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隨後,在他的命令之下,那間豪華的別墅中,走出來了數個身穿軍裝的男子,將滿地是元氣珠快速撿了起來,隨後又返回了別墅。

  • Home
  • Blog
  • 隨後,在他的命令之下,那間豪華的別墅中,走出來了數個身穿軍裝的男子,將滿地是元氣珠快速撿了起來,隨後又返回了別墅。

自己拼死拼活,甚至差點丟掉了性命想要獲取的元氣珠,就這樣被人撿走了,他和顧清影兩人便不能同時晉陞到鍊氣二層。

現在皇無極心中的殺意之深可想而知。

但幸運的是,因為六階提升爆出了的中階元氣珠和七彩光球,以及數十個黝黑圓形物品,在自己的不遠處,那群軍人可不敢前來撿取。

畢竟皇無極剛才秒殺殭屍的強大的力量,還深深印在他的心中,忌憚不已。

同時對於傳說中的鍊氣境更是期待不已,到時候他們就有像皇無極那樣的強大力量了。

(本章完) 「哼,我們拼死拼活,還差點死在那具殭屍手中,才爆出來的元氣珠,就被別人這樣撿走了,真是氣死本小姐了。」給皇無極療完傷的顧清影臉色難看,氣鼓鼓地說道。

皇無極此時臉色蒼白,精神力極為不佳的表現,畢竟涅槃真氣只能治癒外傷,還無法恢復精神力,但他還是能支撐下去。

不過全身的殺意卻在沸騰,臉色更是如果結了一層冰一樣,深寒無比。可沒有人敢吃得了他皇無極的便宜,而且還是他用性命換來的東西。

「收起六階鐵屍爆出的東西,我們去找那群人算賬,我皇無極的東西,還沒有人能夠吃得下,如果吃下了,就得用鮮血來償還。」皇無極眼神中閃過一道冷光,殺意毫不掩飾地表露在外面,深冷地說道。

現在離他們撿走元氣珠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恐怕元氣珠早已經被他們用來突破鍊氣境,雲江別墅群的怪物也被他和顧清影兩人殺乾淨了,要想在天賜第一日兩人都突破到鍊氣二層,顯然已經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這是令皇無極最為憤怒的地方。

「這……還是不要,畢竟大家都是人類,就算幫助他們一下算了。」

看見滿帶殺意的皇無極,顧清影知道對方是死定了,她可是深知皇無極的實力和性格,於是略有不忍地說道。

畢竟她是長期生活在和平時代的正常人,而皇無極卻是長期遊走在黑暗之中的殺手,對待人命的態度肯定不一樣。

不過,隨後在皇無極不帶感情的冰冷目光凝視下,顧清影只能努力努嘴,吐了一下舌頭,選擇了屈服。

隨後將六階鐵屍爆出的東西,撿了起來遞給皇無極。

中階元氣珠和七彩光球皇無極很熟悉,但爆出的數十枚黝黑的圓形東西,皇無極還是第一次看見。

隨即拿起了一枚看了一下,和民國時期的大洋一樣大小,通體黝黑,背面印著仙武二字,正面是一個劍眉星秀、風神俊秀、霸氣冷漠青年的頭像。

「這就是仙武幣?」皇無極眉頭一凝道,隨即露出了無比驚愕的表情,失聲道:「這霸氣冷漠的青年到底是誰?光一個頭像的眼神就令我有種匍匐在地,跪拜臣服的衝動。」

當他仔細凝視青年頭像的瞬間,蟄伏在他腦海中的祖龍都露出了恐懼,臣服的表情,連忙收起它那傲視宇宙蒼穹的氣勢,龐大的身軀更是捲縮在一團,全身都在不停顫抖,好似遇見了什麼最為可怕的事情。

祖龍可是天地間的第一條龍,力量最為至強的存在之一,面對一個頭像就能讓它恐懼到如此程度,這頭像青年的實力到底恐怖到了何種程度!

