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然這些人都是靠的住的朋友,但是碧綰並不想將在晶石空間發生的一切告訴他們。

  • Home
  • Blog
  • 雖然這些人都是靠的住的朋友,但是碧綰並不想將在晶石空間發生的一切告訴他們。

因為沒有這個必要。

雖然宇文邕幾人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這麼簡單的,但是都很有默契選擇沉默。

「你們看那個廢物,還真把那個魔獸當寶貝了。」逍遙馨蘭鄙視的說著。

「也就只有她,將它當個寶,路都走不穩的魔獸,能有什麼出息。」蘇穎冷冷的嘲笑道,「不過她也就只配擁有這樣的魔獸。」

「難道修羅王真的回國都了?」華芯終於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芯兒,怎麼了,修羅王肯定是回國都了,難道你以為他會去救那個廢物?」碧清淡笑著說道。

「就算修羅王回國都了,她一個廢物能從魔獸堆里活著出來,這就不得不讓我們重視了。」

「沒錯,芯兒說的有理。」碧清點了點頭,這點她不是沒想到,「而且還帶了一頭魔獸出來,不管是不是廢物,但是這也無法理解。」

「恩……」華芯點了點頭,在心裡默默的猜測著,難道是因為環戒,所以她即使是一個廢物也沒事?

環戒的威力華芯是知道的,所以將碧綰能成功逃出來,全部歸功於環戒了。

在華芯的提醒下,蘇司、蘇穎、碧清都在心裡明確了一件事情:碧綰肯定有寶貝,這個寶貝自己一定要得到手。

「主人,他們幾個人在打你主意。」刺身獨角犀蠶蠶張嘴將自己聽到的彙報給了碧綰。 碧綰淡淡一笑:「不錯,好好表現。」

「什麼好好表現?」逍遙御風見碧綰莫名其妙的話,疑惑的問道。

「我讓我的魔獸乖點。」

看著碧綰懷中的魔獸,逍遙御風還是忍不住的鄙視道:「魔獸也是分等級的,你一會契約那個蜘蛛蜂尾獸,一會契約這個沒角的犀牛,這樣你很快就契約滿了,結果契約的都是一堆沒實力的。」

「對,綰兒,等你實力變強了,再契約實力強一些的。」宇文邕也勸說道。

碧綰知道他們是關心自己,於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知道了。」

「不過,你這頭魔獸真的很奇怪,之前看到的那頭魔獸,應該就是他的父親,我們以為是受了傷,沒想到他們就是這樣的種類啊。」顧絕塵細細觀賞的說,「獨耳無角的獨角犀。」

碧綰揚了揚唇角:「如果你喜歡,我把他送給你好了。」

顧絕塵連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我可想契約一頭八階的魔獸那。」

顧絕塵此話一出,碧綰頓時癟嘴一笑,沒說什麼:這就是一頭名副其實的八階魔獸,不是她不給,是你自己不要的。

「王爺怎麼還沒來?」一直等著冷寒澈的修影,見自家王爺久久沒有現身,頓時焦急的問。

碧綰也覺得有點久了,於是起身望了望靈力波動的方向:「要不我們也過去看看?」

「好。」

於是,碧綰輕輕的將蘇萍和皇甫翎莎叫醒。

醒來的兩人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碧綰,頓時開心的擁抱在了一起。

「好了,起來,我們去那邊看看。」碧綰一邊說,一邊拉著兩人的手,往靈力波動的方向走去。

「你們要去哪?」看到幾人往那邊走去,華芯直接大聲的問道。

「就是,你們要去哪?」蘇穎幾人也起身,往碧綰這邊走了過來。

「本少爺要去哪就去哪,想管本少爺,再長漂亮點。」逍遙御風直接鄙視的看著蘇穎。

顧絕塵也不甘示弱的冷語道:「想管本少爺的事情,除非你們長得比綰兒漂亮。」

比綰兒漂亮,顧絕塵的話讓蘇穎、碧清幾人直接暴怒的看著顧絕塵。

碧綰那瘦瘦弱弱的樣子,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渾身皮包骨頭的樣子,叫漂亮?

