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難道是要突破了?李逸晨似乎突然明悟到了什麼,立刻改壓製為疏導,果然立刻全身都舒服了許多,這樣的感受更堅定了李逸晨的猜測。

  • Home
  • Blog
  • 難道是要突破了?李逸晨似乎突然明悟到了什麼,立刻改壓製為疏導,果然立刻全身都舒服了許多,這樣的感受更堅定了李逸晨的猜測。

接著他只管運轉著功訣仍由著天道力從丹田之內滲出,遊走於自己的全身,最終再回歸於丹田。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李逸晨卻發現自己體內一些自己從未發出過的經脈彷彿突然之間被打通了一般。

要知道李逸晨當初可是被譽為神鬼術師,對於人體構造的了解幾乎可以說是當代權威,但是此時卻出現連他都不了解的經脈於體內。

雖然僅僅只是一條經脈,但李逸晨卻發現這條經脈貫通全身,而天道力從這條經脈輸入全身之後,哪怕沒有真正的出手攻擊,李逸晨也能感覺其威力比起從其他經脈高出數倍不止。

同時李逸晨更驚訝地發現以不滅龍象訣運轉天道力從這條經脈之中遊走,彷彿自己修鍊的速度亦比從前快出許多,而且天道力的精純度也明顯比之從前高出不少。

李逸晨不知道這條突然開啟的經脈意味著什麼,但他卻知道自己的力量又一次得到質的飛躍。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肉身也得到極大的淬鍊,如今自己的肉身應該已經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返璞歸真了。

「看樣子我應該算是已經達到天道築基的中期了吧!」睜開雙眼,李逸晨並不知道自己境界應該如何來形容,只得暗暗的猜測著,「只是不知道相當於聖域的什麼修為?」

要知道當初自己剛完成天道築基就相當於聖王境的修為,如今已經算是中期,又應該是什麼修為呢?

糟糕!突然李逸晨想到自己似乎又因為修鍊忘記了時間,趕緊一閃從房間走了出去。

「你可總算出來了!」看著李逸晨出來,明空笑呵呵地說道:「你若再不出來我都準備進去叫你了……不對,你的氣息……你……你突破了?」

李逸晨點了點頭道:「是啊,怎麼?」

「你當初是因為和明崇師兄討論陣法才入定領悟的吧,怎麼會突破的是武道呢?而且還居然直接從聖王境突然到聖皇境了?這……」明空震驚之餘突然想到明崇的話,「還是明崇師兄說得對,你小子的情況,不能以常理來衡量!」

「我閉關幾天了?」提及明崇李逸晨立刻有些心虛地問道。

「今天是第十六天了!」明空有些不明白李逸晨為何有此一問。

「啊……明崇大哥如今在哪裡?」李逸晨一聽時間不由又有些暗暗自責起來。

「就在隔壁的房中。」明空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舍說道。

「我有事要找明崇師兄,不得受半點打擾,晚一點再和你講。」李逸晨說著一閃身便直接沖入了明崇的房中。

「你……」明空話還沒說出來,眼前便已經失去了李逸晨的蹤跡,不過想到李逸晨既然這麼急,肯定有重要的事,當即也就守在房間的外面。

「你突然到聖皇境了?」看著李逸晨一閃而入,明崇眼中也是充滿著震驚之色,短短半月的時間,李逸晨居然連破兩階,一下子邁入聖皇境,哪怕是明崇再怎麼見多識廣也實在想象不出李逸晨是如何修鍊的。

「有所機緣!」李逸晨點了點頭道:「先不說這些,還是先給你施針吧!」

「好吧!」明崇自然知道自己要和李逸晨說話多的是機會,如今還是先施針的好。

接著李逸晨又立刻對明崇開始施針治療起來,不過這一次李逸晨在天道力的控制上,開始嘗試著從新開闢出來的那條經脈之中運轉,接下來卻發現從那條經脈中走過的天道力就連治療效果都比從前好了許多。

而就在這時,望天峰卻又來了一位客人,甚至根本沒有半個弟子阻攔就直接進入了後院。

秀色滿園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親吻過李逸晨的岑寒雪,看著守在門口的明空,當即開口問道:「明空師兄,明崇師兄在嗎?」

