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離倆人不遠處,一位單手在膨化食品貨架上挑選零食的男人引起了慕易的注意,慕易假裝沒看到男人另一隻手裡的微型設備,繼續和霍莞伊保持著情侶間才有的曖昧動作…… 當洛奇他們和黑甲戰士纏鬥時,隱藏在暗處的另外一名帝國騎士團成員也沒有閑著,這個人一直在等待著機會,並在機會出現後果斷出手,射出了致命的一箭!

  • Home
  • Blog
  • 離倆人不遠處,一位單手在膨化食品貨架上挑選零食的男人引起了慕易的注意,慕易假裝沒看到男人另一隻手裡的微型設備,繼續和霍莞伊保持著情侶間才有的曖昧動作…… 當洛奇他們和黑甲戰士纏鬥時,隱藏在暗處的另外一名帝國騎士團成員也沒有閑著,這個人一直在等待著機會,並在機會出現後果斷出手,射出了致命的一箭!

然而這一箭,彷彿早就被防備了似得,非但沒有絕殺西林,更是讓洛奇順著箭羽飛過來的方向追了過來!

洛奇他們對於這一箭確實早有防備,不,應該說他們其實一直都在等著這一箭的到來,包括和黑甲戰士纏鬥在內,都是為了這一箭。

只要仔細想想,其實就會發現問題所在,比如說當他們和黑甲戰士纏鬥在一起時,為什麼是洛奇打頭陣?

這一點看起來彷彿很正常,克蕾婭和西林都帶著傷,只有洛奇的狀態最好,同時在三人當中,白惡魔戰甲也是最強的,自然應該由他來主攻了。

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因為在這種時候,白惡魔戰甲是不適合與敵人纏鬥的,這一點從結果就能看出來,一旦被黑甲戰士貼近后,魔牙鐮刀的威力馬上大打折扣,根本發揮不出所向披靡的效果。

所以按照正常情況來說,應該是克蕾婭和對方纏鬥,雖然使用魔能鞭的她一旦被近身也難以發揮,可只要洛奇在一旁,只要洛奇在一旁找到哪怕一絲機會,魔牙鐮刀就可以做到一擊必殺,徹底解決掉黑甲戰士。

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這種失誤放在洛奇一個人身上還可以理解,可如果同時出現在三個人身上就顯得很異常了,畢竟克蕾婭和西林不但實力強,戰術素養也非常高,他們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戰術失誤的。

而之所以會如此,就是為了給另外一個敵人留出破綻!

克蕾婭和西林很清楚,對於帝國騎士團的兩人來說,自己已經算不上威脅了,真正的威脅只有洛奇,如果洛奇在一旁尋找機會,那麼不到萬不得已,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絕不會出手,所以他們才讓洛奇主攻,然後自己來充當誘餌,進而誘騙對方攻擊,而對方一旦攻擊就必然產生片刻的暴露,到時候就看洛奇的本事了。

為了做到這一點,克蕾婭和西林可以說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進行冒險,隱藏在暗處的阻擊手本來就強,兩人的狀態又如此之差,稍微有一個閃失,那就不是在充當誘餌了,而是在送死了。

而從最後的結果來看,被當成了目標的西林也真的是差一點就死了,他雖然一直都在警惕,並且也真的在偷襲到來前有所察覺,可還是沒有躲開,僅僅只是在最後關頭轉了個身,用裝甲更厚重的正面擋住了這一箭,卻還是被炸飛了。

不過同樣的,隨著他被炸飛,洛奇也是一飛衝天,直奔箭羽射來的方向飛了過去。

他這一飛,也是給所有人都露了一手,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當西林中箭的時候,洛奇正在和黑甲戰士交手,但就在西林被射中的同一刻,他卻是陡然加速,一瞬間就將戰甲的速度提到了最大,剎那間就一飛衝天直奔高空而去,速度之快讓與之交手的黑甲戰士都沒有反應過來。

並且在一飛衝天后,洛奇就在眾目睽睽下突然直角變相,然後一瞬間就不見了……

這一幕,簡直是看得克蕾婭、西林、還有黑甲戰士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他們三人穿的可都是第五代戰甲,並且都經過了特殊的改裝,可就算如此,三人也必須要承認,他們是完全做不出這種動作的。

第一,他們不可能做到像洛奇一樣在靜止狀態下瞬間將戰甲的速度提升到最大值,這種瞬間加速的能力,已經超過了五代戰甲的極限,無論如何改造都不可能做到。

第二,就是他們不可能像洛奇一樣,在速度不減的情況下做出直角變相這種動作。

試想一下,速度不減,然後突然直角變相,這種動作都不需要親眼看到,哪怕只是想想,就知道只存在於理論可能,現實中根本做不出來,但洛奇卻做到了,並且一點都不顯得費力,那感覺就彷彿是正常飛行一樣。

這可是將所有人都看傻了,以至於所有人腦海中都冒出了一個問題:洛奇身上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壞了!