不看身材,就看臉蛋,也只能說不醜。

怎麼能跟自己這妖嬈美艷的臉蛋比呢。

碧綰直接無視的看了看顧絕塵:「她們到了想要男人的時候了,你這麼說不好。」

「綰兒,你怎麼說話的,這麼沒教養。」碧清冷冷的斥責道。

「你敢說我沒教養?我可是修羅王府的人,你這樣就是辱罵修羅王府,對修羅王不敬,看修羅王怎麼收拾你。」

一聽碧綰還是這麼不要臉的拿修羅王來欺壓自己,碧清心中的嫉妒之火直接就竄了上來:「你少裝腔作勢,在家你仗著有爺爺撐腰,在外你仗著修羅王囂張跋扈,我現在就替爺爺清理門戶,省的你辱罵了家門。」

碧清拿著家族利益的大帽子,直接就扣了下來,讓宇文邕、逍遙御風和顧絕塵暗黑了臉…… 「你敢?」

「哥哥……」見到碧謙,碧綰直接開心的走了過去。

「有我在,你敢。」碧謙冷冷的看著碧清。

看到碧謙,碧清無奈的咬了咬唇。

「碧少爺,雖然你寵愛你的妹妹,但是還是需要管教一下。不然這樣無禮的丫頭,誰要啊。」華芯好心的提醒著。

「我要。」顧絕塵和冷羽紋直接順嘴的接話道。

而顧絕塵和冷羽紋也相互對視著,用眼神廝殺著。

「呵呵,果然是個水性楊花,朝三暮四的狐狸精。」蘇穎冷笑著,一臉看戲的說著。

「閉嘴。」聽到蘇穎這麼辱罵碧綰,顧絕塵和冷羽紋直接呵斥道。

看到顧絕塵和冷羽紋這麼護著碧綰,華芯淡淡一笑,將右手掩到身後,拿出水晶球記錄著現場的對話。

「我就水性楊花,我就朝三暮四,怎麼了?」碧綰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淡笑著,「有本事你們也左擁右抱啊。」

「不要臉。」蘇司也看不下去了,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子。

蘇穎、碧清、碧雪幾人被碧綰氣的直接咬牙暴怒著,可是有顧絕塵幾人護著,她們根本無法動手,只能恨恨的瞪著。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那麼碧綰現在肯定已經變成了肉沫。

「王爺怎麼會看上你這樣的女人?」華芯無語的搖著頭,一臉的惋惜。

「那你們只能問冷寒澈了,說不定就是他眼瞎。」碧綰本可以直接不理,但是看到她們總是這樣自討沒趣,碧綰也只能奉陪了。

以前自己是沒有實力沒有靠山,她現在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有晶石空間的九兄弟,還有器王神戒在手,把她逼急了她們可沒好果子吃。

現在是該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厲害了,不然,還真以為自己是吃素的。

聽到碧綰這麼說,華芯淡淡一笑:只要將這個給冷寒澈就夠了,這可是你自找的。

見碧綰這個廢物總是仗著男人,就這麼囂張不要臉,蘇穎捏著手真想出手,可是忍住了。

「有本事你們出手啊,像第一次在彩石灘那樣,聯合起來要我命啊?」碧綰挑釁的說著,就想逼她們出手。

本就想出手的蘇穎,聽碧綰這麼挑釁,頓時直接出手掐住了碧綰的脖子。

碧綰就等著蘇穎出手,所以故意站在離蘇穎很近的地方,讓她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抓住自己。

「綰兒……」

顧絕塵正想出手,不料碧綰直接一抬手:「我自己解決,你們不要插手。」

「可是……」

顧絕塵還想說什麼,但是宇文邕拍了拍他的肩膀:「她不是莽撞之人。」

有了宇文邕的提醒,碧謙,顧絕塵幾人都靜靜地注視著。

「你用力啊。」碧綰冷笑的說著,眼中是淡淡的鄙視。

「哼,找死。」蘇穎說著就捏緊了雙手。

「啊……我的衣服?」突然蘇穎尖叫一聲,連忙用水靈力元素將自己手上的火撲滅。

「不會用腦子笨。」碧綰繼續打擊著,「真是狼狽,這哪裡有蘇家小姐的樣子。」

「你……」蘇穎直接甩出四條水龍捲,朝碧綰攻速。 「蠢,還是以前的招數。」碧綰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碧謙、顧絕塵幾人時刻準備著出手。