「原來是寒雪師妹,你也有好些時間沒來過了啊!」看著岑寒雪,明空也是微微一笑。

對於岑寒雪,望天峰上幾乎所有人都不會陌生,誰都知道這個小丫頭不知為何,從小就十分喜歡明崇,就一直跟在明崇的屁股後邊,而明崇也一直拿她當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看待,所以岑寒雪在望天峰上也就是小公主一般的存在…… 「別提了,最近煩死了,我來看看明崇大哥,他在裡邊嗎?」這段時間爺爺越逼越緊,弄得自己連修鍊的心思都沒有,仔細算算自己也有快一周沒來看望過明崇大哥,所以就直接到望天峰來了。

崩壞諸天萬界 「明崇大哥正和給李逸晨談事情,可能你需要等一會兒!」雖然岑寒雪是望天峰的小公主,但明空也感覺到李逸晨和明崇似乎在商談著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此時也不敢隨意讓岑寒雪進入。

「李逸晨?就是那個放棄首席弟子的傢伙?他出關了?」聽到李逸晨的名字,岑寒雪頓時也來了精神。

在李逸晨閉關這半個月來,她也來過幾次,也想見見這並沒有加入神陣門,卻在神陣門中充滿著傳奇色彩的人物是什麼模樣,只不過卻因為李逸晨在閉關而未能見上一面,如今卻聽聞李逸晨已經出關,自然有些隱隱的興奮。

「是的,一會你應該就能見到他了!」明空也沒想到李逸晨居然會成為神陣門的神秘人物之一,這段時間想要來見他一面的弟子可不在少數。

「對於這傳說中的人物,我也有些興趣,不知道我能不能也見上一面呢?」就在此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過來,只見一名望天峰的弟子帶著盧義走了過來,而與盧義同行的還有幾個執法堂的弟子。

「盧義,你來幹什麼?」看著盧義,岑寒雪臉色不由一變,她沒想到自己躲到望天峰來居然都還能碰到盧義。

「我來看看大舅哥,有什麼不妥嗎?」明崇對岑寒雪的兄妹之情,在神陣門倒也不是什麼秘密。

甚至盧天龍支持兒子娶岑寒雪也有著幾分藉此拉攏明崇的意思,當然若是無法拉攏,也可以噁心一下明崇。

「不要亂說!」見盧義如此的口無遮攔,岑寒雪更加的急了起來。

「什麼是亂說,你爺爺連我父母的聘禮都已經收下,如今我們所差的便只是一個儀式了!」盧義卻是萬分得意地說道。

想到自己的爺爺,岑寒雪更是瞬間沒有了反駁的力氣。

岑寒雪的父母自幼就在一次宗門任務中喪身,而陣道和武道天賦都表現得十分平凡的岑寒雪並沒有因為父母雙亡而得到爺爺太多的關愛,反而時常受到叔伯們和幾個表兄妹的欺負。

如今更是為了向盧天龍示好答應讓自己嫁給盧義,而面對這一切,從小就一直生活在神陣門的岑寒雪卻除了嘴上說不之外,卻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去向命運做出抗爭。

「盧師弟,你這是?」盧義雖然是盧天龍的兒子,但由於比較年幼,所以神陣門絕大部分同輩弟子都是他的師兄。

「哦……聽聞明崇師兄受傷,只是最近忙於婚事,所以一直抽不出身來,今天得空自然要過來看望一二。」盧義微微一笑說道。

「那這幾位……」明空當即指著盧義身後那幾個執法堂的弟子問道。

「他們……他們是我路上遇到的,說是要來找李逸晨問什麼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你也知道執法堂的事情我們做弟子的是不好打聽的。」盧義卻是直接將自己摘出事外地說道。

「敢問幾位執法堂的師兄到望天峰有何見教?」明空雖然明知此事必與盧義有關,但此時卻也無法揭破。

而執法堂的弟子,那可是見人大一級,幾乎除了首席弟子之外,所有的弟子見著他們都只得以師兄相稱。

「明空師弟不必多心,最近羅雲峰連續出現幾次失竊,有人看到行竊者的身影似乎與李逸晨有些相似,所以想請李逸晨到執法堂去協助調查!」其中一名執法堂弟子開口說道。

「羅雲峰失竊?查到我們望天峰來?」明空面色不由一沉,雖然羅雲峰就在望天峰附近,但執法堂的這個借口實在也找得太差了一些。

「畢竟在李逸晨進入神陣門以來,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失竊之事,所以……」那弟子頓了一下說道:「不過你放心,我們也只是讓他去配合調查一番,若是清白的自然不會有事!」