然而在片刻的發愣后,黑甲戰士就暗叫一聲不好,緊跟著就立刻就順著洛奇的方向追了過去!

他現在已經明白了洛奇三人的意圖,知道洛奇一定是去尋找自己的隊友了,這讓他頓時大驚失色。

同為帝國騎士團的成員,黑甲戰士最了解自己隊友的情況,這就彷彿克蕾婭了解西林的戰甲沒有近戰能力一樣,黑甲戰士也清楚的知道,此時隱藏在暗處的隊友,是不可能抵擋得住洛奇的!

他的隊友阻擊能力很強,這一點毋容置疑,但術業有專攻,凶虎小隊中西林是專門負責火力輸出,黑甲戰士的這位隊友,也只擅長於遠程阻擊,一旦被敵人近了身,尤其是被洛奇這種以機動性見長的敵人找到並近身,那就完了。

所以當洛奇衝出去之後,黑甲戰士就立刻追了上去。

然而他才剛剛啟動,克蕾婭的鞭子就到了!

隨著克蕾婭手臂的揮舞,魔能鞭啪的一聲就抽了過來,逼得黑甲戰士不得不進行躲閃,然後就被纏上了。

衝到敵人面前,克蕾婭不斷揮舞著手裡的魔能鞭,而在她手中魔能鞭就彷彿活了一樣,不但可長可短,並且極為靈動,那感覺根本就不是鞭子,而是一條靈蛇似得。

反觀黑甲戰士在面對克蕾婭的攻擊時,雖然應對的也相當不錯,但卻不可避免的被拖住了,更為重要的是,當克蕾婭出手后,根本沒有近戰能力的西林也沖了過來,竟然也加入了戰鬥,如此一來黑甲戰士想要去追趕洛奇就變得根本不可能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洛奇徹底得以解脫,當然他的擔子也不輕,因為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那個不斷放冷箭的敵人。

但想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

在這樣一個充滿了混戰和混亂的戰場上,想要找到一個人,那簡直就是在大海撈針……! 霍莞伊在喬家有一種莫名的心安,雖然在喬家沒住過幾天,每次回到喬家總會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這是霍莞伊頭一次在沒有霍恩彥的情況下有家的感覺。

這一覺睡的極沉,連夢都沒有做過,等霍莞伊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十點半。霍莞伊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磨磨蹭蹭地穿衣、洗漱……

「咚!咚!咚!」卧室門口突然響起了幾下笨重的敲門聲。

霍莞伊叼著牙刷一臉懶散地打開了門。

「你的手機!」容玘拿食指和大拇指捏著手機的一角,在霍莞伊的面前晃了兩下:「在客廳響了一早上了!」

「啊?哦!」霍莞伊夢遊般地接過手機。

「有個叫唐樂樂的,一直給你打電話,我忍無可忍,就接了,」容玘看了看一臉睡意的霍莞伊,一臉賊笑地說道:「她問你怎麼沒去上課。」

「啊?上課?」霍莞伊一臉懵圈。

「小妹妹。今天,」容玘笑眯眯地說到一半,伸出一根手指在霍莞伊的面前晃了晃,一字一頓地說道:「星、期、一!」

霍莞伊彷彿被雷劈了一般,原地愣了三秒鐘后,抓起自己的手機遠遠地往床上一扔,扭頭便往衛生間跑,一邊跑一邊帶著哭腔慘叫:「完了、完了,忘記今天上課了,完了、完了……」

容玘兀自在門口笑了一會兒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十分鐘后,霍莞伊換好衣服急匆匆地往外跑,剛跑到門口直接和抱著醫藥箱的容玘撞個滿懷,差點將容玘手中的醫藥箱撞翻。

「小丫頭,過來,我給你包紮一下!」容玘一邊說一邊側身擠進房內。

「我又沒受傷!」霍莞伊說著便要跑。

容玘一把拉著霍莞伊的胳膊,二話不說直接將霍莞伊拽到床邊,大手摁著霍莞伊的雙肩微微一使勁,霍莞伊便一屁股坐在了柔軟的床上……

「我著急回學校上課呢!」霍莞伊撅著小嘴不滿地嘀咕道:「我又沒受傷,我不包紮!」

「不行!我說你受傷了你就受傷了!」容玘強勢說道。

「庸醫!」霍莞伊撅著嘴巴十分不滿地小聲嘀咕了一句。

「你說什麼?」容玘立馬不樂意了,佯怒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霍莞伊訕訕地閉上了嘴巴,不敢吱聲,老老實實地坐著。

