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雷正陽擺了擺手,也在桌邊坐了下來,一碟鹹水花生,幾碟滷菜,兩人似乎連筷子也沒有用,自接用手就吃上了,雷正陽撿了一顆花生剝光,扔進了嘴裡,說道:「小虎,這段日子受苦了,過年都沒有讓你與你姐團聚。」

  • Home
  • Blog
  • 雷正陽擺了擺手,也在桌邊坐了下來,一碟鹹水花生,幾碟滷菜,兩人似乎連筷子也沒有用,自接用手就吃上了,雷正陽撿了一顆花生剝光,扔進了嘴裡,說道:「小虎,這段日子受苦了,過年都沒有讓你與你姐團聚。」

孫小虎給雷正陽倒了一杯酒,說道:「雷哥,我姐知道我這人的性格,會理解的,她知道你會照顧我,所以不會擔心的。」

許四卻是問道:「老大,這女人是什麼人,聽小虎說,現在尼亞國有很多人在尋找她?」來之前,他還沒有怎麼在意,但聽了孫小虎的介紹,他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這麼多國家的高級特工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確不好應付。

不過孫小虎自己也不太明白,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會引起這麼多國家的窺視。

雷正陽看了兩人一眼,說道:「在世界科技領域,有一個很出名的組織,那就是怪才天地,這是一批世界上頂尖科技人員組成的團體,雖然他們分散在世界各地,但卻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研究成果,所以每個國家都想得到這些人才,而現在我們要保護的人,就是怪才天地的盟主。」

「拋開她的這些研究成果,她本人對我也很重要,所以無論如何,我也要保護她,也許在不久的未來,她會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

沒有說得更具體,就算是說了,以孫小虎與許四的理解能力,也不可能知道什麼是智能,所以雷正陽就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讓他們知道這個女人很重要,那就夠了。

「雷哥,現在我們要怎麼做,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怕對手很快就會找到這裡。」孫小虎這些天也是很擔心害怕的,偏偏他要保護的人,對這種危機視若無睹,無奈之下,才會向雷正陽求助,現在雷正陽已經來了,孫小虎才算是放下心來,因為現在,他可以把花韻霞,安全的交到了雷正陽的手上。

兩情若是腹黑時 「正愁找不到對手呢,這些人來了正好,在這裡我們可以盡下殺手,把他們殺個雞犬不留。」外表內斂的許四,此刻涌動著冷厲的殺機,就如雷正陽想的那樣,他也希望在殺戮中提升自己。

「兵分兩路吧,我與她一路,你們所有人一路,許四,小虎,明天會有一場惡戰,你們不要怕把事情鬧大,鬧得越大鬧好,等我把花月霞安排妥當了,我會回來援助你們,把這些***統統殺光,具體的計劃這是樣的——–」

除了孫小虎,怪才天地還是擁有一批相當實力的國際特級保鏢,這些保鏢價錢可不便宜,都是被花韻霞聘用而來,雖然這一次危機嚴重,而且還死了不少人,這些保鏢仍然執行著他們的承諾,保護花韻霞,因為在這些保鏢里,很多都是花韻霞的祟拜者。

作為怪才天地的盟主,在國際上,絕對比好萊烏的那些巨星更加的神秘,更加的讓人祟拜。

天色蒙蒙亮,雷正陽就把所有人招集了起來,讓孫小虎開始分配任務,經過這麼一些日子的磨合,孫小虎與這些人都已經熟悉了,而且孫小虎的強悍,也得到了這些保鏢的一致認可。

看著這不同膚色的保鏢,雷正陽還是很感謝他們的,雖然為了錢,但他們在危急的時候,仍然信守承諾,這些人值得讓人尊敬。

「各位,這一次的行動很危險,如果大家有哪位要退出的話,現在可以選擇離開,我會付給他雙倍的傭金。」雷正陽最後說了這麼一句,當然是用英文說的。

「花小姐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會為她戰鬥到最後一刻。」一人彪悍的西方壯漢看著雷正陽,有著幾分不屑,如果不是對花韻霞的祟拜,他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其實他們每個人都知道,隨著尼亞國的形勢惡劣,他們的對手也越來越強大。

「我也是,為了她,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

「我願意留下來,給我準備一桌慶功酒吧」

陸續的有人開口了,雷正陽沒有想到,花韻霞這小女人的魅力還真是不是蓋的,不要看她平日里迷迷糊糊的,竟然有這麼多願意為她付出的人。

也許這才能稱之為忠誠的勇士吧

「謝謝大家,真的,波利,謝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花韻霞這個時候走了出來,看著激動人群,也很是感動,沖著那個西方的壯漢開口說道。

