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雲笙一聽,也知道這是個機會。

  • Home
  • Blog
  • 雲笙一聽,也知道這是個機會。

雲笙朝著東都的負責人遞了個眼色,示意他去接待客人。

雲笙記得,上一次,在天翼城遇到的那名矮胖男子,是東都的左相。

她曾聽東皇靈兒說過,東都的左相不是個好東西。

但與貪婪的左相不同,東都的右相卻是個清廉的官吏,他還是靈兒兄長東帝君東皇天齊的太傅。

此人雖是性情有些迂腐,但在東都內,和各大民間勢力的關係都很不錯。

更是難得的是,對失勢的皇族也一如既往的尊敬。

對於左相一力促成後秦和東都聯姻的事,這名剛正的右相大人早前還在朝堂上和左相展開了一次罵戰。

「言執事,我是來委託的,是關於後秦太子迎親的事。」右相嘆了一聲,他向工會負責人說起了幾日後的太子迎親事宜。

東都軍隊人數稀少,當年東皇皇朝落沒,原本的百萬軍隊,也被硬生生削減到了五萬日常軍隊。

這幾年,東都財政赤字,又削減了一萬多的常用軍,如今整個東都內,加上禁衛軍,也不過是三萬多人。

幾日之後,後秦太子迎親,在後秦太子迎親將公主接回後秦前,需要按照東皇皇朝的禮儀,在國寺東昭寺舉行三日三夜的焚香沐浴。

屆時,東昭寺內外,都必須嚴密防守。

可是軍隊已經調配去布防東都和皇宮的防衛,如此一來,東昭寺的就無軍隊可駐守了。

軍政原本是左相的事,可他卻將這次的布防丟給了右相。

右相沒有法子,在府中謀士的建議下,想到了獵兵工會。 雲笙聽了,心中微微一動,這倒是個天大的好機會。

她正愁著怎麼混進去找到東皇靈兒呢。

東都的皇宮,雲笙不熟悉,如今公主大婚,宮廷里必定有把守色森嚴。

心思縝密如暗太子,必定也會在宮廷內,布上自己的眼線。

但是東昭寺就不同了,那裡是佛門清靜之地,即便是暗太子或者是左相的人,也很難滲入。

若是能在那裡找到東皇靈兒,必定能詢問清楚,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雲笙趁機走上前去,「右相大人,若是不嫌棄的話,可否將這次的委託任務交給我們來處理?」

右相大人抬頭一看,頓覺眼前一亮,眼前站了兩名年輕的少年男女。

「兩位是?」右相不知,在東都城的獵兵工會裡,還有這樣的人物存在。

東都的負責人也是一臉的受寵若驚,他沒想到,雲笙身為「客座長老」大人的愛徒,竟然會願意接受這樣的小任務。

不過,雲笙和棄肯接受這次的東昭寺的任務,倒是替獵兵工會解決了個大難題。

東都的獵兵工會雖然成立已久,但是由於東都這些年日漸衰敗,大量的獵兵都前往他國甚至是天翼競技場那樣的地方,尋求生路。

東都留下來的獵兵水平一般,還真沒有一個領軍人,能擔當起太子迎親護衛這樣的大事來。

加之雲笙又是天伐獵兵團的副團長,她可以調配一部分天伐獵兵團的兵力。

「右相大人,這兩位是獵兵工會的長老愛徒,這位是天伐獵兵團的副團長,旁邊的這位是她的師兄。說起來,也是有緣,這兩位和公主一樣,都是大陸魔法精英營的學員。」東都的負責人熟絡地介紹著。

右相再看,兩人容貌氣質出眾,更是難得的是,兩人的身上都穿著特製的魔法師袍。

右相大人見過公主東皇靈兒身上,也穿過類似的魔法師袍,看來兩人的身份無疑。

「既是公主的同門,那是再好不過。這陣子公主足不出戶,很是消沉,兩位若是方便,開解一下公主也是好的,」右相對這段人人稱頌的政治聯姻,語氣里,隱隱透出了不滿來。

雲笙看他的模樣,藉機詢問著:「怎麼。難道公主對這次的婚事並不滿意?」

「這……」右相遲疑著,只是搖了搖頭,「只能說,身為東都的公主,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的。」

右相又和東都的負責人寒暄了幾句,就正式下了這次任務,由雲笙和棄為首,再調配一些東都的獵兵。

雲笙還專門到東昭寺一帶,了解了地形和附近的各個出口。

一方面,雲笙在找古峰,另一方面,古峰進入了東都后,就一直想法子,進入皇宮,尋找東皇靈兒。

只是古峰沒有雲笙那樣的人脈,也不認識獵兵工會,他區區一介平民,想要進入皇宮,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儘管古峰比雲笙等人早到了幾日,卻一直沒有法子進入戒備森嚴的皇宮。

眼看後秦太子前來迎親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古峰這愣小子,終於想到了個法子。

他聽說,後秦太子獨孤休前來迎親的當日,按照兩國禮儀,未婚夫婿必須在東都的東昭寺沐浴焚香,禮佛三日,方可舉行迎親大禮。

古峰得了消息后,欣喜若狂,就偷偷潛到了東昭寺的附近,收買了一個寺廟裡的小和尚,就等著東皇靈兒和獨孤休前來。

這一切,都是進行的有條不紊,到了幾日後,獨孤休的迎親隊伍,終於進入了東都。

兩日之後,獨孤休帶著六十六車聘禮,進入東都城。

全城上下,百姓夾道歡迎,喜毯一路鋪開。

後秦太子騎著車輦一路進入了東都。

但見車輦上的獨孤太子鼻樑英挺,一雙鷹眸滿是威儀,身形健碩中帶著幾分魁梧。

再看他車輦旁的後秦兵士,個個龍行虎步,所過之處,步伐一致,虎虎生風,很是威武。

如此的兒郎,和文弱的東帝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無極五璧之一,後秦第一太子,果然氣勢非凡。

