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隨後又是“唔唔唔。”的聲音傳來。

  • Home
  • Blog
  • 隨後又是“唔唔唔。”的聲音傳來。

外面每“唔!”的一聲,木村吉田的身體就哆嗦了一下。

最後當“唔唔唔。”的聲音沒有了,木村吉田的心也顫抖的也快要蹦了出來。

隨後開門的聲音響起,林峯走了進來,林峯每走一步,木村吉田就感覺死自己的心臟強烈的跳動一次。

林峯走到木村吉田的身邊,一把提起了他,木村吉田突然下身一熱,隨後一股尿騷味就飄了過來。

林峯拍了拍木村吉田的臉,道:“木村先生醒醒。”

木村吉田臉色煞白,身上顫抖的厲害,還沒等林峯接下來說什麼,木村吉田哆裏哆嗦的道:“你想問什麼,我都說。”

林峯愣了一下道:“木村先生的中文很好啊,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不是說中文不是很好麼?”

木村現在心裏哪裏還有剛見面時的場景,滿腦子都是保鏢被大卸八塊時的場景。

林峯看了眼被嚇得臉色慘白的木村吉田,道:“其實呢我都知道東方俊是日本人了,我只是想知道東條俊和東條川的關係,你要是好好回答我會放了你的,至於你那兩個保鏢嘛……”

林峯頓了下道:“我已經把他們放了,讓他們不再給你做保鏢了,他們也答應了,所以一會兒你只好自己走了。”

木村吉田心道;恐怕在呆一會他們倆就便狗糞了,當然林峯這麼說,也讓他吃了一顆定心丸,林峯隱瞞兩名保鏢的死,說明自己把事情說清楚了,他真的會把自己給放了,木村吉田被林峯這種簡單的手法,給騙的居然抱有很大的僥倖心理。

“那你說說你知道的吧,要是不說清楚,我可是要多留你幾日了。”林峯笑着說道。

多留我幾日?是在狗肚子裏多消化幾天吧?當然既然林峯都不提自己不說就會被大卸八塊喂狗的事,木村吉田更不會提。

木村吉田長出了口氣,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你知道的,我在美國留學回來也不是很長時間,在san ling 總公司只呆了三個月。我知道的,都是我父親告訴我的。”

“木村先生,咱能說重點嗎?”林峯帶着笑容問道。

木村吉田渾身打了個冷顫後,道:“是,是,東條俊是東條川的親弟弟。”

楊門女 “什麼!”林峯喊了一聲後,平靜一下心態,道:“他們倆差了十幾歲,怎麼能是親兄弟?”

劇李鐵的情報顯示,東條川的年齡在四十出頭,而東條俊的年齡在27.8左右。

“這……這個是真的,我絕對是不會騙你的,我所知道的的東西都是聽我父親說的,我父親是san ling 汽車總公司的元老。”木村吉田着急的說道,很害怕林峯懷疑自己在騙他。

其實林峯只是想知道東條俊是不是日本人,但林峯害怕自己這麼問木村吉田,他會有所隱瞞,所以故意說知道東方俊就是東條俊的日本人身份。

“那你還知道什麼都說說吧。”林峯這一刻笑容很真誠坦蕩。

木村吉田看着林峯臉上的笑臉,又是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雖然笑容很真,可是剛剛自己偷偷發現他那殘忍手段更真,於是他把自己知道的如同竹筒倒豆子般的全盤托出。

“原來東條俊和東條川都是東條輝雄的兒子,而東條輝雄又是東條英機的次子,東條輝雄受其父之意棄武從文,沒有在軍政界發展,而是憑藉着東京帝國大學航空系的高材生身份,進入了san ling 重工,後來掌管san ling 汽車部,再後來成爲了san ling 集團的總裁。

而東條川則從小就喜歡武道和忍術,而且天賦驚人。這點兒和他爺爺東條英機如初一則。數年後東條川憑藉着自己的實力,成爲了神刀流的流主,並且破天荒的統一了日本忍者界的各大門派,包括著名的伊賀流和甲賀流,而且東條川本人也是日本近代第一位神忍,同時繼承了東條輝雄san ling 總裁的位置。

東條俊是東條輝雄和外面情人的私生子,雖然東條俊和東條川並不是一奶同胞,但卻實是東條輝雄的親生兒子。”