「花小姐,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不論敵人多麼強大,我們都會為你戰鬥到最後一刻,他們想傷害你,除非踏著我的屍體。」那叫利波的男人上前一步,無畏之態,的確就是一個勇士的氣勢。

花韻霞回頭看了雷正陽一眼,說道:「姐夫,你看到了沒有,我有這麼勇敢的衛士,沒有人可以傷害到我的,你實在不需要太擔心。」

雷正陽無語,這種忠誠的保鏢的確不太容易找,但如果光憑這個利波一個人,就可以保護她,那雷正陽也不多此一舉的把孫小虎派過來了。

雷正陽沒有興趣表示看法,只是朝著孫小虎一點頭,孫小虎已經喝道:「各位,按照我們的計劃,可以行動了,祝大夥好運。」

幾輛小車早就已經停在了門口,趁著迷霧,孫小虎與許四保護著花韻霞上車,然後飛快的離去,很快的,這屋裡靜了下來,連大門都沒有關上,而在這四周隱藏的人員,很快的把這個消息傳了出去,幾條身影閃入這空蕩蕩的屋裡,前後的搜索了一遍,又飛速的離開了。

幾輛小車駛上了公路沒有多久,就遇到了麻煩,一向安靜的公路變得熱鬧起來,十幾輛樣式不一的小車,飛快的從後面追來,開始對孫小虎他們進行了圍追堵截。

許四手裡端著一枝沉重的ak47,臉上浮現一種不經意的淺笑,沖著一旁的正在加速的孫小虎說道:「老大就是聰明,估計這些王八蛋都追過來了吧,等下我們可以大幹一場,他娘的,老子已經很久沒有玩過真傢伙了。」

「停車,停車接受檢查」

除了後面追擊,看樣子尼亞政府也收到了消息,這不,公路上設制了道道的路卡,一旁的路警,揮手示意停車,但這會兒誰會聽他的,一輛小車衝擊而過,後面的幾十輛也跟著,把這些路卡沖得七零八落,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渾然沒有把尼亞國的這些警察放在眼裡。

一輛黑色的小車,急衝過來,許四抬起機槍就是一梭子,子彈在玻璃劃了一條橫線,司機被打死了,小車失去了控制,撞向了路旁的路線指示牌,一連翻了十幾個滾,然後「砰」的一聲,爆炸起火了。

有了這種槍聲,幾乎每輛小車都從車窗里探出了槍口,在這飛速行駛的公路上,開始了激烈的槍戰,而被衝破了路卡,在緊急的報告之後,路警已經出動了直升機,通過喇叭大聲的叫著停車接受檢查,不然就開火之類的話。

但沒有想到,這直升機引起公憤了,幾十輛車的火舌一齊噴了過去,一架直升機被打中半空爆炸,所有人被炸成了碎片,而另一架直升機,也中彈了,匆促的逃離了現場。

追擊仍然繼續。

就在所有人被吸引到公路上去的時候,那被幾批人拜訪過的屋裡,卻出現了兩道身影,雷正陽與花韻霞,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走,那個被許四與孫小虎保護上車的女人,只不過是一個身形與花韻霞相似的女保鏢,穿上了花韻霞的衣服,再戴上了墨鏡,晨霧朦朧的時候,並沒有人能看出真偽。

有些緊張的拉著雷正陽的手,花韻霞輕聲的問道:「姐夫,現在真的安全了么,要是再來壞人怎麼辦,我的保鏢都走了呢?」

看樣子這女人對他一點也不信任,估計在心裡,還是認為他這個姐夫是一個紈絝子弟,手無縛雞之力吧

「就你廢話多,走吧,我已經與家裡聯繫過了,正好有一批商貿團在尼亞公幹,今天準備包機回去了,現在馬上去大使館,時間還來得及。」

腳一踏出門檻,雷正陽就知道世上並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聰明,這會兒,在屋子的四周還有人在包圍著,一柄明亮鋒利的刀,就在這一刻,迎面的襲來。

這一刀很快,很突然,似乎想致他於死地。

花韻霞驚聲一叫:「姐夫,小心——」

雷正陽真沒有想到,向他揮刀的,竟然就是月兒所說的小日本的忍者。

這青天白日的,只露著兩隻眼珠子,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碰到鬼了呢? 伴隨著唐風的暴力,只聽大鯊魚怒道:「你踩我做什麼?」

唐風怔了怔:鯊魚也成了精?!