「這還差不多!這樣多乖!」容玘說著,摸了摸霍莞伊的腦袋,一本正經地說道:「女孩子家家的,不要瞎說話!」說完,拿起霍莞伊的左胳膊,將袖子擼到胳膊肘的位置,又拿起一卷紗布,將霍莞伊的小臂纏了厚厚的一層,乍一看,跟一節粗厚的藕節似的……

霍莞伊鼓著腮幫子,看傻子似的看著容玘……

「到學校了,就說小臂被花架划傷了。」容玘一邊說著一邊拉下霍莞伊的袖子。

總裁索歡77次:蜜寵小妻子 「……」霍莞伊一聲不吭。

容玘見霍莞伊半天不說話,皺了皺眉,輕輕扯了一下霍莞伊的耳朵,不滿地嘀咕道:「聽到沒?聽到了好歹吱一聲啊?」

「吱——」霍莞伊故意說道。

「……」容玘頓時滿臉黑線。

霍莞伊抬起左臂,看了看跟腫了一般的小臂,幽幽地嘀咕道:「這招太LOW了,我上高中那會兒都不用這招,老土的招式!」

「……」容玘直接石化:還逃課招式?現在小孩子的心思真捉摸不透!

「看在你一片好心的份上,我就原諒你了!」霍莞伊嘀嘀咕咕說道,說完,撅著小嘴揮了揮纏著紗布的小臂,一臉鄙夷地看著紗布打結的地方,輕輕嘆了一聲,小聲嘟囔道:「難看!連蝴蝶結都不會系!」

「……」滿臉黑線的容玘再次石化。

霍莞伊站起來,踮著腳尖,輕輕拍了拍容玘的肩膀,一臉認真地說道:「等姐有空了,姐教你打蝴蝶結!」說完,抓起一旁的背包撒腿就跑。

容玘瞬間凌亂了……

霍莞伊火急火燎地跑到樓下,正好碰到散步回來的喬天洋和岑月,喬天洋看了看霍莞伊拎著的背包,一臉慈愛地問道:「出去玩?吃飯了嗎?」

「喬叔叔,」霍莞伊先是軟糯糯喊了一聲,緊接著,苦著小臉嘀咕道:「我今天有課,睡過頭了!」

「我讓司機送你!」喬天洋邊說邊掏手機。

「謝謝喬叔叔!」霍莞伊軟綿綿地說道:「喬叔叔,您最好了!」

喬天洋聽著霍莞伊略帶撒嬌的聲音,瞬間被萌化了,笑的嘴都合不攏:「還這麼客氣?」

霍莞伊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嘿嘿」地笑了……

半小時后,霍莞伊右手托著自己「腫」的老粗的左小臂出現在寢室門口。

宿舍里的小姐妹們先是同時一愣,下一秒便圍了上來……

「怎麼這麼不小心!腫這麼高!」安詩雅雖然語氣裡帶著責備,表情卻是一臉的關心。

「霍小妹,你吃飯了么?想吃什麼?我幫你買!」蔣怡亦是一臉關心。

唐樂樂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撐著自己的下巴,右手托著左手肘,若有所思地將霍莞伊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幽幽說道:「霍小妹,你確定你受傷了?」

「你看她胳膊啊!」

「小臂腫這麼大!」

安詩雅和蔣怡同時說道。

霍莞伊愣了一下,心虛地朝唐樂樂揮了揮「腫」起來的手臂。

唐樂樂皺著眉毛,一臉鄙夷地嘀咕道:「枉姐姐們這麼關心你,老實招來!上次,你的手指被美工刀劃了一小道口子,連血都沒出,你眼淚汪汪了一下午,你覺得你這表情是受『重』傷的表情?」

「對哦!」安詩雅恍然大悟。

蔣怡圍著霍莞伊轉了一圈,一臉肯定的嘀咕道:「樂兒姐說的對,確實不像受傷的!」

霍莞伊見瞞不住了,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笑嘻嘻地將自己睡過頭,容玘給自己出主意的事一股腦告訴了小姐妹們……

「你、你家那位大哥,真的是、真的是……」蔣怡結巴了半天沒說出來。

「太LOW了!」唐樂樂一口接過來。

「就是!」安詩雅點頭表示認同,想了一小會兒,繼續說道:「不過方法還是有效!」

「我們替你給老師請假了,下午上課你可得裝的像一些!」蔣怡細心叮囑道。

唐樂樂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一般,高興地說道:「下午手工課,咱趁著買材料可以晚去,一起出去吃飯吧!食堂里的菜早吃膩了!」

話音剛落,現場的三隻「吃貨」便一臉興奮地嚷嚷道:「好啊、好啊!」

一個小時后,四個小姐妹在唐樂樂的帶領下磨磨蹭蹭地進了「邂逅」清吧旁邊的一家新開的湖味菜館。

剛進門,唐樂樂指著窗戶旁的一個人影,激動地喊道:「哇!雲熙、雲熙!你們快看,雲熙!」

身後的三個小姐妹隨著唐樂樂手指的方向,齊刷刷地望了過去……

霍莞伊在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驚訝無比:那人,是,慕易? 當戰鬥進行到這個時候,無論聯盟軍還是帝國軍,都已經犬牙交錯的混在了一起,雙方已經徹底展開了最為激烈,也最為殘酷的白刃戰。

