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雷婭說著,背著手,一邊走進來一邊用眼光觀察四周。

  • Home
  • Blog
  • 雷婭說著,背著手,一邊走進來一邊用眼光觀察四周。

「雷老師好!」

三個人齊刷刷地站起來,給雷婭打招呼。

「同志們辛苦了。」雷婭也學著他們三個人剛才討論的樣子。

「為同學們服務!」三個人異口同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雷婭忽然豪邁地大笑起來,然後用手重重地拍了陸凡的肩膀一下。

在雷婭的手拍到自己的肩膀時,陸凡有種錯覺,自己腳下的地板似乎陷進去了幾毫米。

這是何等的怪力女?

「你們不用這麼嚴肅,我只是聽說我們班有同學申請了新社團,來看看你們的情況而已。」

她說著,繼續看了下整個房間。

Emmmmm,遊戲機、冰箱、咖啡機、沙發、小說書櫃,這些少男少女就在這裡享受午後的時光吧?

「切,腐臭的青春。」雷婭在心中嘖了一聲。

她一屁股坐在冰箱旁邊的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擺擺手問道:「有酒么?」

「誒???」三個人一愣。

「老師……我們是未成年人,這裡肯定是沒有酒的啦。」陶雪然答道。

「那可樂吧。」

陶雪然不敢怠慢,從冰箱拿出高腳玻璃杯,倒了一杯可樂,然後加上冰塊、點綴上檸檬,插上吸管,遞到雷婭面前,

「嗯嗯,不愧是大家族的大小姐,很上道嘛。」雷婭很滿意,啜起了可樂。

三個人面面相覷,此時他們都有一個疑問,這尊大神到底什麼時候離開?

「你們這個社團,有指導老師么?」雷婭忽然問。

「啊?」三個人又是一愣。不是只要在學生會那裡申請通過就行了嗎?

「你們不會不知道,每個社團都需要一名指導老師吧?你們現在頂多算是試運行階段,兩個周內找不到指導老師,可還是要解散的。」

雷婭一口氣喝完可樂,打了個響嗝,繼續說道:

「畢竟學校的教育資源有限,可沒空餘的地方單獨給你們悠閑的享受生活,你們需要拿出成果的,有成果預期才能找到指導老師。」

三個人後背冒冷汗,楚雄硬著頭皮說道:「老師,我們確實是有張貼海報,相信不久之後就有求助者上門的,有求助者上門就有成果了。」

「是嗎……」雷婭瞥了眼遠處沒來得及完全放好的遊戲機手柄,似乎對此深表懷疑。

陸凡等人面面相覷,老實說,他們自己也對此深表懷疑。

活動室一時間陷入尷尬的安靜之中。

「咳咳,那個……請問這裡是萬事屋嗎?」

一個聲音的出現,打破了平靜。 眾人朝門口看去,只見門口出現了一個老者。

這老人約莫七十歲出頭的樣子,鶴髮童顏,滿頭白髮,頂部已經出現了輕微的禿頂,他拄著一個桃木拐杖,步履蹣跚地走了進來。

老人雖然行動不太方便,但看起來還算是精神矍鑠。

「老人家,您慢點。」陸凡和陶雪然趕緊迎了上去,一左一右攙扶著他。

雷婭也站了起來,起初她以為是領導視察。不過她看了一會兒,也沒認出來這位老人是學校里的哪位老領導。

「老人家,您有什麼事,是來學校看孫子的么?」陶雪然繼續問道。

「咳咳,不。我是看了你們這個萬事屋的海報,聽說你們能……能幫人解決煩惱,才找過來的。」

老人顫顫巍巍地答道。

陸凡和雪然趕緊給老人讓到藤椅上坐下,然後給他倒了杯水。

「老人家,我們這個萬事屋呢,實際上只是幫助我們學校的同學解決一些生活的小煩惱而已。」

陶雪然略帶歉意地對老人解釋,然而說到一半,她愣住了,因為她這才發現了一個詭異的事情。

此時陸凡和雷婭也注意到這件事。

——這個老人好像身上穿著東海一中的學生制服。

是惡作劇還是穿著孫子的校服來學校呢?

