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陳浩無言以對。

  • Home
  • Blog
  • 陳浩無言以對。

倒沒想到,這萬人坑居然這麼難處理!

這時候,看起來無邊無際的怨靈依然在呼嘯而過,有些靠近了車輛。不過車輛上的靈光早就收斂,那些怨靈暢通無阻的飛舞了進來,然後穿透而過,繼續遠去。

陳浩就看到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小女孩怨靈,她滿面驚恐,似乎想抓住什麼,雙手不斷揮舞,差點摸到陳浩的臉。

陳浩不動聲色的看着它,眼中有些憐憫痛惜,怨靈的行爲,大多都是死後記憶最深刻的事情。

這小女孩,是被活埋而死!它是在掙扎求生,那些該死的畜生……

在陳浩的眼神下,小女孩怨靈,消失在車外。

片刻之後,怨靈潮終於全部過去,馮帆讓司機繼續出發。

車輛顛簸中,馮帆看向陳浩,認真的說道:“陳道友,你既然來到了沙漠,那我必須告知你,一定要注意沙漠三大危險。這第一,就是這萬人坑,這是最可怕也是最安全的,遇到了,最好的辦法就是心中沒有任何殺念,平心靜氣,否則稍微有點刺激,那怨靈就會不死不休,當年我們有好幾個人就是沒有經驗,刺激了怨靈,結果屍骨無存。”

“第二就是沙漠魔靈。也就是黑沙暴。魔靈這名字是本地人無數年傳承下來的叫法,實際上我們有關部門在沙漠這裏堅守數十年,雖然見到過幾次沙漠魔靈,卻根本無法探查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沙漠魔靈每次出現,就是帶動沙塵漫天,覆蓋一切,而沙塵靜止,那魔靈就消失不見。十分詭異。”

“第三是三大危險中最小,但也是最防不勝防的,那就是異種黃蠍。這東西潛伏下來和沙子一模一樣,而且它們氣息斂息入微,稍不注意就會忽視,被它咬一口,瞬間就能麻痹全身,僵而不死,隨後這異種黃蠍就會鑽入人體,依靠生靈鮮血存活。”

陳浩一臉驚奇。

這沙漠之中,居然還有這麼多詭異東西。

不過跟在陳浩身邊的公雞聽到異種黃蠍,卻是雞眼一亮,有些期待了。

“多謝道友提醒。”陳浩道謝一聲。

馮帆笑道:“不用謝,只是尋常信息罷了,即便我不說,道友之後也會了解的。”

陳浩正要開口,突然看到馮帆的笑容一僵,眼睛瞪大了,隱約臉上滿是驚恐駭然。

“道友,你,你身後!”馮帆顫抖着聲音開口。

憶往昔仍是此間少年 陳浩一愣,旋即感知,卻什麼也沒有發現,但是當他一扭頭,瞬間一股冰冷從腳底板涌上頭皮。

在他肩膀上,露出了一個腦袋。

這是一個小女孩的臉,很熟悉,因爲剛剛纔見過,正是那個從陳浩眼前飛過,似乎掙扎求生的那個小女孩怨靈。

只是……它怎麼在我身上!

陳浩一驚之後,下意識的伸手去拉。

可當陳浩的手碰到小女孩怨靈的時候,卻詭異的發現,手穿透了它的臉,就好像撫摸了空氣一樣,完全碰不到什麼,連陰氣的感覺都沒有。

這下子陳浩懵逼了。

哪怕是之前遇到的禁忌,詭異,怕都沒有這個小女孩更加詭異吧!

看的見,卻感知不到,明明存在,卻毫無形體,連陰氣的組成部分都沒有。

這尼瑪,它是憑什麼存在的!

喵嗚!

咯咯!

最壞最好的你 黑貓和公雞都炸毛,瞪視那霸佔了陳浩的背部的小女孩怨靈。

可是小女孩怨靈無動於衷,就是趴在陳浩的背上,雙眼無神,臉上沒有了之前的驚恐,顯得很平靜。

黑貓大怒,正要跳上去懟小女孩怨靈,陳浩卻是攔住了黑貓,開口道:“馮道友?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怨靈潮過去就沒事了嗎?”

馮帆有些結結巴巴的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以前從未出現過這種事!怨靈都是一體的,不可能有單獨離開的啊!這怨靈是怎麼出現的!”

陳浩無語。

尼瑪你們研究幾十年了,現在問我?我問誰呀!

