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然只是一絲,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足以碾壓任何同境界存在了!

  • Home
  • Blog
  • 雖然只是一絲,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足以碾壓任何同境界存在了!

葉陽心中一驚,沒想到軒轅飛宇天賦這麼強大,竟然能觸摸到元氣門檻,哪怕只是一絲,那都極為了不起。

但葉陽絲毫不懼,他體內的真元,正是以天地元氣煉化而成,論契合度,他比只是修武者的軒轅飛宇更強!

「嘭嘭嘭嘭嘭!」

無數水劍撞擊在拳芒上面。

葉陽的拳勁,純粹由修仙者的真元凝聚而成,再打出的時候,更是與天地元氣溝通,所以力量源源不絕,絕非強弩之末。

而普通化境宗師,乃至抱丹境大宗師,雖然號稱有百步神拳之威,但真正打出拳勁時,威力至多延續數十米,就沒什麼威力了。

所以,葉陽這一拳打出后,非常剛猛霸道,足以鎮殺一位普通化境宗師。單憑這些水幕化作的長劍,怎麼可能攔得住?

在一連串的爆炸聲中,葉陽這一拳的拳勁,依舊勢不可擋,又前行了數十米。

「怎麼可能!」

軒轅飛宇臉色大變,哪怕他已經高估了葉陽,可真正在面對的時候,卻發現還是低估了這位宗主看重的鎮宗天才!

「軒轅飛宇,你在看什麼?」

葉陽的聲音,突然在軒轅飛宇的背後響起,殺至軒轅飛宇身後,躍起就是一拳。

一拳轟在軒轅飛宇的后腰,六千斤肉身之力何其恐怖,強如軒轅飛宇也被轟飛數十米高,然後轟一聲,砸落在江中!

觀戰的青魚妖王,易一道人,周豪,任廣汕四人,都張大嘴巴!

尤其是他們修為最強的青魚妖王,眼睛都瞪出來了。

這是什麼力量?

軒轅飛宇可是抱丹境巔峰高手,肉身之力媲美普通抱丹境橫練宗師,修鍊的又是日月魔教的正宗魔功,居然被葉陽一拳轟飛?

易一道人,周豪,任廣汕三人脖子一縮,不由聯想到當初被葉陽斬殺的張威,和被他擊敗的陰鬼大師。

前者被葉陽風輕雲淡般,一劍削首,後者,被葉陽一道雷電,打的伏地求饒。

軒轅飛宇雖強,但仍被葉陽,以最粗暴簡單的蠻力,給轟到江中。似乎,連軒轅飛宇,也沒辦法,逼出葉陽的全部實力。

讓青魚妖王等人,無法猜測葉陽到底什麼修為,他的極限在哪!

軒轅飛宇落在江里后,很快又爬了起來,他畢竟是抱丹境巔峰魔道高手,這點小傷還是不在乎的。

「可惡!」

被葉陽打敗,讓他覺得很丟人,瘋狂沖向葉陽,但並沒有下殺手。

就在他快接近葉陽時,葉陽忽然化為殘影消失,軒轅飛宇下意識停下來。

這時,葉陽出現在他後背,以手指頂在他的后心處,道:「我只需一道劍氣,你便穿心而死。軒轅飛宇,你、敗了!」 感受到葉陽指尖傳來的危險氣息,軒轅飛宇渾身冰涼,不敢動彈。

兩招敗抱丹境巔峰的魔君軒轅飛宇!

易一道人,周豪,任廣汕三人興奮不已,他們在萬仙宗內可是聽說過軒轅飛宇的事迹,是武道界有名的大魔頭。

雖然只有抱丹境巔峰修為,但即便是普通地罡武宗,都不敢招惹他。

但如今,卻被葉陽輕而易舉的打敗,簡直不可思議!

「我輸了……」

軒轅飛宇嘴角苦澀,心情無比鬱悶,他連自己最強大的魔功都未施展就敗了。

事實上,就算施展了,他也會敗。葉陽太強大了,肉身力量,強大到不可思議,彷彿一拳能將他打爆!