囂張小姐萬能夫 「這個不用調查,這段時間李逸晨都是望天峰閉關修鍊!」明空當即反駁道。

「正是因為李逸晨在閉關所以他才更有嫌疑,畢竟他說是在閉關,但卻誰也沒有見到他的人,所以更沒法證明自己與此事無關。」那名執法弟子顯然對於這種誣陷別人之事早已輕車熟路,說起話來也是一套一套的。

「最近有煉丹師來看過你的傷勢?」房間中剛剛施針完的李逸晨聽到外邊的聲音,不由眉頭微微一皺。

「沒有,而且前幾日我聽明空說門中幾個六階煉丹師都突然閉關,按理說他們不可能知道我身體的變化。」明崇接著又說道:「怎麼這次施針完后,我感覺比上次好像好了許多一般。」

「應該是你最近自我調養也比較用功的原因吧!」在治療的過程中李逸晨也感覺到從那條隱藏經脈遊走過的天道力彷彿有了質的蛻變,就連治療效果也比之前好了許多,「如此看來也許你恢復的速度會比我預期的要快得多。」

「希望吧,不過還是先把眼前的局面應付過去吧!這樣的事情明空處理不下來。」明崇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不用明崇說,聽著外邊明空越來越詞窮,李逸晨也知道他應付不了這樣的局面。

「明空,讓幾位都進來吧!」明崇微微運功,讓自己的臉色看起來更加的虛弱之後,一聲輕喝,頓時外邊的聲音立刻停了下來,接著只見一道道人影走了進來。

「參見明崇師兄!」眾人進屋之後,立刻行起禮來。

作為老一輩的首席弟子,哪怕是羅劍見著明崇也得尊稱一聲師兄,自然不用說這些在場諸人。

「免禮吧!」明崇略顯虛弱的回了一句,眾人紛紛抬起頭來。

而幾乎除了早已知道李逸晨身分的盧義之外,幾乎所有人都向著李逸晨望去。

看著李逸晨,岑寒雪的臉不由一下子紅了起來,她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看到李逸晨,心裡更是有些納悶,明空不是說明崇在和李逸晨談事情嗎?怎麼會有一個雜役在場?

即使到此刻,岑寒雪仍然先入為主的認定李逸晨就是一個雜役,當她看向李逸晨的時候,正好看到李逸晨的目光也向著自己望來,岑寒雪不由心中一慌,立刻走到明崇的向前問道:「大哥,李逸晨呢?怎麼沒見到他?」

「他不就是李逸晨嗎?」明崇不由一愣。

「啊……他就是李逸晨?」岑寒雪卻是一下子叫了起來。

大哥?原本剛才見到岑寒雪李逸晨就微微有些意外,接著再聽到岑寒雪也叫明崇大哥,李逸晨更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彷彿從自己一進入神陣門,命運就在開始給自己開起玩笑。

而直到此時李逸晨也總算明顯今日盧義為何帶人前來的,這並非是針對明崇的行動,而是針對自己,其原因就是當初岑寒雪那一吻。

「你認識他?」看著岑寒雪的模樣,明崇也是一愣,按理說李逸晨進入神陣門就前往神雲峰,然後跟著明空到望天峰,應該沒有認識岑寒雪的機會啊。

「那個……有過一面之緣!」岑寒雪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當初她也只是為了讓盧義死心,同時也覺得神陣門這麼大,一個雜役弟子而已,也許一別之後,這一生都不可能再有見面的機會,她以為從那之後這件事也就會隨之被自己所遺忘。

可是就連岑寒雪也沒想到那個被自己送上初吻的小雜役的影子這段時間卻不斷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今天心情不好來望天峰看望明崇,其實在岑寒雪的心裡也許也期望著再見那個小雜役一面。

可是當她見到的時候卻是這樣一番場景,岑寒雪此時也明白盧義今日的舉動乃是為何。

明崇有些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恰巧看來兩人的神色也略微有些怪異,再看到盧義臉上的怒意,雖然不知道三人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此時明崇也差不多猜到一個大概,同時也意識到盧義的行動應該不是為自己而來。

「幾位執法堂的師弟到我望天峰不知有何見教?」心中雖然明白,但明崇還是故作不知的問道。

九大門派的首席弟子在各大門派中自然都有著超然的地位,所以哪怕是執法堂的弟子在面對明崇之時,也不敢太過無禮,「回明崇師兄,羅雲峰最近連續失竊,有人看到竊賊的身影似乎有些與李逸晨相似,所以想請他到執法堂去協助調查,還請明崇師兄許可!」