“嘻嘻,陳道友,我發現你一個祕密呢。”

突然,阿冪羅的聲音響起。

陳浩眉頭一挑。

阿冪羅繼續道:“你和男人關係好,你和靈寵關係好,現在你又吸引了怨靈,你的愛好好奇特啊!”

陳浩臉黑:“阿冪羅,別胡說八道,我怎麼就和男人關係好了,還有這吸引怨靈,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阿冪羅道:“很簡單,你們人族有句話,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自己琢磨唄。”

陳浩:“……” “你的意思是,我心中唸了它,所以它纏上我了?”陳浩問道。

阿冪羅道:“也不能說纏,這個小怨靈的怨念和你共鳴了,被你吸引而來,而且它的本體不在這裏,只是一縷念頭附在你身上。”

陳浩道:“那我怎麼才能驅逐它?”

阿冪羅道:“這辦法就簡單多了,你厭惡它,它就離開了。”

陳浩一愣。

扭頭看了一眼目光沒有焦距,安靜的趴在他背上就好像進入了寧靜港灣的小船兒一樣的小女孩怨靈。

先前那驚恐的表情在心中浮現,陳浩暗暗嘆息,這讓他怎麼能生出厭惡之心,根本做不到嘛。

阿冪羅繼續道:“當然,被你厭惡之後,它的怨氣會進一步變強,到時候會變成什麼樣,就不一定了。”

陳浩無語。

“那它這不是要一直跟着我?”陳浩繼續問。

阿冪羅道:“這要看你剛纔想了什麼和它共鳴,心有所念,必有所爲,做到了,它就會離開。”

我想了什麼?

陳浩回憶,旋即目光變得古怪。

我剛纔在想,要是能幫它就好了……額,這咋幫啊!萬人坑呢,這肯定不是幫它一個這麼簡單。

臥槽,不對啊,系統大佬怎麼沒有觸發任務?

陳浩突然反應過來。

小怨靈都趴自己背上了,系統大佬呢?一點反應都沒有啊!

陳浩連忙心中呼喚。

“大佬,這幫小怨靈,怎麼沒任務啊?”

“叮咚:關我屁事。”

哎……陳浩傻眼。

系統大佬居然爆粗口了!尼瑪,這不對勁啊,你的高冷範兒呢?還有,這助鬼爲樂啊,小怨靈不是鬼嗎?

叮咚:怨靈無念,純屬自找,自己做的孽自己背。

陳浩:……

這尼瑪,還有這個說法嗎?小怨靈沒有主意識,沒有求助,是我動了善念,所以要我自己承擔。

臥槽,這還真是我自己的鍋啊!

陳浩一臉黑線。

一直習慣了幫鬼會激發任務,現在突然來這麼一茬,他都不知道啥感覺了。

不過話說轉來,系統大佬這回應也讓陳浩對系統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果然是需要鬼類自己有執念,才能激發任務啊。

自己主動去幫,那就是私活,攬私活,哪怕是無意中的私活,系統大佬不鳥也是正常的。

看來這個鍋只能自己背了,只是如何幫小怨靈,完全沒頭緒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這邊陳浩琢磨着,馮帆卻是震驚的看向黑貓,駭然道:“它能說話!”

陳浩笑道:“馮道友,我家靈寵能說話,有什麼問題嗎?”

馮帆回神,嘴角一抽。

還有問題嗎?能說話的妖類啊,那起碼是百年大妖了,這陳浩資料說不是散修嗎?自身修爲超乎預料也就罷了,身邊跟着的靈寵都是百年級別的,這特麼能是散修?

“沒什麼,有點驚奇而已。”馮帆故作鎮定的說道。隨後馮帆轉移話題道:“道友,你這被怨靈纏身,沒問題吧?”