「晚上你請客!」葉陽難得對軒轅飛宇開起了玩笑。

軒轅飛宇拉攏著腦袋,嘆氣道:「好吧,六塊錢麻辣燙,多吃一毛,算你的!」

葉陽點了點頭:「行,我再添一毛!」

軒轅飛宇當即炸毛:「我靠,你這麼摳?」

當兩人來到岸上,六塊錢麻辣燙,已經漲到十二塊錢了。

周豪一聽,當即拍著胸脯道:「晚上我請,隨便吃!」

任廣汕,易一道人,青魚妖王三人看得發笑,一行人當即坐車來到市區。

吃的地方,就在一處夜市攤上,周豪大手一揮,將此店的麻辣燙全部包了下來,然後一行人就聊了起來。

軒轅飛宇表示,想留在東江市住一段時間,問葉陽等人,誰願意招待他。

易一道人和青魚妖王對軒轅飛宇無比忌憚,畢竟對方是一位抱丹境巔峰的魔道高手,留在身邊似乎不太合適,肯定比大爺都難伺候。

葉陽秘密太多,自然也不願收留軒轅飛宇,最後還是周豪和任廣汕招待的軒轅飛宇,讓軒轅飛宇心中怒罵不已。

與此同時,萬仙宗內。

柳擎天:「人呢?此戰誰贏了?是軒轅飛宇,還是葉陽?」

徐夢瑤:「我猜,一定是葉陽!」

吳赤瞳:「肯定是軒轅飛宇!」

聶皇:「宗內誰去觀戰了?能否告知一下?」

軒轅飛宇:「我敗了!」

柳擎天:「嘶!連你也敗了?葉陽有這麼強?」

吳赤瞳:「卧槽,豈不說,我等從萬仙宗三流強者行列,退到四流了?」

白狐妖君:「四流……」

……

正在喝酒的軒轅飛宇,心中也是無比鬱悶。

周豪等人都在心中發笑,其實他們早應該在萬仙宗彙報戰況的,但軒轅飛宇還在身邊,他們不敢,只能軒轅飛宇自己說。

見大家在萬仙宗內,都紛紛震驚自己的實力,葉陽神色不變,但心中一陣感概。

這便是修仙者的強大,哪怕他才練體期九重,但實力卻可戰地球的抱丹境巔峰高手。

而且戰勝軒轅飛宇,讓葉陽又獲得一次邀人機會,這算是意外之喜了。

請邀請以下任意一位生靈加入萬仙宗!

顧常山!

天池蚺蛟!

凌天劍!

藥王禪師!

魔主陳天嘯!

……

一共二十三個名字,這次邀請名單的人並不多,但看質量,都還算不錯。

葉陽再次陷入糾結,如今實力太低的人,已經不適合邀請加入萬仙宗了。

可名單上,好多人,他都不認識,只能憑感覺去選。

一番思考,葉陽有了人選,緊接著,屏幕切換到萬仙宗聊天頁面。

葉帝天邀請藥王禪師加入萬仙宗!

此時,萬仙宗成員,都在討論葉陽與軒轅飛宇此戰,葉帝天突然邀人入宗,打斷了眾人的聊天。

周豪:「咦?來新人了?」

任廣汕:「新人,看這裡,我乃萬仙宗任廣汕,入宗需上交資源!」

軒轅飛宇:「呃……藥王禪師?不可能吧!」

青魚妖王:「藥王禪師?傳聞藥王谷這一代谷主?法尊境真人?」

白狐妖君:「老禪師,我是白狐,你還記得我嗎?」

吳赤瞳:「白狐妖君,你特么能不能不要裝比了?人家堂堂法尊真人,會認識你?」

藥王禪師:「你是小白狐?三十年了,沒想到你也幻化成人了。對了,你們這些小傢伙,怎麼會在我腦海里?小白狐,你告訴我!」

吳赤瞳:「……」

……

藥王禪師的加入,使得萬仙宗瞬間熱鬧起來,直接炸鍋,連聶皇和昆虛上人也不再潛水。

聶皇之所以激動,是因為數十年前,他滅了天魔宗后,身受重傷的他,曾向藥王禪師求過葯,藥王禪師對他有救命之恩。

昆虛上人冒泡,則是想起了一段往事,他在萬仙宗內問道:「小葯童,可還記得老祖?」

藥王禪師:「你是……怎麼可能!藥王谷葯仙蕭琳兒第四代弟子,藥王禪師,拜見老祖!」

他話一出,萬仙宗所有成員震驚。

葉陽睜開眼,就看到坐在他身邊的軒轅飛宇,青魚妖王,易一道人,周豪,任廣汕五人,全部嘴巴大張。

「我靠,有姦情!」軒轅飛宇爆粗口道。

周豪點了點頭:「老祖有故事!」

易一道人彷彿想到什麼,說道:「我年幼時,曾聽我師祖東龍真人說過,蕭琳兒乃是兩百年前的人物。論輩分,還要大我師祖東龍真人一輩,是藥王谷第二代谷主。」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據說兩百年前,這位葯仙,因為愛上一個不該愛的男人,最終入了魔道,叛出藥王谷,被正道之人追殺。之後一百年,武道界,再也未聽說有關葯仙蕭琳兒的蹤跡了!」

