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陸昊蒼看了一眼席亞娜,發現對方年紀雖然不大,但確實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美女,只不過漂亮的眼眸中隱隱帶著一絲傲然和不屑,顯然是其多年養成的大小姐脾氣造成的。

  • Home
  • Blog
  • 陸昊蒼看了一眼席亞娜,發現對方年紀雖然不大,但確實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美女,只不過漂亮的眼眸中隱隱帶著一絲傲然和不屑,顯然是其多年養成的大小姐脾氣造成的。

「哦,我美麗的娜娜,你今天真是漂亮極了!」一個身材略胖的中年男子迎了上去,他正是席亞娜的父親,倫薩特家族的當代家主,博德·倫薩特子爵。

「嗯,謝謝你,父親大人。」席亞娜向博德子爵行了一個淑女禮,淡然道。

…… 別人或許沒有感受到什麼,但是五感敏銳的陸昊蒼察覺到異樣,他發現席亞娜的態度相當冷漠,對於自己的父親,似乎並沒有表現出足夠的尊敬。

這種現象也是非常令人意外,或者說,寵溺太過頭,導致其性格比想象中還要扭曲?

「呵呵,好,好!娜娜啊,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就是今天的主角,你是今晚最亮眼的一個!」博德子爵絲毫不在意席亞娜的態度,一臉笑意道。

席亞娜也沒有多說什麼,從樓下走了下來,來到宴會廳的中央。

今晚席亞娜穿了一件華麗的紫色晚禮服,一看就是出自名家,加上她本身極為出眾的容貌,天生臉上就帶著一絲傲然和冰冷,給人一種「冷美女」、「女王」的感覺,一下子成為整個宴會廳的焦點。

當然,作為倫薩特家族的長女、大小姐,席亞娜的貴族禮儀還是非常到位的,從小接受的貴族教育讓她非常從容地應對周圍前來打招呼的客人。

不停有貴族、商賈上前與席亞娜以及博德子爵攀談,交流的內容無非就是家族之間要多多往來。

然後還有關於席亞娜的婚事,那些像通過聯姻提升自己家族實力的人不在少數,畢竟只要能夠成功入贅倫薩特家族,不僅能夠擁有美貌的席亞娜,更是掌握了整個倫薩特家族。

這可是非常具有誘惑力的。

不過很顯然席亞娜對此並不感興趣,當有人想把自己的兒子或是什麼人介紹給她認識時,席亞娜都是禮貌地回絕,表面上看起來客客氣氣,不過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

只不過那些傢伙並沒有放棄的打算,他們覺得必須要爭取一下,賣力地介紹自家兒子有多麼優秀等等,期望能夠打動席亞娜。

隨著拒絕次數的增多,席亞娜開始變得有些不耐煩了,眼眸中閃動著厭煩,如果不是那麼多人在場,以及貴族所謂的家教支撐著,這時候席亞娜的大小姐脾氣恐怕就要爆發了。

「哦,對了!既然是生日宴會,那麼我們就趕快請出生日蛋糕吧!這款蛋糕爸爸我可是提前一個月就預定好的,希望娜娜你能喜歡!」博德子爵非常機靈,看出席亞娜被騷擾地不厭其煩,趁著後者沒有達到爆發的邊緣,開口解圍道。

那些貴族們瞬間被吸引了注意力,只能暫時放棄對席亞娜的「攻勢」,轉而鼓掌,看看博德子爵精心準備的蛋糕是什麼樣的。

席亞娜也算是緩了口氣,被一群沒感覺的中年油膩貴族圍著,她也是很心累,心中不知道有多少句「MMP「需要說。

「嘩!這個蛋糕真漂亮!」

「好棒的蛋糕,看起來就很好吃!」

「絕妙的蛋糕和絕美的席亞娜小姐,真是絕配!」

當生日蛋糕被侍者推出來后,宴會廳的貴族們發出了感慨,他們不管是出於禮貌,亦或是恭維,對於蛋糕的讚美也是不吝言辭,只能能夠讓席亞娜感到開心就好。

這個生日蛋糕確實稱得上豪華,或是華麗這樣的讚美詞,整個蛋糕非常巨大,看起來博德子爵也是費勁了心思,為了讓自己的女兒開心,早早就預定好了蛋糕,而且還是花了大價錢,不計成本製作的。

