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隨著他右臂表層金光一閃,騰蛇劍已躍然在手。

  • Home
  • Blog
  • 隨著他右臂表層金光一閃,騰蛇劍已躍然在手。

奪目的金光映照之下,宛若一輪耀日當空!

「那把劍……」

「我從未見過天劍擁有這等寶物!」

「此劍難道也是一件信仰至寶?」

一些人感受到華天命騰蛇劍的氣勢后,臉上皆是一臉糊塗。

天劍雖然得到東方純鈞的重用,但也僅僅只是東方家的一名大圓滿真神,論地位肯定不如東方太清。

這傢伙從哪裡弄來這樣一件寶物?

東方純鈞看到那把騰蛇劍后,神色也是微微一凝。

羅征手中的承影劍已殊為厲害,能與他的陰陽生滅劍硬碰,可天劍掏出來的劍,竟比羅征的劍更加不凡?

「嗡!」

華天命手執騰蛇劍,在虛空中飛掠而來,停在了兩人中間。

「你我聯手擊殺這小子,將真魔之軀從他身上剝離,屆時兩尊真魔之軀合二為一皆為你所有!」東方純鈞說道。

東方純鈞本身是無法繼承真魔之軀的,他心中最理想的人物就是東方太清和「天劍」。

華天命將騰蛇劍輕輕一抖,指向了羅征。

至道學宮 騰蛇劍的表面,一縷縷寒霜不斷泛出,細碎的冰花悄然凝結出來。

羅征注視著華天命,眉毛輕輕一揚……

如果華天命擊殺自己,他的確能繼承完整的真魔之軀,他在這等時刻選擇反水,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東方純鈞臉上泛著淡淡的笑容,便欲與「天劍」聯手。

但華天命調轉了方向,劍鋒一轉,竟將劍尖指向了東方純鈞。

這虛空中的其他人,臉上也皆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包括含青帝,還有那個女人……

當然,每個人的心情自然各自不同。

「天劍?為什麼要劍指東方純鈞?」

「他不是東方家的大圓滿真神嗎?」

「東方太清早就對此人有所猜忌,說天劍的來歷出身有問題……沒想到這猜忌竟成真了。」

牧血蓉與東方太清私交甚好,自然清楚其中隱情,不過這是東方家的家事,外人自然不會過問,現在東方太清已隕落,而這「天劍」當真是有問題的。

「天劍,這是什麼意思?」

東方純鈞的臉色沉了下去,這一刻他倒是想到了東方太清。

此前太清一直猜忌「天劍」的來歷,他並不以為然,他以為東方太清覺得自己的地位被天劍撼動,嫉妒於天劍,自然會排擠天劍。

關鍵東方純鈞認為就算天劍的來歷有問題,自己也能彈壓得住,畢竟天劍也只是一名大圓滿真神

別說大圓滿了,亞聖,聖人他一樣有能力掌控!

可東方純鈞千算萬算,終究算不到自己會遭遇這一幕…… 華天命的目光微微有些局促。

他隨後回答道:「我們立場不同。」

「立場?什麼立場!」東方純鈞眼中滿是失望之色,「我東方純鈞可待你天劍不薄!」

華天命進入東方家浮島,的確也得到了東方家的資源培養,至少他能順利闖蕩那些禁地,而東方純鈞甚至親自賜婚。

華天命微微搖了搖頭,這才說道:「我不叫天劍,我名……華天命,來自大衍之宇。」

聽到這個回答,東方純鈞微微一愣,目光頓時變得深邃冷厲起來,同時泛起一抹自嘲般的笑臉,「大衍之宇……你也是羅霄培養的?」

「對,」華天命回答的很堅定。

「哈哈哈……」

東方純鈞的笑聲越來越大。

他心中有一股強烈的挫敗感,而給他挫敗感的並不是羅征和華天命,而是羅霄本人。

「羅霄真的是好算計,都死了那麼久,還能算計到老夫頭上來……」東方純鈞喃喃說道。

話音落下,東方純鈞眼中精芒一閃。

手中的陰陽生滅劍暴漲三尺,便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華天命刺過去。

「小心!」

羅征臉色一變,縈繞在承影劍上的紅蓮火光一閃,也點出了一劍。

但華天命距離東方純鈞極近,這般偷襲之下羅征這一劍已是晚了。

華天命的臉色依舊沉穩,他眼中閃爍出一股獨特的光芒,體內更是散發出一股難以抗拒的氣息。

在這股氣息的影響之下,任何人都不得對他出手。

換做其他人,這一劍根本刺不下去!

但東方純鈞終究不是尋常人物,他的陽魂距離彼岸已是極近,遠比尋常陽魂強大得多。

華天命體內散發的那股氣息只是讓東方純鈞的動作略有遲滯,但那陰陽生滅劍依舊長驅直入。

不過正因為這一絲絲遲滯,華天命已有了反應的時間。

「嗡!」

「奇正之雷,唯可破之!」

騰蛇劍上一片片冰花飄舞,同時還有一絲絲奇異的雷光迸發而出……

當初在寰宇中,華天命尚且無法發揮出騰蛇劍全部的威力。

可僅是不同往日,現在的華天命已遠飛當年所比!

「轟!」

當陰陽生滅劍與騰蛇劍交匯的瞬間,東方純鈞就感覺手中傳來一股冰寒氣息,似要將他整個人都凍結。

不僅如此,那一道道雷光更是逆勢而起,朝著東方純鈞蜂擁而來,一道道雷光宛若巨獸的獠牙,要將東方純鈞吞噬!

