深諳此道。

「謝謝!我叫雲華,是海縣二中的學生。」

「要不加個好友?後期我可能會邀請你做個採訪,上電視的那種!」白歡歡笑眯眯道。

後期,就是正賽開始嘍。

如果雲華能順利晉級的話,那就是前十六強了,配上他的超高顏值的話,勉強夠一個採訪。

如果成績再好一點的話,個人專訪也沒問題。

誰讓他顏值高呢!

「採訪?還上電視?」

雲華頗為意動。

兩世為人的他,似乎還沒上過電視呢!

若是讓爸媽在電視里看到自己,應該會很有趣吧?

這個,真沒法拒絕。

雲華乖乖掏出精靈圖鑑,和白歡歡加了聯繫方式。

預賽結束,雲華在體育場的門口和班長他們匯合了,大家有人歡喜有人憂,但總體而言還是憂的人比較多一點。

除了雲華、班長和范成,其他人全部淘汰了。

「三場比賽下來,感覺怎麼樣?」

雲華看向班長,後者苦笑着搖頭道:「就算有臟套路,我也差點沒晉級。進入正賽的話,我估計第一場就挺懸的。」

「能進正賽,最起碼陽光沙灘有了。輸了你也不虧!」

「說的也是!」

說起陽光沙灘,班長不禁有些憧憬了起來。

一行人走着走着,雲華卻發現眾人突兀的停止了下來。

不僅如此,周邊說話的人似乎也沒了,大家都默默閉上了嘴巴。

在他們的面前,兩男一女三個人正並排行走着。

第一位男生身材修長,穿着寬鬆的衣袍,有點類似於武道服,腰間系著一根白色的腰帶,身後跟着一隻有着粉色身體和頭的類人形精靈。

第二位男生穿着潮流服飾,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臉上滿是傲氣,脖子上趴着一隻滿嘴尖牙,同時具有蠍子和蝙蝠的特徵的精靈。

至於第三位少女,則穿着類似於JK制服的衣服,腳踩小皮鞋,懷中抱着一隻有着金色的頭髮,粉色的皮膚,厚厚的雙唇的小精靈。

「是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