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隨着修爲的提高,白天的生活也漸漸變得安寧了,因爲沒有一隻妖怪願意去招惹另一隻強大的妖怪,除非他有絕對的信心蠶食對方。白天沒興趣跟別的妖怪搶地盤,他也沒有什麼朋友,以前那些東躲西藏的生活讓他習慣了獨來獨往,就這樣,當妖怪都市建立後,白天的修爲在A級妖怪中也是佼佼者了。

  • Home
  • Blog
  • 隨着修爲的提高,白天的生活也漸漸變得安寧了,因爲沒有一隻妖怪願意去招惹另一隻強大的妖怪,除非他有絕對的信心蠶食對方。白天沒興趣跟別的妖怪搶地盤,他也沒有什麼朋友,以前那些東躲西藏的生活讓他習慣了獨來獨往,就這樣,當妖怪都市建立後,白天的修爲在A級妖怪中也是佼佼者了。

白天參與到妖怪都市世界,完全是巧合,白天先前並不知道妖怪都市計劃。說來也真是湊巧,連接地球和妖怪都市世界的通道就在白天修煉地不遠,妖怪都市開啓那天聲勢如此浩大,即使是白天這種兩耳不聞山外事,一心只求成正道的妖怪也驚動了。就算是再無慾無求的人,也會有好奇心的,白天自然也不例外,不過只是抱着看熱鬧的心情進到了妖怪都市的世界,就是這一時的好奇心,讓白天見到了一個屬於妖怪的樂園,白天自然毫不猶豫的留在了妖怪都市這個屬於妖怪的世界。

進到妖怪都市的世界之後,白天秉承以前的一貫作風:不與其他妖怪爭,他找到妖怪都市世界靈氣最稀薄的一個地方安下了家,繼續着他的修行之路。

修行的目的是什麼?

有的是因爲害怕死亡,希望長生不死,最終修仙成神;有的是想成爲一方霸主,號令天下;有的則是爲了復仇血恨……似乎每個修行者都會有自己不同的修行目的,白天修行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希望能看到明天的日出。

三個月前的某一天,白天家裏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也就是在那一天,白天離開了他生活了四十多年的世外桃源,今天,白天搖身一變,成爲了偉大的妖神。

“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白天離開了窗戶,坐到了沙發上。凌晨的風雖然有點冷,卻能使發熱的頭腦清醒清醒,一席冷風吹過,捲起垂立的窗簾,黑暗中突然閃現兩道綠芒“誰?出來!”剛坐下的白天突然猛的站起來,接着雙腳一彎呈半蹲姿勢,指頭伸出尖尖的利爪,時刻準備使出致命的一擊,雙眼警惕的向四周尋望。“喵……”就在房間氣氛緊張到極點的時候,一隻黑色的貓從窗簾後面跳出來,喵的叫了一聲,然後大搖大擺的從窗簾下走了出來。

當白天看到是一隻貓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哪裏來的貓,快走吧。”白天微微一笑,把門打開,他笑自己實在是緊張過度了,看來騙子可不是那麼好當的。

黑貓悄無聲息的踏着昂貴的木製地板,緩步向白天踱了過去,那一交一叉的步伐十足就是模特在T臺上走秀,模特的貓步應該就是從貓身上得到靈感的吧。白天沒有多想,黑貓身上沒有任何的妖氣,白天對自己的鼻子還是挺有信心的,所以當黑貓走到他面前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伸手將它摟在懷裏,出奇的是黑貓並沒有掙扎,反而溫順地將頭蹭了一蹭白天那滿是肥肉的胸口。

摸着那軟軟的黑色短毛,白天煩躁的心情奇怪的平靜了下來,“小傢伙,你迷路了嗎?我也迷路了,我不知道該往哪走了,左,還是右?也許左右對我來說都是死路吧。”白天悠悠的說道,當他看到懷中的黑貓懶懶地伸了一個懶腰,臉上再次露出微笑,“累了吧,好好睡一覺吧,明天請你吃一頓美味的早餐。”黑貓似乎真的能聽懂白天的話,白天話音剛落,它便立刻蜷縮了起來,還蹭了幾下,似乎是想找一個最舒適的地方睡覺。

白天輕輕把黑貓放在沙發最柔軟的地方,突然感覺有點渴了,他起身準備倒杯水喝,可是他站起來剛一轉身,心頓時跌進了冰窟,在寬闊的屋子裏、在窗戶的正前方,一個黑色的身影靜靜的站在那裏!