「執法堂?乃是為了規範門中弟子行為操守而建立,可是李逸晨並非我神陣門的弟子,帶他到執法堂有些說不過去吧!」明崇微微一笑道:「不過此事又涉及到門中弟子失竊之事,也不能不問不聞,我看這事我還是等門主出關,直接向門主稟報,再由門主定奪吧,畢竟這並非我神陣門的門中之事。」 八龍八象匯聚諸佛佛意,轟擊在巨石堆中。

龍象真氣浩蕩,巨石粉碎,灰塵瀰漫,遮蔽視線。

龍象之力貫穿地面,衝擊御妖大陣。

陣法紋路瀰漫,妖魔之氣翻涌,難承雄渾龍象之力。

剎那間,大地翻覆,溝壑縱橫,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

純正道家真氣掃過,將灰塵一掃而空,五人目光同時看去,下方黑暗,妖魔之氣翻涌,像是有絕世妖魔隱藏其中。

江道明目光開合,龍象之力加持,視線穿透妖魔之氣,裏面是無盡黑暗。

“走。”

江道明淡然一語,率先進入坑洞之內,四人連忙跟上。

進入地底,是寬闊空間,無盡的妖魔之氣充斥,感應不到地底空間邊際。

五人對視一眼,一時不知該如何做。

蠻荒老祖留下的信息,並沒有詳細介紹此地。

江道明擡步向前走去,淡漠道:“走走看,注意警惕。”

四人神情凝重,跟隨着江道明,小心翼翼前行。

這裏是一尊仙的洞府,不知藏有多少祕密,必須小心才行。

黑暗之中,五人警惕前行,漆黑的妖魔之氣翻涌,卻不見任何變化,也沒有妖魔。

不知走了多久,像是半個時辰,又像是過了一個時辰。

無盡的黑暗,沒有任何變化,讓他們難以察覺到時間流逝,也無法分辨,自己走了多遠。

江道明突然頓住腳步,目光凝重地看着前方,低聲道:“你們是否,聽見聲音?”

四人眉頭一皺,莫修平靜心凝聽,面色微凝,隱隱約約的詩詞吟誦從黑暗中傳來: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爲連理枝。”

“這是,長恨歌中的句子?”

莫修平詫異道:“流傳千古的絕句,沒想到這位前輩會喜歡。”

“一樣的悲劇。”江道明淡漠道。

“阿彌陀佛,多少癡男怨女,情關難過,情劫難破。”

空明大師雙手合十,帶着一絲嘆息。

張萬臨扛着長槍,粗狂的面容帶着一絲不屑:“找個賢惠女子不好?非得去追求什麼愛情,真是可笑。”

“萬臨兄此言有理,結婚成家,媒人牽線,反而更能廝守一生。”墨倉玄淡笑道。

江道明沒有言語,繼續前進。



隨着前行,前方黑暗之力漸漸變化,一座宮殿,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終於到了。”四人神色大喜,卻沒有急着衝動。

江道明擡步而去,宮殿逐漸清晰,漆黑如墨的宮殿,虛空中隱隱約約,想着吟誦詩詞之聲。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五人來到宮殿,詩詞之聲清晰起來,宮殿內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宮殿後面,有一扇門戶,他們穿過門戶,是一條兩百米長的走廊。

邁步在走廊上行走,走廊兩旁,逐漸浮現出土地,花草,一男一女,兩道模糊身影在花叢中賞花,飲酒。

“那是仙人和巫師女。”四人看着兩道身影。

莫修平輕嘆道:“本該是一對恩愛的神仙眷女。”

江道明淡淡道:“確實很恩愛。”

“阿彌陀佛,可惜,可嘆。”

空明大師雙手合十,爲這對神仙眷女感到惋惜。

花叢中的兩人很恩愛,攜手花叢,飲酒作樂。

賞花累了,男子取出古琴,撥動琴絃,雖無聲音傳出,卻能看見,巫師女翩翩起舞,長裙飄飄。

“當年的巫師女,肯定很美。”墨倉玄嘆道。

無聲的畫面,透露着當初的深情。

輝煌從菜園子開始 隱隱間,一道空靈女聲響起,帶着濃濃情意:“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爲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