「哦?聽你的意思,莫非那個男人,就是昆虛老祖?」青魚妖王接嘴問道。

「不清楚!」易一道人搖了搖頭,旋即閉目,意念進入萬仙宗。

而藥王禪師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閉上嘴,昆虛上人倒是看得豁達:

「是我辜負了她,當年的我,沒有勇氣直面整個天下人的譴責。若時光能倒流,那些多嘴之人,道貌岸然的傢伙,老祖必殺他全家!」

葉陽嘴角抽搐,看來昆虛上人和藥王谷第二代谷主葯仙蕭琳兒的確有姦情啊。

萬仙宗其它成員,見昆虛上人說的殺氣騰騰的模樣,都沒敢八卦。

這老不死的可是萬仙宗第一強者,實力深不可測,連藥王禪師這種法尊境真人,都稱他為老祖,敬他如敬鬼神,可想而知,得罪昆虛上人,會有什麼下場!

隨後眾人開始找其他話題聊,跳過昆虛上人這一段,而在任廣汕的提醒下,藥王禪師繳了入宗資源。

幸而大道手機比較人性化,知道葉陽心中擔憂什麼,直接將入宗資源收入寶庫。

葉陽暫時並未查看藥王禪師上繳的物品,等和眾人吃完飯,散場之後回到東山,意念才進入寶庫,查看藥王禪師上繳的入宗資源。

「這是……」

葉陽意念進入寶庫,看到藥王禪師上繳的物品,頓時眼睛瞪大,忍不住興奮起來。

PS:暫時還未PK,也未上推薦票,更新雖然慢了點,但每天都有更。

一旦上PK了,每天保底至少三更,但沒有意外,肯定四到五更!

求幾張推薦票,這玩意不要錢,每天凌晨十二點都會清零,網站接著免費贈送! 原來藥王禪師上繳的是一株九百年份的九級靈藥,現在葉陽正卡在練體期巔峰,只差一步就能築基,邁入鍊氣境。

但有了這株九級靈藥,築基對於葉陽而言,便不在是什麼困難的事了。

「哈哈,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葉陽眼中似有火焰跳動,盤坐在樓頂天台,取出這株名為『雷擊木』的靈藥,運轉吞天魔功,開始吸收裡面的靈氣。

在吞天魔功的吞噬下,雷擊木的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湧向葉陽體內,被葉陽煉化成一縷縷強大的真元,淬鍊著他的肉身,五臟六腑,七經八脈。

隨著他逐漸衝擊瓶頸,吞天魔功越運越快,連呼吸都停止,無形的吸力瘋狂擴張,他的體內如饑似渴的希望更多能量。

而雷擊木蘊含的靈氣,則以更快的速度,注入葉陽的身體內。從外面看,葉陽籠罩在一片淡淡的白光之中,就如同非人般。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真元也在高速運轉,在葉陽的感應中,築基初期的那道屏障越來越鬆動。

但還是不夠,他瘋狂運轉真元,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吞噬雷擊木的靈氣。龐大的靈氣入體,就如同熱流一樣,流向葉陽的四肢百骸。

就在這時,一股滿足感湧向心頭,只聽『嘭』的一聲響,築基期那道屏障,終於破了。

葉陽整個身體無數細胞齊齊發出歡呼,比原先更強大的真元在體內經脈輕快的遨遊著,每時每刻似乎都在壯大。

不止真元,甚至連他的身體也隨著靈氣注入,而漸漸變的強大。

葉陽握緊拳頭,此時他肉身力量,已經達到一萬斤巨力。他一拳打出,天地震顫,如同晴空降下雷霆。

僅憑拳勁,葉陽便將打空氣打的發出輪胎爆炸一樣的聲響。

踏入築基期之後,葉陽從表面看不出來什麼,其實無論肉身還是修為都比練體期強了一大截。

葉陽長嘆一聲,從地上站起,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終於進入築基初期了。

『這次如果沒有藥王禪師貢獻的雷擊木,我想突破,至少還得再拖三個月。』葉陽心中默默想到。

第二天一早,葉陽接到周豪的電話,說是軒轅魔君找他,想讓葉陽陪他修鍊武道。

葉陽心中一喜,踏入築基期,他正想找個人試試身手,當即就答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