他是誰?

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白天不知道!他完全沒有察覺!

能無聲無息的潛進來不被他發覺,他那從生死邊緣磨練出來的對危險的敏銳感覺竟然失去了作用,想到這裏,白天感覺後背一陣發涼。有着這樣修爲的,無論是人類還是妖怪,都不是他所能對抗的。一陣風吹過,吹動了窗簾,立刻發出沙沙沙的聲音,這個時候,白天的瞳孔猛的收縮起來,因爲他看到黑色身影身上黑色的風衣卻沒有一絲的擺動,就好象風也懼怕那個地方,所以從那裏繞行而過。

“你不是柳風。”一個沙啞的聲音讓白天的心瞬間跌進谷底。“不過,你是不是柳風並不重要,因爲我知道真正的妖神柳風今天晚上一定會出現在這裏。”聲音還是那麼沙啞,也還是不帶一絲的感情。

原來他知道這是一個局,既然知道,爲什麼還要往裏跳呢,難道他有着擊敗柳風的絕對信心?

“來了。”在一小會寂靜之後,沙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風再次刮過,屋子裏又多了一個身影,原來冷清的房間頓時熱鬧起來了。

“你終於來了。”沙啞的聲音興奮的說道,就好象一個孩子手心攥着五毛錢看到賣糖葫蘆的叔叔一樣,全身上下有一種迫不及待的興奮。

“古力天,原來是你。”柳風跟古力天見過兩次,可惜印象都不深刻,所以在蛇男的房間感受到古力天的妖力後纔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卻記不起到底是誰。

“呵哈哈哈,能夠被妖神記住名字,我真是感到莫大的榮幸!”古力天笑起來很瘋狂,就跟一個瘋子似的。

“古力天,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取同類內丹增長修爲雖然能加快你的修行速度,但是,這是有傷天合的事情……”

“天,什麼是天,什麼是天合,柳風,不必找理由,如果我不是存心想見你,你是永遠也找不到我的,今天晚上我來見你,就是想讓你知道,你錯了,你大錯特錯了!”古力天突然打斷了柳風的話,不過他的話有點沒頭沒腦的。

“我錯了?我哪裏錯了?”柳風問道。

“跟我打一架,你就知道你錯在哪裏了,來吧,在我的力量領域中,讓你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力量,呵哈哈……”古力天狂笑着握拳高舉雙手,龐大的妖力肆意的向四周擴張着,黑色的披風和斗篷已經化成灰燼,柳風見到的卻是一張陌生的臉。在柳風想起的記憶中,古力天有一頭盤着的深黑色的長髮,細長的紅色眉毛,第一次見古力天,他的嘴角帶着一絲鮮豔的血跡,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美感。而此刻的古力天雖然是在狂笑,但是卻面無表情,眼中沒有了活人的神采,代之的是一種邪惡的光芒,一種讓柳風心寒的光芒。

柳風沒有任何抵抗的讓古力天完成了他的力量領域,因爲看到古力天眼中光芒的一剎那,柳風同時從冰冷中看到了一絲哀求和渴望,雖然眼神中的異常只是一閃而過,但是柳風還是捕捉到了,這個異常引起了柳風極大的好奇心,就算只是爲了那一閃而過的眼神,柳風也下定決心要進入他的力量領域看一看。

所以說,有時候好奇心真的會害死人的。

力量領域內是一片紅色:紅色的陸地,紅色的天空,紅色的海洋,如果空氣也有顏色的話,柳風絕對相信這裏面的空氣也將會是紅色的!