而且他散發出的帝皇氣勢,比此時的皇無極霸道了不知多少倍,就如同螢火之光和皓月相比一樣。

皇無極再仔細一看,頭像的下面刻有一個名字和日期:柳沐風,1996~2017年。(老書主角)

「柳沐風?1996~2017?」皇無極顯然不知道是誰,這日期又代表著什麼。

但能成為天道認可貨幣「仙武幣」上的頭像,那肯定和這次天地巨變有著無比密切的關係,甚至皇無極還懷疑這一切的操控手就是這眼神霸道無雙的青年。

這種層次離他現在還是太遠了,不是他能夠探索的,於是皇無極便不在思索,把元氣珠,七彩光球和仙武幣收進一個袋子后,準備進入那間豪華別墅找那群敢撿他便宜的人算賬。

就在此時眼尖的他,突然看見了在剛才六階鐵屍死亡的地方,有一個黑色的小布袋遺留在那裡,因為光線昏暗,相比較能發光的元氣珠和七彩光球,剛才顧清影並沒有注意到。

這是他身為殺手養成的下意識行為,做完一件任務之後,都會習慣性地瞟一眼現成,看看有什麼遺留下的證據,以便好及時全部銷毀,不留馬腳。

隨即走了過去撿起那個黑色小布袋,打開一看,頓時目瞪口呆,滿袋子都是元氣珠,足足有上百枚。

「這……」皇無極此時感覺上天都一直在眷顧著他一樣。

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本來他打算震驚先突破鍊氣二層,顧清影推遲突破,可沒有想到元氣珠直接給他送上門來了,被人撿走損失的元氣珠瞬間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皇無極也猜測到了這一袋元氣珠的來歷,顯然六階鐵屍來到了東區之後,屠殺了整個其他種族的怪物,將它們爆出的元氣珠給收集了起來。

怪物不僅要襲擊人類,不同種族之間的怪物也很可能發生大戰。

「嘻嘻,我們還真好運,爆出的元氣珠被人撿走,沒想到又給我們送回來一袋元氣珠。」看著一袋的元氣珠,顧清影也顯得很是高興地說道。

隨後皇無極收起了元氣珠,帶著顧清影走向了豪華別墅。

————

「劉書記,對方兩人好像往別墅里走來了。」一個身穿黑衣,三十來歲充滿了精悍氣息的男子,來到國字臉中年的身前說道。

「老薑,你們七個已經突破到了鍊氣境,有沒有把握對付地了對面兩人。」中年男子眼神閃過一道精芒說道。

畢竟他身份地位高,並不會戰鬥之事。

中年正是江林市市高官李勇,昨天他閑職在家陪伴妻女,享受難得的天倫之樂,沒想到突然一聲驚雷,天地巨變,無數的怪物降臨而來。

幸好這間別墅的質量很好,堅固無比,讓他不用擔心怪物衝進來,暫時保住了性命。

整個別墅有十一個人,他,他的妻女兩人,六個軍人保鏢,一個跟隨他五年的司機,是一個退役下來的兵王,還有就家裡的一個中年婦女佣人。

他們一共撿了103枚元氣珠回來,除了中年婦女佣人,十人都如願以償地突破到鍊氣境,而且他們還是在天賜之日開啟的1~5小時內突破的鍊氣境,獲得的全是傳說級功法。

他獲得是一本叫《青木神功》的傳說級功法,這本功法的特點不具有很強的戰鬥能力,但能產生木屬性的真氣,具有催生普通之物生長和延年益壽的功效。

「對面兩人都身穿盔甲,手持武器,肯定是虛界中介紹的寶器和靈兵,而且還能殺死那隻恐怖的殭屍,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何種程度,我也不太清楚,一點把握都沒有。」姜力搖了搖說道。

之前他們還以為皇無極表現出的只是正常剛入鍊氣境的實力,但突破到鍊氣境之後,他們才發現,他們大錯特錯了,他們即使入了鍊氣境,但和皇無極剛才表現出的實力相比起來相差太多了。

況且他們都不會戰技,無法發揮出鍊氣境修士真正的實力,只能靠蠻力去戰鬥。

他們現在唯一的優勢只是人數比對面多。

「老薑,待會見機行事。」

「是,劉書記。」

「叫阿琳和馨兒到二樓躲一躲,我們出去會一會那個年輕人。」

「好的。」

————

皇無極和顧清影來人來到豪華別墅門前,本來準備使用巨鋒刀施展狂風落月斬,暴力破開大門,但厚重的別墅大門直接打開了。

隨後一個充滿了上位者氣勢的國字臉中年人,帶著一個黑衣男子,六名軍人走了出來。

劉勇帶著濃濃地歉意說道:「閣下,實在抱歉,你們辛苦殺死殭屍獲得元氣珠被我們給撿走,我們也用來突破了鍊氣境,現在只剩下三顆元氣珠,我們也無法全數還給你,你說怎麼樣能補償你,只要我能做的到的,我都願意盡量補償你。」