可是當四條龍捲靠近碧綰的時候,只見說了一句「破……」,四條水龍捲頓時消失了。

看到自己的水龍捲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蘇穎瞪著眼睛:「怎麼回事,那可是中控師打出的水龍捲,你這個廢物怎麼可能破的了……」

「或許你放出的只是控士的水平,一直以來你都是渾水摸魚,賺取名聲而已。」

「不可能。」蘇穎厲聲尖叫道,不相信,不相信……

「那怎麼就沒了,我可是廢物?」

碧綰的話重重的打擊著蘇穎,讓高傲的蘇穎頓時泄氣了。

「呵呵,就你這樣還想跟本小姐搶男人,我的魔獸都看不上你。」

「對本王才看不上你。」刺身獨角犀也適時的張張嘴。

侮辱,這是蘇穎人生中最大的侮辱。

「我殺了你。」說著,蘇穎直接毫不留情的甩出一條水龍,將碧綰死死的捆了起來。

「這是實力說話的時代,你這個廢物又能如何。」看著被水龍纏繞的碧綰,蘇穎頓時解氣的說著。

「是嗎?」碧綰冷冷一笑,「是嗎?破……」

隨著碧綰將『破』說出口,水龍又消失了。

「怎麼可能……」

「弱,太弱了。」碧綰嘲笑著。

這可是蘇穎引以為傲的招數,就這麼被破了。

破她招數的還是那個一直被看不起的廢物。

這太打擊人了。

碧綰就是想重重的打擊這個高傲的孔雀,讓她對自己失去信心,讓她開始懷疑自己,在心靈上打擊她。

女人啊女人,就是一種可怕的生物,碧綰就是這種可怕生物的代表。

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碧綰冷冷的掃視了一笑碧清幾人:「以前我是廢物不是傻子,而現在我既不是廢物也不是傻子了,你們最好不要來招惹我,這是最後的警告。」

說完,碧綰直接轉身往靈力波動的方向走去。

「就是,我們綰兒不是好惹的。」顧絕塵得意的說道,一臉鄙視的看著蘇穎幾人,太過癮了,果然還是碧綰厲害。

「切,手下敗將……」

「哎……」

「嘖嘖嘖……慘……」

逍遙御風,宇文邕,修影都得意的說著。

「你們……蘇長老……」

「穎兒,稍安勿躁,這個廢物有問題。」蘇司皺眉琢磨著。

「我蘇穎與你勢不兩立。」蘇穎跺腳發誓道。

「你真厲害,把我姐氣成那樣,真有你的。」蘇萍開心的誇讚道。

「你怎麼那麼厲害了?」顧絕塵好奇的問道。

「它啊。」碧綰指了指懷中的魔獸,淡淡的說著。

「它?它不是廢物嗎?」顧絕塵吃驚的看著刺身獨角犀。

「我可沒說他是廢物。」

「你不是說它和你一樣。」

「我是說它和我一樣有天賦,聰明,所以他們就讓我帶它出來見見世面。」

碧綰的話讓顧絕塵幾人直接無奈的抽動著嘴巴,不知道怎麼反駁碧綰的話。

「它什麼等級?」

「八階……」

「八階!」顧絕塵頓時懊悔的驚呼道,「你不是說要送給我的,現在送我吧。」

「你都說不要了,我才不會將它送給你這樣沒有眼力的人。」碧綰認真的說著。

顧絕塵欲哭無淚,眼紅的看著碧綰懷中的魔獸…… 看著如此的顧絕塵,刺身獨角犀在心裡對碧綰豎起了大拇指:這才是本王主人應有的樣子,霸氣,聰明,將所有人玩弄於手掌。

「哥哥,你剛才去哪了?」

「那邊有靈力波動,所以我去看了看。」碧謙指著前方道。

「這樣啊。」碧綰明白過來怪不得一開始沒看到他,可是轉念一想,碧綰立刻轉頭看著修影,「我哥哥那麼弱,為什麼不是你去?」

一聽碧綰這麼說,修影連忙解釋道:「不是我不想去,是我們無法感覺到那靈力波動。」

這可必須得解釋清楚,如果碧綰誤會了,只要她隨便一句話,都可能將自己打入地獄。

王爺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離開的時候特意交代的。

看到修影委屈的眼神,碧綰不解的看向宇文邕。

在這麼幾個人里,他是最靠得住的。

「修影說的沒錯。」見碧綰看向自己,宇文邕微笑著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