“柳風,把你手上那個鬼鐲子褪下,讓我見識見識妖神的真正實力。”古力天說話的時候嘴巴根本沒動,他笑的時候臉上的肌肉也沒抽動。

柳風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褪下黑色的禁妖靈鐲,被壓制的妖力突然失去禁制,瘋狂的涌動着柳風周圍的氣流詭異的逆行旋轉起來,柳風四周的空氣好像一陣龍捲風一樣圍繞着他翻騰着,刮地古力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傾了一下。

“呵哈哈哈,好強大的妖力,好強大的氣勢,好讓人熱血澎湃的力量啊,柳風,你沒有讓我失望,不過,現在的你並不能打敗我,絕對不能,來吧,讓你看看什麼是戰鬥。”古力天瘋狂的笑着,在笑聲達到最高亢的一剎那,古力天猛然發動攻勢,沒有使用武器,也沒有伸出尖銳的爪子,古力天竟然低頭向柳風撞去……

這麼搞笑的攻擊方式是不是覺得很好笑?

柳風卻覺得一點都不好笑,因爲犀牛的角就像尖錐,是它們最鋒利的武器!

古力天沒有角,但是他頭向前推進所形成的旋轉妖力流,卻比真正的犀牛角要恐怖得多,柳風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攻擊,而且古力天的妖氣並不比他弱多少,所以柳風絲毫不敢大意。

柳風並沒有準備硬接古力天的這一頂,跟敵人硬碰硬,尤其是以力量見長的敵人,是最不明智的選擇,所以柳風選擇了避,在旋轉妖力流碰到他身體的前一剎那,柳風身體毫無徵兆的猛的向左平移,很漂亮的避過了古力天的攻擊。

“柳風。你的動作太花哨了,而且你剛纔有三次機會致我於死地,但是你卻選擇了最愚蠢的作戰方式,真正的王者是不會逃避的,他的威嚴和強大隻會讓敵人見到就逃!柳風,你根本不佩做妖神!”古力天顯然對柳風的“避”很有意見!

“那又怎樣?”柳風微微一笑,說道。

跟一個瘋子講道理,那是在浪費口水。

“既然你是真正的王者,那麼,我就……送你去死!”古力天獰笑着說道,他的面部表情還是一動不動,但是柳風卻真切的感覺到他是在獰笑,一種噬血的獰笑,而且空氣中似乎隱隱有一股腥味。 激烈的短兵相接之後,柳風蒙了,他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古力天真的是瘋了,因爲他出手招招陰毒,式式直取柳風性命,毫不留情,而且有的時候竟然使出兩敗俱傷這種拼命的攻擊,這還是一隻正常的妖怪嗎?

不!

絕對是瘋了!

跟一個瘋子打架,只要是神經正常的都不可能保持鎮定。

“怎麼了,妖神柳風就只有這麼點能耐嗎?哈哈,這就是妖怪都市世界的守護神的力量,別笑死人了,現在的你比當日在少林的時候還不如,柳風,你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古力天的拳頭與柳風一接觸後,兩人的身形同時向後暴退,古力天退了三步,柳風卻足足退了五步才穩住身體,古力天隱隱佔據上風,實在是想不明白他的能力怎麼會突然飆升得那麼厲害,怪不得他會如此猖狂!

他現在確實有狂的資本!