足夠半米來高的蛋糕上點綴著許許多多看上去十分可口的水果、巧克力、奶油等等,三層構造,每一層都是獨特的匠心製作,足見糕點師在這個蛋糕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好了,娜娜,來,你是主角,吹滅蠟燭吧!」博德子爵笑吟吟地邀請席亞娜吹滅蠟燭。

蛋糕上面插了18根蠟燭,代表席亞娜今年已經18歲了,而一般女性貴族到了這個年紀早已結婚,且大部分都是政治或是利益上的聯姻,席亞娜算是為數不多的特例。

席亞娜優雅地走到蛋糕前面,輕輕吹滅了上面點燃的蠟燭。

「呼!」

「啪啪啪!」隨著蠟燭熄滅,周圍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慶祝席亞娜今天的18歲生日。

「恭喜你!娜娜!」博德子爵笑得最開心,那是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

吹蠟燭的環節結束了,那些貴族們又開始蠢蠢欲動,想要推銷自己家中適婚的男性。

「哈哈!真的很高興各位能夠前來參加我女兒的生日宴會,為了表達我的謝意,特地請了知名大廚為大家準備晚宴……」博德子爵反應很快,還不等那些貴族上前,轉移話題道。

「相信大家也知道他的名字,沒錯,今天晚宴的掌勺廚師就是本傑明大廚!」

「哦,原來是本傑明大廚!太好了,今天有口福了!」

「我之前就很想嘗嘗本傑明大廚的料理,沒想到今天有幸能夠品嘗到,實在是太美妙了!」

「……」

在場的客人聽到準備晚宴的是本傑明后,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注意力被成功轉移,對於本傑明製作的料理充滿了期待。

隨後宴會廳的側門被打開,那裡走出一群端著盤子的侍者,上面都是本傑明精心準備的美味料理,單單從色澤上看就已經非常誘人,更別說那瀰漫的香氣,所有人不自覺咽了咽口水,心中充滿了期待。

侍者將一道道料理端了上來,放在餐桌上,每個餐桌上都是從頭盤到甜品的完整料理,每一道都非常精緻誘人,看了就讓人食慾大增。

「咕嚕!」

一些貴族看到美味的料理,聞到讓人難以拒絕的香味,已經忍不住了,他們紛紛來到餐桌前,開始品嘗這些料理。

遲到料理的貴族,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隨著嘴巴每一次咀嚼,都有難以言表的美味在嘴中迸發,而且每一道料理都有不一樣的美味體驗,這是他們從來沒有享受過的絕頂體驗。

「實在是太棒了!沒想到本傑明大廚的料理這麼好吃!我以前吃的東西簡直就是渣渣!」

「不可思議!真的是不可思議,原來料理還可以有這樣的美味!」

貴族們不吝讚美之詞,對本傑明製作的料理心悅誠服。

…… 既然本傑明的料理被端了出來,陸昊蒼肯定是要嘗一嘗的,霍爾特和曼緹麗也是很期待。

「看起來還真不錯,本傑明這傢伙看起來是下了真功夫!」霍爾特來到餐桌前,看著相當精緻的幾道料理,以及聞到那撲鼻的香味,忍不住讚歎道。

曼緹麗則沒有霍爾特那麼多廢話,直接拿起餐具開始朝自己的嘴巴輸送食物,填飽肚子,滿足自己的食慾是一切的根本。

「哎,你偷跑,不行,我也來……阿姆!」霍爾特慢了一步,連忙跟上曼緹麗的節奏,開始瘋狂掃蕩。

在霍爾特和曼緹麗看來,本傑明料理的味道確實還不錯,不過相比較陸昊蒼製作的料理,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當然,比起一般廚師要強上不少。