陸凡滿腦袋問號,不過他忽然發現,好像自從老人出現在門口,楚雄就呆立在原地,一直在盯著老人的臉看。

「部……部長?」楚雄終於開口。

陸凡和陶雪然一愣。

老人這才注意到楚雄,他顫抖著從口袋裡掏出老花鏡,盯著楚雄看了看,說道:「你……你是楚雄?」

「是我啊,部長!」

楚雄說完就撲了上去,兩個人擁抱在一起,無語凝噎。

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的,楚雄轉過頭,向他們解釋:

「你們還記得我曾說過,一年級我加入過一個遊戲研究部嗎?這是我們的部長。雖然他之前沒這麼老,但看臉和聲音沒錯的。」

他又轉向老人,確認一下臉,點了點頭。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其餘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隨後老人向眾人做了自我介紹:趙克金,男,17歲,東海市第一中學高三年級學生。曾在高二的時候組建過遊戲研究部,楚雄當時是這個遊戲研究部的成員。

眾人緩了好一陣,才緩過來。

陶雪然這時候插嘴道:「可是老人家,哦不,趙同學,你怎麼會年紀輕輕變成這副樣子?」

「哎,這就說來話長了。」趙克金摘下了老花鏡,又用顫抖的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講述了他自己的經歷。

原來,他在遊戲研究部的時候,本著戲謔的心態,下載了一個被他們遊戲研究部成員稱之為「垃圾騙氪遊戲」的美少女手游。

誰知道一旦開始玩,他就根本停不下來了,遊戲里的紙片人老婆需要新衣服才能加好感度,想拿新衣服就只能去氪金抽扭蛋或者肝活動。

而且,要命的是,那個遊戲還在不停地出新的紙片人老婆。那些新老婆到手后,就需要更多的新衣服……

於是他就天天熬夜肝活動,沒錢抽新蛋池了,他就同時接好幾份打工。

這手游的各種活動和氪金蛋池像走馬燈一樣開放,如此循環往複,經歷了漫長的又肝又氪的修仙生活之後,趙克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眾人聽得唏噓不已。

「趙同學,我們雖然叫萬事屋,恐怕也沒有返老還童的手段。」陸凡遺憾地攤了攤手。

「不不不。」趙克金擺擺手,「我來找你們是另一件事。」

趙克金和大家說出了自己的經歷。

大概在幾個月前吧,那個手游開了周年慶活動,期間開放了專屬蛋池。

這個專屬蛋池,會把以往各種版本中絕版的美少女服裝重新開放。趙克金想著徹底抽穿蛋池,但是他的錢不夠用。

於是,抽卡上頭的他,看了校外電線杆上的高利貸小廣告,選擇貸款抽卡。

「也就是說,部長你借了高利貸,然後沒錢去還了嗎?」

楚雄的胖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

「那倒不是,說白了我之所以會去貸款,是因為短時間需要大量現金去抽限定。如果我靠打工慢慢攢,也是能攢出來這筆錢的。」

趙克金嘆了口氣,繼續回憶道:

「大概在借款三個月後,我就靠打工湊夠了本金和約定的利息。可是把錢還給他們之後,他們卻以超期違約為由,繼續索要大量利息。

當時的貸款合同我沒仔細看就簽了,裡面有大量的漏洞,沒辦法,我只好繼續打工還利息。

就這樣,洞越補越大,到現在,我已經幾乎交給了他們本金一倍的利息。 隱婚驕妻太難馴 可他們還在繼續要錢。

而且這些人整天威脅我,嗚嗚嗚嗚嗚嗚,每天要打這麼多份工,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趙克金說到這裡,哽咽著都快說不下去了。

「那找警察解決不好嗎?」楚雄插嘴道。

「他們說,合同是我自己親手簽的,找警察沒用。而且我自己也不想把事情鬧大,驚動我爸媽。他們倆出國了,明年才回來,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我的經濟問題。」