柳風擡手擦去嘴角的血跡,久違了的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似乎再次回來了。古力天說得沒錯,比賽並不是戰鬥,自從妖怪都市世界建立以來,柳風似乎已經忘記戰鬥了,比賽、比賽、比賽,沒有死亡氣息比賽能激只發參與者的激情,卻缺乏一種血性。帶着令人膽寒的淺笑緩緩地把眼鏡褪下,握在手中輕輕用力“卡啦”幾聲就捏碎了,柳風淡笑道:“古力天,如你所願,戰鬥,現在開始。”

“好好好,非常之好,我好象聞到血的味道了,希望這不是我的錯覺吧,柳風,讓我見識一下妖神的手段吧。”古力天面對戰意昂然的柳風,不僅沒有絲毫的畏懼,反倒是越來越顯得興奮,簡直是恨不得柳風馬上把他消滅才滿意。

“如你所願。”古力天的強悍激起了柳風的戰意,妖力凝聚形成的羽翼震翅高飛,妖靈劍氣破體而出,以雷霆萬鈞之勢呼嘯而去。古力天面對柳風的絕技毫無懼色,身體猛的下蹲,雙手緊握成拳,迅速向地面猛揮三拳,只見大地一陣顫抖,天空頓時飛沙走石,一堵從地面迅速升起塵牆硬生生的把柳風的妖靈劍氣給接住了。

妖靈劍氣竟然毫無作用!漂浮在半空中的柳風不禁微微露出驚詫的神情。

“這就是你的絕招妖靈劍氣?別開玩笑了,這跟小毛孩的水槍有什麼分別!柳風,你太讓我失望了!”塵牆慢慢落下,柳風從古力天那空洞的眼睛裏看到了蔑視、失望,似乎還有淡淡的哀傷。

“古力天,你到底想幹什麼?”這是柳風現在最迷惑不解的問題,古力天的行爲雖然十足是一個瘋子的樣子,但是柳風卻從他談話中感覺到古力天頭腦應該是清醒,而且他眼神中的矛盾,更是讓柳風感到奇怪。他之所以一再出言不遜似乎是想激怒自己,可是他爲什麼要這麼做呢?僅僅是想激怒自己從而找到自己的破綻嗎?如果只是爲了找到自己破綻的話,他剛纔有好幾次機會可以給自己重創的,但是他都放棄了,他到底想幹什麼?或者眼前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古力天的戰鬥策略!

“你還想問我爲什麼要殺那麼多無辜的人和妖怪,是吧?”古力天停下瘋狂的進攻,問道。

“我可以告訴你,我現在就告訴你,是爲了血的味道,爲了跳動的心臟!柳風,你要讓我們放棄鮮美的血液,你以爲你真的是神啊!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嗎,妖族的血是不甘寂寞的,我就是要重新喚醒妖族那沸騰的熱血。你自己睜開眼睛好好看看,妖怪世界的妖怪還是妖怪嗎?什麼B級、A級,他們連以前的垃圾都不如,沒沾過鮮血的戰士,還是戰士嗎?吃那些味如嚼蠟的克隆人長大的妖怪,會有什麼戰鬥力可言,他們就像是動物園裏飼養大的獅。鮮美的修真者的血液從口腔流過的感覺、妖怪內丹的芳香、還有那跳動的自然人心臟的味道……”古力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妖怪的一切快樂都被你剝奪了,柳風,你不是我們妖族的神,你是毀滅我們妖族的劊子手!沒有競爭的世界,最終的結局就是毀滅!”

柳風靜靜的聽着古力天的“慷慨陳詞”,等他說完,柳風才沉聲說道:“妖怪都市世界不需要殺戮,也不需要戰爭,所以更不需要什麼戰士,古力天,你不要再沉迷在你想象中的世界了,這裏是妖怪都市,不是以前的地球世界!”

“呵哈哈哈,以前那些老人跟我說無知的人是最快樂的,我不明白,現在我終於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呵哈哈哈……”古力天聽到柳風的話,笑得更加瘋狂了。

古力天剛纔說的話中很明顯話裏有話,柳風皺眉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我希望享受一段快樂的時光,我希望得到一場真正的戰鬥,有血的戰鬥,而不是什麼垃圾比武!”古力天狂笑道。

“是嗎?這就是你想要的。”柳風身上的氣勢突然變了,如果說剛纔是“比賽”的氣勢的話,現在的就是真正的“戰鬥”的氣勢了,強大的威壓讓人心裏發寒。柳風輕輕的擡起頭,被突然長出來的長髮遮住的眼睛立刻得到了解放,一紫一金,兩道帶着寒光的眼神直逼古力天!

