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雲天,我是潘瑤,能聽見我說話嗎?”

  • Home
  • Blog
  • “雲天,我是潘瑤,能聽見我說話嗎?”

潘瑤急切的在總控制室內呼叫着雲天。

“很清楚,怎麼樣?想不想我?”

衝出牢籠,雲天可是精神抖擻,一臉微笑的他,不忘活動一下胳膊。

“當然想了,你現在怎麼樣?沒事吧?”

因爲七區沒有監控攝像,所以在屏幕上,潘瑤看不到雲天的情況。

作爲女友,她第一時間關切的問道。

“現在可是非常的好,我感覺小宇宙都爆發了,這一次收穫很大喲,我現在恨不得好好抱抱你。”

雲天面帶微笑,從那兩個妖豔女人身上學來的招式,他都開始迫不及待的想要使用了。

“別亂說話,天幕小隊也在給我們支援,但是我們控制系統最多也就一個小時!”

潘瑤小臉一紅,現在對講系統和天幕小隊的電腦相連。

他們也能聽到兩個人的對話,這讓情侶間的私密話語,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好吧,那就回去再說,你知道我在那個位置嗎?”

雲天一邊走着,一邊對着潘瑤說道。

“沒問題,左手邊直走就可以離開這裏了,我可以幫你開門!”

潘瑤這邊,可以接收到雲天耳機裏發出的定位,再結合監獄的地圖,她大概可以確定雲天的位置。

看着那地圖上閃爍着的小紅點,潘瑤立刻開口說道。

“暫時還不能出去,我要帶個人走,李清揚在三區,如果有視頻搜索幫我先尋找一下!”

雲天不斷的推開一扇扇的鐵門,有了潘瑤的控制,這鐵門全部被打開了。

“沒問題,牛博宇和唐曦已經趕往接應地點,營救完成後就可以開始撤離了。”

潘瑤立刻開始着手開啓三區的監獄監控。

而此時,監獄的控制大廳,紅色的警報燈不斷的閃爍着。

十幾個身穿獄警服裝的技術人員,立刻開始忙碌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這時,總控制室的門被一把推開。

監獄長氣急敗壞的走了進來。

現在整個監獄都在放着奇怪的音樂,這讓他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監控系統被黑客入侵、通訊系統被切斷,電子門鎖失靈!”

負責技術的人員急忙對着監獄長通報道。

“趕緊給我修好,立刻和裏面的獄警聯絡,控制住囚犯,外圍獄警立刻手動進入干預!”

監獄長一聽,頓時冷汗直流,這套系統不是號稱萬無一失嘛。

明明是內部網絡,卻被通過互聯網入侵,難道說這黑客就在監獄裏嗎。

到最後他也不會想到,是他的手機出賣了他這裏的一切。

“是!”

跟在身後的幾個獄警,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負責技術的人員,則開始搶修控制系統,但收效甚微。

一隊隊荷槍持彈的獄警從外圍衝入了監獄中,端着槍械的他們,採用手動開啓技術。

雖然開門的速度並不快,可他們很快就進入了兩個區域,正在一層層的向裏面逼近。

這一切,都被潘瑤看在眼中,同時視頻監控,她可以清楚的看到監獄裏的一舉一動。

“一區的人,都出來玩玩吧!”

潘瑤輸入指令,一區的犯人此時還趴在鐵門上向着外邊張望着。

那奇怪的音樂是他們從未聽到過的。

“吧嗒!”

突然,三個囚室的鐵門同時被打開,毫無準備的犯人們,差一點摔倒。

看着敞開的大門,囚犯們都愣住了,而就在這時,一區的幾個獄警,立刻拎着電棍跑了過來。

“都給我老實呆在裏面,不許動!”

五六個獄警卻沒有人持槍,因爲槍械統一保管在b區的軍火庫裏。

只能拎着那閃爍着火花的電棍,這也是他們唯一的武器。

“去你媽的!”

平日裏耀武揚威慣了的他們,完全忘記在這裏的囚犯,可都是重罪的。

有生之年無法離開的他們,平日裏是有求於他們,纔會那麼老實。

現在牢獄大門突然失靈,這些人瞬間回到了野獸的模式。

怒吼着的他們,立刻向着獄警們衝了過來。

三個囚室足有七八十人,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瞬間就將五個獄警吞噬。

平時作威作福的他們,根本無法和這羣野獸相提並論。

新仇舊恨下,他們這一次可是滅頂之災。

硬生生的被拳頭活活打死,這羣瘋了的傢伙,擡起獄警的屍體。

一聲聲怒吼下,他們衝下了樓梯,向着敞開的一區大門撲了過去。

“噠噠噠……”

剛剛衝進來的獄警,看着那猶如海嘯般衝出來的囚犯,立刻扣動扳機。

子彈呼嘯而出,但是他們所使用的,也僅僅是橡皮子彈。

雖然有殺傷力,但是遠遠無法和真子彈相提並論。

而使用五個獄警屍體作爲掩護的囚犯們,則向着他們撲了過來。

“二區的也出來吧!”