這回林峯明白了,東條俊確實是日本人,而且還是東條輝雄的親生兒子,他之所以和東條川相差十幾歲,是因爲他們兩人並不是一個母親所生。

雖然林峯知道東方俊就是自己的仇人的親弟弟了,但還是把自己心頭的仇恨壓了下去,他知道現在不能急,要趁着現在木村吉田畏懼自己的殘忍手法之時,把他知道的東西都挖出來。只有這樣,自己纔能有足夠的理由去手刃自己的仇人。 “木村先生的表現很好,但你真的是知無不言嗎?是否有所保留呢?”林峯雖然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但他仍然繼續笑容可掬的看着木村吉田。

在木村吉田的眼裏,林峯的笑容就好比是自己隨時成爲狗糧的信號,他現在對林峯的手法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恐懼,林峯越是笑的燦爛,他越是害怕。

“真……真的,林……林峯君,我並沒有欺騙你,我……我所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了。”木村吉田由於恐懼,說話也是斷斷續續,結結巴巴。

“真的嗎?那麼我問問你,東條俊來華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他和雷家又有着什麼樣的關係?他現在和日本方面有沒有聯繫,我這裏有沒有他的臥底?”林峯連珠炮辦的發問。

木村吉田看着這個地獄修羅一般的人物,腦袋晃盪的猶如撥浪鼓一般,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了,他……他來華夏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我父親也不清楚,對了,那個王新河好像是雷家的人,他和東方俊是一夥兒的,但他們之間從不在我面前說什麼祕密,他的人我也都不清楚。”

門口外面的李鐵看着木村吉田的表現確實不像是在說謊,而且今天能夠問出這些,也確實是很不錯的收穫了,本來打算是嚇嚇這個木村吉田,然後自己在用催眠術的,但現在看來已經沒什麼意義了,但爲了更穩妥的來看看木村吉田是不是真的把他知道的都說了,李鐵還是走了進來。

李鐵走道木村吉田的身邊,親自把他的繩索給解開了,隨後對林峯道:“好了,我看木村先生很配合,我們就不要爲難他了,讓他先睡個好覺,明天在看看是不是讓他回去。

木村吉田一看李鐵來幫自己說話,便非常感激的對李鐵道:“真是謝謝這位先生了,還求你幫求求情,我是真的把知道的都說了。”

“好了,沒事了木村先生,我們倆坐下來談談。”李鐵說完一擺手,示意林峯先出去。

林峯看了眼木村吉田後,轉身出去了,木村吉田看見林峯走出了辦公室,心裏一個石頭也算落下了一半了。

李鐵看見木村吉田的表情後,知道現在正是他心裏防線崩潰後,又把緊繃的的神經鬆下來之時,於是李鐵對木村吉田道:“木村先生看着我,我是不會讓林峯傷害你的,你進儘管放心好了,現在你要是想起來什麼可以和我說。”

李鐵說話的同時,手裏捏着幾道繁瑣的指決,同時眼裏的精光大盛。

“相信我會保護你的,你有什麼話可以和我說,我纔是你最好的朋友。”李鐵循循善誘的引導着木村吉田。

這時的木村吉田剛被李鐵鬆開繩索,身體有些痠麻,心理上更是疲憊不堪,當他看見李鐵的指決和眼神後,意識滿滿的模糊了,同時心裏突然間認爲李鐵就是他在這世上最能信得過的朋友。

“東方俊到底和東條川是什麼關係,和東條輝雄又是什麼關係?都告訴我吧,我的朋友。”李鐵問着先前林峯問過的問題。

木村吉田的眼神越來越朦朧,隨後把自己知道的就又講了一遍。

隨後李鐵又問了幾個問題,所得到的答案,和先前林峯問出來的答案基本沒有什麼大的差別。

該說的都說了,實在說不出來的那就是木村吉田真的不知道了。

李鐵查過木村吉田,他的父親是木村太郎,而木村太郎是san ling 的核心成員,知道的確實不少,不過不代表他會把所有自己都知道的,都告訴給他的兒子,不是因爲他不相信自己的兒子,而是木村太郎明白,一個人知道的祕密越少,他就越安全。