“好眼神,有怒氣呢,這樣纔像話嘛!”古力天笑道。

“爲了那些死在你手下的人類和妖怪,我會讓你付出應有的代價的!”柳風冷冷的說道。

“呵哈哈哈,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氣氛。”面對柳風散發出來的氣勢,古力天雙手張開,就像在擁抱一個許久未見的老朋友似的。

身動,拳風起!

柳風和古力天同時出拳,對於他們這樣級別的戰鬥來說,任何花哨的招式都是白費心機,只有力量與力量的對決、拳頭與拳頭的相撞,纔會起到作用!

“呵哈哈,發怒,再發怒吧,這就是你全力以赴了嗎?這就是我們偉大的妖神大人的真正實力嗎?”古力天硬接下來柳風的每一拳,柳風在那張從頭到尾都沒起任何變化的臉上看到了獰笑。

拳頭再一次相碰,跟之前的結果一樣,兩人的身體同時向後退去。古力天在身體後退的那一剎那,眼睛閃過一絲詭異的色彩,就在那一剎那,古力天眼睛猛的睜大,突然把口張開,疾速射出一道寒光。柳風沒料想古力天會出這麼一招,身體去勢已定,根本沒辦法改變方向,在這電光火石之際,柳風揮拳擊在自己右腰部位,向後暴退的身體也隨之改變了軌跡,但是,那道寒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縱使柳風 的反應也是十分迅捷,寒光還是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柳風的右腿上,柳風的右腿頓時出現了一個小洞,接着就是血花四濺。

柳風敗了,也許真如古力天所言,過了太久安逸的日子會讓人鬆懈。

“差勁,實在是太差勁了,少林那個修爲不到B級的柳風都比現在的你強!你剛纔散發出來的是什麼?這就是你的氣勢?呵哈哈……”

柳風半蹲在地上,冷冷的望着古力天,沒有說話。

“那個‘鑽骨蟻’的味道怎麼樣,只要穿透你的皮膚,就會立刻鑽進骨頭,蠶食裏面的骨髓,這可是修真者煉製出來的結合妖獸和法器的法寶哦,而且價格實惠,即使是你,估計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把它處理。”古力天就像貓捉老鼠似的,並不急着發動致命的攻擊,在吃掉老鼠前總想把它好好把玩一番,從老鼠的慌亂中得到樂趣。

鑽骨蟻是結合了妖獸和法器煉製出來的法寶,柳風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一時間真的奈何不了它!

古力天的妖力明明比自己略遜一籌,但是自己的攻擊爲什麼卻對他絲毫沒有辦法呢,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呢?古力天不急着發動攻勢正好給了柳風一個思考的緩衝時間,大腦急速轉動着。

古力天望着思考的柳風,突然開口問道:“你在思考爲什麼妖力勝過我但是卻傷不了我,是吧?”

柳風奇怪的望了古力天一眼,沒有說話。

不說話就是默認。

古力天面對柳風的沉默,繼續說道:“以前我一直以爲妖力強大了,就是真正的強大了,於是我就刻苦的修煉。但是我後來卻發現,這是錯的,完完全全錯的,一隻妖怪妖力的強弱並不能決定戰鬥的勝負,殺氣!殺氣纔是絕對戰鬥勝負的關鍵!你剛纔散發出來的是什麼?那就是由妖力產生的氣勢吧,但是你的氣勢遇到我的殺氣,結果怎樣,你自己看到了!殺氣是雙手真正沾滿了鮮血纔有的,是在從死神的手裏搶奪來的力量,是精神上的力量。你的氣勢在不釋放妖力的時候還會存在嗎?我的殺氣,即使我完全隱藏自己的妖力,還是會讓對手感到害怕,這,纔是能在戰場上成爲王者的力量!”

