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然殺戮之神的威力足以污染一個中世界的天道,但是也只能起到污染的作用罷了,根本就沒有一點實際的戰力,所以根本就不可能逃脫出林牡這樣一個準聖大能的控制。

  • Home
  • Blog
  • 雖然殺戮之神的威力足以污染一個中世界的天道,但是也只能起到污染的作用罷了,根本就沒有一點實際的戰力,所以根本就不可能逃脫出林牡這樣一個準聖大能的控制。

「唉!」

林牡的眼中透露出一絲可伶之色。

別看自己這手上只是一點小小的鮮血而已,但是這一滴小小的鮮血可是代表這一整個世界的生靈的怨氣。

「就讓它塵歸塵,土歸土吧。」

林牡手掌用力一捏,這一滴血便徹底的消散在了天地當中。

「放心吧,我會給你們報仇的。」

同時,林牡在心中暗自的說道。

擔任過這麼多世界的天道之後,林牡的內心當中已經生出了一些責任。

每個世界的生靈都有他自己的活法,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去干預的。

這一次隱藏在幕後的那個人竟然為了污染這一個世界的天道,竟然不惜屠殺了整整一個世界的生靈,這完全就是對那個世界的生靈的不公平。

雖然對於某些強者來說,公平這一個詞語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些狗屁而已。

但是對於林牡這樣擔任過天道的人來說,公平就覺得是一個不能夠污染的詞語。

所以林牡會竭盡全力把幕後那個人給抓出來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想到此處,林牡立刻的動用了他在這個世界的許可權來監察著這個世界,從當初那一場大戰當中活下來的幾個人。

只要這些人當中有異動的話,那麼林牡就會第一時間發現。

「為師最近有些事情要去處理,所以這些天就不會來監督你修鍊了,所以這些時日,你自己要自覺。」

林牡做下決定,所以這但是他基本上都會在天道空間當中度過,用來監察這個事件的那一些大能有沒有異動。

畢竟這也不是一件小事情,所以林牡也顧不的分下心來去教導自己的徒弟修鍊了。

而且相信他將近這一年的教導,李洛星最基本的修鍊方法都已經掌控了,以後就要靠他自己的自覺了。

而且以他的天賦,自己在不在他的身邊也沒有太多的區別。

「啊!」

原本正在林牡的別墅當中,繼續修鍊的李洛星耳中突然出現他師父的聲音,頓時被嚇了一跳。

不過頓時反應過來,這是林牡對他的安排。

「那要多久啊?」

雖然有些不確定自己的師父能不能聽到自己的話,但是他還是問了一句。

「少則幾個月,多則數年吧。」

雖然李洛星還沒有練到隔空傳音的級別,但是林牡畢竟是這個世界的天道,所以他還是聽到了自己的徒弟的話。

不由的回答道。

他自己也不確定隱藏在幕後的那個人到底要多久才會露出馬腳。

要是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下去的話,那自己也沒有辦法。

花顏 只能隱藏在這天到空間當中一個一個去探查了。

…… 「李洛星,你小子還想不想畢業了?啊,最近是不是長能耐了,竟然這麼多天都不來學校?」

洛城大學的的辦公室當中。

偌大這辦公室當中只有李洛星和另外一位老人。

看起來有一些凄涼之意。

老人蓄著一撮短而硬的八字鬍,一雙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窩裡,長著一頭蓬亂的灰白頭髮。

而且看起來已經很久沒有修過邊幅。

不過那眼神確實有一些不怒自威。

讓人有一些不敢直面對他的眼神。

「這些天讓你來我這裡,你都不來,要不是今天我使勁的催你,估計你還不會來吧。」

「我看你小子最近的膽真的是肥了起來,竟然連我的話都敢不聽了!」

老人的眼神當中有一些怒火,並夾帶著一些恨鐵不成鋼的神色。

冷冰冰的看著李洛星。

「你到底還想不想畢業了?」

見到李洛城只是低著頭,沒有看自己,而且一句話都不說,老人再一次的憤怒了起來。

本來這個學生是自己最滿意的一位學生。

如果按照自己的要求來,完全可以風風光光的從自己這裡拿到畢業證,走上美好前途。

但是到了這樣的關鍵時候,他竟然連學校都不來了,就連自己的話也不聽,連到了時間要交的素材,他也不交。

看來這小子真的就是反了天了。

「李教授,您也知道我們這個專業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景氣了吧,就算拿到了畢業證又怎麼樣?難道還能去社會上混口飯吃?」

「估計別人家的公司看到我是這個專業,連面試的機會都不給我,直接叫我走了,您說我拿這個畢業證又有什麼用?」

「或許對於一些還沒有找好腿路的人來說,這一張畢業證還是十分有用的,但是對於我來說,目前這一張畢業證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

李洛星看著李教授,最終還是說出了他內心當中真正的想法。

畢竟他現在和普通人接觸的已經不是同樣的一個世界了,就算拿到了這一張普通大學的畢業證,又有什麼用呢?難道他還要去向普通人一樣去朝九晚五的工作嗎?