監控器另一邊的潘瑤,看着那對持的開始,微笑着打開了二區的大門。

又是一羣囚犯衝了出來,而此時他們並沒有團結一心的對抗外敵。

平日裏更換牢房所引發的幫派之爭,讓他們現在也有機會對決了。

於是囚犯和獄警、囚犯和囚犯的搏殺,就在這不大的走廊裏展開了。

鮮血噴濺怒吼聲連天,裏面四個區域的囚犯們,卻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斷敲擊着牢門的他們,也相沖出去戰鬥,但潘瑤不開啓,他們只能老實的呆在裏面。

“不要放出來太多,否則會影響雲天一會的行動!”

看着裏面的混亂,史炎卻提醒潘瑤,接下來雲天還有營救行動,所以不能太亂了。

“好吧,不過這應該也夠他們受得了!”

潘瑤喊着棒棒糖,一臉微笑的看着視頻上的監控,沙漠監獄的暴動終於開始了。

“喂,想不想出來玩耍一下!”

隨着一扇鐵門被打開,雲天終於找到了瘋子。

此時的他正坐在牀上,雙手托腮的思考着什麼。

“你果然來了!”

瘋子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的他,一臉微笑的脫下了囚服。

這身衣服他早就穿夠了。

“是啊,但現在還不是走的時候,我要去三區解救我的朋友!”

雲天聳了聳肩,而就在這時,走廊兩邊趕過來的黑衣人,將兩個人堵在中間的位置。

“而且還有一些老朋友,等待着咱們的應酬!”

看了看這羣黑衣人,他們手中拿着的僅僅只是電棍。

看樣子監獄長還不捨得讓他們死呢。

“好啊,交給我吧,我早就想收拾收拾他們了!”

瘋子大步流星的向着鐵門走來,一臉興奮的他,探出腦袋,拿着那足有二十多人的黑衣人。

這些傢伙平日裏感覺酷酷的摸樣,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

“警告你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否則我們就要動武了!”

爲首的黑衣人,依舊帶着墨鏡,一臉冰冷的對着雲天和瘋子說道。

“我警告你們,立刻自己擰斷自己的脖子,否則我就幫你們扭斷!”

瘋子一臉狂笑的走出來,不穿上衣的他,露出那一身的傷疤。

結實的肌肉猶如炸彈一般,雖然輸給了雲天,但是他可是不怯戰的。

“恐怕也只有我們幫忙了!”

雲天微微一笑,這瘋子果然是瘋子,哪有逼着人自己尋死的。

“交給我了!”

瘋子大吼一聲,雙腳猛蹬的他猶如出籠的猛虎,直接向着黑衣人撲了過去。

“那這邊交給我了,速度快點,咱時間有限!”

雲天看着衝出去的瘋子,他則一臉微笑的對着另一個方向的黑衣人招了招手。

現在他們可不是打架,而是殺人,所過之地,片甲不留。

“抓住他們!”

看着他們想要逃脫,黑衣人立刻撲了上來。

這狹窄的走廊裏,兩個人迎戰二三十個手持電棍的黑衣人,戰鬥一上來就是慘烈的。

瘋子一擡手,硬生生的用那結實的手臂擋住了砸下來的電棍。

右拳蓄力已久的他,直接一記右勾拳打在了那個傢伙的下巴上。

距離的打擊,他根本承受不了,眼前一黑的他,整個人向着身後摔了過去。

他這一倒不要緊,立刻讓身後的隊友失去了先發制人的機會。

被他的身體一撞下,瘋子已經衝了上來。

雙拳猛揮,帶着無窮的霸氣,雙眼血紅的他,吶喊聲更是震天一般。

狹窄的衚衕裏,這些黑衣人退無可退,拳拳到肉,骨斷筋傷。

至於瘋子,依舊是虎虎生風,雙眼怒視下,讓人爲之膽寒。

大開大合的攻擊方式,配以他健碩的身體,這些酷酷的黑衣人,現在就是待宰羔羊。

一個個的擰斷他們的脖子,瘋子做事真是心狠手辣,多年的傭兵生活讓他知道,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下起手來,根本毫不留情,這讓他身後的雲天都不由的搖了搖頭。

這個傢伙簡直就是一個人命收割機。

三分鐘不到,走廊裏就安靜了下來,所有的黑衣人此時都倒在地上了。

雲天看着那邊不留一個活口的屍體,而他這邊的黑衣人都倒在地上哀嚎着。

或許,這就是軍人和僱傭兵的差距吧。 七區本就不吵鬧,唯有那些哀嚎聲讓人揪心。

瘋子甩了甩胳膊,回過頭來看着雲天那邊的黑衣人。

“爲什麼不弄死他們?”

對於雲天的舉動,瘋子頗爲好奇的問道。

戰場上的廝殺本就是你死我活。

“只不過是一些螻蟻,殺與不殺都不是問題,留着力氣吧,還有事情呢!”

雲天拍了拍瘋子的肩膀,兩個人立刻向着外邊走去。

“對了,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爲什麼輕輕一下,我就動彈不了了?”

比賽之後,一直都沒有機會見到雲天,瘋子現在最想不明白的就是那場戰鬥。

雲天的拳頭又怎麼可能比自己的腳風厲害呢。

那一次對決,明明是他佔優勢,可是卻怎麼也爬不起來,難道說雲天會什麼魔法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