「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江林市市高官劉勇。」

他這也是第一次如此之近,清晰地看清皇無極,頓時嚇了一跳,皇無極的整體散發出的氣場,讓他感覺如同見到華夏主席一樣。

普通人也許感覺不出來,但對於他這種主政一方多年的一號人物,對於這方面有深刻研究的人來說,對於氣場的感知很是清楚,眼前這位年輕人,一定是傳說中身懷帝皇之相之人,才能露出和主席一樣的氣場出來。

至於顧清影,他也認識,畢竟顧清影在華夏太紅了,幾乎達到了無人不認識的境界,不過即使你是再紅的明星,在劉勇的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

「補償?你們確實有補償的東西。」皇無極冷冷地說道。

「閣下請說,我們會儘力辦到。」劉勇說道。

奉子追妻:爹地,上! 他也不想輕易與皇無極無敵,畢竟皇無極給他的感覺太恐怖了,而且還是以為帝皇之相的人,能輕言議和也是一件好事。

「那就是用你所有人的命來償還,沒有人能吃的了我皇無極的便宜!」

「大膽,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好大的狗膽!」

聽說皇無極想要他們的命來償還,姜力頓時暴怒了起來。

劉勇身為一個華夏准一線大城市的一號人物,從來都是別人對他們恭恭敬敬的,何時有人如此大膽這樣說話。

身為他的貼身保鏢加司機,第一時間站了出來表示對皇無極的怒火。

後面的六位軍人也露出了隨時準備一戰的準備。

「閣下,你這償還方式也未免太過分了吧?」即使不想得罪皇無極的劉勇,也表現出了一絲怒火。

畢竟皇無極來就想要他們的命,再好脾氣的人都會發怒。

(本章完) 「大膽?區區一個市高官,別說在這政府機構已經消失了的災變世界,就算在災變前,我也沒放在眼裡,敢占我皇無極便宜的人,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皇無極冷聲不屑地笑道。

他暗殺的各國政府首腦,跨國集團老總不在少數,區區一個華夏的地方市高官,還不值得他害怕。

「那就沒得多說的了,亮真章吧!」姜力眼中閃過一道冷芒說道。

他身為華夏的兵王同樣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角色,既然對面執意要他們的命,他也不會在客氣地和皇無極說道。

劉勇見此時後退了幾步,雖然他已經突破到了鍊氣境,但畢竟養尊處優太久了,戰鬥的事情並不適合他。

「你也往後退,交給我一個人對付就行了。」皇無極等顧清影說道。

顧清影心有不忍,欲言欲止的樣子,但最後還是沒出言勸阻皇無極。

也許在這災變后,處處充滿了危機的世界,皇無極的做法才上最正確,只有手段毒狠,冷酷無情的人,才能更好地活下。

雖然她不能做到想皇無極一樣冷漠無情,但只需要默默支持皇無極的決定就行了。

「媽的,找死!」

就在此時,六個身材高大的軍人,面帶狠色,手持軍用匕首,如同毒蛇一般,向皇無極刺來。

他們都沒有修鍊有戰技,雖然獲得的是史詩級功法,但最多也就擁有黑鐵一星級異獸的實力,綜合戰鬥力為25~30之間,皇無極的戰鬥力足足使他們的五倍以上。

在面對六階鐵屍皇無極毫無反抗能力,但區區一群鍊氣一層的修士,皇無極都不用還手,龍龜戰甲的防禦就是他們破不了。

「鐺!!!」

只見六把匕首同時刺在龍龜戰甲上,沒有防備的六名軍人,直接被反彈的力量所擊飛,狠狠地摔在地上,口吐鮮血。

重生之千金要復仇 「什麼?」劉勇和姜力都同時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他身上的暗黑色戰甲絕對是一件了不得的寶器,能反彈傷害。」劉勇臉色一變道。