而且說不定哪天自己就遭遇了不測吧。

畢竟從目前來看,這個世界好像有某些強大的人一直在盯著他。

領主之兵伐天下 「你……」

你教授完全沒有想到一個原本表現的都十分讓自己滿意的學生,到了這塊畢業的關鍵時候,竟然對著自己說出了這樣的話。

「李教授,我尊重您,不過我已經選擇了這一條道路,還請您也尊重我的選擇。」

李洛星有一些畏懼地看著李教授,畢竟這四年以來,李教授對自己還是挺好的。

而且有些時候都在為自己著想。

不過看起來自己的這一次選擇著實的把他給氣到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遲早都要選擇。

還不如早一點告訴自己的導師。

「你……」

李教授沉默的看著李洛星。

最後,才緩緩地開口說道:「既然你已經選擇了自己的道路,那我也不會勸你什麼了,好自為之吧。」

「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也應該擁有自己的選擇,但是,請你務必要明白一點,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

…… 「我明白,教授,我既然已經選擇了,那我自然會我自己選擇的道路負責任。」

「好吧!你走吧!」

看到李洛星依舊還是如此的堅定的表情,李教授最終還是揮了揮手。

或許這個學生在未來會踏上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這一切對於他來說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

就算他說的,每一個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他這樣一個做導師的,也只能在他的選擇路上做出一點提議罷了,也沒有資格去干預別人的選擇。

而且看起來別人現在已經選擇完成了。

「李教授,保重!」

李洛星離開之前還是對李教授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以報答他這四年以來對自己的照顧之請。

「去吧!」

李教授有一些落寞之色的揮了揮手。

……

「最近要努力修鍊了,現在不知道師父老人家什麼時候能夠回來,還不知道以後會出些什麼樣的事情,只有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李洛星走在這熟悉的校園當中,在心中暗自的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他內心當中總有一點感覺,在未來天地當中絕對會有一些什麼大事情要發生。

或許到時候整個天地都會大亂,在那個時候要保住自己的小命也只能看自己的實力。

所以他現在已經顧不得什麼畢業論文了,他現在只想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要不然的話,一篇短短的畢業論文也難不到他,隨便抽出一點時間寫了也就行了,但是他感覺現在任何一個時間都是寶貴的。

根本不想浪費在這世俗當中的事情。

「不知道師父要什麼時候才能解決他的事情?」

李洛星想起林牡離開之後給自己那一番話。

「短則數個月,長則數年。」

連師父那樣強大的存在都要花費這麼長時間才能夠解決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樣棘手的事情呢?

但是他也明白那種事情也不是自己現在能夠可以接觸的了的,畢竟自己現在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個菜雞而已。

還沒有能耐插手那些大能的事情。

所以他也就只能好好的修鍊了,以求早日達到師父那個境界。

只有得到那樣才能夠接觸真正的秘密。

「從今天起,努力修鍊!」

走在路上,他在心中暗自的對著自己下了一個決定。

「師父,放心吧,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

「唉!這天地馬上就要發生大變了,祖師爺他們也會回歸到人世間當中,馬上天地的靈氣又會恢復到古時最鼎盛的時候,到時候人間的修鍊者也不需要再為了一點小小的靈氣來爭奪!」

「原本以你的資質完全可以被宗門收入弟子,從而踏上一條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為什麼到了這樣的關鍵時候你就放棄了呢?」

李洛星離開以後,獨自在辦公室的李教授當中的眼神露出一絲遺憾。

天地馬上就要發生大變,到了那時候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掌控的世界。

到時候天地當中都只是有修鍊者說了算。

原本李洛星的資質完全可以被自己宗門的人看重,從而踏上一條修鍊之路。

「到時候再說吧。」

李教授呢喃自語道。

李洛星這樣優秀資質的弟子,他不想放棄。

…… 「誒!話說你最近怎麼不去拘魂了?」

回到林牡的別墅當中,李洛星第一眼就看到悠閑的坐著正在喝茶的許安。

「呵呵!托你的福,我現在還拘個屁的魂。」

許安白了一眼李洛星,要不是這小子自己又怎麼可能會被閻君撞見。

既然已經被閻君撞見了,那估計他這個陰司使者已經做到頭了。

所以他現在才能有時間這麼悠閑。

「算了,我自己去外面找那些鬼練練手吧。」

李洛星見到許安現在並不想理自己。

也懶的和他繼續說下去了。

經過將近一年的修鍊,李洛星現在的實力已經臻至出竅境界了,雖然對於某些強大的存在來說還是一隻小弱雞,但是對於現在人世間的一些鬼物來說,他已經完全可以獨自一人去面對了。

只要不是去惹到一些禁忌的存在。

李洛星感覺現在自己靠修鍊,對於自己的提升有一些緩慢。

他已經有一些明白這或許就是遇到了修鍊路上的瓶頸。

雖然按道理來說,像他這樣天賦的人是一般不會遇到瓶頸的,尤其還是在修真一路上。

但是林牡給他的功法是何等的高深,是為了培養一位天道專門創造出來的一本功法,所以就算是以李洛星這樣的天資還是會遇到一些瓶頸。

李洛星感覺自己要在實戰當中才有可能突破到合體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