木村吉田剛剛說的那些祕密,是他剛來華夏時和東方俊似乎關係處的很不融洽,隨後他打電話給自己的父親詢問東方俊的具體情況時,木村太郎怕兒子惹了東方俊後闖出禍事來,才告訴他東方俊的一部分情況。

李鐵證實了木村吉田說的都是真的後,就直接給木村吉田催眠到周公那裏去了,隨後他走出了辦公室,把門反鎖好後,找林峯會合研究接下來的計劃去了,至於木村吉田要是睡醒了,就算想逃跑都跑不掉,因爲這間辦公室的幾個窗口都上了很密的防盜網。

“怎麼樣鐵叔,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林峯看着李鐵出來後,問道。

“應該是真的。”李鐵點點頭說道。

“太好了,用於可以向東方俊,不應該是東條俊下手了!”林峯揮了下拳頭,興奮的說道。

李鐵看着林峯興奮的表情,眉頭皺了下道:“現在事情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不過按正常情況處理,我們應該整理出資料和情報,然後交予反間諜偵察局來處理此事了。”

林峯聽了李鐵的話後,愣了一下道:“那我們沒有權利去抓東方俊嗎?”

“我們主要是負責調查情報,具體處理這些國外間諜的事,是歸反間諜偵察局,我們只有在特殊的情況下,才能出手,例如跟蹤調查時被發現,我們可以做出相應的動作。”李鐵解釋道。

“那就是說我不能拿這個作爲由頭去對付東方俊了?”林峯問道。

李鐵看着林峯的表情很平靜,但是他知道林峯現在已經有榮辱不驚的定力,現在林峯的內心肯定是很像把東方俊立刻除掉,可是這樣的劍走偏鋒是很危險的,東方俊的身份太特殊,很容易牽一髮而全身。

李鐵沉思了片刻後,道:“你可以準備對東方俊進行跟蹤了,如果情況緊急,可以自衛。”

李鐵說完這句話,從樓下上來的黃志勇聽到了一部分林峯和李鐵的對話,他走過來,道:“頭兒,現在情況明瞭,間諜的身份已經初步鎖定,其住址等情況也都在咱們的掌握之中了,要是在畫蛇添足的調查下去,咱們就有越俎代庖之嫌了?倘若東方俊動用雷家的關係追究下來,你可是……”

“好了,不用說了,我知道該怎麼做,現在這種時候沒有時間考慮那麼多了。”李鐵打斷了黃萬年的話。

“儘管放手一搏!”李鐵轉過頭對林峯說道。

雖然黃志勇的話被李鐵打斷了,但是林峯知道李鐵讓自己放手一搏,他會頂着多大的壓力。 “叔!要不……”林峯此刻有些擔心李鐵會受到牽連了

“沒事的,事情沒有那麼嚴重,現在居然已經都被咱們查清楚了,就不要在畏手畏腳,一個東條俊就算作是利息了,至於本金東條川也會被我們拿回來的!”李鐵目光決絕的說道。

林峯用力的點了點頭,現在不是拖泥帶水的時候,林峯也把心橫了起來。

林峯連夜返回西山別墅,不過他沒有回自己的別墅,而是去了大鵬剛子他們那裏。

林峯走進別墅,五個軍校出來的人在值夜班,其他人都以睡下了,林峯和他們打了個招呼,直接上樓去找大鵬和剛子了。

大鵬和剛子本就沒睡,晚上時他倆和林峯一起抓住了木村吉田,知道林峯肯定會有後續動作,所以一直在等林峯迴來。

當林峯迴來後,大鵬緊忙上前,道:“怎麼樣了林子,有沒有收穫?”

“東方俊就是東條俊,他是東條英機的孫子,現在一切已經查明,接下來就開始準本對付東方俊了。”林峯說道。

“幹他孃的,我早等着這一天了!”剛子爆了句粗口罵道。

大鵬走過來,沉思了一下,道:“現在動手嗎?”