“現在的你連在少林時的那個B級妖怪都比不上,殺了這樣的你真的是太沒意思了。怎麼辦呢?你沒有殺氣,是因爲你還沒有想要殺我吧,如果你還天真的想在不殺我的情況下打敗我的話,我倒是很樂意送你一程的,哼,實在是太無聊了!”

鑽骨蟻不停的蠶食着骨髓,那種鑽心的痛,讓柳風四十多年來第一次體會到痛的感覺。

“也許,我應該讓你再生氣一點。”古力天獰笑道,“在人區的天堂學院,有一個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她長得非常可愛非常漂亮,我想,她心臟的味道也一定非常鮮美吧……”

“古力天!”一聲怒吼,柳風突然從原地消失了,緊接着,一個小小的拳頭在古力天的眼中慢慢變大,他根本沒有給他留下閃避的時間,拳頭就印上了他的眼眶,淚水和鼻涕登時洶涌而出,身體也倒飛了出去。“古力天,我要殺了你!”紅色天空下的兩團紫色和金色的光芒中,突然微微泛起了鮮豔的紅色…… “剛纔的攻擊,連身體的動作都沒看清楚,這纔是妖怪都市世界所需要的神,這纔是真正的妖神!呵哈哈哈,殺了我!要殺我了嗎?太好了,對對對,就是應該殺了我,我殺了那麼多人和妖怪,你身爲妖怪都市世界的神,你絕對應該這麼做。殺了我,這纔是妖怪都市世界王者應該說的臺詞!”古力天鬆開捂住嘴巴的手,看着手心的鮮紅,笑得十分開心。

龍有逆鱗,狼有暗刺,窺之則怒,觸之者死。古力天就算殺再多的妖怪,就算說話再不客氣,柳風都可以忍受,但是如果涉及到自己的親人,那就對不起了。龍有逆鱗,人也有,家人就是柳風的逆鱗,既然古力天觸了柳風的逆鱗,那就如他所願——死!

“你難道就只會動嘴皮子嗎?”柳風冷冷的說道,充滿殺氣的柳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面無表情的冷臉,聲音更是透着一種讓人感到心寒的陰沉。不過話說回來,古力天的話也確實是太多了點!

“那我就不客氣了,尊敬的妖神大人!”古力天雙拳一撞,獰笑道。笑聲響起的同時,身體突然向前衝去,同時奔柳風而去的還有一條由於雙拳撞擊產生的電蛇。

柳風冷冷的望着前方,不動如山,就在電蛇要擊中他的前一剎那,柳風突然眼睛怒睜,隨即一聲暴喝,扭曲的電蛇立刻消失,在柳風冷漠的眼神下,古力天前進的身軀猛的一停,然後突然向右躥去。

“怎麼了?”柳風淡淡的說道,滿臉的不屑。

好強大的氣息,好驚人的殺氣!僅憑氣勢就把電蛇擊退了,更化解古力天的攻擊於無行之中。

“好,好強,好強的殺氣,好強的氣勢,這纔是妖怪都市世界的神應該具有的氣息,充滿了殺氣的妖神,看來我也應該從心裏開始認真起來了。”古力天慢慢站直了身體,“你不想知道我爲什麼在每一個地方都會殺一個普通人、一個修真者和一個同類嗎?那我就告訴你,我是爲了生存!”古力天說完,雙手猛的一拉把衣服撕開,頓時整個上半身立刻**裸的出現在柳風眼前。

震撼!

絕對的震撼!

也許震撼這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柳風現在的心情,一個充滿殺氣的柳風的心情。

只見古力天**的胸口,赫然是一隻拳頭般大小的頭,有鼻子有眼睛有嘴巴的頭,妖怪世界是最能鍛鍊想象力的,胸口有頭的妖怪,古力天並不是第一隻,也不會是最後一隻,如果僅僅是胸口有頭,此時的柳風恐怕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但是,如果你看到一隻妖怪胸口生長着一個頭而那個頭正不停的蠶食着他自己的身體的話,估計沒有誰能夠不動容了!

