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說這樣看起來是很公平的,可是坐莊的投資風險和收入比例太低了,這樣的庄在專業的賭場是不可能會做的,因為這樣的話,賭場就別指望掙錢了。

  • Home
  • Blog
  • 雖說這樣看起來是很公平的,可是坐莊的投資風險和收入比例太低了,這樣的庄在專業的賭場是不可能會做的,因為這樣的話,賭場就別指望掙錢了。

如果每種賠率是一賠二還靠譜一點。

不過再笨的莊家,也架不住運氣好啊。

這個庄是穩贏的庄,那就是賠率因為四種選項里沒有一種是對,就是賠率一賠一萬也沒關係。

蒼風牛狼、喚冰雀、光紋豹和銀線蜥,這四種選項都是六品妖獸。

很顯然大家都覺得軒轅無命的實力應該是差不多是魂融境,所以計算他一成的實力,應該就是六品妖獸的樣子。

軒轅無命怪笑看著司寇傑:「大家總的押了多少?」

「六百萬的樣子。」司寇傑聳了聳肩:「我總的財富只有兩千萬的樣子,所以不可能讓大家押太多的啊。」

「用兩千萬去搏六百萬,你這莊家也是有趣。」軒轅無命嘖嘖感慨了下:「不過也算你運氣好……」

「啊?什麼意思?」司寇傑驚喜道:「你是銀線蜥?」

因為銀線蜥是押的人最少的,如果軒轅無命是銀線蜥,司寇傑就能掙一筆。

軒轅無命搖頭道:「不得不說,你小子的運氣不錯……因為上面四種,哪種都不是我。」

「啊……」

眾人驚呼出聲,然後就聽到司寇傑一個人在那歡呼雀躍。

「不會吧?這可是大家集思廣益選出來的四種啊,好像是幻妖天地最活躍的四種六品妖獸啊。」夾谷翀詫異道。

雎鳩兮兮是沒有參與賭局的,但她也很是詫異:「哪一種都不是?那你是什麼?難道是五品妖獸?」

眾人都愕然地看著軒轅無命,就連其他學府的學霸都看了過來。

通過幻化什麼品級的妖獸,是可以反推出軒轅無命的基礎實力的,大家一直都很好奇這個問題,自然都是豎起耳朵準備得知答案。

如果軒轅無命真的是幻化成為五品妖獸,那說明軒轅無命的基礎力量至少是百萬級。

百萬牛的力量,那可相當於神明境武神啊,軒轅無命的實力有這麼恐怖?