這大概也是因為兩人嘴巴被養刁的問題,對於美食越來越挑剔。

陸昊蒼驚奇地發現,霍爾特和曼緹麗自從成為他的信徒之後,似乎也繼承了「吃」的這個特性,暴食魔王果然不是白叫的。

「唔……」

陸昊蒼也不廢話,直接開始品嘗起本傑明製作的幾道料理,想要看看後者是否有所成長。

認真地品嘗了本傑明的料理后,陸昊蒼滿意地點點頭,對其料理表示了肯定。

本傑明是一個對料理很有主見的廚師,這也是陸昊蒼喜歡他的最重要的原因,一名廚師最重要的不是想著一昧把料理製作得這麼好,還是要秉承自己的料理精神,只有擁有自己深信不疑的「料理之道」后,才能稱之為一名真正的廚師、料理人。

「嗯?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平民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陸昊蒼三人享受本傑明的料理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旁邊傳來,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屑和厭惡。

在餐桌旁,不知何時來了一名穿著講究的貴族子弟,他一副嫌棄的模樣看著陸昊蒼三人,尤其是霍爾特和曼緹麗掃蕩餐桌的樣子,讓他大為不恥。

主要兩人的吃相確實有點誇張,在上層社會中,大家用餐都講究一個優雅,從來沒有見過那麼粗魯的吃法,也難怪這名貴族男子會心生厭煩。

不過霍爾特和曼緹麗根本不管貴族男子心中的想法,淡淡地看了對方一眼之後,繼續我行我素地掃蕩餐桌上的食物,彷彿那裡才是他們的「戰場」。

「真該死!這到底是什麼人,這些平民怎麼混進席亞娜小姐的生日宴會的?這是對席亞娜小姐極大的不敬!」見陸昊蒼三人根本沒有理會貴族男子的意思,他的臉面瞬間掛不住了,自己可以堂堂貴族出身,卻被三名平民冒險者給無視,這算得上是一種侮辱、挑釁。

「……」這邊的吵鬧很快引起了宴會廳的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附近的一些貴族,同樣發現了陸昊蒼三人的異常,還有那平民的身份。

「天吶!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平民混進來?」

「這是博德子爵邀請的人嗎?不可能吧!」

「難道是傭人之類?這也太沒有教養了!」

貴族們開始對陸昊蒼三人的行為評頭論足,他們都驚奇在這個宴會廳為什麼會出現三個平民冒險者,因為今天可是席亞娜的18歲生日宴會,出乎他們的意料。

「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貴族男子發現周圍已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於是膽子也壯了起來,大聲質問道。

陸昊蒼斜了一眼貴族男子,拿起旁邊的餐巾擦了擦嘴巴,淡然道:「如你所見,我們是冒險者,來這裡吃東西的。」

「來這裡吃東西?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真是放肆!」貴族男子沒想到陸昊蒼回答得如此輕描淡述,對於後者的態度,他相當不爽。

「我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會出現在這裡嗎?」陸昊蒼像是看白痴一樣地盯著貴族男子,發現到了哪裡都有這種「二愣子」、「鐵頭娃」出現,經常要秀一把優越感。