難道是兩靈同體相爭?柳風頭腦突然閃過這麼一個念頭。這種現象他以前在報紙上見過,一般是雙胞胎在孕育期間出現異變,只能存活一個,那麼,親兄弟就必須在母親的體內一決生死了,十分殘酷的骨肉相殘!

古力天沒讓柳風疑惑多久,因爲他已經開始解釋了:“知道這是什麼嗎?他叫小魔頭,是我強大力量的源泉,這就是我獲得力量的代價,爲了參加十年一次的比武大會,爲了跟你一戰,我加入了他們。我確實得到了強大的力量,得到了能讓你,妖神柳風憤怒的力量。但是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爲我付出的跟我得到的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我付出的是我的理性,我成爲了一具只會殺戮的機器,如果我不給它提供足夠的食物,那麼我就會成爲他的食物!”

“怎麼會這樣!”柳風身上的殺氣漸漸變弱,一時之間,他似乎也忘記發動攻擊了。

察覺到柳風的變化,古力天眼中精光一閃而逝,“柳風,這都是你造成的,這就是你的克隆技術和基因技術帶給我們妖族的禮物,看到沒有,他們在拿我們妖族做實驗,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證據!你以爲你解決了我們妖族的食物問題,你完全是自以爲是,你這是引狼入室!你這是把我們妖族推進萬劫不復之地!你不是我們的神,你是帶給我們毀滅的惡魔!”古力天說這話的時候全部是用吼的。

“不,不是這樣的!”柳風聽完古力天的指責,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我沒有錯,自己是在給妖族尋找一個能夠長遠生存發展的方式,我沒有錯,我沒有錯……柳風在心裏不斷的安慰着自己,淚水卻不受控制的地溢出來,如雨點般的滴在地上。他是在爲那些死在古力天手上的亡靈而落淚,還是在爲古力天的遭遇而悲痛,或者是爲古力天口中的實驗而自責,誰也不知道,也許全部都有吧。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柳風平靜了四十多年的心,已經再次蕩起波瀾了。

古力天顯然很滿意看到柳風這個樣子,他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繼續火上添油的說道:“這都是你的責任,你知道嗎?我搞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你的責任!如果沒有你建立這個妖怪都市,如果你沒有自作聰明的引進什麼克隆技術解決我們的食物問題,我現在還在我的洞府跟手下喝酒吃肉,哪會搞成現在這個妖不妖,鬼不鬼的樣子!柳風,一切都是你的錯,所以,你必須付出代價,今天你不殺死我,我會把你的親人一個個殺死,最後纔會殺掉你,讓你體會痛苦的滋味……”

“你給我閉嘴!”柳風一聲怒吼,真正的熾天之翼破體而出,上衣頓時化爲灰燼,火紅的翅膀就像是兩團燃燒的火焰,紅色的拳頭帶着柳風的憤怒強勢出擊,那不再是“戰”的拳,而是“殺”的拳!

當自己一直堅信的東西被無情的擊毀的時候,柳風的心終於動搖了,再加上古力天剛纔拿他的親人做威脅更是激起了他強烈的怒火,憤怒加上信念的崩潰,讓柳風頓時陷入一種幾乎崩潰的狀態中,他的大腦已經停止思考了。

小孩子做錯事了,最先想到的是撒謊掩蓋,因爲他們怕受到爸爸媽媽的懲罰。此時的柳風大腦已經停止思考,完全憑着最原始的思維做事,他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他要掩蓋自己的錯誤,他怕受到懲罰,只要他毀滅眼前的證據,他的錯誤就不存在了,對,只要毀滅眼前的證據……

就跟一開始的古力天那樣,柳風突然之間變成了瘋子,每一拳都直接擊在古力天的致命之處,毫不留情。在暴雨犁花針一樣的攻勢之下,即使是以皮厚著稱的犀牛,估計也夠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