無極大陸,強者為尊,尤其是東都這樣的昔日強都,百姓們都希望有一個強有力的霸權太子,能夠帶領他們登上昔日的強國之位。

想到了此人既是東都公主未來的夫婿,百姓們踮腳觀望,無數的名門淑女艷羨不已出聲。

皇宮外,東帝君東皇天齊率領文武百官,夾道歡迎。

東都公主東皇靈兒一身華服,她面上粉飾著最精緻的妝容,一張麗顏顯得端莊俊秀。

她和獨孤休站在一起,猶如一雙璧人。

未婚夫妻斟茶於司徒太后,又於文武百官面前受了朝拜,按照東皇皇朝禮儀,是日前往東昭寺,焚香沐浴,待三日後,即舉行正式的迎親大禮。

東昭寺乃東都古剎,寺廟內外竹林幽謐,平日對外開放,香客眾多。

為了獨孤太子和東皇靈兒的這場禮儀,東昭寺內已於昨日對外關閉,不再迎接外客。

寺廟內外,還設置了多道關卡,外人插翅也難以進入。

未婚夫妻的車輦到了東昭寺后,獨孤休和東皇靈兒各自分開,由著宮中的禮官送入了不同的屋舍。

按照禮儀,這三日內,未婚夫妻不能再見面。

獨孤休一下車輦,就不耐地脫去了身上的禮服。

他本是武者出身,對於這種繁文縟節,最是厭惡。

今日在聽了一乾禮官猶如念經般的話,整整一天,早已是不耐煩了。

一雙滑膩的手臂,如水蛇般繞住了獨孤休的脖頸,沖著他的耳後,吐氣若蘭,「太子殿下,奴想你了。」

獨孤休不待回頭,將女人扯進了自己的懷裡。

只見池碧夫人面露紅暈,含情脈脈地看著他。

「你這小蹄子,也是不安分,不是讓你在公主身旁盯著嘛,」獨孤休伸手,捏了捏池碧夫人的下巴,享受著女人光潔的觸感。

「奴還不是想太子嘛,太子真是狠心,為了娶東皇靈兒,丟奴一個人在東都,」池碧夫人當真是一代尤物,她肌膚雪白,胖瘦合意,凡是男人見了都要神魂顛倒。

她邊抱怨著,邊滑入了獨孤休的懷裡。 當江楓坐在那裏,聽完了那些大臣對於第二個五年的計劃報告之後,真的很想要撬開他們的腦袋,挖出他們的心。

看看他們的腦袋裏面是不是全都是漿糊,再看看他們的心,是不是都是黑的。

包括長孫無忌、房玄齡等。

爲什麼要加上他們?

因爲長孫無忌竟然提出來,想要減少軍隊的消耗,也就是說,讓各地的那些駐軍,削減士兵人數。

用他的話,就是說,大唐雖然糧食比較多,然而軍隊每一天吃掉的糧食,幾乎已經算是大唐的三分之一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小部分,給了那些苦力,還有一大部分,被大唐的百姓們分了。

還有一個就是,各地的駐軍的軍餉,都需要朝廷發放,一次沒發,就容易引起將士們的不滿。

總之府兵制和屯田制都不足以養活如此大的大**隊,邊關將士們和駐地將士們加起來,是朝堂最大的開支。

房玄齡竟然想要在各地建立儒學,也就是推行儒學,不是官學,也不是那種私塾,而是儒學。

學習的內容,就是四書五經,並且還提議,讓科舉考試的內容,也就考兩個,一個四書五經的理解和背誦,還有一個策論就可以了。

至於其他的那些個大臣,其實不說也罷。

總之,在沒有了邊關危機之後,沒有了突厥這個強大的外敵之後,大唐強大起來,人的心,也就跟着變了。

如果不是江楓開了一個頭,第一個提出來要繼續修改律法,要加大律法的治理力度和深度。

估計沒有人會想着去修改律法,因爲律法管的越多,對於他們而言,也就越來越不利了。

李二陛下倒是覺得這裏面很多人提出來的意見,都不錯。

比如削減軍隊。

如今大唐無戰事,也應當讓這些將士們迴歸自己的家中,成爲一個務農者。

畢竟,讓他們一直呆在軍營之中,就需要朝廷來養着他們。

要是削減了人數,朝廷的負擔也就減輕了不少,他的國庫也能夠更加充盈。

到時候,可以修造行宮,修造高閣、修築長城、修築皇城,都可以。

至於房玄齡所言的推行儒學,也符合他的心思,重開科舉考試,還是國師提出來的。

那些個題目,有一些也是國師的建議。

然而如今,大唐需要人才,需要的是那種只要是讀書識字就行了。

不需要懂得太多,畢竟大唐無戰事,這些官員,還要考戰事和大勢分析,也沒有必要了。

李二陛下已經很久沒有看到,能夠和馬周當初寫的策論媲美的文賦了。

自從漢之後,王朝就用儒學來教化萬民。

其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學說,都是符合李二陛下的帝王心術。

看到李二陛下那稍微還算滿意的神色,江楓就覺得,隊友好像有點兒難帶。

削弱軍隊、改革科舉考試內容、改變商人的賦稅、修建番邦來往驛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