「你們幾個平民冒險者,是受了誰的邀請進來的?我相信博德子爵應該不會跟你們這樣的低賤平民接觸的!還是說,你們是偷跑進來的?」貴族男子厲聲質問道。

「嘩!」

一下子貴族們都嘩然了,他們也同意貴族男子所言,覺得博德子爵應該是不會邀請平民冒險者前來參加自己女兒的生日宴會,那麼很有可能是他們擅自偷跑進來的。

「本傑明的邀請。」陸昊蒼淡淡回復道,說出了事實。

「蛤?」貴族男子聽到陸昊蒼的話語,明顯一愣,隨後臉上露出嘲諷之意,嗤笑道:「本傑明大廚邀請你?你怕是在做夢吧!」

「哈哈哈!」周圍的其他貴族也是大笑出聲,認為陸昊蒼所說簡直是天方夜譚,堂堂本傑明大廚怎麼可能會與平民冒險者有所交集。

陸昊蒼沒有任何反駁,有時候說了實話也沒有人相信,與其費儘力氣地解釋,不如默不作聲,懶得浪費口舌。

「行啦!停止你的謊言吧!侍者!侍者在哪裡?把這三個擅自闖進來平民『請』出去!」貴族男子冷笑一聲,開始招呼宴會廳內的倫薩特家族侍者,想要將陸昊蒼三人趕出去。

兩名侍者正好站在不遠處,早已聽到陸昊蒼他們之間的爭吵,見貴族男子招呼,立刻趕了過來,準備攆走陸昊蒼三人。

陸昊蒼眼神微冷,本來自己就是看在本傑明的面子上才來到這裡,如果有人故意想要挑事的話,他不介意在這裡大打出手,絲毫不用給倫薩特家族任何面子。

「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就在兩名侍者即將碰觸到陸昊蒼,而陸昊蒼眼神變得冰冷時,一個清麗的聲音響起,身穿紫色晚禮服的席亞娜從遠處緩緩走來,開口詢問道。

「哦,美麗的席亞娜小姐!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宴會廳中混進來了三個平民冒險者,不勞您費心!」貴族男子見是席亞娜過來,一臉討好諂媚之意。

…… 「哦?」聽到貴族男子的解釋,席亞娜將好奇的目光投向陸昊蒼三人,發現他們確實是平民冒險者,眼中露出疑惑的表情,在她的印象當中,並不認識這三人,應該不是她邀請的客人。

「父親,你邀請過這三人嗎?」想了一下,席亞娜轉向博德子爵,提問道,這或許是自己的父親邀請的客人也說不定,決定要搞清楚再說。

博德子爵聽到自己女兒叫自己,連忙趕了過來,隨後仔細打量陸昊蒼三人,皺起了眉頭,搖頭道:「我並沒有邀請平民過來參加這場宴會,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聽到席亞娜和博德子爵的證實后,陸昊蒼三人基本上已經被所有在場的貴族確定為偷偷溜進來混吃的傢伙,眼中透露出濃濃的不屑,就像是在看三件「垃圾」一般。

這就是人類社會(艾特蘭斯)普遍存在的階級詫異,貴族一直對非貴族的人類甚至其他種族存在偏見,貴族莫名有著一種超人一等的優越感,因此導致歷史上很多貴族、平民之間的衝突。

而最嚴重的一次,差點使得一個王國就此覆滅。

雖然這個問題非常嚴重,但是至今沒有哪一個王國、帝國能夠處理好,頂多像肯佩拉公國那樣,最大程度地緩和貴族與平民之間的關係,但暗中還是存在著較勁。

這算是歷史遺留問題,很多王國都無法處理好這個問題,其中自然也包裹洛伊薩特。

「好了,事情已經真相大白,這群平民冒險者肯定是偷跑進來的,侍者,還不趕快把他們『請』出去?」貴族男子早已等不及了,率先命令那些侍者,想要將陸昊蒼等人攆出去。

不過出乎貴族男子的意料,那兩名侍者並沒有動作,甚至連看都沒看前者一眼,他們的目光聚焦在貴族男子身邊的席亞娜身上。

「!」貴族男子這才反應過來,現在有主人在場,自己剛才的表現有點喧賓奪主的意思,都怪自己太想在席亞娜面前表現自己,一時沒有控制住尺度。

發現自己的問題后,貴族男子立刻閉上嘴巴,悄悄退到後面,表明了自己「客人」的身份。

席亞娜淡然地看了貴族男子一眼,眼神中的意思非常明確,也幸虧後者夠機靈,如果還不自知的話,肯定會被倫薩特家族列入黑名單,到時候真的是得不償失。

「你們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席亞娜保持著貴族大小姐的風度,朝著陸昊蒼開口詢問道,語氣中帶著高冷,姿態也是高高在上,壓根沒有將陸昊蒼三人當回事。