半晌方道:「你也會說人話?」

大鯊魚怒道:「廢話這麼簡單的語言我可能不會說么?」

唐風又怔了怔,想我遇到的怎麼全是博學多才的傢伙就問:「你會說多少種語言?」

那成精的大鯊魚滿是不耐煩的語氣:「那太多了,我數不清。」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它語意不善,道:你到底為什麼踩我,快給我解釋,不解釋清楚我跟你沒完?

唐風給它氣笑了,想這不識相的鯊魚居然敢跟自己叫板,於是就嬉笑道:「我就想試試你有感覺沒有

大鯊魚怒道:「你這蠢人,挨踩能沒感覺么,要不我踩你一下試試。」

唐風大笑道:「問題是你踩得到么?」

大鯊魚顯然想起自己沒有腳,根本踩不到對方,是以怔住了,半天說不出話

唐風卻沒閑工夫等它了,又帶著笑說:「你有感覺是吧!」

那大鯊魚居然沒聽出唐風笑裡藏刀,竟沒給他說好話,唐風本想懲罰懲罰一下它也就罷了,但它居然如此不識相,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唐風練了一會打鳥拳,又試了幾招劈魚掌,還使了使抓肉手,於是那大鯊魚的呻吟聲和求饒聲就傳進了他的耳朵里

唐風練得乏了,這才停了下來,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那大鯊魚居然還不識相。道:「剛挨完揍,感覺能好么?」

唐風嘆了口氣,道:「唉!這人啊——」想想不對。改口道:「這魚啊!看來它還想挨揍,我這個人一向樂於助人,只好成全成全它了說罷又是一陣踩蟲腳接著又問道:「現在呢?」

那大鯊魚終於有些識相了,說道:「現在感覺好多了

唐風不肯罷休,道:「你有什麼感覺?」

那大鯊魚越來越聰明了,居然拍起馬來,道:「本來我渾身疲憊,很是難受。經大俠一頓美打后感覺渾身舒坦,極為暢快

它顯然還沒向人如此低聲下氣過,連拍馬都不會拍,

唐風既然遇到了它。少不得要不恥下教,讓它增長點見識了。

嘆著氣,道:「我這個人最好了,一向願意讓別人暢快,越暢快越好語鋒一轉,道:你挨我一頓打,就變得舒坦了,我當然得讓你更舒坦點

於是大鯊魚又「舒坦」了些

唐風臉上帶著壞笑。道:「你現在還舒坦么?」

大鯊魚忙道:「不舒坦了,不舒坦了.」

唐風嘆了口氣,道:「大千世界。我們得以聚首,也算有緣,而今你卻不舒坦,你說我於心何忍啊!所以我得再讓你舒坦舒坦.」

大鯊魚嚇壞了,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現在舒坦了,舒坦得很.」

唐風見它總算識相了,也就不打算繼續難為它了。這倒不是他大發善心。而是因為他打得累了,懶得再打而已.

唐風笑了笑。 豪門千金嫁世交 道:「念在你這小魚兒還算孝敬,我老人家就放你一馬.」

大鯊魚忙道:「多謝大俠,多謝大俠.」

唐風道:「你張開口,我這就出去.」

螃蟹精忽道:「你先得讓它浮到海面上去,在海里它張開口海水就會擁進來,我們是出不去的.」

唐風冷冷道:「這般淺顯地事還用你來提醒我么?」

螃蟹精看了看他,暗暗嘆了口氣,道:「那你就當我什麼也沒說好了.」

唐風碰了個軟釘子,沒法向螃蟹精發火,就把怒氣全部發泄在大鯊魚身上,狠狠地跺了一腳,喝道:「媽的,快些給老子浮到海面上去.」

大鯊魚滿腔怒氣不敢發泄,只得連連應道:「是,是——」

它嘴上雖然不敢露出絲毫不滿,心裡卻在暗暗算計,想怎樣能將唐風致於死地.

等它浮上海面,張開了嘴。

唐風背起破天劍,帶螃蟹精,還撕了一大塊烤魚肉.準備出去.唐風走到牙齒處,看著大鯊魚鋒利的牙齒,作勢邁步欲出.