「這是統御石板的罰雷!」

東方純鈞看到這雷光,也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所有的聖人中,東方純鈞修改的規則最多,他自然最熟悉統御石板的罰雷,這罰雷根本就是不容抗拒的存在……

當年也有聖人絞盡腦汁,想要規避統御石板的懲罰,但迄今為止,沒有一人成功過,所以統御石板降下罰雷后,不少聖人都是束手就縛。

華天命釋放出來的罰雷威力或許不如統御石板,但其中的氣息簡直一樣。

東方純鈞忌諱之下,只能飛速後退!

可他剛剛後退,另外一邊的羅征則迅速跟進。

「嘩!」

羅征這一劍挾勢而來,威力也是極大。

東方純鈞眼看難以避開,不得不提劍格擋!

千面天使 「哐!」

劍鋒碰撞,那陰陽生滅劍上的光芒再度黯淡了兩分。不過東方純鈞也順勢下沉,再度與羅征離開了距離。

可華天命已繞了一圈,又從另外一側朝東方純鈞刺出一劍……

東方純鈞應付一個羅征,已是所有不敵,再加上一個華天命,壓力更是倍增!

「哐哐哐哐……」

他使出渾身解數,在兩人的縫隙之中遊走著。

單論劍招而言,東方純鈞比之兩人只強不弱,畢竟他浸淫其中的歲月比羅征和華天命的壽命加起來還要長無數倍,各種險境他都曾遭遇過。

但羅征和華天命本身的神通就不凡,何況兩人還融合了兩個女童的能力,威力之大,尋常聖人根本難攖其鋒!

雖說東方純鈞能看破未來,可羅征因為能讀取記憶,他這等能力也難以施展開來。

一時間東方純鈞也是險象環生……

豪門聯盟的人看在眼中,也是頗為擔憂。

畢竟他們被困於此,唯一的希望就是東方純鈞了,現在連東方純鈞也陷入險境,他們如何能走出去?

「哼!」

東方純鈞盪開了羅征迎面劈殺而來的一劍,掌心忽然充出一條黑芒打向華天命。

「嗖!」

這黑芒激射而去,將華天命徑自撞開。

東方純鈞趁機向後方急退而去,他現在只能出此險招擺脫這兩個難纏的小輩!

可他剛剛離開一定的距離,忽然感受到一股空間之力掠過,將他籠罩其中……

眼前的景色一變,羅征已當頭一劍劈過來!

「含青帝!你!」

東方純鈞頓時為之氣結。

他好不容易拉開了距離,竟又被含青帝用空間通道將他送到了羅征面前!

含青帝一臉洋洋得意……

他的目標也是真魔之軀,但更願意在關鍵時候推東方純鈞一把。

看到含青帝這般動作,那個女人也是眼睛一亮。

她現在或許難以插足三人的戰團,但也能運用太和神槍幫助羅征。

「噌,噌,哐!」

東方純鈞的陰陽生滅劍原本已十分黯淡。

面對羅征的兇猛攻勢,這黑白雙色長劍終於崩裂,化為一塊塊黑白雙色的碎片匯聚到上方那巨大的八卦中。

羅征的長劍則直指東方純鈞,而華天命也堵住了東方純鈞的退路。

「結束了,」羅征淡淡的說道。

不知為何,今日終究有了手刃仇人的機會,羅征的心情卻異常的平靜。

恨嫁危情撒旦 東方純鈞凝視著羅征,雖說羅征只是青年面向,但依稀能看到羅霄的影子……

「結束了?」東方純鈞靜靜吐了一口氣,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般,忽然狂笑起來,「好……是應該結束了!」

只見他將雙手向上一揮……

虛空上方的八卦再度開始轉動起來。

「天地為爐,陰陽為炭,萬物為銅……」東方純鈞雙手猛然一合,大聲呵斥道:「我為匠工,煉!」

「嘩……」

整個虛空中的氣勢,頓時比此前強大了何止十倍!

那巨大的八卦如磨盤轉動,便要將這虛空中的一切煉化…… 陰陽化世大法的威力極大。

但在母世界中修鍊此法的人並不多……

因為此法太過損及陽魂,第一層的陰陽幻影與陰陽生滅尚且還好,對陽魂的損害有限,經過長年累月的靜養亦能修復。

可第三層的「陰陽爐鼎」是為禁忌之法。

運用此法,是以自身陽魂為代價,將領悟的陰陽混沌真意盡數清出!

此法在母世界中,大多數時候都不是用來禦敵,而是用來煉器!

一些大勢力為了打造絕世神兵,他們便專門培養這樣的弟子,授其真意,引其入真意之海,最終便是威逼利誘,讓其祭出陰陽爐鼎!

有一些強橫的大勢力,更曾一次動用上百名大圓滿真神祭出陰陽爐鼎,以此煉化一些極難熔煉的材料,為此付出的代價便是這些大圓滿真神的性命。

復仇將軍霸道妻 「呼……」

這一次那八卦轉動之下,整個虛空也隨之轉動起來。

「我竟然也被牽引轉動?」一名大圓滿真神看著這八卦愣愣說道。

「難道純鈞大聖連同我們一起煉化?」另外一名亞聖臉色陰沉的說。

「將我們犧牲掉么,這不公平!」牧血蓉那雙美眸中流露出懼色。

她不知道東方純鈞施展這手段會付出什麼代價,能不能復活,但她在這虛空之中必然是死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