而此時的姜力臉色一發狠,如同一隻蓄勢而發準備撲殺獵物的豹子,手持一把折射出攝人寒光的匕首,猛然從地上一躍,刺向皇無極露在龍龜戰甲外面的喉嚨。

姜力不愧為華夏國最有名的兵王之一,出手毒辣迅猛,這一刺又准又快,如同毒刺一樣,充滿了致命的氣息。

最後的結果,匕首尖刺沒有刺進皇無極的喉嚨,他的速度更加快速,反手一記直拳轟出,充滿了力量的一拳,直接打在姜力的身上。

他如同發射出的炮彈一樣飛射了出去,最後狠狠撞在別墅的大門上,直接將大門給撞破。

「老薑!」劉勇此時急忙跑了過去,查看姜力有沒有事。

「劉書記,我沒事。」此時姜力很是虛弱地說道。

婚色:紈絝少東霸寵妻 「你真是令我驚訝,受了我一記重拳沒有死。」皇無極充滿稱讚的語氣說道。

他可是知道自己的一拳之力是有多大的,足可以秒殺之前以防禦力著稱的精英鐵甲蟲。

雖然獎勵沒有被打死,但此時劉勇等人的神色之中,都充滿了絕望,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眼前的青年強大如此程度,只用了一招,就讓他們全軍覆沒,重傷倒地。

「來世請記住,有些人的便宜是不能占的,佔了就要付出最沉重的代價。」皇無極淡淡地說道。

手中提著巨鋒刀,欲上去結束劉勇,姜力等人的性命。

顧清影雖然很不忍心,畢竟是活生生的人命,但並不會去阻止皇無極行動,只能轉身到了另一邊去,不敢看。

「叔叔,你不要殺我爸爸,馨兒求你了!」

就在此時一個大約五六歲,粉嫩玉琢的小女孩,從別墅中沖了出來,抱住皇無極的大腿哭訴道。

「馨兒你幹什麼,快進去!」看見自己的女兒沖了出來,想阻止皇無極,劉勇頓時急忙大道。

「馨兒快回來!」一個年輕的漂亮少婦,在屋內流著淚水急聲喊道。

「小妹妹,你讓開,我不想傷害你,但你爸爸,我是殺定了!」皇無極冷聲對小女孩說道,但並沒有將她給扔開。

皇無極可以對女人,對老人,對殘疾人冷漠無情,出手不留情,但唯一的原則,就是不殺小孩子,即使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明知道不殺死目標的小孩,會給自己留下麻煩,他也不會動手殺了他。

不為什麼,這只是他心中堅定不變的殺人原則,小孩不能殺。

「不,馨兒不進去,馨兒進去了,爸爸就沒命了,馨兒也就沒爸爸了。」

小女孩的眼神中充滿了堅定的神色,而且更加用力地抱住了皇無極的大腿,不讓他走動。

「閣下,你身具帝皇之命,在這災變后的亂世之中,你恐怖不會甘心於平凡吧,而且依照那個神秘天道所說,七天之後幻想世界就要降臨時間,到時候一定是群雄爭霸,混亂之世,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時代。」

「我劉勇不才,政治能力也在華夏國響噹噹的,不然也不會在35歲就當上江林市的市高官。如果你放過我們,我劉勇願認你為主公,今後追隨你爭霸亂世,忠心不二,絕無異心。」沉思了一會之後,劉勇嚴肅地說道。

為了自己的家人,他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尊嚴和高傲,臣服於一個毛頭小子。

「認我為主公?」皇無極沉吟道。

看見皇無極的表情,劉勇臉色一喜,知道皇無極有點意動了,於是繼續說道:「我這幾個保鏢,之前都是軍中好手,在突破鍊氣境之時,都獲得了傳說級功法,具有很大的潛力和戰鬥力。」

「我的天賜隨機天賦,更是S級的【治世能才】,專門用來治國的天賦。」

「S級天賦?」

皇無極心中頓時心動了起來,S級以上的天賦,都是強大無比,具有很高的可塑性,可遇不可求,他沒有想到劉勇竟然是S級天賦。

「我叫冷夜,把你天賦信息給我發過來。」皇無極冷聲說道。

劉勇不敢怠慢,立馬將自己的天賦信息通過郵件發送給皇無極,這是他唯一能讓皇無極意動,放他們一馬的機會。

「等等,冷夜?」發完郵件之後,劉勇好像想到什麼。

「難道是他?」劉勇頓時張大了嘴巴,久久不能合起來。

他沒想到,自己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就是那個唯一引起了全球系統通告,首殺異獸的神秘人物,怪不得他如此強悍,一招就秒敗姜力七人。

皇無極點開郵件,看了一下劉勇的天賦。

「【治世能才】S級,具有很高的政務能力,能輕鬆地將政務打理地有條有理,具有宰相之才,管理國家之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