眾人的內心:不不不,你還是先擔心一下他們回來之後,還認不認得出你這個兒子啊啊啊啊啊啊。

「這件事情,說白了還是前輩你抽卡管不住手啊。」陶雪然嘆道。

「我有在反省了,不過,假設你氪了N發648都沒出貨,肯定也會不甘心已經氪掉的錢,還幻想著『下一發說不定就出了』,然後就越陷越深了,玩過的才明白這種感覺。」

趙克金抹了把老淚。

「所以部長,你想讓我們怎麼幫你?」楚雄安慰著趙克金。

「我想向你們借到足夠一次還清他們利息的錢,這樣就能擺脫他們的騷擾。然後靠打工慢慢還你們。」

陶雪然看了看錢包,對陸凡說道:「我的零花錢倒是還有不少……怎麼辦?」

楚雄接著說:「部長是我很了解的前輩,肯定不會賴掉這筆錢的。」

陸凡思考了一會兒,說道:「我倒不是擔心趙學長的人品,我只是擔心就算這次還給他們了,他們還會找理由繼續騷擾趙同學。」

「我同意陸凡的說法。」一直在後邊沙發上旁聽的雷婭開口了,」畢竟合同里漏洞那麼多,這根本就是個無底洞。」

眾人沉默了,他們都覺得雷婭說的有道理。

「那我該怎麼辦?」趙克金再次老淚縱橫。

雷婭把高腳杯朝桌上一放,雙手抄在制服口袋裡,朝外邊走邊道:

「沒什麼怎麼辦的,我作為教師,聽到這麼嚴重的事態,那必須上報校領導了。」

趙克金一聽,頓時慌了,一個飛身就趴在地上,抱住了雷婭的大腿,哭道:

「雷老師給條活路啊,這事要是被我爸知道,一定會打斷我的狗腿,三年之內再也不讓我出家門了。」

雷婭露出厭惡的表情,發動了虎嘯,沖著趙克金吼道:「給老娘放開手,瞧瞧你那點出息!」

陸凡思考了一會兒,說道:「雷老師,這事能不能先讓我們萬事屋試著解決一下,畢竟這位趙學長是我們社團的客戶,你這半路截胡也不太好?」

陶雪然和楚雄聽了頓時一抖,陸凡這麼和雷婭說話,怕不是在觸她的逆鱗。

「哦?你們有什麼手段去解決?」

「秘密。」

陸凡直視雷婭,絲毫沒被雷老虎的氣勢嚇倒。

雙方僵持了一會兒。

「哼,好吧,給你們個時限,到下周一之前把這事給解決掉,解決不了的話,我就只能上報了。」

「謝謝老師。」

雷婭冷哼一聲,走出了活動室,在出門的那一剎那,她用眼角餘光又瞥了陸凡一眼。

她在心裡嘀咕,從拯救墜樓少女這事來看,眼前這少年挺有本事的,怎麼上學期沒注意過他呢?

陸凡鬆了口氣。就在剛才,他的腦海里接到了任務:【解決趙克金的煩惱】。

所以這事,他不出頭不行。

……

雷婭離開活動室之後,陸凡又問了趙克金一些細節問題,包括雙方簽訂的借款合同,以及每次對方要錢的人數,要錢的地點等。

然後四個人湊在活動室里開始討論對策。

如果可以的話,陸凡當然希望靠言靈能力直接解決這個事件。

但現在言靈能力影響的時間,也只是五分鐘之內。也就是說,必須要在五分鐘之內能觸達對方的地方,才有可能繼續進行任務。

如此一來,只能先想辦法同對方接觸。

拿定主意,陸凡讓趙克金給對方發了一個信息,告訴對方,已經和同學借到了足夠的錢還清欠款,和對方約定一個地方見面還錢。

……

第二天下午放學后。

陸凡等人剛到達活動室,就看到趙克金在門口等他們了。

昨天發給那伙放貸人的簡訊,在上午收到了回信。

對方同意了趙克金一次還清的請求,雙方約定,今天放學后,在東海一中南邊一公里處的舊棚戶區見面。

「雪然,你先把錢放到一個信封里,然後你留在活動室里待機。一旦我們用手機給你發信號,就證明我們遇到危險,你馬上報警。」

「我也要去,我也是萬事屋的成員啊。」

「不行。」陸凡的態度很堅決,他怎麼可能讓女孩子冒這種險。 東海市東方區棚戶區。

這裡的位置距離東海一中大約一公里,隔了兩條街區的樣子。

這是一個典型的城中村,其中有大量等待拆遷改造的老房子和用板材搭起來的臨時屋棚。

因為這裡住房密集、地理複雜,同時房租也便宜,所以聚集著大量的流動人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