相當於魂融境的實力,都足以讓大家心驚肉跳,何況神明境?這也是大家在設立賭局選項時,根本不敢設立五品妖獸的原因。

軒轅無命咧了咧嘴笑道:「其實……我幻化的是四品妖獸,正是一不小心淘汰了阿羅佐和夾谷翀他們的白龍狼……」

「切……」阿羅佐甩了甩手:「還拿我開涮,欺負我現在不能說我幻化的是巨龍是吧?」

「誰信呢?」夾谷翀也撇了撇嘴:「無命,你就不能說句實話么?」

軒轅無命苦笑著準備解釋一下,卻發現他根本說不出話來,眾人紛紛對他剛才的話表示了強烈的質疑。

「白龍狼可是四品高階妖獸吧?基礎力量少說也是四五十萬牛吧?無命你要是能幻化白龍狼,基礎力量該不會是五百萬牛的級別吧?」呼延雷霆都覺得軒轅無命在說了一個笑話。

雎鳩兮兮也笑了:「無命,你就別開玩笑了,五百萬牛,那都是相當於是神隱境圓滿的武神了,你就是打娘胎就開始修鍊,也不可能這麼強大啊!」

除了令狐小嬌眸光中的驚異有些相信的意味,其他的人都完全把軒轅無命的回答當一種笑話。

「好吧,被大家看穿了。」軒轅無命苦笑著聳了聳肩:「我剛才開了個玩笑……」

軒轅無命心頭其實真的很無奈,他好不容易覺得這種場合,不好撒謊,所以就打算暴露一次實力,反正基礎實力跟他的戰力還有很大的距離,暴露一下也關係不大。

卻沒想,這個世界說真話,卻那麼多人難以相信。

相反,假話,卻更容易讓人相信。

就像過了片刻,軒轅無命被逼著承認了他所幻化的是劍齒獅這個「事實」,然後大家就恍然大悟,以驚艷無比的態度相信了這個「事實」。

而這個「事實」,已經讓眾學霸頂禮膜拜了,畢竟他們可也是各地的天才,可是最強戰力者,像隨風,撐死也不過是勉強比得上普通的魂煉境初期的武魂。

但是軒轅無命,年齡比隨風年齡了十幾歲,戰力卻已經堪比神明境武神,這個差距,實在太大了。

事實上,說起來,軒轅無命對眾學霸的感嘆、奉承什麼已經完全無感,因為他從來沒有覺得跟這些年輕人們較勁有什麼意思。

當然大家奉獻的白悲緒力、黃思緒力和玄恐緒力,他還是照單全收的。

剛經歷了五緒灌頂的軒轅無命,此刻可是急需積攢新的緒力。

「珂兒怎麼還沒出來?」

在參與賭局的眾人交結完畢后,眾人的注意力,很快回到了令狐珂兒身上。

按照聖學院總結的經驗來看,倒數第二人從幻妖天地出來后,最後一人會很快就出來。

但是現在軒轅無命出來好一陣了,令狐珂兒都沒出來,眾人自然會很困惑。

只有軒轅無命明白,令狐珂兒在幹什麼,他也很期待,令狐珂兒會如何延續屬於她的機緣。

其實軒轅無命早就意識到,這妖靈之路對他的幫助雖大,但還比不上令狐珂兒。畢竟令狐珂兒是修鍊幻靈之道的,像這幻妖天地,那就完全是給令狐珂兒量身打造的。

在修為增長這一塊,其他所有人都只能眼睜睜看著,包括軒轅無命在內。

軒轅無命很期待,令狐珂兒經過這一關,會成長到什麼地步。

可就在大家的期待中,大家所處的這個平台輕顫,開始再次騰升,而令狐珂兒依然沒有回來。

這一下,可是把軒轅無命也嚇到了,因為在聖學院的紀錄中,這第三關關卡口的飛石鎮要等到所有的學霸都回來后才會繼續上升。

「難道珂兒發生了什麼意外?」軒轅無命眉頭大皺。 軒轅無命的擔心,在飛石陣急速上升后驟然停下時,有了答案。

令狐珂兒那披著赤色斗篷的身影,驟然出現。

長鬆了口氣的軒轅無命迎了過去:「珂兒,還順利么?」

令狐珂兒身上洋溢著喜氣:「很順利……」

「那就好!」軒轅無命點了點頭,也沒有急切地去問令狐珂兒的收穫,畢竟眾人也有表達他們關切的權力。

這不,大家都圍著令狐珂兒七嘴八舌地詢問情況。

如今的令狐珂兒越發的成熟,也知道什麼能說,什麼最好不提,應對的頗為得體。

「好了,大家此行算是功德圓滿了,可以出去了。」

呼延雷霆豪氣大發,他的收穫是十分大的,在第三部分,他也呆了有將近三個月,這麼長的時間讓他的靈魂力獲得了不少的加成,同時他對自然大道的悟性也提高了不少。

呼延雷霆是個懂得感恩的人,他知道這一切,可以說都是拜軒轅無命所賜,如果不是軒轅無命的帶領,讓隊伍在第一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並且在第三關為他們搶得了名額,就沒有這麼圓滿的結局。