陳浩道:“馮道友也聽到了,這小怨靈是和我共鳴纔跟着我的,驅趕不太好,看來只能想辦法幫它了,嗯,道友不會擔心我這情況會給你帶來什麼影響吧?如果擔心,我可以下車的。”

馮帆尷尬道:“這倒不會,道友有把握就好。”

陳浩笑了笑,沒說話。

是不是擔心,一目瞭然。

看來這一趟也就是搭個順風車,其他的,到了地方再說。

之後一路無事,等到天光大亮的時候,車輛終於停下。然後有關部門的人就開始下車。

陳浩下來時,驚訝的發現,趴在背上的小怨靈,居然無懼陽光,依然趴在背上,安安靜靜,如果不注意,根本就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既然沒影響,陳浩暫時也不管它了。

環視一圈,陳浩發現,有關部門的車隊還不少,足有五輛車,人員有二三十個。

這會兒他們有安營紮寨的意思。

陳浩有些不解,看向馮帆。

馮帆遲疑了一下,終於開口道:“我們是輔佐隊,按照計劃,是在這裏準備後勤和支援,另外有隊伍前往葬神祕境。”

陳浩眉頭一挑,問道:“你這意思,你們不去?”

馮帆笑道:“我們是各有職責。”

陳浩點頭:“我明白了,那我們就在這裏分別吧。”

馮帆連忙道:“陳道友,你真的要去葬神祕境?那地方很危險的,而且這一次北斗門行動隱祕,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另外還有各方來歷不明的修士參與,你……”

“這是我的事。”陳浩不客氣的打斷了馮帆的話,然後轉身就走。

這時候陳浩哪裏還不明白。

這貨故意示好,而且還帶着一起,就是想要阻止他去找葬神祕境。

雖然沒有感覺到什麼壞心思,可是陳浩來葬神祕境,也不是爲了什麼好東西,而是擔心龍大師,這被故意誤導,耽擱了這麼多時間,也不知道老龍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心中自然不爽。

看着陳浩遠去,馮帆有些無奈的拿出一部電話,撥打了出去。

“馬隊,陳浩還是要去,他很執着,勸不了……好吧,那我按計劃行事。”

……

遠離了車隊後,陳浩看向黑貓道:“阿冪羅,能判斷葬神祕境所在嗎?”

阿冪羅道:“把地圖拿出來。”

陳浩取出了葬神密圖。

阿冪羅唸叨什麼,然後陳浩就發現,地圖上的那古怪文字突然扭曲了起來,慢慢的從地圖上浮現,飛向一個方向。

阿冪羅道:“跟着走。”

陳浩沒有遲疑,身影飛掠而去。

一路前行,不知道多久,陳浩還沒有找到葬神祕境,突然看到前面的沙漠地面上,躺着一個人。

感知中,這人還有生氣,而且還很旺盛,但是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仔細一看,這人居然是一個洋鬼子,身材高大,滿臉絡腮。

正看呢,公雞突然興奮的道:“是蠍子的氣息,一定是異種黃蠍!浩哥,能不能弄了吃?”

陳浩一愣,然後想起,這情況不就是和馮帆說的一樣嘛。

這個洋鬼子被異種黃蠍偷襲寄宿了!

看着洋鬼子,陳浩咧嘴一笑:“吃啥,黃蠍多的是,回頭再去找,這貨,讓他慢慢後悔吧。” “後悔?他得罪過浩哥?”公雞有些不解。

陳浩道:“不是得罪我,是得罪我們國家,小黃,說起來你也是華夏雞,是這個國家的雞,就要認同這個國家的領土完成,哪怕是一針一線,一陀糞,那也是咱們國家的,不允許外人搶奪。這個人不是我們華夏的人,他來這裏,意圖很明顯了,想搶東西。既然想搶,就要承擔風險,死也白死,而且還不能簡單死。”

公雞:“……”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爲什麼雞爺覺得很不自在?

陳浩正要繼續說,突然異變出現,只見那絡腮鬍外國人突然身體陷了先去,頃刻消失不見。

而後在絡腮鬍所在的地方,一個沙子漩渦出現。

“快,這是葬神祕境的入口,它存在的時間很短。”阿冪羅急忙開口。

陳浩聞言,二話不說一掠過去,之後公雞和黑貓跟上,身影落入沙子漩渦之中。

隨着陳浩和二小消失不見,沙子漩渦很快也縮小,然後平靜下來,整個過程不過幾秒鐘。

而這時候,落入沙子漩渦的陳浩才發現,穿過漩渦,眼前豁然一亮,看到的已經是一個不一樣的環境。

這是一個灰濛濛的空間,看起來很遼闊,但是遠處卻迷迷茫茫看不清楚。

空間中山峯連綿,樹木茂密,只是也聽不到什麼聲音,看起來安靜的過分。

陳浩出現的地方是一條河流邊。

那河流不過五六米寬,河中流淌着烏黑髮亮的水,無聲無息,隱約給人一種巨大的威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