螃蟹精心眼多啊,自己還要靠唐風才能活命,萬不能出什麼意外,於是急道:「且慢,小心有詐.」

唐風向它點了點頭,卻故意大聲道:「怎麼會呢?我與這大鯊魚雖然萍水相逢,卻已一見如故,深知其為魚,它怎麼會卑鄙得想趁我跨步時將我咬死呢?」

鯊魚精自然看不到唐風臉上地陰笑,還以為他和白痴似的,還心慶得計呢!

螃蟹精自然知道唐風心中所想,心裡暗嘆,想這次大鯊魚又要倒霉了.

唐風又大聲道:「我這就出去了,你牙齒可千萬別誤落下來啊!」嘴上說著,手上已取出堅硬無比的破天劍、

大鯊魚一臉的獰笑,想白痴才不會「誤」落牙齒.

唐風又大聲道:「過嘍!」然後破天劍就過了一半.

大鯊魚的牙齒當然「誤」落了下來.

咔嚓!

破天劍和鯊魚牙齒哪個更堅固,馬上就見分曉。

大鯊魚那僅剩不多的幾顆牙齒在破天劍的硬碰硬下,又有幾個下崗了!

唐風用訝異的語氣:「咦?你怎麼沒牙了?」

大鯊魚痛得直哼哼,卻不敢向他發作,忍著痛道:「我還有牙,只不過掉了幾顆而已.」

唐風「哦」了一聲,道:「我還以為你沒牙了呢!」

它當然聽得出唐風是說它「無恥」.卻裝作不懂,道:「還請大俠見諒,剛才牙齒有點癢,誤落了下來,這次絕對不會了.」

戰地戈戢 唐風又大聲道:「好,那我這次出去了啊!」

大鯊魚聽唐風說得那麼大聲,想他這次一定也是詐言,也就沒有落齒.

於是唐風就大搖大擺得走了出去.

螃蟹精見唐風如此,也不禁暗暗佩服於他.

唐風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了,長長吁了一口氣,感覺很是痛快.

這時大鯊魚正在海上飛馳,根本就不能看見附近地海岸線.

心念電轉,唐風忽然使出絕頂輕功,竄上大鯊魚的身上.因為這裡是最安全的.

大鯊魚終於看見了唐風,卻無可奈何,還得向他陪著笑,因為唐風隨時可以讓它變成一隻瞎鯊魚.

唐風坐了下來,吃了塊烤肉,拍了拍大鯊魚的腦袋,道:「現在你知道你該做什麼了吧!」

大鯊魚一臉地喪氣,卻不敢反抗,道:「我知道了.」

唐風大笑道:「這樣才乖嘛——好孩子,等我回去給你買糖吃.」

大鯊魚氣道:「我不吃糖,只吃肉.」

唐風道:「好,那我回去就請你吃肉.」

這句話說出來,把大鯊魚和螃蟹精都嚇了一跳.

它們做夢都想不到我這麼吝嗇的人怎麼會請吃肉.

大鯊魚怔了半晌,才問道:「你請我吃什麼肉?」

唐風笑道:「當然是魚肉了.」

大鯊魚大喜道:「那太感謝你了.」

唐風臉上依然帶著笑,道:「其實你也不用謝我,我反而應該好好謝你才對.」

大鯊魚聽得又怔住了,它實在不明白對方請自己吃肉,為什麼還要謝它.

螃蟹精開始也不明白,但思索片刻,已然明了,不禁暗暗嘆息傻逼就是傻逼啊.

大鯊魚雖然也不笨,比起螃蟹精和唐風來卻不知道差了多少,還喜氣洋洋地等唐風請它吃烤肉呢.

就在嚇唬兩個傢伙的時候,突然,唐風眼角的餘光發現了一個小黑點,仔細一看,好象是一條船,不過離得太遠,看不清楚。

好久沒見到過人了,唐風心中湧起一股喜悅,顧不得在和鯊魚和螃蟹打屁,說了一句:「後會有期!」大致定了一下位,便一頭沉入大海,在海底快速向小黑點的方向馳去。

一看唐風只打了一個招呼就不見了蹤影,螃蟹精怔了一下,不過馬上就想起了自己還在鯊魚背上,於是便苦著臉朝鯊魚笑道:「大家都是魚,相煎何太急……!」

鯊魚獰笑…… 第一百六十三章擊殺忍者(月票加更430-440)

雷正陽並不擔心自己,這些忍者身上暴露的殺氣表明,他們執行的是殺無赦命令,並沒有把花韻霞生擒的意思,也許他們明白,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想把花韻霞生擒,然後帶回國的可能性不高。

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毀滅他,這就是小日最無恥的一慣作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