看著飛石陣驟停時,在平台一側出現的那個靈能旋動如一把巨大風扇的傳送門,軒轅無命眉頭輕揚:「這就出去?」

「要不然還能怎樣?」雎鳩兮兮聽出了軒轅無命的言下之意,當下笑道:「妖靈之路,就只有妖海峽谷、妖天鎖鏈和幻妖天地這三部分,大家都已經闖過了,自然該回去復命了。」

「這傳送門可支持不了多久,大家快走吧!」隨風的聲音在旁飄起,已經帶著隊員們絡繹離開。

拓跋凌問道:「無命,你是不是有些擔心外面的情況?」

「這倒沒有!」看著另外幾個隊伍的人迅速離去,軒轅無命輕笑:「我只是覺得,妖靈之路還沒有完而已。」

原本都抬腳跟著,準備離去的公主保密隊的諸人腳下都驟然一頓。

在呼延雷霆等人錯愕看過來時,令狐珂兒也補充了道:「的確還有路可走。」

「啊?」呼延雷霆詫異地四下張望:「哪還有路?」

令狐珂兒單手一翻,手中已經多了一片邊上帶著縷縷狹長羽毛的青色鱗片:「無命哥哥,你應該也有吧?」

軒轅無命點頭間,手中也多了一片這樣的鱗片:「嗯,似乎是上一關的獎勵?我還不知道它有什麼用呢。」

「它的作用,就是讓人擁有足夠時間的飛行能力,帶人飛越過第四關到第八關,直接進入妖靈之路終點通天宮。」令狐珂兒解釋道。

「啊?這妖靈之路還有這麼多內容?」軒轅雷霆等人都非常詫異。

雎鳩兮兮也是愕然:「原來這第三關也是有標準的?達到了標準,就能獲得這種直通鱗片?」

銀煥好奇道:「公主,為什麼是直通最後的終點通天宮,而不是去第四關呢?」

令狐珂兒應道:「因為第四關到第八關需要擁有對應的特殊能力,方才能進入其中進行有針對性的歷練……而我們都不符合條件。」

令狐珂兒沒有說得太清楚,其實第四關到第八關這五個關卡是完全針對妖獸所設,非妖獸的生命體根本無法進入,進去了也得不到成長的作用,甚至會有極大的兇險。

「原來如此,那我們還是只能離開,畢竟這種鱗片也只有兩塊。」呼延雷霆不無艷羨地看著軒轅無命和令狐珂兒。

赤煉羽裳 用腳趾頭想,也想得明白,這通天宮一行,恐怕才是妖靈之路最重頭的部分,前面三關的收穫尚且如此豐富,最後的通天宮如果闖過去了,那收穫恐怕會讓人瘋狂。

「是啊……」雎鳩兮兮也眸光閃亮地看著二人:「無命,珂兒,那預祝你們收穫多多,我們還是先離去,也好看看外面是個什麼局勢,說不定還能給你們鋪鋪路。」

「多謝兮兮姐!」對於雎鳩兮兮的熱誠,令狐珂兒由衷表示感謝。

「不用謝,我們是好朋友嘛。」雎鳩兮兮輕笑,然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飄然離去。

在眾人紛紛離去后,軒轅無命卻是叫住了最後離開的令狐小嬌:「小嬌,你就不要走了。」

「嗯?無命少爺,有什麼吩咐么?」令狐小嬌一臉忠誠地站定。

對於令狐小嬌的稱呼,軒轅無命已經懶得去糾正了,糾正了好多次她不還是說著說著又說回來了?

軒轅無命將手中的青色羽鱗遞給了令狐小嬌:「如果這東西只是要讓人擁有飛行能力的話,那我是用不到了,因為我本來就能飛行。」

「對哦,太好了,小嬌也可以跟我們一起了。」令狐珂兒雀躍:「可惜無命哥哥你送我的冰凰羽衣在熔漿湖中被毀了,要不然我這塊羽鱗也能讓出來。」

「就算冰凰羽衣在,你也不能讓出這羽鱗,畢竟冰凰羽衣只能讓你擁有短時間的飛行能力,這速度還快不了,無法應對飛行時的突發情況。」軒轅無命說道:「飛躍五個關卡,這其中肯定不會是波瀾不驚,恐怕我以自己飛行跟隨,都會有風險,這也是我沒有提出要帶著大家一起飛去通天宮的原因。」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軒轅無命對隊伍中的其他人還是沒有達到像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般強烈的信任度和認可度。

事實上,軒轅無命也沒有估計錯。

從第三關關卡口,直接飛躍五個關卡進入通天宮,其中難度十分的巨大,危險度根本不亞於進入五行中天。

剛開始還沒什麼,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兩人被一道梭形的青色光團包裹住后,以堪比聖窺境武聖的速度,如火箭般急速上升。

這種速度,軒轅無命無需施展青怒急速,也能跟上,畢竟如今軒轅無命的基礎速度,已經堪比普通的聖窺境武聖。

當時軒轅無命還鬆了口氣,因為他以為要動用烙印之力轉化青怒緒力呢,畢竟他現在緒力已經見底。

軒轅無命展開五元神翼,緊緊跟在令狐珂兒的青色光團後面,迅速向上飛升。

「呼哧啦……」

不過沒一會兒,軒轅無命就聽到了撕裂天空般的恐怖聲音,然後軒轅無命的魂念就感應到上方天空完全是青蒙蒙的一大片,偶爾能看到空間被撕裂的那種深邃的黝黑。

「隱魔罡風!」

軒轅無命心頭大驚,猛然意識到,這通天柱,可就是以九重天為依託設立的,所有的一切看似平靜,卻是因為怒龍霸世的強大法則之力保護下才能達成。

軒轅無命如今是以「作弊」的行為在實行偷渡,那就得直面五行中天的殘酷。

當然,比直接闖五行中天好一點的是,軒轅無命擁有兩個擋箭牌,那就是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二人的羽鱗所化的保護光團。