林峯看了看時間是兩點半,現在是夏季,天亮的早,時間有些緊,於是道:“咱們先研究一下計劃,最遲是明天動手。”

就在林峯等人研究咱們對付東方俊之時,東方俊也是坐在自己的私人會所里正在接待者連夜趕來的姚勝天、曹永騎、馬萬里和許風。

東方俊告誡過木村吉田,不管什麼情況必須在十二點之前回來,他知道自己的對手林峯是個腦子很靈光的傢伙,自己身邊的人都有可能被他拿來做文章,而木村吉田日本人的身份尤爲特殊,因爲自己也是日本人,雖然雷家替他把身份安排的很牢靠,但不帶表不會被有心人發現,而林峯手上的牌裏,有蔣雨這樣的人物,他不敢不妨。

木村吉田知道他多少祕密他自己都不清楚,但小心使得萬年船。

今天木村吉田遲遲不歸,東方俊就懷疑是不是被林峯利用蔣雨的職權給抓起來查自己了,現在巴頌-沙拉辛人間蒸發了,木村吉田的手機怎麼也打不通,東方俊開始感覺到不妙,於是他決定馬上就和林峯一決雌雄。

東方俊有條不紊的安排這每個人的任務,隨後道:“今天要是咱們成功了,海口就是咱們的天下了,所以現在是拼真正實力的時候了,我不希望你們有所保留,好了,利害關係你們也都明白,先走就出發,完成你們各自的任務去!”

姚勝天等人表情嚴肅,各自沒有過多的話語,各自轉身離去了。

見所有人都走了,他拿出手機打給了王新河,道:“王局,我給你的名單上的人,你要都給我做掉,記住這次事情過後,我保你會在雷家那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還有那張卡上我也給你打了五百萬過去,是美金,護照也給你辦好了,如果到時候雷家真的保不住你,我也能送你離開華夏的。”

……

夏季天氣變化無常,轉眼間天居然陰的厲害,看來馬上要來暴風雨了。

就在林峯研究明天的計劃之時,林峯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心突然就是一股不好的預感。

林峯接通電話,道:“怎麼有情況?”

“他動手了,一會兒我會把所有人的任務和他的地址給你發過去,希望你能記住答應我的事。”對方說完後就掛了電話。

林峯皺了皺眉,打開剛剛接到的短信,看了幾眼後,對大棚和剛子道:“事情有變,叫起所有人馬上行動!”

大鵬和剛子沒有猶豫,拿出手機打電話的打電話,到樓下叫人的叫人。

這階段臨風一直有所準備,所有人都是身上兩部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

幾分鐘後樓下的人全都起來了,林峯開始分配任務。

天空一道閃電劃破夜空,狂風漸起,暴雨將至.

一場突發的暴風雨來了,同時海口緊張了多日的氣氛,也終於在七月底開始爆發了,是雷聲大雨點小?還是真正的血雨腥風?

西山別墅區正門唯一的油柏路上,兩側停了幾輛車子,沒有開車燈。

西山別墅後路也有幾輛車子停在道路兩側,依然沒有開車燈。

林峯和唐雅馨的別墅門前,趙曉超帶着李超和王磊在內的十名軍校出來的學員,嚴陣以待。

趙曉超壓力很大,雖然林峯在外面都已經安排好了,可是自己這裏面是最重要的環節,因爲他們的目標就是這座別墅。

趙曉超身上有一把***手槍,和兩枚**,那是林峯留給他的最後底牌。

唐家別墅門前,朱偉帶着五十多人逍遙幫召集的混混守在這裏,同時還有唐氏的內保們,也就是張彪、劉剛等人。

馬修安德森留下的四人智囊小組所住的別墅周圍也聚集了五十多人,這些人也是逍遙幫的混混,帶頭的是周海濤。當然別墅裏還有四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退下來的保鏢,也正枕戈坐甲,嚴陣以待。

東方俊給出的任務是,許風派人去對付林峯的搖錢樹,也就是那四個老外,死活不限,東方俊要的是看到四個老外的人。

馬萬里安排人去唐家的別墅,目的是綁架唐雅馨,但東方俊不確定唐雅馨在不在唐家,雖然東方俊安排了不下三十人在林氏集團、西山別墅區、唐家附近監視着,但還是沒有得到唐雅馨可靠的具體消息。

姚勝天的人;走正門進西山別墅區,目的林峯的別墅。抓唐雅馨,殺林峯。

曹永騎的人;西山別墅區的後門,目的林峯的別墅。抓唐雅馨,殺林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