兩支部隊的所有空魔戰士在這時都混在了一起,各自的陣型也早已被打亂,別說是陣型,很多小隊都在這種混戰中被打散了。

因此當洛奇順著冷箭射來的方向追過去之後,他眼前就出現的全是人,有敵人,也有自己人,在這種情況下他連分清楚誰是誰都困難,想要找到隱藏在暗處的阻擊手就更加困難了。

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減慢了自己的速度,然後就不斷向周圍看去,看著周圍的所有人,儘可能的進行著辨認。

對於自己要找的目標,他是沒有任何線索的,不過洛奇卻知道對方既然是帝國騎士團的一員,那麼所穿的戰甲肯定不是普通戰甲,量產型戰甲是不可能的,對方穿的一定是專用甲,並且也應該和凶虎小隊的眾人一樣,都是經過特殊改造的專用甲。

這樣一來他的目標就清楚了一些,所有穿著量產甲的敵人都不是他的目標,只有穿戴專用甲的敵人,才有可能是阻擊手。

所以在這之後他就不斷在人群中穿梭,與此同時還打開了魔能探測器,利用探測器觀察著周圍的每一個人,尋找著他們身上的破綻。

由於使用了魔能探測器,所以洛奇眼前的一切都變了一個樣子,那感覺就彷彿在用熱感應看待這個世界似得,周圍的每一個人都變成了紅色,並且有強有弱。

紅色越是強烈,代表戰甲所蘊含的魔能越高,相反紅色越弱,則代表魔能越低,再加上他此前的判斷,因此所有弱紅色的光亮,都代表了量產戰甲,都不是他要找的目標。

「去死吧!」

就在洛奇不斷穿梭在戰場上的時候,突然間,從他身旁就衝來一個空魔戰士,手中長劍直接就向他劈了過來。

這個時候雙方正在混戰,所以有的敵人自然是將他也當成了目標。

而說來也巧,就在這個時候,洛奇突然注意到遠處有一團異常強烈的紅光,從紅光的強度來看,對方戰甲的魔能少說也得有一萬點才能讓魔能探測器產生這種強度的反應!

一萬點魔能,這可是頂級戰甲的配置了,即便是在聯盟軍的空魔部隊當中,一般的隊長也穿不上這種頂級戰甲,只有凶虎小隊的成員才有資格穿戴這種戰甲。

就是他了!

發現對方的魔能竟然如此之高,洛奇立刻意識到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他哪裡有功夫去理會沖向自己的敵人,直接加速,嗖的一聲就沒了。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而見他以極快的速度飛來,被其盯上的目標則是立刻遁走,瞬間就繞過了周圍的無數人向著遠處逃離。

事實上,此時洛奇所追趕的目標,確實就是他要找的敵人!

這個人穿著一身藍色戰甲,戰甲的顏色很淡,幾乎和天空的顏色相同,可以說是一種天然的偽裝色,使得戰甲在天空中極難被辨認出來。

與此同時,此人手裡還拿著一張長弓,一看就是特製的,個頭極大,弓身的長度接近兩米,是名副其實的大弓,也只有這種級別的長弓才能射出威力巨大,並且射程巨遠的箭羽。

而當此人發現洛奇注意到了自己,並且極速逼近的時候,就二話不說立刻遁逃。

可正如黑甲戰士所想的那樣,他怎麼可能逃得過洛奇?

在速度領域,白惡魔戰甲是有名的存在,尤其是在經過了新一輪的改造和強化后,除非是五代半的聖天使戰甲,否則當今所有戰甲都不能保證在速度領域勝過白惡魔。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在剎那之間就穿過了半個戰場,雖然由於周圍交戰的人實在太多,導致他在閃躲騰挪下減緩了一些速度,但依舊是輕鬆就追上了阻擊手。

一分鐘?

也就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過後,正瘋狂逃竄的阻擊手回頭掃了一眼,就看到了洛奇的身影,他已經被洛奇死死咬住了!

「可惡!」

發現自己已經被洛奇咬住,這個阻擊手的反應也極快,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甩不開洛奇的,索性回身就是一箭!

不愧是帝國騎士團的戰士,反應和判斷上都無可挑剔,在判斷出自己難以逃脫追擊后,立即抓緊時機,在洛奇還沒有逼近到危險距離前,展開了反擊。

原本正飛快遁逃的阻擊手在隨後就直接轉身,轉身的同時已然將手中長弓拉開,然後就射出了一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