軒轅無命只需要緊緊跟住兩個光團,剩下的就是要承受住那排山倒海的壓力就好。

不過運氣不好的時候,就會被突然出現的隱魔罡風給撕裂一個大口子。

當右大腿受傷時,軒轅無命才真正意識到當初諸葛青云為了保護他,到底是冒了多大的風險,進入涑風天。

要知道,軒轅無命此刻可是完成的喋血金身,身體強度堪比聖獸,比聖元境的武聖都還更強大,尚且會被隱魔罡風撕裂一個口子,那個時候,不過是神隱境圓滿的諸葛青雲,如果被擊中,那絕對是非死即殘。

當然,那個時候的諸葛青雲,只是在涑風天最底層,跟浮雲天交匯的地方,隱魔罡風出現的頻率要少一點。

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都為軒轅無命捏了一把汗,不過她們也知道,都到這一步了,軒轅無命已經騎虎難下,必須跟上,如果退回去,失去兩個青色光團的衛護和指引,恐怕更危險。

好不容易通過了涑風天,軒轅無命三人又一頭鑽進了一片翻滾著赤紅色熱浪的天空。

九重天之第三重兀炎天。

一進入其中,軒轅無命感覺渾身毛髮都瞬間燒焦,皮膚也迅速出現紅斑,這還是有靈能守護的情況下,而且他可是金身大成啊!

五行中天的恐怖,這才剛剛升級啊,而且那熱浪中穿梭的隕石和火柱還沒轟到軒轅無命身上呢。

「還是實力不足啊!」

軒轅無命輕嘆了口氣,還是果斷地耗費了一環烙印之力,給五種緒力同時補充了二十分。

然後軒轅無命毫不猶豫地施展出了「青怒極速」、「赤喜暴力」和「白悲明鏡」這三種最強加持能力。

也就在這一刻,一道恐怖的火柱如同天外飛炎猛烈衝擊在軒轅無命身上。

「咔擦……」

身體外那一層冰層直接被轟碎,然後軒轅無命的身子被橫衝出百丈開外。

軒轅無命心頭駭然,如果不是剛剛加強四倍的護體靈能,剛才那一下,恐怕就能要他半條命。

更讓軒轅無命駭然的是,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的青色光團轉瞬已經消失在赤紅色的熱浪雲海之中。

「該死……」

軒轅無命連忙將速度提到了極致,連怒風武勢也開啟了,身子如同一道極光,射向天際。

還好軒轅無命已經有青怒極速的狀態在身,速度提高了許多,加上一路運氣還好,沒有再被天炎擊中,這才再一次追上了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 其實,在軒轅無命被火柱沖走的時候,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都嚇得尖叫了起來。

兀炎天實在太恐怖了,在青色光團中的她們尚且感受到無窮無盡的壓力,對於軒轅無命所承受的壓力到底有多大,她們根本難以想象。

經過幻妖天地的經歷,令狐珂兒的修為有了極大的漲幅,足夠讓令狐珂兒剛意識到時都不由喜形於色,因為達到了魂煉境六星,基礎力量也突破了百萬級,達到了一百四十五萬八千牛。

可即便如此,令狐珂兒也有自知之明,如果失去青色光團的防護,她恐怕會瞬間化成焦炭,這兀炎天絕對比讓她毀容的熔漿湖要恐怖得多。

但是她們即便擔心,也沒有辦法,以她們的能力連青色光團都掙脫不了,如何去救軒轅無命?

所以令狐珂兒和令狐小嬌只能眼巴巴盯著光團下方那翻卷的紅雲,當看到軒轅無命的身影重新出現時,令狐珂兒眼淚都要出來了。

實力提升許多,軒轅無命此刻變得輕鬆了許多,在接下來急速衝破上萬米的兀炎天後,跟著青色光團又一頭扎進了……大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