「我最後再說一遍,我們是受到本傑明的邀請而來,就這麼簡單。」陸昊蒼也保持淡定的表情,一邊自顧自吃著餐桌上的美食,一邊回答席亞娜,同樣沒把後者當回事。

「本傑明大廚?」席亞娜微微一愣,第一反應是陸昊蒼三人在說謊。

周圍的貴族們再次發出一片噓聲,他們可不相信陸昊蒼所言,認為後者肯定實在撒謊。

「你和本傑明大廚是什麼關係?他會邀請你們?」席亞娜覺得陸昊蒼就是一個存在妄想的平民,語氣逐漸冰冷。

「他是我徒弟。」陸昊蒼淡然道,說出了一個事實。

「……」

隨著陸昊蒼說出如此驚世駭俗的事實后,全場陷入寂靜當中,所有貴族臉上都露出震驚的表情,顯然一時間難以接受陸昊蒼所說。

「哈哈哈!」

隨後,全場爆發出放肆的笑聲,他們實在是忍不住了,不顧忌貴族的形象,放聲大笑,對於陸昊蒼說的這個事實,當做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席亞娜眉頭一挑,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屑,渾身上下都在看不起陸昊蒼,對於後者話語更是嗤之以鼻。

「本傑明大廚是你的徒弟?那麼說,你應該是一位傳說中的大廚咯?」席亞娜戲謔道。

「我應該是一名冒險者。」陸昊蒼如是回答,因為他的本職是「魔王」,冒險者只是兼職。

「哈哈哈!」旁邊再次爆發大笑,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

「在我看來,你並不是一個冒險者……」席亞娜冷冷地看了一眼陸昊蒼,極為不屑道,「你應該是一個只會說大話的騙子,今天這頓飯就當是給『乞丐』的憐憫。」

「現在,如果吃飽了的話,趕緊離開這裡,不然,我相信你不會希望看到倫薩特家族的護衛把你們架出去!」席亞娜下了逐客令。

周圍的貴族們冷眼旁觀,他們對身為平民冒險者的陸昊蒼三人沒有絲毫感情,反而覺得跟他們在一起都被污染了空氣。

「呃……對不起!如果我們沒有吃飽呢?」正在一旁瘋狂進食的霍爾特突然抬起頭來,嘴裡塞滿了食物,含糊不清道。

聽到霍爾特說話,原本埋頭「苦幹」的曼緹麗也是配合地舉起手來,表示自己還沒有吃飽。

「你們!」席亞娜沒想到陸昊蒼三人如此厚顏無恥,吃相絲毫不矜持不說,還賴在這裡不走了,讓她氣憤異常。

「既然你們不肯走,我只要請護衛攆你們出去了!」席亞娜眼神一冷,斥道,不打算跟陸昊蒼他們繼續浪費時間。

席亞娜一邊說著,一邊拍了拍手,叫來倫薩特家族的護衛隊。

倫薩特家族的護衛隊都是由一些退伍的王國衛兵,或是洗手不幹的冒險者組成的,他們擁有豐富的戰鬥經驗,每個人的實力差不多在白銀級到黃金級之間。

隨著席亞娜的命令,宴會廳出現了五名護衛隊的成員,他們眼神凌厲,一看就是「老兵」。

「去,把那三個平民給我扔出去!」席亞娜伸出潔白如玉的手指,輕輕朝陸昊蒼三人一指,吩咐道。

「是,大小姐!」護衛隊的成員絕對聽從席亞娜和博德子爵的命令,立刻氣勢洶洶地朝陸昊蒼三人走去。

陸昊蒼笑意吟吟地看著朝他們而來的護衛隊成員,在饋贈之眼下,早已清楚對方的實力,根本對他造成不了威脅,不慌不忙地站在原地。

「住手!」

…… 「嗯?」聽到有人喊「住手」,五名護衛隊的成員停下了動作,其他人也把目光投向了聲音的來源處,想要知道是誰出聲阻止了席亞娜和護衛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